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内,罗金完成了第三个攻击的法术。*纳垢的力量是一切生灵的克星,可以让敌人以一种最悲惨,最不幸的方式死去——关于这一点,他从来都深信不疑。但是现在,似乎有一个完全相反的例子出现了。

  艾修鲁法特转过身,将目光从死去的混沌卵身上移动到稍远处的混沌巫师身上。

  “你应该……应该生病了!”冰冷的目光让罗金倒吸一口凉气,他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已经连续三次将纳垢的诅咒施加在你身上……你应该双脚发软,皮肤溃烂……内脏也跟着一起腐朽化脓……”

  这些话说的毫无底气。因为至少,他的眼睛能够清楚的看到艾修鲁法特脚步轻快,皮肤光滑,脸上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事实上,艾修鲁法特似乎还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理解罗金到底在说什么。

  “你应该……”罗金完全搞糊涂了。“你应该……”他想着自己这三个魔法的效果。纳垢巫师知道人与人之间体质差别很大,比如说普通的疾病,有些人只要接触一下病人就很容易就得病,另外一些人哪怕整天混在病人堆里也没事。魔法疾病也类似,有些人是很容易见效果,一个魔法就能让他整个内脏都爬出蛆虫来。另外一些人则效果小得多。

  但是,但是,这已经不是效果大小的问题了,而是压根没有效果。

  比方说,普通人的皮肤应该溃烂脱落,体质强一点,也只是溃烂的面积小一点,但是体质再好也会出现肿块。这是无法避免的魔法效果。但是,艾修鲁法特的脸上却完全没有任何疾病的痕迹。依然光滑,白皙,洁净。他的皮肤应该红肿化脓,不应该如此白皙的。

  “不,你不应该这样,你应该恶疾缠身才对!”罗金突然大喊起来。刚才的魔法绝不是失误,也不是被某种特殊的抗魔道具给挡下来。这不是幻觉,三个魔法都是明确无误的命中对方,只是不起作用。

  “去死吧!”艾修鲁法特如此回答,同时加快脚步。双方的距离原本就不是特别远,现在艾修鲁法特一下将距离减少了一半。

  “不可能,不可能!”罗金终于回过神来。如果说最初的时候他还在期待着对方只是表面没有疾病的征兆(只是被强行掩饰住而已),现在也放弃了。这么短时间内连续三个魔法,哪怕罗金也已经无力再使用什么法术了。再说了,哪怕他还能施法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跌跌撞撞的向后逃走。惊慌失措之下,罗金一脚踩空,摔了一跤。尚未等到他爬起来,他绝望的看到敌人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手中高举着双手长剑。

  “等等……我投降!”

  “我不接受投降。”艾修鲁法特回答。他打算砍下去的时候,却不防混沌巫师突然扑过来,抓住了他的脚。“有人要你的命!”

  凋零之剑从上面刺入了混沌巫师的身体——那种感觉不像是刺入人体,反而像刺入一团棉花。艾修鲁法特手臂上用力,一剑刺到底,剑尖透过罗金的身体,刺入了泥土里。

  纳垢巫师的双手瞬间失去了力气。艾修鲁法特抽回剑,罗金发出一声不像是人类的长长叹息声,一边抽搐一边胡乱挣扎着翻过身来。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淡绿色液体从他嘴里涌出,萨满了他的长袍胸襟。

  “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他挣扎着,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在这临死的一刻,罗金突然想明白了。这个艾修鲁法特是南方人军队的将军,一个将军居然出击来袭击他……这绝不是“偶然被敌人斥候发现”可以解释的。

  “魔法。”艾修鲁法特回答。终于结束了,这一击是致命伤——虽然到处都说纳垢的信徒生命力顽强,但是再顽强的生命力也是有极限的。“有人告诉我……如何用魔法找到你。”

  “我身上有……什么?”

  “不是你,是你的混沌卵。顺带提一下,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是马文。”艾修鲁法特说道。他的剑指向远处的山洞。“他说这个混沌卵身上有他附加的魔法,可以用魔法定位轻松找到。”

  “原……原来是……这样的吗?奸奇的信徒……真是……真是……可恶啊……”罗金不甘心的喘着气。随着他每个声音,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更多的从嘴角滴落。“果然……不安好心……吗?哈哈哈……你……你为了交换这个……秘密……想必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吧……”

  “我还不是很懂。但是想来,应该是相当高的代价吧。”艾修鲁法特回答。他的盔甲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被弄得整个变形,一些接口都已经歪曲或者脱落了。所以他干脆把这套已经破损的盔甲从身上摘下来。混沌卵的怪力实在相当的可怕。

