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修鲁法特沉默了下来,半天没有说话。

  也许是觉得一直点着蜡烛不太好——因为这样外面的人可以通过窗户看到里面的灯火,所以罗蒂雅吹灭了蜡烛。

  “你一直在尝试改变那个小丫头。”良久,罗蒂雅首先开口。

  “嗯,那是我的承诺。”艾修鲁法特回答。他现在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罗蒂雅虽然是他介绍过去的,但是现在罗蒂雅的立场已经和小丫头站在一起了,而且是很坚定的站在一起了。难道是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所以产生特殊的感情了?亦或者是女人和女人永远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什么样的承诺?让她学习怎么当一个女王?”

  “猜得很对。”

  “哼,就知道你是这样的男人。别扭到了极点!”罗蒂雅哼了一声。“明明是自己想要把那个小丫头教育成那个样子,但是真的变成了那个样子,你却又感到不爽了。”

  “人总是矛盾的。再说,如果她成了一个真正的女王,那么我不正好功成身退吗?”

  “幸好你不用矛盾了。那个小丫头完全没有改变,她依然如我第一次见到的一样天真。”罗蒂雅叹了口气。“恐怕她永远都没办法成为你希望她成为的样子。”她在黑暗中幽幽的说道。

  罗蒂雅也许觉得四下里很黑,她此时此刻的表情动作不会被任何人看到,但是艾修鲁法特却拥有在任何黑暗中看见一根针的能力。所以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面前女人的表情。或许此时此刻,在黑暗中的表情才真正表达了这个女人的内心。

  “你刚才的‘功成身退’是什么意思?你想走了?”

  “这么说不合适……”

  “哼,别瞒我。别看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但是我的感觉可是很敏锐的。(更新最快最稳定)你不是一个普通人。”

  “哦,那我是个什么人?”

  “要我说的话,是那种……冒险者。”罗蒂雅说道。“对,冒险者。但是不是那种为了发财和选择这个行当的人,而是因为你天性就是如此。你想要通过冒险得到刺激和满足。”她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比喻其实不是很恰当,但是却又一时之间说不出哪里不太恰当。“某种意义上,你和胳膊的阿金是同一种人,只是方向不同而已。”

  “呵呵……”艾修鲁法特只是笑了两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能不能看在朋友的份上,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是指哪方面干什么?”

  “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的那两个老婆,还有那位姨妈,最近已经成为了鹰隼城内最活跃的人物了。”罗蒂雅突然换了个话题。“我说的是贵族交际圈范围内。”

  “这个很正常。”艾修鲁法特想起了玛丽姨妈。他曾经隐隐约约的听说了一些玛丽姨妈过去的事情,而且也知道这位玛丽姨妈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打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圈,对于那位老妇人来说压根不成什么问题。

  “她很会造势。”罗蒂雅说道。“她已经将你的婚姻状况……传播出去了。而城里的人,至少在表面上接受了她的灌输的概念。她努力的营造了一个氛围,给你套上了一层枷锁。”

  说话之间,罗蒂雅摇了摇头。“虽然是很聪明的做法,不过,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是太天真了。不,太蠢了。”

  很难形容罗蒂雅此时的表情,她的口中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别看那个老太婆的年纪将近是我的三倍,但是论到理解男人,她恐怕远远比不上我。”

  艾修鲁法特想起之前的那些关于玛丽姨妈的传言。(更新最快最稳定)据说这位玛丽姨妈年轻时候也是个****。不过在这方面,罗蒂雅也曾经是个娼妇。某种意义上,两人的经历有点类似。事实上,就艾修鲁法特的个人感觉来看,这两个女人都给人一种看破世事的感觉。但是罗蒂雅给他的这种感觉要比玛丽姨妈强烈上很多。

  “她大概以为这样一来,如果你想放弃这份婚约就会遭到公众的指责吧。”罗蒂雅说道。“虽然只是一层小小的枷锁,但是有总比没有好。那个老太婆大概就是这样想的。真是愚蠢的想法——难怪她年轻时候要换那么多次男人。”

  她的口吻里充满了对玛丽姨妈的极度轻蔑。不需要其他,单单是这几句话,艾修鲁法特就确定她见过玛丽姨妈了。当然了,罗蒂雅自身肯定和玛丽姨妈没什么交集,所以正确的答案就应该是小丫头在罗蒂雅的陪伴下已经见过玛丽姨妈了。而且看起来,罗蒂雅和小丫头似乎在那一次见面中吃了一点亏,至少也是原定计划没有得逞。

  “这一次针对我的舆论没有波及到她们吗?”

