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好意思,前后章节顺序搞错了,请各位读者海涵

  第两百五十一节条件

  应该说很幸运,因为现在格鲁尼的财政并不紧张。不,不能说不紧张,而应该说比较宽裕。有了钱,很多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同时由于向矮人们购买了一种先进的战地武器维修所(以及相应工匠),对于后勤的压力也将大大降低。

  ……

  贝勒尔状态不是很好,罗宾早就看出来了。

  他从来没见过将军大人这么状态不佳的样子,那已经不是魂不守舍或者是疲惫不堪那么简单,而是这两者的结合。当这两个敌人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其杀伤力就增加了好几倍。至少在罗宾眼里,他的将军大人现在显得神情麻木,反应迟钝。

  罗宾其实现在满腹疑问,但是却不敢开口直接去问贝勒尔。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贝勒尔觉得这事可以告诉他,那贝勒尔早就说了。但是,这一次贝勒尔的情况却有些特殊。因为在贝勒尔换衣服出门的时候,罗宾有了一个短暂的间隙检查了一下贝勒尔换下来的衣服。然后发现衣服上有着女人香水的气息。而在贝勒尔的衬衫之上,更有几个红色的痕迹。

  罗宾已经不是小孩了,所以他马上判断出来,这些是女人的口红印。

  女人的口红印?!香水?!凌乱的衣着……亦或者还有其他什么。

  昨天晚上,贝勒尔将军大人……到底是去干什么了?罗宾对贝勒尔的生活、习惯和爱好了如指掌,所以他知道贝勒尔是不可能出去找女人。

  话说回来,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在代表国家参与谈判的前一夜去找女人,这本来也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大概也只有那些堕落糜烂到无可救药的家伙才会这么干吧。

  罗宾把这些疑问都暂时放在心里,不管怎么说,将军大人现在这副样子,可不是去参加一场谈判的好状态。

  “将军大人,您没问题吗?”半路之上,罗宾小声的问道。“是不是……有些累了?”

  “我?当然没问题。”贝勒尔用力扯了扯自己礼服的领子。“作为军人,日夜赶路是常事。虽然有点累,但是不影响我执行公务……好吧,其实也没啥事情可干。”

  “将军大人,我们不是……”罗宾差一点就出声提醒贝勒尔了。在来到鹰隼城的路上,不,应该说早格鲁尼动乱开始之前,贝勒尔一直雄心勃勃的做着各种各样的布置,想要吞并格鲁尼南部国土。这场“联军”的事情也是他布置的一环。当然了,某些事情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这无损于贝勒尔在罗宾心里的光辉形象。

  “计划没有变化快。”贝勒尔轻声的嘟哝了一声。“事已不可为。”

  罗宾虽然不是很懂贝勒尔的意思,但是至少明白贝勒尔可能暂时放弃了。除此之外,他也已经知道舍姆方面的事情——如果那方面一切如贝勒尔所预料的,那么或许是一个更好的扩张方向。

  由于之前刺杀事件的影响,鹰隼城的官方加强了护卫工作。贝勒尔身边除了罗宾和一小队贴身卫兵之外,还有另外一整队的护卫。除此之外,还在路上做好了其他准备工作,因此贝勒尔很快的就来到了目的地——王宫。

  曾经被封闭的王宫已经被重新开启。正面大门敞开着,欢迎来自异国的尊贵客人。

  其实王宫维修清理工作尚未彻底结束,但是为了这次谈判,已经清理出一部分区域,供这次正式的谈判所需。当然了,每个人都知道,其实王宫的重新启用只是时间上的问题罢了。临时王宫太拥挤了。斯卡德拉大主管一直在准备这方面的事宜,而资金方面也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预算。

  很快的,罗宾跟着贝勒尔进入王宫,来到了目标所在的会议室。格鲁尼的年轻女王(其实应该用“年幼”来形容才对),一直闻名而不见其人的露维雅?安洁尔?马克雷米兹,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某种意义上,小女王和罗宾所想象的差别不大。其实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的样子。由于刻意的化妆、衣着和头上金色的王冠,她粗看起来要比实际上成熟很多。但是只要细致观察,却总能找到太多稚气未脱的地方。

  站在罗宾的角度,这位小女王虽然把自己伪装得比较成熟,但是那终归也只是伪装而已。一定要说她和这个年纪的普通女孩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她的眉宇之间有着一份并不常见的坚毅。而且她似乎也已经习惯于这种场面,至少在和贝勒尔面对面的时候,小女王的神情非常淡然。这位女王的打扮并不非常耀眼。实际上,以一个女王的标准而言,她这一次衣着很朴实。她穿着淡黄花边的白色连衣长裙,没带手套。

  贝勒尔走上前去,按照礼仪要求单膝下跪并在小女王伸过来的手上吻了一下。

  一番没有营养的寒暄、客套和礼仪话之后,贝勒尔和罗宾被带进了会议室。正如前面所说的,罗宾暂时的身份是贝勒尔的副官——这个职位通常意味着“卫兵队长”、“管家”、“随从头目”等等工作的综合体。他并没有资格列席会议,他只能旁听——和一堆地位较低的官员(以及宫廷人员)站在一起。这些人罗宾一个也不认识,会议室里又不能随意出声,使得他只能无所事事的呆着。那些和谈判无关的——事实上,和任何事情都无关——的寒暄还在继续,不过这倒给了他足够的闲暇和机会,能够仔细的对会场上下打量。

