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两百四十三节履历

  “如果你要问理由,那么理由只有一个:提比略人不可靠!也只有拜伦那种低能的傻瓜才会信任他们。自我国建立以来,提比略人一直都对我国拥有领土野心。理由么,相信你也听说过,据说是当年加鲁纳斯占据了原本属于提比略的国土。哼!上一次贝勒尔来我国,表面上作为联军统帅,击败了入侵的混沌军团,但是实际上却帮忙让暗藏野心的拜伦登上了摄政大臣的宝座。若非马克雷米兹大王英灵庇佑,若非诸神垂顾,恐怕我国已经四分五裂,他们的奸计也就得逞了!”

  虽然说艾修鲁法特在私人角度其实很佩服敬重贝勒尔,但是听到艾林恩的这番评价,不知为何他也觉得理所当然。应该这么说,贝勒尔确实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将军——当然,作为将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绝不是一种贬低,而是一种赞美。

  “这一次两国联军,如果再让贝勒尔作为联军统帅,那么他大概就不会玩上次的把戏。这一次……他肯定会充分利用将军的权力,让我国的士兵作为炮灰!以此削弱我国的实力。而且他会有充足的权力和机会来实现这个目的。不管是女王陛下还是我,都一致认为风险实在太大……”

  ……

  因为要搜捕混沌信徒的行动进一步扩大的缘故,花街上的生意明显变得清淡了。在这种敏感关键的时刻,人们都会下意识的减少外出,以免受到不必要的注意。教会的人正满城抓人,所以寻欢作乐什么的,至少也要等到这一场风波过去之后再去。

  目前已经被查出至少有两个贵族和混沌信徒有牵扯,其他的仆人、平民之类的人就更多了。

  罗蒂雅坐在花街上一家酒店的大厅里。因为这几天生意实在不怎么样,所以现在酒馆里空空如也。她手中端着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一手拿着文件,用很无聊的表情翻看着。杯子里插着一根麦桔杆,此时已经被她吸得啵啵作响。

  这是一份很详尽却也很寻常的材料。和她的生意无关,而是关于贝勒尔的情报。

  因为是列国知名的人物,所以贝勒尔的生平资料什么的并不是很难到手的东西。实际上,正如很多人知道的,这种人的履历总是被收集得特别清晰明白。人们或许无法知道这些名人真实的想法,但是对于他们干过什么事情却是一清二楚的。这就好像战场上的将军,他们到底是基于什么动机来做出那些决策无人知晓,但是每个人都清楚这些决策所带来的后果。

  贝勒尔的人生履历从来也不是一个秘密。

  他是小贵族出身,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骑士。和大部分此类小贵族一样,贝勒尔的父亲为他选择了一条看上去比较合适的道路——去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后参军,依靠军功将家庭发扬光大。

  当然,这条路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却也不是好走的。先别说战场上必然有的那种种风险,单单是在军队里向上爬,甚至参军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高级的军官你不一定能当得上,而普通的士兵,你也不肯去当。

  贝勒尔就面对着这个尴尬的局面。虽然他在军事学院以相当优异的成绩毕业,但是却面临无法得到一个恰当军职的局面。最后,他不得不放弃加入正规军的打算,成为提比略一个边境领主的部下——众所周知,并不是每个领主都擅长战争,但是却很少有人才愿意投奔到一个领主手下当军官。

  贝勒尔是一个贵族出身(虽然只是一个最下等的骑士),在军事学院学习培训过的军官。凭此资格,他也许无法进入王国正规军成为高层,但是却立刻就被这位边境领主委任为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当然了,这位领主手下也并不是什么精锐部队,只是由民兵、轻骑兵、火枪手组成的典型的贵族私军,没有重装骑士,大炮也没几门,更别说魔法师了。数量也只不过千把号人马。

  如果命运按照正常的逻辑发展的话,贝勒尔大概就会以这种“乡下土豪的得力打手”身份度过一生了。但是正如一个边境领主会遭到的情况一样,这位领主和邻居发生了纠纷。

  此类纠纷,无非就是用谈判或者刀剑来解决。如果两个领主属于一个国家,那么通常会采用谈判的方式,如果不是,那么通常会采用战争的方式。这一次纠纷属于后一种——那位邻居是舍姆的领主。于是一场常见的边境武装冲突出现了。

  对于和这场战争无关的民众而言,这原本应该是一场乏味的连细节都无人知晓的战争。但是也许是某种试探,也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这场战争的情况很快变得超乎任何人的想象之外。舍姆的那位边境领主通过某种渠道,从图兰雇佣了将近三千名精锐骑兵。加上自己领地内的动员,凑齐了一万人马。对于这种程度的边境冲突而言,这已经是压倒性的大军了。而且由于图兰人的加盟,使得不仅在数量上,还在质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按照事后的分析,这很可能就是一个针对提比略的图谋,一个试探。

  那位领主——也就是贝勒尔的君主,做出了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做出的最佳选择。他给了贝勒尔指挥军队的全权,然后自己连夜带家人奔赴王城,向国王求援。于是贝勒尔就这样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真正的战争。

