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他人?”

  “嗯,有可能,但是可能性很低。(更新最快最稳定)”玛丽姨妈说道。“更大的可能性是去见小女王。”

  “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见?不是说……”

  “最简单的一条理由,就是贝勒尔将军很可能明天会抵达鹰隼城。”玛丽姨妈说道。“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会召开这么一个拖延到晚上的会议……因为今天必须得出结论。”她撇了撇嘴。“所以雪莉才会今天在那个临时王宫里过夜。你瞧,你脑子里想的都是魔法研究,对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一点都不关心。”

  被姨妈这么一说,星刻的脸明显变红了。

  “贝勒尔将军不是一个拖沓的人。所谓‘兵贵神速’,他恐怕没太多的闲暇用来闲聊。有理由相信,贝勒尔前脚抵达鹰隼城,后脚就会举行正式措施,双方要会对联军的各项事宜做出部署,达成共识。换句话说,如果明天双方见面磋商,那么艾修鲁法特必须在场。这就是他为什么今天会出现在鹰隼城的原因。”

  “那他……这个离开……他对我们说谎了?”星刻鼓起勇气问道。

  “不算说谎。因为贝勒尔将军也只是‘可能’抵达,也有可能不抵达。”玛丽姨妈平静的指出。“在一起这么久了,你难道连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清楚?他是那种希望自己在外面把所有的麻烦都解决掉,而让妻子什么也感觉不到的人。所以哪怕是说谎,这也是为你好的说谎,是为了你而说的谎,所以我才这样。”玛丽姨妈叹了口气。“不遗余力的帮你搞定这个麻烦……这样的丈夫可是很难找的。”

  这个话题似乎到此结束了,因为两个人都发现不知道下面应该说什么。过了很长时间,星刻终于有些支支吾吾的问道。

  “姨妈……艾修鲁法特……会……选择我们吗?”

  “胜算很大,但不是百分之更新最快最稳定)”玛丽姨妈平静的说道。“你要知道,虽然我不觉得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会有什么吸引力,但是王权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无法抵御的**。如果艾修鲁法特舍弃你们……嗯,我不该这么说,但是如果我是一个和此事无关的人,我也觉得他做出了一个正确的抉择。不过,”她突然微笑起来。借着烛光,能够看到老妇人的笑很温和。

  “你放心好了,我可以相信,艾修鲁法特选择了你们。”

  “啊,他……他和您说过了?”

  “没有。”玛丽姨妈用手轻轻的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女人的直觉而已。”

  ……

  小丫头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半跪的男人。

  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增高了不少,艾修鲁法特半跪下来之后,两个人的身高基本上就保持齐平了。

  不止是身高而已。这一两年来的生活已经在她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他们两人在鹰隼城街头第一次意外见面的时候,小丫头怎么看都还只是一个未谙世事的贵族小丫头而已,但是现在,她身上已经自然而然的洗去几分稚气,添加了几分威仪。

  但是这一刻,她愣在那里,如一具木偶一样。面前的男人依然在正面看着她,依然保持着微笑——从他担任她的护卫开始,这个笑容就经常保持在他脸上。最初让她觉得很假,后来却不知不觉让她觉得很喜欢。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看不清楚这份微笑,他的脸不知何时变得如此陌生,就连鼻梁上那道伤疤都不再熟悉。他的脸都开始变得模糊,而她完全没察觉到泪水已经填满了眼眶。

  小丫头的手中捧着一个五彩的漂亮帽子——那并不是什么珍品,而是鹰隼城街头裁缝店随处可见的普通货色。不过她在乎的并不是这件礼物本身,而在于它的赠送人是谁。可是她真的没有想到过,在送上生日礼物之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只能双手捧着礼物发呆。

  “……就是这样,陛下!”面前的男人轻声细语的说道。

  “可是……”她用尽自己全部的勇气和力量才能说出那句话。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但是从来不曾想到过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句话来。“我……我……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艾修鲁法特用手轻轻的拂去小丫头额头上的发丝。“如果说我这个人全无任何权势的野心,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娶了你就有资格问鼎这个国家的王座……所以各国王族适龄的成员纷纷云集鹰隼城。我不相信这完全是因为你的魅力,虽然你确实很可爱。权力是有魔力的,会让任何人沉迷。仅仅是有一点可能,就足以吸引他们来到这里做一次胜算寥寥的挑战了。”