  那位小女王的王座颇有些醒目——那个座位上铺着一张巨大的熊皮。这明显是某次狩猎的成绩,制造皮革的人明显是个高手,熊皮非常完整,而且很巧妙的和王座结合在一起。巨熊的头颅正好位于王座的正前下方,变成女王上下王座能够借力的一个小阶梯。

  这个宝座很不常见,使得罗宾想起自己打听到的一些消息。似乎有一个隐约的传言,说那位小女王在一次狩猎中独力杀死了一只巨熊。这个消息半真半假。按照常理,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更适合当一头熊的甜点而不是杀手,但是哪怕不是刻意的安排(在王室的狩猎活动中,这种刻意的安排很常见)的话,少女猎杀巨熊至少在理论上是成立的。

  这个世界上,有着十字弓、火枪之类精巧而威力巨大的武器。哪怕是一个小女孩,拿着这种武器命中要害的话,杀死巨兽并不是什么太离谱的事情。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说,能够面对着巨兽镇定的扣下扳机,本身就是勇气的证明。

  罗宾注意到熊皮非常完整,这意味着巨熊致命伤很可能只有一两处。这也从侧面证明的女王的狩猎传说。他的目光再一次转到王座上的小女孩身上。在坐上这样一个宝座之后,不知道为何,她的身上自然有了一种气势——居高临下,睥睨万物的王者之威。不过罗宾马上把目光挪开,他觉得这更像是一种错觉。

  虽然贝勒尔对这个小女王推崇备至,但是罗宾却不知为何对她充满了轻视。或许这是某种内心深处的优越感和自尊心作怪吧。

  与会的格鲁尼一方,罗宾能够认出好几个人来。一个是艾林恩首相,老头子年纪颇大,一眼就能注意到。一个是艾修鲁法特伯爵,也就是罗宾一度认为是吸血鬼伪装的那一个。最后一个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居然是罗蒂雅,女王的临时家庭教师。她不是贵族,没有任何的爵位,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她偏偏在了,而且不是像罗宾这样的旁听者,而是正式的列席人员,位置还离女王挺近的。

  从这一点来说,这位小女王还挺任性的。不过这也符合这个年纪的女孩的特点。

  事实上,正如每个人都猜到的。贝勒尔是一个人入座,而格鲁尼一边派出了包括女王在内超过十人的豪华阵容。该来的人都来了,连不该来的人——比方说罗蒂雅——也在场。

  谈判的一共三方,教会、代表着提比略的贝勒尔,还有以小女王为首的格鲁尼官方。现在正由教会的那位受人尊敬的大祭司在进行冗长而又不可或缺的开场白。此类开场白毫无新意,总之就是非常感谢各位的到来,在此危急之时,贝勒尔大人的到来更加体现了两国间真挚的兄弟般的友爱,望大家减少争执,用最快的速度达成一致,携手共同对付入侵的野蛮敌人,为星域诸神而战等等。

  罗宾清楚的看到贝勒尔脸上出现的那种昏昏欲睡的表情。罗宾觉得,如果将所有华丽的辞藻和多余的废话去掉,大祭司实际上只说了一句话:大家快点谈完,我们要开打了。

  这个下午就在谈判中度过了。很多人,包括罗宾在内,都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针锋相对的拉锯战,但是实际上却顺利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因为讨论一开始,贝勒尔都是对方提出一条就答应一条。

  最高指挥权?没关系。贝勒尔甘愿退让,而且公开表示艾修鲁法特伯爵年轻有为,深于兵法,自己很乐意将联军统帅的职务拱手送上。

  联军要被定义为在教会名义下的联军?没关系。贝勒尔表示完全赞同,因为这符合实际情况,实在没什么值得争论的。

  最重要的两个要求——原本认为是最困难和最难达到的要求却一提出来立刻得到了对方的同意,这反而让格鲁尼君臣面面相觑,一时回不过神来。

  不过讨论还要继续。双方谈判稍微继续一点,贝勒尔就立刻提出了自己要求。这方面他算得上狮子大开口,他首先就提出了抚恤和军饷的要求。因为这次作战是离开家乡远征,所以,哪怕是站在宗教的旗帜下,士兵阵亡的的抚恤费用、战争的损耗,以及长期战争的军饷补给也不应该由提比略承担。

  贝勒尔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声音很果断,态度很坚决。大有“你如果不答应我就立刻一拍两散”之势。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确实起了效果。格鲁尼君臣交换了一番意见之后,认为贝勒尔的条件并不算离谱——这应该说是对于交出最高指挥权的一种补偿。阵亡士兵的抚恤费用被定得很高,军饷也超过普通的雇佣兵——这样一来,格鲁尼人就不能轻易的将贝勒尔的部下拿去送死,也不能将战争无止境的维持下去。其实在这个方面,贝勒尔有这种担忧也是理所当然的。

  最后,考虑到混沌军团不会有太多值钱的战利品,贝勒尔认为在胜利之后,格鲁尼应该提供相应的奖金和补助。

  不过除了这个之外,原先提及的领土要求,贝勒尔就轻描淡写的表示放弃。他表示这一次来帮忙完全是出自国家之前的友爱亲善,此类象征性的领土要求,不要也罢。

  总之一句话,贝勒尔的条件概括起来就只有一个字:钱。其他什么统统无所谓。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