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一定要给我一个目标,我愿意称其为‘和平’。”马说道。

  “说什么胡话!”这一次小丫头没有开口,而是罗蒂雅喊了起来。“现在是你们入侵我们的国土,你居然胆敢说‘和平’?说什么和平的话,先将你们的军队撤离我们的土地!”

  “真的很抱歉。”马说道。“但是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内部也是分成不同派别的。我所在的派别,并不想要这场战争。虽然我和我的部下都在军队中,但我可以保证,我们都是被迫加入的。”

  “既然你不是主导者……那么你凭什么提出这个要求?”小丫头问道。

  “因为我相信我作为一个同盟者,对于女王陛下一定有很大的意义。”马微笑着,再次向女王行了一礼。

  “同盟?”小丫头重复了一次这个词。

  “陛下,我希望在这方面,我们拥有共同的立场。您需要将侵略者赶出您的国土,”马循循善诱的说道。“而我非常乐意在这方面予以配合。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同盟吗?而且您可以相信,在这方面我们的价值胜过十万雄兵。”

  小丫头看着马。她已经经历过很多背叛和谎言,所以早就不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的天真少女了。再说了,在她受到的教育中,她也清楚混沌邪神拥有什么样的信条——至少她可以相信,混沌信徒的顾忌之中,从来没有“谎言”这一条。

  “陛下,您可以相信我的诚意。我理解您的顾忌,而我也愿意接受您的考验。”马谦卑的低下头。“我想,比起我在这里滔滔不绝的做一番雄辩,事实更能证明一切。只要您有这个意向,接下去的细节我愿意接受您的调度。”

  “你想得到什么?”小丫头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

  “如果可以说的话,我希望能得到您的善意。”马说道。

  “这个话太空泛了。”小丫头回答道。“空泛的不像是一个条件。我相信你一定有具体点的方案,对不对?”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希望……我和我的部下在格鲁尼的行动,能得到您的默许和支持。”马说道。“当然,这绝不是我故意为难您。教会方面的情况我也很清楚——这方面的问题可以由我们自己解决。”

  “你想要在我的国家内传教?”罗蒂雅惊讶的问道。她还是第一次知道邪神信徒会用以刀剑和魔法之外的方式扩张势力。不过她也很快回过神来,这没什么值得吃惊了。要知道,根据教会的说法(以及实际经验)邪神也经常会“诱骗”一些凡人崇拜他们,而所谓的传教,也不过是“诱骗”的范围大一点罢了。

  “正是如此。”马说道。

  “作为代价,你会帮我们对付……入侵的大军?”

  “能为女王陛下效劳是我的荣幸。”马再次欠了欠身。

  这番谈话就这样突然沉默了下来。许久,双方都没有再开口。马是在耐心的等待,而小丫头和罗蒂雅却是在脑海里盘算着利害得失。

  “当然,我明白提出这样的要求比较唐突。”马非常礼貌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陛下,您不必仓猝的做出选择。您知道,一个匆忙之中做出的选择经常是错的,会让您和我都错过一个对彼此而言都很有意义的机会。请把这个花瓶放在这里,我希望隔几天能再一次用这种方式拜访您。”

  他的眼睛瞟了一眼边上的拉莉亚,后者始终保持着警惕。凭借混沌巫师的感知能力,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个女护卫正拥抱着魔法之风。

  剑和魔法的双重修习者吗?可是看起来却那么年轻……但是这种和魔法之风融合的方式,并不像是教会培训出来的魔法师,反而更像是混沌巫师?

  马抱着这个最后的疑惑,深深的向小丫头行了一礼。接着他的幻影消失掉了。

  混沌巫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刚才那种深入冥想的状态回到现实中来。此时远方的城墙上再次丢出了一批沥青桶,照亮了黑暗的天空,也引起了下方伤员的一片惨叫声。

  火光中,战场上的黑烟滚滚,那是燃烧的沥青桶造成的现象。在这个年代,燃烧的沥青已经成为守城战中必不可少的的一种武器了。而且也是很有效的武器。

  一个传令兵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他硬是挤开了马外围的护卫,一直来到这位混沌巫师领主的面前。

  “血牙领主下令,让你立刻用魔法支援!”传令兵毫不客气的说道。“敌人的抵抗很顽强,没有魔法的帮助,我军进展甚微!”