  “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我知道。”艾修鲁法特说道。他的手伸开,而对方完全没有反抗,就这样被他抱在怀里。两个人的脸贴着脸,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畔响起。“如果我做出这种选择的话,人类世界中至高无上的权力就等于放在我的脚边,任凭我随时捡起。可是……”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温柔。“还记得那个夜晚吗?我们逃出鹰隼城,来到一座林中小屋生火避雨。”

  小丫头机械的点了点头。

  “你……继承了这血统和这王座。那是你的祖先用难以置信的智慧、勇气和力量……还有无数人的牺牲才换取来的神圣之物。这是你与生俱来的骄傲,但是也是绑缚着你的枷锁。对于你来说,那是高于一切的责任,甚至比你自己的生命……比你自己的一切都更加重要。所以那个时候你宁可死也不愿屈服和退让。”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说着。“对我来说,也有比我自己生命更高的责任。那就是我的荣誉和承诺……我相信你一定能理解。”

  “我……”

  “我对她们许下了婚姻的承诺,而她们也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不离不弃。”艾修鲁法特回答道。“所以,我只能说一句,是我们相见恨晚……我希望我们的关系永远保持在现在这种状态。既然您已经出了足以买下我的价格,那么让我用我的剑为您服务。”

  艾修鲁法特松开手臂。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又已经恢复最初的状态——彼此相隔五步左右,艾修鲁法特单膝跪地。

  不能哭!不能哭!一定不能哭!小丫头拼命的在自己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但是眼泪却一点也不受控制。她视线模糊,甚至没有发现艾修鲁法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女王陛下!”在她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听见了身后一个清晰、响亮而且充满怒意的声音。

  ……

  罗宾带着说不出的满足躺在软**之上。

  人人都说军旅生活相对艰苦,这绝不是空穴来风或者是单方面的现象。别的不说,不是每个人都能习惯在凹凸不平的硬地面上睡觉的,特别是像罗宾这样出身贵族之家,自幼习惯了享受奢华生活的人。实际上,罗宾自我感觉已经是那种很简朴的人了,但是每次在路边临时宿营之后,第二天起来都会必然的感到后背咯的疼。

  但是他又不能说想要特别的照顾。因为贝勒尔,他的将军和导师,是从来不携带任何特殊的装备的。贝勒尔总是和普通士兵一样,躺在硬地上,靠着一条毯子睡觉。有时候他会把自己披风折叠起来,做成一个软枕头,有时候直接弄块石头或者土块当枕头。既然头发花白的贝勒尔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罗宾当然只能效法。

  “罗宾,睡不着吗?”贝勒尔的声音突然响起。

  “没有,将军大人,”罗宾立刻回答道。他立刻察觉不对头。贝勒尔为什么对他这么说话?说句实话,他们此时在**上还不到半分钟,就算再累,也不太可能睡着的。

  “嗯,明天就可以进入鹰隼城了。”贝勒尔用一种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口吻说道。“说句实话,好多年没来了呢。”

  “啊,将军大人,怎么……好像有什么危险吗?”

  “危险?不,危险是没有危险,但是进入一个陌生的城市,总是让人有点忐忑。”

  罗宾一时无语。贝勒尔的话很奇怪。自从和贝勒尔在一起之后,罗比陪着他的将军大人去过很多地方,好像贝勒尔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

  “可是将军,你不是说过你来过这里吗?怎么能说‘陌生’呢?”

  “情况不一样,罗宾。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某些东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范围。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你知道我们国家派出去的……秘密特使吗?”

  这个词的意思就是间谍。罗宾现在跟在贝勒尔身边,见识也已经开阔了很多,所以知道这种事情表面上不太名誉,实际上却是国与国之间必不可少的的事情。每个国家都会向其他国家派出间谍打探消息的,王城更是重点中的重点。这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最近几个月,我们派往鹰隼城的特使已经一口气换了三批。”贝勒尔说道。“都是在用魔法通讯传递出第一批消息后……立刻宣告失踪。没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换句话说,现在鹰隼城里的具体情况,我们没有第一手情报。”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