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眼下的情况比他预料的还好。

  毫无疑问,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南方人军官并不习惯魔法传送,所以罗金明明是后传送的,反而先一步摆脱魔法的效果,占据主动。除此之外,混沌卵居然很凑巧的被传送到他身边。

  第三点就是真正的幸运了,虽然说传送目标是他定的,但是传送的具体位置也会有些许的偏差。这一次,他和混沌卵传送的位置居然在洞口,而艾修鲁法特在洞穴里面。换句话说,艾修鲁法特就像是被关进笼子里的老鼠,逃不出去了。

  “干掉他!”罗金一声令下,混沌卵立刻朝着猎物冲上去了。刚才混沌卵可算吃足了苦头,掉进贝勒尔的陷阱里,有力使不出,被人当靶子反复的打。虽然混沌卵早已经没有人类的理性和感情,但是哪怕是野兽级别的智力,挨了这么多打击后,同样会感到狂怒。

  艾修鲁法特向侧面跳开,在刻不容发之间避过混沌卵的第一轮打击。触须从他头上擦过,掀飞了他的头盔。

  混沌卵挥舞着身上的触须,这些触须是在它从人类变成怪物的过程中形成的——有人说这些触须曾经是它们的双臂,也有人说两者之间并无任何关系。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些触须拥有可怕的力量,是这种怪物攻击的主要方式。触须可以挥舞鞭打敌人,可以卷住猎物,还可以刺向猎物。当混沌卵的触须扫动的时候,它的力量足以将一名满身甲胄的骑士连人带马一起打飞十步开外,如果正面承受它的力量,可以直接将盔甲和盔甲下的人体碾碎;当混沌卵用两根触须卷住受害者身体的不同部分时候(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能够将人体像泥偶一样直接扯开、撕碎;当混沌卵用触须刺向敌人的时候,可以正面刺穿战马的身体。

  最糟糕的是,除了拥有可怕的力量之外,混沌卵的触须速度也很快——不仅是快,还灵活得宛如游蛇,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简直就像鞭子一样。事实上,正如很多老兵所知道的,混沌卵在触须的攻击范围内,堪称无一合之敌。

  这头混沌卵身上原本有七根触须,现在只剩下四根还能活动,但是这已经够了。

  触须从艾修鲁法特头上扫过,击打在坚固的岩石洞壁上,打得碎石纷飞。艾修鲁法特想贴身进攻,但是却不防另外一根触须扫过来,不得不停止攻势才堪堪避开。

  刹那之间,战斗双方都停下了脚步。这里正是触须的攻击范围内,剑的攻击范围外。混沌卵不知道是理解了这一点还是压抑的怒气爆发,四根触须舞成了一团狂风。此时,触须末端的移动速度已非人类的眼睛能够明辨,形成了无处不在的残影,就连空气中都呼啸着令人胆寒的声响。

  艾修鲁法特步步后退,毕竟只是野兽程度的智力,触须的攻势虽然看上去声势惊人,但是只要冷静的判断,就能看出实际上混沌卵只是凭借一股狂怒将触须如车轮一样乱舞罢了。它的攻击速度虽然快,但是轨迹却很简单。要说贴近攻击是有点危险,但是后退避开倒也不算太难。

  和大部分的洞穴一样,这是个口大外小的洞穴。混沌卵硕大的体型给了它惊人的力量和耐力,使得它挨了多发子弹依然能活蹦乱跳,但是在洞穴里,这个体型很快就成了累赘。随着艾修鲁法特后退,混沌卵的触须的活动范围大大减少,它的攻击也显得声势越来越弱。

  “哼,狡猾的家伙。”罗金已经感到有点不耐。他原本打算用混沌卵的力量快速解决这个敌人,但是却没有成功。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危机。在罗金看来,一方面是对方确实比较难缠,另外一方面也是混沌卵在之前的战斗中受伤不轻,战力已经大减。“你以为你能赢吗?”

  他大声的说出了一个非常奇特的音节。

  下一瞬间,混沌卵全身突然爆发出电光。不知从何而来的白色闪电在它全身闪烁着,接着,混沌卵的身体停顿下来,只有一根触须依然在挥舞着。它的触须对着艾修鲁法特方向,围绕着它身体的闪电如同一滴被甩出去的水滴一样,在空气中形成了一条蓝色的电弧,命中了艾修鲁法特。

  “也不过如此罢了。”罗金的鼻子发出了一声冷哼。他看着艾修鲁法特沐浴在电光之中,全身上下电弧跳跃着,宛如被一条条精巧的蛛丝所包裹。这个是马文留在混沌卵身上的魔力,原本是用来帮助驯服混沌卵的,但是罗金发现这股力量仅仅用来驯化混沌卵太浪费了,也能够作为混沌卵的攻击武器。

  混沌巫师看着远处在电光中的人影,他相信对方很快就会倒下,变成一团不会动的黑色固体。他的念头已经从猎物身上转到其他方面去了。或许可以作为混沌卵的一顿小点心?不,最好还是不要浪费时间。虽然说对方的追击部队已经被引走,但是在这里久待总归有点太危险了……

  他转身想走,却听见混沌卵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嚎声。

  罗金一呆,回头看去,却看到艾修鲁法特已经贴近混乱身边,刚刚用自己的剑斩下混沌卵的半根触须。

  混沌卵跌跌撞撞的后退,同时挥舞着自己剩下的两根触须,勉强抵挡住了对方的追击。在刚才的战斗中,它两根触须已经被艾修鲁法特斩断。这个伤可比那些命中身体的子弹重多了,断口依然在喷出大量的血,使得怪兽的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痛苦的嘶吼。

  怎么回事?刚才……罗金突然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在刚才,在混沌卵因为释放魔法闪电而不能行动的时候,艾修鲁法特暴起发难,一下斩断了两根触须。此时此刻,艾修鲁法特的盔甲上依然有电光跳跃,但是他却似乎不受影响的继续前进,挥动长剑。

  “混……混帐!”罗金大骂出声,却不知道自己骂的究竟是什么。没关系,他还没有输,混沌卵还没有被打败,他还有大把的手段可以用!