  “我们艾林恩首相做了一番表态。”罗蒂雅说道“艾林恩”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可是充满了反感。“那个老头也许欠下了你家里那个老太婆什么人情,所以居然在这件事情上公开发表了看法。靠着他的表态,所以那个老太婆和你的几个未婚妻在鹰隼城里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就连那个雪莉也依然继续担任着临时的财政大臣。很多觊觎那个职位的人都碍于艾林恩首相的影响,不得不耐心等待。”

  “原来玛丽姨妈……还有这一手?”

  “不过,不管你想干什么,你都要小心那个老太婆。她是个撒谎的高手。”

  “喂,只要我认同这份婚约,她可就是我的长辈。而且我那两个未婚妻也是她的继承人,换句话说,我也就是她的继承人,她骗我干什么?能捞得到什么好处”艾修鲁法特觉得有点奇怪。玛丽姨妈是在他丧失记忆,一无所有的时候依然承认和收留他的人,艾修鲁法特确定她不会对自己不利。

  “男人的眼睛从来不会看到身边的危险。”罗蒂雅轻声的说道,随后她抬高声音。“反正那个老太婆很会骗人,完全是那种看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货色。只要记得她说什么话都别相信就对了。”

  “有什么证据?”艾修鲁法特越来越奇怪了。在他的印象里,罗蒂雅没有理由对玛丽姨妈抱有如此强烈的敌意。

  “女人的直觉。”罗蒂雅的声音夹杂着三分愤怒。“不相信就算了!”

  “好吧好吧。”艾修鲁法特主动宣布在这个话题上认输。“总之,你这次来找我,总不至于单纯的来和我谈心吧。到底想要干什么!”

  “让你想办法藏起来!”罗蒂雅说道。“鹰隼城的舆论对你不利,但是那也得等你回来才能爆发出来。你隐姓埋名,化个妆什么的拖过这几天就行。等到贝勒尔将军抵达鹰隼城的时候,你再冒出来。让我们的女王陛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好让你顺顺当当的成为联军统帅。到时候木已成舟,就算舆论对你再不利,他们也得等你打完仗回来再说。也多亏你那位玛丽姨妈,至少在贵族圈子内你也有一定的支持者,熬过这一关应该不难。”

  “至于战争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丫头对你很有信心。”罗蒂雅说道。“不过贝勒尔将军虽然是当代第一名将,但是他也有多次担任副将的经验。我特别提醒一下,贝勒尔将军担任副将的时候,可也好几次吃了败战,但是每一次都是因为主将不听贝勒尔将军的意见,每一次时候贝勒尔将军的战略都被证明是正确的。你只要多听听他的意见,那肯定有对没错。”

  “她这是在冒险。”艾修鲁法特下了一个评语。

  “为了心爱的男人而冒的险。”罗蒂雅毫不客气的反驳。

  “那只是……”

  “那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的狂想?!”艾修鲁法特话未说完,罗蒂雅就接了过去。“得了吧,不要自欺欺人了。像我这种女人,别的本事也许没有,但是要说这方面,可是对我的眼力有着百分百的自信的。首先,她不会永远都是十二岁,她已经十三岁了,后天就是她十三岁的生日。知道十三岁意味着什么吗?十三岁结婚确实还早了那么一点,但是再过一年,她就十四岁了,女孩在十四岁的年纪结婚的,在贵族之间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至于十五岁……那就是一个公认的合法结婚年龄了,任何人都没办法挑剔。”

  “至于狂想,”罗蒂雅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干哪行的。我的见过的男人和女人,比你多一百倍甚至更多。你觉得我会分不清楚什么是一时的激情,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吗?也许有些傻瓜看不出两者的区别,但是对我而言,两者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鉴别方法,那就是时间。浮夸的狂想是维持不了几天的,可是你仔细考虑一下,我们的那位小女王……对你保持了多久的热情?你可以说这份感情很青涩,你可以说这份感情不太理智,可是你不能否认这份感情本身!”

  “为什么我觉得……当初推荐你去指导她是个错误了。”艾修鲁法特忍不住苦笑着说道。

  “我倒觉得这是你做过最正确的事情之一。”罗蒂雅哼了一声。“没有我在后面帮着那个小丫头出谋划策,你以为你可以自由的做这么多布置吗?”

  “那么能否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支持哪个小丫头?这件事情对你有好处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一定要说的话,”罗蒂雅沉默了半响之后终于说话了。“我只能回答你,越是我这种人,越是知道这种感情的可贵。”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