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七十节暗箭

  别的不说,之前拜伦作为摄政大臣一度权倾朝野,但是却也奈何不了斯卡德拉。拜伦执政了这么多年,愣是没让自己的亲信占据宫廷大主管的位置(这个职务原本是他重要目标之一)。这一方面是因为斯卡德拉底气足,盟友和支持者众多,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做事从来都是谨慎小心,滴水不漏,让拜伦想抓住对方的把柄也难。

  至少艾林恩很清楚,斯卡德拉既然现在站在他的面前,向他“征求意见”,实际上已经说明这件事情上对方已经很有把握。想必那些有影响力的老臣、地方上的贵族以及教会方面的一些人,都已经知晓这桩婚事的消息,并且站在了斯卡德拉这一边。至少没有对此表现出反对。

  从这一点来说,现在的斯卡德拉必然是有备而来。表面上他在征求意见,实际上他必然已经有了后手。这就好比一个笑话中说的一样,国王要明天打猎,首相不肯。结果两个人在一起商量了几分钟。国王出来之后宣布明天打猎,众臣纷纷四下议论国王到底是怎么说服首相的。结果国王哈哈一笑。“首相大人不同意,所以我换一个同意的首相。”

  不过在政治上,这可不是笑话。斯卡德拉这个人……能量到底有多大?特别是现在小女王掌权的情况下……

  “以目前艾修鲁法特伯爵的表现,”艾林恩终于说道。“他的功绩确实能配得上这份荣誉的。”这句话很委婉,也留下了可操作的后手。但是斯卡德拉也只能满足于这个答案。

  “很高兴您的想法和我一致,首相大人。”斯卡德拉微笑了一下。

  和一个节约时间的人一样,达到目的之后,斯卡德拉就站起来,打算告辞了。

  “等等,斯卡德拉阁下,有件事情或许我应该告诉你。”

  “哦,首相大人还有何事指教?”

  “是关于埃辛的……您应该记得他吧?”艾林恩轻叹了一口气。“还有一个人,保尔将军,前任近卫军团的指挥官……我记得你们两个是朋友。”

  “确实如此。可惜保尔他……未能亲眼目睹今日……也算是生死有命!”

  “不知道斯卡德拉还是否记得……保尔将军过世之前的情况。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应该是暴病而亡的。是那种前几天还十分健康的参加各种活动,但是突然就毫无任何征兆的死了。虽然说我们都知道保尔将军年纪不轻了,但是……这种情况不是很值得怀疑吗?”

  “当时很多人认为这件事情是拜伦主使的。是他派人毒杀了保尔。”斯卡德拉回答。他有些迷惑,这件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连拜伦都已经不在了,还有必要提起这事吗?不管是不是拜伦主使的,总是拜伦已经彻底完了。

  “呵呵,那恐怕不是传言,近段时间以来,我偶然得到了相关消息。嗯,虽然是迟来的消息。保尔将军是被拜伦用一种特殊的毒药毒死的,这种毒药……根据我打听到的说法,是一种魔法毒药。它是一种非常的危险而歹毒的玩意,除了无色无味之外,还有一种特点,那就是它是可以积累的。”

  “积累?”

  “嗯,是这样的,假如对人类的致死量是一瓶,那么这种药可以分十次让受害者服下。在分量达到一瓶之前,受害者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然后就在某天,最后一份药剂放在食物汤水里被受害者吃下去,受害者就死了。而当法官过来检验这份食物的时候,他却无法确定食物有毒。因为哪怕凶手当面把食物吃下去,也会因为远未达致死量而平安无事。”

  “这确实是一种危险而歹毒的毒药。”斯卡德拉回答道。“我会记住这个教训,在宫廷内部严格控制,以防万一的。不过,虽然是拜伦害死了可怜的保尔,但他现在也已经伏法。我个人认为这个秘密还是保守起来的比较好,因为现在说出去,除了给保尔的家人平添额外的悲痛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作用了。您觉得呢?”

  “我完全赞同您的看法。但是,我特别要告诉您一点,将这种危险而歹毒的毒药送到拜伦手里的,正是埃辛!”

  “埃辛?!”