  下一瞬间,他拥抱了魔法之风,将其中蕴含的力量用纳垢赐予的方式编织成一股腐臭的能量。

  “……万物衰败腐朽,你的皮肤将松弛脱落,血肉干涸腐烂,筋骨朽坏。以纳垢的名义,你的身体将永受疫病之灾,衰败腐烂!腐臭之灾!”

  这是一个强有力的魔法,足以将一名骑兵连人带马瞬间变成一团腐肉。成功了!罗金身体踉跄了一下,受到了一点魔法的反作用力而暂时陷入失神状态。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艾修鲁法特的皮肤将会一片片腐烂,然后是肌肉从身体上剥离脱落,血液会带着臭气,如雨般喷洒。

  人类中了这种魔法,压根就没有幸免的机会。

  一小段时间后,他从施法后必然的虚弱失神状态脱离,正好看到混沌卵硕大的身体被对方撞开。艾修鲁法特用技巧弥补了体重的不足,用肩膀撞得混沌卵踉跄后退。所幸,艾修鲁法特没能砍中它的触须,只是在它的身体上添加了一个巨大的裂口。鲜血狂涌而出。

  这……怎么可能……我的魔法……

  罗金发现自己完全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按理说这个人类应该变成了一团烂肉——好吧,哪怕他确实是身强力壮,体质过人,再加上足够的幸运逃过了死亡的命运,他也应该受到重创,暂时之间动弹不得才对。但是眼下艾修鲁法特身手矫捷,动作利索得像吃了灵芝草的羚羊,哪里有什么受到魔法攻击的样子。

  纳垢在上,这是怎么了?我……没有命中?还是有什么对抗魔法的装备?不,不可能的!我感觉得到,刚才的法术确实命中了,并没有被什么外来力量抵挡住。

  但是混沌巫师几乎全部都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在他们掌握邪神赐予的力量之前,他们必须经历过足够多的战斗来磨练身心。罗金惊讶归惊讶,却依然本能的准备了下一个魔法。反正艾修鲁法特依然在和混沌卵交战,一时之间无法阻止他施法。

  “……让你的血肉受这诅咒,让瘴气在你的血管里弥漫,让瘟疫与你形影不离……瘟疫瘴气!”罗金完成了下一个魔法。这个魔法的威力不如之前那一个大,但是却能将恶行疫病强行注入人体。遭到这个魔法攻击的人就算不死,也会被侵蚀感官而变得动作迟钝。

  艾修鲁法特一跃而起,用剑凶猛的刺在混沌卵的眼睛边上。他的动作非但丝毫没有任何钝化,相反还要比刚才更加迅捷凶猛。他的肌肤,他的脸部——罗金看得清清楚楚——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魔法疫病发作的迹象。他的皮肤依然紧绷而光滑——纳垢的魔法对他似乎无效。

  “这不可能……上,咬死他!”罗金眼见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终于失去了常态,对着混沌卵发出了进攻的命令。这是强制性的攻击,不死不休。

  混沌卵停下脚步,张着恐怖獠牙开始进攻。它庞大的身躯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艾修鲁法特的动作如闪电一般的迅速,一剑横扫斩断了怪兽的一根触须。鲜血喷出,怪物发出刺耳的尖叫,但是依然用另外一只触须缠住了艾修鲁法特的胳膊,将他顶在了洞穴的岩壁之上,双脚离地。

  幸好他的手上有着超人的力量,这才没有被怪物瞬间扭断。他的左手抓住怪物的触须根部,膝盖顶住对方的身体。这样的僵持持续了仅仅几秒,可在旁观者看来,则好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混沌卵用力想接近他,想用自己的獠牙去咬他的身体,但是艾修鲁法特的左手宛如钢铁一样刚硬,而右手中的长剑则一次次的刺向怪物的身体。

  此时此刻,混沌卵安静得令人恐惧。或许是因为它主人命令它拼死战斗,或许这只是因为它天性的凶残冷酷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怪物虽然忍受着身体的剧痛,但大量的失血丝毫没有减弱它的力量。这怪物的力量很大,使它看起来要赢得这场对抗。混沌卵的嘴巴慢慢的接近艾修鲁法特的头部,越来越近,而他炽热的眼睛死盯着怪物充满血丝的双眼。

  在怪物能够咬到他之前,艾修鲁法特刺了最后一剑,剑锋深深的埋入怪物的身体。混沌卵满是白沫的血盆大口突然痉挛般的紧闭起来,把他按在岩壁上,几乎要把他的盔甲压扁的可怕力量瞬间消散。艾修鲁法特双脚落地,而混沌卵龇着獠牙抽搐着,剧痛着,逐渐安静的倒下。只有最后一根触须平摊在地上,如干涸河床上的鱼儿一样时不时的抽动一下。

  移动阅读请访问:.-精选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