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七十节宿命

  他尽量不去理会四下的臭秽,而是从随身口袋里拿出那个金属的魔法器具。

  下一瞬间,马的影像出现在他面前。

  “你不应该这么早……”马的神情似乎有点不满,但是他马上就看到四下的情况,满地都是大小的肉末……虽然艾修鲁法特估计这个投影魔法只能够传达听觉和视觉,臭气是闻不到的,但是罗金那套已经四分五裂的斗篷却也很醒目。

  “你干掉他了?”马问道。必须要说,虽然他此刻只是一个散发绿色幽光,半透明的虚像,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又惊又怒。“怎么没有一剑砍掉他的脑袋?!”他有些失态的咆哮着。

  “我不知道。”艾修鲁法特如实回答。“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还可以自爆的。”

  “我早该想到……我早该想到……”马的表情简直就像吃了一大桶的苍蝇,恶心得简直想要吐。“那个家伙满脑都是疯狂的念头……疯一下没死就是麻烦……”他轻声的自言自语。此时此刻,马已经完全失态,甚至已经不在乎艾修鲁法特就在边上看着。

  当然了,再尸体,如果是被一个死人看着也没啥关系。

  罗金死了——关于这一点,马是乐见其成的。但是罗金死了不要紧,他把马辛辛苦苦弄到手的棋也弄死了。当然,现在还没死,但是任何一个混沌的巫师都明白纳垢部下的那些招数。混沌自身也是内战不断的——无数的经验总结清楚的说明,杀死一个纳垢的信徒,特别是一个受到纳垢喜爱的信徒,本身就要冒着巨大的危险。

  事实上,一个混沌冠军——哪怕是一个恐虐的混沌冠军——如非迫不得已,否则是不会冒险去干掉一个纳垢的宠儿,他会让自己的部下去干。

  “混沌卵呢?”马有些心烦意乱说道。“我告诉了你他的位置,但是我没让你自己动手去杀啊!”

  果然……有什么蹊跷在吗?艾修鲁法特把马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虽然有些细节他也不是很理解,但是他意识到也许那个纳垢巫师的魔法……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嗯,不是那种短时间内就会爆发并将人害死的疾病吗?而是更深,更恶毒,也更隐蔽的诅咒?

  至少在一些传说和故事里,这些诅咒都不是受害者第一时间就感受到的。有的时候,这个诅咒会潜伏多年才会发作,将受害者,受害者的家人(特别是嗣)统统害死。

  “一个意外。”艾修鲁法特回答。“我没料到他居然用传送卷轴……反过来想要干掉我。”

  “干掉……”马是个聪明人,立刻意识到罗金干了什么。这一刻,他差一点就要发出一声诅咒了。传送卷轴是他送给罗金的——当然了,有了混沌卵作为定位点,压根不必担心罗金会跑掉。所以表面上是他送给罗金一些保命的好东西,实际上送了和没送压根没什么区别。但是他却没有料到罗金居然会来个反其道而行之,将传送卷轴当做一种进攻性的武器使用。

  “混沌卵也被我杀掉了。”艾修鲁法特说道。“我们的交易结束了。”他试探的问。

  “该死!”马是如此的沮丧,以至于他甚至懒得留下来和艾修鲁法特争辩。如果他没弄错的话,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男人还能活一天左右——他已经不值得马为他浪费哪怕半点时间。他也没回答艾修鲁法特的话,绿色的虚影直接消失了。

  这应该是结束了吧……

  艾修鲁法特虽然猜不出背后的缘故,但是前后思量,他却是占了大便宜。最有威胁性的纳垢巫师已经被他杀了,而他几乎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尽管他一度以为自己必须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唯一称得上代价的就是他胸口的那个据说和生命力勾连的魔法图案。

  接下去,就是慢慢的等候着其他人的赶到吧。不过这满身的臭气……这一带地形高低起伏,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有山间溪流才对。他凝神细听,果然听见流水淙淙的声音。

  那边应该有一条溪流。

  他将自己的皮衣皮裤丢在溪水里稍微冲洗了一下。当然,艾修鲁法特不指望这简单的处理能够彻底消除纳垢的臭秽,但是总比没洗要好。虽然说他的盔甲挡下了大部分的血肉飞溅,但是这套衣服看样再也不能用了。

  他再一次低头看着胸口的魔法图案。

  这是一个和生命力勾连的魔法阵——但是真的如此吗?凭借自己的魔法能力,艾修鲁法特看不出这个图案和他的身体有任何的关联。实际上这个时候这已经不是魔法阵了,在画这个魔法阵的时候,艾修鲁法特从魔法之风抽取的能量注入这些符号和图形,但是和所有临时充能的物品一样,随着时间流逝,被注入符号和图形的能量也慢慢流失消亡,此时它完全没有任何魔法的气息,就和小孩在白纸上涂画的涂鸦没什么本质区别。艾修鲁法特用手在溪边抓了一块粗糙的小石头,尝试将这个图案刮掉。

  这比想象的还容易。只是一小会,图案已经从他身上完全消失。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他原本如珍珠一样白皙的皮肤被刮成了粉红色。