  “没错,就是现在被女王任命为将军,率领军队进行讨伐叛逆作战的那个埃辛。您曾经的部下,女王曾经的贴身护卫和叛徒,拜伦的亲信和背叛者,现在的埃辛将军!是那个将您逮捕并关押起来的男人;是那个背叛了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投奔拜伦的男人;也是那个在关键时刻再次背叛拜伦,将城物资仓库给付之一炬的男人。哦,也是将您从监狱里救出来男人。”艾林恩笑了笑,说道。“一个不怎么可靠的男人。”

  “确实很可恶……但是……女王陛下已经宣布赦免他之前的一切罪责了。”斯卡德拉迟疑了半响,这才开口。“现在说出来,好像也已经来不及了。”

  “没错。我也很遗憾。虽然在保尔将军这件事情,我也希望能做更多……但是,好像也没什么可做的。”艾林恩的眼睛看向斯卡德拉。“不过,相信您对前线的战报也很了解。而且您也应该知道女王陛下许下的奖赏。好吧,我不该诽谤君主,但是单纯在这件事情,女王陛下好像没有把奖赏和任务的难度关联起来。”

  “如果没弄错的话,我们的埃辛将军……”艾林恩说道。“这样一个投机分子,这样一个昔日拜伦的走狗,为虎作伥不知道犯下多少恶行……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却因为一点点幸运和小聪明,在一年时间内,就会成为国内最高等的贵族之一。而我们却对此无能为力。”他假意的叹了口气。

  假如这番话对斯卡德拉造成了什么影响,至少他的脸上完全没表现出来。斯卡德拉只是平静的坐在那里,神情平静。

  “女王毁约造成的后果,远比一个小人得志造成的后果更加严重。”斯卡德拉最后还是开口了。“如果连女王的承诺都可以违反,那么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相反,埃辛……首相阁下,只要您能坚持,其实很容易就能让他在政治上站不住脚。甚至让他压根无法在鹰隼城久呆。让那个小人在他自己的领地上当一个乡下领主……虽然说感觉有点不妥,但是应该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吧。”

  “噢,我只是羞于与这种人并列罢了。”艾林恩回答。

  “但是您告诉我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斯卡德拉突然反问。“您该不是要求我……让女王毁诺吧?先别说陛下同意不同意,至少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坏的榜样。就像我刚才说的,宁可让小人得志,也不能让女王毁诺。”

  “不,也许不需要毁诺。”艾林恩笑了一下。“有人向我提出了一个对付那个小人的办法,而我认为……或许在他完成任务,得到他的奖赏之前……”

  “首相大人,您还必须考虑一下战局。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现在我军主力全部去对付混沌军团了……除了埃辛的部队之外,其他几乎所有的军队都北上增援去了。这种情况下,任何失败……都是不可饶恕的错误。您知道,虽然埃辛反复无常,但是在军事方面,他确实有那么一点能力。如果我没搞错,他似乎最近打败了拉马斯伯爵!”

  “那不是他的功劳。如果您细致的看了战报,那就会明白所谓的‘打败’根本言过其实。几位忠实于女王的臣民为埃辛打开了城门,然后战斗没有开始就结束了。除此之外,如果您历数埃辛取得的战绩,您会发现,虽然他在战报里将自己的功劳夸了又夸,但是实际上他从来没尝试过真正的战斗……他依靠的是他手中高举的白鹰旗帜,而不是他的计谋和勇气。既然如此,将高举着白鹰旗帜的手臂……换上一个,应该也无所谓的吧。”

  “我理解您的这种观点,但是……您知道,埃辛过去的罪行已经被女王陛下饶恕了。虽然他是反复无常的小人,但是至少法律上他已经无罪。您刚才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既然他埃辛的讨逆战争进行得很顺利。这种情况下临阵换将是不可能的。您的这种观点有什么意义呢?”

  “埃辛放走了拉马斯伯爵。”艾林恩说道。“您知道,拉马斯伯爵那个家伙胆敢举兵对抗白鹰旗帜,这本来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假如他真的无法确定拉马斯伯爵该不该死,他也应该将那个叛贼押送回鹰隼城,由女王陛下审判。但是他没有,他就这样直接的放走了拉马斯伯爵……您觉得,这种举止合适么?说句实话,为了国家的未来,我觉得,埃辛这个人……也许他可以存在,但是他不应该成为一个公爵,而且是一个拥有实际封地的公爵!”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首相大人。”斯卡德拉起身告辞。几分钟后,回到了久违的王宫花园里。花园里有一条小径直接通向他自己的办公地点(也就是艾修鲁法特第一次见到斯卡德拉的地方)。在他一边走一边想问题的时候,斯卡德拉突然脚一软,差一点摔倒。却幸他扶住了边上的一棵假山石,所以没有扑倒。

  “斯卡德拉大人!”几名侍女正好过来,他们看到了这一幕。赶紧过来将老人扶起。“斯卡德拉,您怎么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斯卡德拉回答,使劲才能重新站起来。“后面殿堂的情况检查过了么?还有没留下一些……不应该有的痕迹?”他问那几个侍女。

  “没有,大人!”一位侍女回答。“那里的大小会议室都可以使用了。您的身体……”

  “我没事!”斯卡德拉嘴上这么说,但是谁都能看出他光站着就用尽全身力气了。“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说完,他挣脱了侍女的手,摇摇晃晃的继续向前走。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