  对方整整一万人马,贝勒尔虽然经过动员,但兵力还不足对方的一半,素质上更不能比。于是他采用了极具创造性的战术。在战斗开始之前,他就努力的渲染了敌人的种种暴行,借着谣言的力量,成功的动员所有领内的居民带着粮食和牲畜逃到荒郊野外藏起来。然后他在军队里挑选了一小批忠诚而熟悉地形的人,在每一个适合抵抗的隘口和关卡进行抵抗。

  战争开始之后,敌人的大军立刻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井水被下毒,民众无影无踪,抵抗力量在每一个合适的位置进行骚扰和抵抗,却又滑溜得像鳝鱼一样,抓不住又逮不牢。夜里牛、马被扎穿肚子。白昼时不时能遇到一堆铁蒺藜或者陷坑。老天也不作美,大雨连续不停。侵略者们一路在泥泞中骂声不绝,恨不得抓住贝勒尔活剥了。

  经过艰苦的跋涉,敌人的大军终于抵达了贝勒尔据守的城堡之下。但是这里已经进行了最彻底的坚壁清野,没过几天,侵略军就开始啃死马肉了,而城里看起来兵多粮足,能够长期坚持下去。除此之外,由于下毒、恶劣的卫生条件,疫病也开始流行。表面上侵略者包围了贝勒尔据守的城市。实际上他们却却反过来被饥荒和疫病包围。

  最后,交战的双方终于在双方王室的“调停”下,缔结了合约。

  如果战争就到此结束,或许贝勒尔的表现也只能算“出色”。当时几乎没人想到贝勒尔还另外有图谋。

  贝勒尔在停战协议中提出,让对方沿着进军路线撤回——因为领地已经为战争付出了巨大代价,经不起再一次的蹂躏。只不过那位舍姆领主和他饿得半死的部队都不肯沿原路回去喝西北风。他们沿着另外一条路撤退,以便沿途收集补给。

  这一切早就在贝勒尔的预算之内。

  于是,以对方违反协议为由,贝勒尔率领着部队,在一处险峻峡谷对敌人进行了伏击。在措手不及之下遭遇敌人蓄谋的伏击,哪怕是一支精锐之师也是极难应付的,更别说是一支饥饿疲惫,纪律涣散的军队。这场战斗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大屠杀。舍姆的那位领主(他自己担任指挥官)当场阵亡,一万名侵略军,包括三千图兰雇佣兵全军覆没——因为没人会为雇佣兵支付赎金,于是贝勒尔下令将所有的雇佣军俘虏全部处死。

  接着,他迅速的率军反攻敌人,并且进行了烧杀劫掠,以弥补领地的经济损失。

  这场战争直接震动了三个国家。贝勒尔在战争中表现出了一个将军能达到了最佳素养。他占了所有的便宜,但是却都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舍姆和图兰默默的吞下苦果,放弃了挑衅提比略的尝试。而提比略国内对贝勒尔的表现大加褒奖,国王亲自为他加官进爵,让他从区区一个领主的家臣一跃成为王国高级将领,甚至还委任他作为防备铁爪山脉绿皮的军团指挥官——当然,以后的事实也充分说明了这个人事任命是多么的英明。

  这场战争对贝勒尔来说,是他将军生涯的起点。接下去他要面对更多的战争,和瑞恩的纠纷,面对格鲁尼的挑衅,消灭从铁爪山脉入侵的绿皮,作为雇佣军将领为国争取利益,平定国内的内乱,远征卡莱安,进攻西瓦尼亚,援助格鲁尼打败入侵的混沌军团……在这所有的战争中,他都有着杰出,乃至于完美的表现。

  不管这些战役是胜是败,但是至少没人可以质疑贝勒尔的能力。

  在这些情报的最下端,有着人们对于这位当代第一名将的评价,而且是恶意的那一种:狡如狐狸,猛若雄狮,狠如毒蛇。

  这个评价虽然恶毒,但是也能看出话语中蕴含的那种嫉妒。

  门口响起了脚步声,罗蒂雅抬起头,看到了从门外进来的贝勒尔。

  贝勒尔的打扮很简单,根本不像是一个贵族,更像是一个商会的职员。配上他那张毫无特色的大众脸,压根看不出类似名将风采之类的玩意。

  他已经看到了罗蒂雅一个人坐在最显眼的位置,但是却依然左右环顾,似乎在打量着四周。

  “放心,将军大人。”罗蒂雅将手中的文件折叠起来,随手朝着墙角的垃圾堆一丢。“这里真的只有我们两个,没有其他人……你在害怕什么?害怕边上跳出一个刺客来?”

  “这个我倒相信不会。”贝勒尔似乎很窘,不敢正眼去看罗蒂雅。“你刚才在看什么?”

  “关于某个人的小秘密。”罗蒂雅娇笑着回答道。“来,坐吧,我等你很久了。”

  “你确信我会来?”

  “当然。”

  “你真有自信。”

  “我有理由这么有信心,你看,事实不是证明了我的判断了吗?”

  (.)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