  ……

  马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仆人谄媚的笑容。“主人,刚刚……”他话未说完,却看到自己主人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孔,剩下的半句话直接吞回了肚里。

  每次马使用这个远距离传送影像的魔法后心情都会很好——虽然这个魔法会让他筋疲力尽,但是累归累,得意还是得意的。但是此时此刻,马的表情因为愤怒而变得异常阴沉和扭曲。

  “攻城的情况怎么样了?”马喝问道。

  “好像我方占据了优势……”仆人战战兢兢地的回答道。“我军的部分部队已经在城墙上占据了阵地。虽然敌人反攻得非常猛烈,但是我军的后续部队依然源源不绝。”

  “哼……”马的脸上浮现一丝狰狞的表情。因为距离的缘故,施展这个隔空传递虚像的魔法已经不能让他筋疲力尽了,此时此刻,这位混沌巫师领主依然有施法的能力。

  “让他们全过来!”马下令。仆人明白马要召集所有的麾下的巫师,他立刻领命而去。

  马自己走出了帐篷,来到了前方一个适合观察战场的情况。城墙上的战斗正如仆人说的一样。依靠着一辆破破烂烂的攻城塔,混沌军团在城头上占据了一个小阵地,而城的守军正不顾一切的想要将攻上城墙的部队给赶下去。看起来守军已经拿出了所有的本钱,精锐的巨剑武士——在软弱的南方人,这种巨剑武士已经算得上是精锐的部队了——正在发动一**凶猛的反击,赢是压得混沌军团无法进一步发展,双方僵持着,城头上这一片地区被死亡所填满,钢铁的战歌与垂死者的哀号交织响起。战斗的双方似乎在等候着命运的最终裁决。

  但是马知道,这正是恐虐的疯们所期待的。在那些疯的眼里,喷涌而出的无尽鲜血映射出众神的微笑。这种长久的拉锯战,最终的胜利者永远都是恐虐的部下。因为那些软弱的南方人的勇气是有限的,当他们的恐惧超过他们的勇气的时候,他们就会丧失战意而崩溃,但恐虐的信众早就在战斗开始前就将自己的灵魂和鲜血献给了自己的神。

  和很多南方人坚固的城市一样,高华城有三重城墙。但是这三重城墙的作用并不是同等的——按照一种习惯,最外层的城墙是防御的主要力量,配备着最多的防御设施。一旦这层城墙被攻陷,那就意味着城市的彻底沦陷就不再遥远了。而今天,如果没有其他外来的力量干涉,这一重城墙就要被混沌军团彻底征服了。

  在他看着战局的时候,马的部下们已经纷纷赶到。

  “你们今天做了什么?”马问道。之前他一直保持冥想的状态,等待着艾修鲁法特传来罗金的结果。至于部下们,他只下达了一个很含混的命令,那就是尽量让这场战争拖延下去。

  部下们纷纷表示今天基本处于打酱油状态,最多只是干扰一下城南方人的魔法师施法,甚至干脆就是装装样哄哄那些有肌肉没大脑的恐虐信徒。

  “很好,”马点了点头,在他找到下一个可供腐化的目标之前,高华城还不能被混沌军团攻陷。

  ……

  阿德尔用力的呼出一口长气。他站在高处的城楼上,身边站满了弓弩手。久战疲惫之下,身边每个人的动作都变得僵硬而机械。弯腰,踏弩上弦,箭矢入槽,瞄准射击。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的作战,而他却只能旁观。

  他是魔法师学徒——这个“学徒”的头衔并不是指他没有施法能力,而是指他资历欠缺,年纪太小,尚不能独当一面。事实也是如此,交战双方的魔法师在可见和不可见彼此交锋,而他却在这种战斗耗尽了力量。此时,与其说他用自己的双腿站着,不如说他靠自己的手杖撑着。更让他揪心的是,他在这场战斗——这场生死攸关的战斗——完全没有发挥毫无作用。混沌的巫师干扰他的施法,就和从地上捡起一根稻草那么简单。

  战斗的焦点已经变成了城墙上的一个小角上。一辆混沌的攻城塔在挨了将近十发炮弹之后,终于靠上了城墙。它看起来摇摇欲坠,但是比起那些途散架的那几辆,它却成了真正的关键点。混沌战士踏着攻城塔,源源不断的攻上城墙。密集的弹和箭矢大大削弱了他们的数量,但是守军却始终无法将他们赶下去。

  他看到五发箭矢同时射了一个混沌战士。那个披着黑色盔甲的敌人一声不吭的直接倒了下去。但是他的同伴们似乎压根看不到,踏着他的尸体继续前进。“血祭血神”的吼声甚嚣尘上。在更远的地方,守军的城防大炮正在竭尽全力提供火力支援,可惜攻城塔已经进入射击的死角。打倒几个混沌战士根本改变不了战局。

  要是多上一发炮弹就好了。阿德尔有些悲哀的想着。攻城塔已经破破烂烂,摇摇晃晃,如果再多命一发炮弹,它就肯定会解体了。或许这就是宿命?仅仅一发炮弹就决定了一座城市的存亡?I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