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里!把它拉出来,带回去……”

  几名士兵费了极大的力气,将混沌卵的尸体从山洞里拖了出来。*这个凶悍、强壮而恐怖的生物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但是哪怕是尸体,它看起来依然相当可怖。

  贝勒尔在近距离看着这具怪兽的尸体,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尽管今天上午指挥军队和怪物作战,并且成功的重创了这个怪物。但是此时此刻零距离观察这个混沌卵的尸体,贝勒尔依然感到一种后怕。

  混沌卵看上去像是一个巨大的肉质球体,只有极少的痕迹证明这个东西是由人类转变而成的。它头部和身体已经完全融合,眼睛、鼻子和嘴巴就直接生长在球体的中间靠上部分,嘴巴里长满了锋利的獠牙。这个肉质球体几乎全部由肌肉组成,正是这肌肉驱动它头上那些触须,产生惊人的力量。

  按照一种公认的理论,对付混沌卵的正确策略是魔法和大炮,特别是后者——大炮是用来对付任何一种巨兽的利器。在过去,贝勒尔也是按照这种理论执行的,所以这实际上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一具完整的混沌卵的尸体。

  它红色的肌肤上遍布刚刚结痂的伤口——那些都是子弹留下的痕迹。看得出,这些伤害对于混沌卵粗大厚实的肌肉来说只能算毛皮小伤。真正造成致命伤害的是它身上那那些剑伤。这些伤口非常的深,刺穿了混沌卵保护身体的肌肉层,直达内脏。

  这些是艾修鲁法特和混沌卵交战的结果。

  很难想象这样的怪物居然会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被人杀掉。而且混沌卵身上众多的剑伤……这可不是那种出其不意的偷袭导致的结果哦。如果贝勒尔没弄错的话,这是一场正面的战斗。

  贝勒尔记得很清楚,在上午时分,火枪手们一次次的轮番射击,却始终不能杀死这个怪物。然而艾修鲁法特却在一对一的单挑中杀死了混沌卵——还有混沌巫师。

  艾修鲁法特已经回去了——他身上不知道沾染了什么东西,臭秽难闻,使得他急切的想回去洗个澡。

  贝勒尔知道纳垢的巫师的花招也许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不过暂时之间却也管不了这个。收拾残局要比其他的事情重要得多。

  “将军大人,要怎么处理这个混沌卵?”

  “必须把它带回去,证明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贝勒尔思考了一下,回答道。由于之前的爆发疾病,士兵们的士气变得极其低落。单单依靠宣告胜利是不够的,如果能够带回明显的证据并示众的话,会有很好的效果。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解决掉这个大问题了。贝勒尔也感到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这个混沌邪术已经超越了军事能力的范畴。就算是贝勒尔,也是束手无策。这一次能被这样简单迅速的解决掉,除了诸神庇护之外,估计也找不出其他的理由了吧。

  “将军大人,”看着贝勒尔一脸轻松,罗宾凑上来。“我有一点想不通……”

  “你是指艾修鲁法特怎么知道混沌巫师的去向,对不对?”贝勒尔微笑了一下。这件事情其实很奇怪的,艾修鲁法特昨夜召集诸将商量,宣布自己已经知道混沌巫师的藏身之处。并且用自己身为将军的权力立刻调动精锐部队出击。

  “是的,艾修鲁法特……伯爵怎么会突然知道混沌巫师藏身的位置呢?”

  “哈……那肯定是有人告诉他的。”贝勒尔笑着回答。

  “那个告诉他的人是谁?”

  “关于这一点,好像没有必要深究吧。”贝勒尔回答。“也许我们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有一些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小秘密。但是无论如何,既然这个小秘密是对我们有帮助的,那么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刨根问底,不是吗?说起来,假如不会使用密探、间谍和斥候,那就谈不上是一个优秀的将军。”

  “但是……损失一个混沌巫师,对混沌军团而言,并不算什么伤筋动骨的严重损失。”罗宾提醒道。“他们随时可以再调集一个,五个,乃至于十个回来。”

  “这个,之前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了。”贝勒尔沉吟了一下。“但是他说,这个混沌巫师是特殊的,仅此一个。是他发明了这种可怕的魔法,但是却还没有来得及传授给别人。换句话说,他一死,我们就彻底的结束了这个威胁。”

  “艾修鲁法特是怎么知道这回事情的。”罗宾突然问道。

  贝勒尔一时语塞。

  “如果说是发现了混沌巫师的踪迹,那不算多离谱的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关于混沌邪术的发明、使用、传播情况什么的……”罗宾看似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些可不是区区一个斥候能够得到的情报啊。”

  “唔……说的也是哦。”