  “你……你居然……没事……”罗金发出一阵轻笑。他看得很清楚,虽然盔甲被巨大的外力给弄得变形了,但是盔甲内的人体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怎么可能呢?还有刚才的魔法……这个人的身体……是某种魔法改造过了吗?不,应该他是一个……神圣骑士……拥有超凡的体质。

  原来是这样吗?确实,那些伪神也会赐给他的信徒特殊的力量……早年也有些神圣骑士和混沌军团交战的记录……所以,我遇到的是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神圣骑士……罗金脑子里终于将这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给上了一个合理的结论。

  “马文那个家伙……原来……我懂了……他打算拿我作为交易的本钱……嘿,还真的像奸奇巫师会做的事情,来一场……无本买卖……哈哈哈……”罗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下一瞬间,刚才的虚弱和痛苦从他的脸上尽数抹去,剩下的只有狰狞和凶暴。

  “但是,马文,不管你做好了什么样的算计,你都不会得逞的!”

  艾修鲁法特愣了愣,下一瞬间,由魔法之风产生的巨大力量将混沌巫师的身体扯成了碎片。无数散发着臭气的血肉碎片四溅,避无可避之下,艾修鲁法特身上也淋了不少。

  “看我的最后一招,艾修鲁法特!只要你还是个一个人,你就难逃此劫!”空气中,只剩下罗金最后的怒骂。

  说实话,艾修鲁法特也不懂。

  刚才和混沌卵交战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刚才巫师在施法。不过那个时候,他必须全心全意的和混沌卵交战,实在抽不出空来,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完成魔法。

  但是……也许是操作咒语失误了,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总之纳垢巫师看上去放出了一个很厉害很牛的魔法,但却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起码艾修鲁法特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接着这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第三次。要不是对方确实身边跟着一个混沌卵,脸上又有如此清晰的特征,艾修鲁法特简直以为自己弄错了。这个真的是能凭一己之力打败整支大军的纳垢巫师吗?不是冒充的?

  这一波也是一样。纳垢巫师发出了明显是同归于尽的宣告,然后还把自己给自爆了。气势是很足,但是艾修鲁法特感觉到的也只有满身的臭气罢了。他的身体上,他的皮肤上虽然不可避免的被这些四溅的血肉给沾到,但是却没有任何症状产生。艾修鲁法特可不认为这是因为混沌巫师给他留下的是延后发作的隐疾。

  到处都说纳垢巫师的身体充满了臭秽的疫病,臭秽倒是见识到了,疫病什么的就要另说。不过,如果是体质不佳的人,闻这样的味道久了,估计不得病都很难吧。

  艾修鲁法特突然之间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他赶紧脱掉上衣。低头看着。在他的胸腹之间,此时此刻画着一个神秘的图案。

  这个图案由多个部分组成,包括符号和图形。如果有一个教会的祭司在这里,他马上就能认出,图案的核心部分正是奸奇的纹章——变幻之鹰。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属于奸奇的符号。而且这个东西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画在皮肤上的画,而是魔法符号组成的。

  图案完全没有变化,艾修鲁法特松了一口气。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刚才死去的纳垢巫师做了什么?或许那仅仅是一次简单的施法失败罢了。

  好吧,一个魔法师在没有受到干扰的情况下,连续三个魔法(加上自爆的那个就是四个了)释放失败——虽然在理论上当然有其可能性,但是实际上……艾修鲁法特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难道是因为这个魔法图案的缘故?

  这个魔法图案是在马文的引导下画上去的。在不得不承认马文“充满诚意和善意”之后,艾修鲁法特接受了马文的条件。马文的条件就是让艾修鲁法特在自己的身上画上这个图案。

  根据马文所说,这个魔法图案可不是那种一个简单的图画,而是和拥有图案的人的生命力勾连在一起的,不能轻易除去。拥有这个图案就是奸奇信徒的标志——当然奸奇的信徒不一定要有这个标志,但拥有这个标志的就一定是奸奇的信徒。

  当然,关于这一点,艾修鲁法特还有点疑问。一个魔法阵(这玩意应该算个魔法阵吧?)能和生命勾连?至少他没有这种感觉。

  不过,这一次纳垢巫师连续施法失败,或许和这玩意有关。根据艾修鲁法特从教会那里得到的情报,似乎纳垢和奸奇两个邪神彼此明争暗斗的很厉害。比如说这一次也是如此,马文毫不在乎的把罗金给卖了。尽管他很清楚,罗金发明的这个新魔法,这个能**消灭一支大军的魔法,简直是一个逆天的新发明。

  艾修鲁法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异常。似乎真的只是罗金失误了。

  移动阅读请访问:.-精选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