  “你回报血牙领主,我已经尽力了。”马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和我的部下都在竭尽全力的施法,但是对方的干扰太强了。我实在没办法。”

  传令兵盯着马。此时此刻,马身边站着大概二十多个混沌巫师。接着照明的火把光芒,他看出这些巫师都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这是使用魔法透支体力的现象。看起来这个奸奇的巫师并没有说谎。

  “继续。”传令兵说道。越是混沌的信徒越不会相信奸奇的巫师们。如同很多人知道的,奸奇的部下个个都是玩弄阴谋诡计的权术高手。就像一句话说的,没人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被他们给卖掉,这绝不是一句夸张的话。

  “如你所愿。”马微微一笑。他转头面向其他的部下,“大家听着,像刚才那样,决不可松懈!”

  奸奇的巫师领主闭上眼睛,陷入刚才的那种物我两忘的施法状态。魔法之**淌着,他编织出了一个强大的魔法——或者说他在努力编织一个强大的魔法。被引导出的魔法之风如此强大,以至于并不擅长魔法的传令兵也能感受得到。看得出来,所有的奸奇巫师都在配合马。不过,虽然包括马在内的所有的奸奇巫师都在努力施法,但是战场上并没有出现任何魔法的迹象。

  难道真的是城中敌人在努力干扰的缘故?

  “第二个。”马嘴角浮现一丝微笑,用别人无法听见的声音轻轻的说出这三个字。

  ……

  鹰隼城的码头区严格意义上不能算城内。

  实际上,之所以“码头区”会被认为是一个城区,完全是因为鹰隼城本身的不规则形状造成的错觉。就地图上来看,实际上上城市的“包围”住了码头区。如果有外敌沿着城墙包围整个城市的话,码头区无疑是在城墙的保护圈范围外。

  从码头区出发,沿着伦青河河岸走,是一片长着茂密芦苇和树林的土地。这片土地虽然临近城市,但是完全不属于人类的生活区域。这是因为这片地在枯水期虽然裸露在外,但丰水期却时不时会成为河道的一部分。因为这个缘故,它完全不能耕种,更不能建筑,所以才能保持原貌一直至今。

  艾修鲁法特就在这个树林里停下脚步。如果他没弄错的话,那么这里就是神秘人邀请他来见面的地方。

  四周黑灯瞎火的,但艾修鲁法特拥有超越人类的黑暗视觉,这使得他很轻易的辨别自己的位置和方向。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黑暗中并没有什么人潜伏,只有远处的一点火光说明有人正在接近。

  黑灯瞎火的荒郊野外,这是用来形容这个地方的最好词语了。很明显这个过来的人不会是什么“偶然路过的行人”,而应该就是这个神秘的主人了。原本这个神秘人应该在这里等着艾修鲁法特,但是他估算错了艾修鲁法特的行动速度,所以情况变成了艾修鲁法特在这里等他。

  艾修鲁法特站定脚步,看着远方的那点火光。随着距离的接近,他已经能看出火光实际上是一个火把。有人举着火把朝着这边过来。

  火把越来越近,挡在彼此之间的灌木、杂草和矮树慢慢的减少。艾修鲁法特已经能够看到对方是谁了。实际上,尽管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这个神秘人还是让他略微的吃了一惊。

  举着火把过来的是一个年纪大概只有十岁上下的男孩子。

  这不是一个侏儒,因为侏儒和男孩的相同之处只是在体型上而已。从对方光滑幼嫩的肌肤,满是稚气的脸庞,还有其他种种的细节,这确实是一个十岁的男孩。

  男孩也借着火把的光看到了艾修鲁法特。他朝着艾修鲁法特走过来,最终在距离他五六步的位置停了下来。两人四目相对,一言不发。

  “你……”男孩最终还是开口了。“就是艾修鲁法特?”

  “是我。”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他能从男孩眼中看到了厌恶、憎恨、轻蔑、鄙视以及诸如此类的负面感情。

  男孩的目光下移,看到艾修鲁法特手中的凋零之剑。在刚才等待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就把剑召唤出了以备万一。虽说拿着剑对一个小男孩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但是谁又知道呢?

  “你在害怕?”男孩说道。“像你这样邪恶卑劣,心狠手辣的人,也会害怕吗?哦,当然,你会害怕的。当一个人犯下深重的罪恶的时候,他心中总是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你是谁。”艾修鲁法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平静的如此问道

  “我是谁?我叫布伦。”男孩回答道。“不知道你是不是记得我的名字?”

  艾修鲁法特没有回答,他的沉默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如果你不记得我的名字的话,那至少你记得我父亲的名字……还有我祖父的名字。我的父亲是拜尔海姆。我的祖父是拜伦,曾经的福诺罗斯公爵和摄政大臣。”

  “我没兴趣一个一个的记着手下败将的名字。”艾修鲁法特冷冷的回答道。“不过我承认你的举动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你找我来干什么?”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