  “贝勒尔大人,您还记得我们出发之前,在鹰隼城发生了刺杀女王事件吗?”罗宾问道。

  这件事情想不知道都难——混沌巫师居然混进王宫尝试刺杀女王,这简直比之前刺杀贝勒尔更加大胆,更加不可思议。如此轰动性的新闻,鹰隼城里不管消息多闭塞的人都知道了。不过,贝勒尔和罗宾知道的却和鹰隼城的普通居民不同。他们的消息是从一个教会的祭司那里直接得到的。

  因为这场刺杀最后并没有成功,所以教会那边消息封锁并不严密。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贝勒尔和罗宾知道了很多关于此次刺杀事件的细节。特别是那个混沌巫师曾经向小女王提出了合作的建议。

  “将军大人,也许艾修鲁法特并不是吸血鬼,但是他却有可能和混沌有来往……”罗宾看着自己的将军大人毫无反应,于是进一步提醒道。

  贝勒尔瞬间左右环视了一下。幸好此时他们身边并没有闲杂人等,罗宾的话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罢了。

  “闭嘴,罗宾!”贝勒尔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不要妄自猜测!”

  “将军大人!”

  “聪明和自作聪明之间是有区别的。”贝勒尔用低沉的声音回答。“罗宾,记住这一点。除此之外,刚才这些话永远不要向第三个人提起。否则的话……我们两个都会有大麻烦。”

  说完这个,贝勒尔立刻走上前去,开始帮助那帮士兵将混沌卵的尸体放在一个架子上,然后让马拖回去。

  ……

  突袭部队带回了胜利的好消息。混沌巫师已经被艾修鲁法特将军亲手斩杀,连混沌卵都被艾修鲁法特杀了——对于大部分士兵来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艾修鲁法特给了混沌卵最后一击——纽斯特里亚城最大的威胁终于暂时被解除了。

  帕里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较晚,因为他一直在忙于处理血瘟引发的麻烦。所幸血瘟对于老弱妇孺杀伤力很强,但对于军队来说却不算致命。在进行了细致的处理之后,患病的士兵已经开始恢复。

  “少爷,”一名中级军官向他汇报了这个消息。“艾修鲁法特将军已经找到并除掉了那个散布瘟疫的混沌巫师。他们还把杀死的混沌卵尸体带了回来,放在城中广场上示众。士兵都在为他欢呼呢。”

  他称呼帕里为“少爷”而不是“将军”。这说明之前拉法将军在军队里的影响力是多么的深,以至于很多人都将他视为君主了。当然了,命运和拉法开了一个玩笑,一年事情,一切化为泡影。

  “哦。”帕里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我军伤亡情况如何?”干掉一个混沌卵的话,哪怕是取巧了,也会有相当的损失的。如果加上一个混沌巫师,那就更不好说了。

  “两人阵亡,无人受伤。”部下回答。“很出色的战绩,难怪士兵们都为他欢呼。”

  “那个暴发户……”帕里恨恨的吐出了这几个字。据他所知,艾修鲁法特是一个在军队里毫无根基的人,没有资历和战绩来证明自己。他唯一谈得上战绩的就是之前攻陷了拜伦的福诺罗斯城。可是每个人都知道,早在攻城开始之前,拜伦的几个部下就反正(不得不说他们真的是很聪明),并烧光了城中囤积的粮草。

  攻陷一座防卫森严的城市那是一份大功劳。但是攻陷一座陷入饥馑的城市……那就谈不上什么战绩了。随便一个白痴都能做到——他甚至什么都不必做,只需要拖上十来天即可。

  他的这句话让部下陷入尴尬之中,最后那位部下还是说了,“这个,少爷,听说艾修鲁法特将军很得女王的宠幸……”

  “哼!很多人说艾修鲁法特和女王陛下有一腿……明明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却已经是一个了!”帕里轻声的说道。“这也算是一种幸运了,否则我大概就会被迫娶那个了……”

  “少爷,您这些话……”

  “我知道,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帕里叹了口气。局势变迁,实非人心所能预料。原先被认为衰弱的王室转眼之间再次掌握了大局。拜伦已经败亡,其他那些打算浑水摸鱼的人也都如风中之烛。除此之外,北方军团也是内外交困,这种情况使得他不得不低头。而很明显,鹰隼城也察觉了这一点。首先是一个不那么重要的雇佣兵来接管部队,接着这个艾修鲁法特就这样来了。凭借那个小的权势,恬不知耻的号令着那些高贵的血统。

  虽然他看不起那个被派来当将军的雇佣兵,但是却也不得不遵从对方的命令。

  当然,帕里无视了对方刚刚解除了来自混沌巫师邪术威胁的这个事实。这个混沌巫师虽然是独自一个,但是他可已经超越了“麻烦”的程度,成为了“威胁”。

  移动阅读请访问:.-精选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