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林恩冷哼完之后,绕开这几个挡路的家伙,直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留下那几个人面面相觑。确实这事有点不太靠谱,屠城什么的……除非是陷入绝望,亦或者是那种殃及无辜的攻城战术(比方说火攻、水淹之类),否则内战之中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大概因为这个常识,所以他们一小会之后选择了离开。

  首相的桌子上已经堆了一叠文件。其中主要是北方战线的物资保障工作。拉法以臣子的身份向小女王谢罪求援,这虽然避免了内部分裂,但是也给鹰隼城的财力、物力带来了新的压力。虽然国库一时之间还能应付,但是坐吃山空肯定不行。艾林恩正在绞尽脑汁的处理这个问题。当然了,除了这方面之外,还有其他的一大堆零碎杂事。这也就是所谓的“一分权力一分责任”了。首相是宫廷一个非常关键的官职。女王不在,所有的重要决议——假如有重要决议的话——都由艾林恩做出。他的权力甚至包括代替女王召开御前会议。不过这一点,为了避嫌,艾林恩还是尽量小心的不用。

  他让自己脑子保持清明,然后一口气处理了一大堆烦琐乏味的琐事。在桌头的文件终于减少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之后,艾林恩将后脑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做了一次小小的休憩。

  “……艾修鲁法特将军在福诺罗斯城……下令杀掉全城的居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个人的话再一次在艾林恩心头响起。

  “该死的……要怎么……对付这种情况……”他轻声的自言自语。首相确实是最有权力的位置,但是同样也是所有的麻烦的集中点。“那个艾修鲁法特……实在太胆大妄为了!”

  他的手伸进办公室的抽屉里。这里放的都是一些机密的,哪怕是亲信随从和打扫卫生的女仆都不能看的情报。艾林恩从最上面拿起一份文件,那是一封密信。

  “那个家伙……还是做了啊!这不是在风尖浪头上么!”

  密信上的内容艾林恩早就看过了。(更新最快最稳定)但是现在却又忍不住再看了一次。

  在政治之中,一个人如果想要屹立不倒,那么除了能够妥善的处理本职工作之外,还有一个关键本事,就是眼光。换一句通俗易懂的话说,就是站队。或许有人会愚蠢的以为一切事情(比如说派系斗争什么的)保持中立就行了,但是真正的政治家是绝不会信从这种教条的。要知道有的时候确实允许中立,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非友即敌。中立只会造成你自己的孤立,并最终被人围攻而失败。

  艾林恩或许被认为是一个保守、稳重的人,甚至是一个顽固派。但是他绝不是一个傻瓜。他虽然蔑视那些平民,但是却也知道平民中也有一些不可忽视的,狡猾、狠毒、凶暴之类的品质。

  这件事情一定会引起深远的影响。舆论会达到哪一个层次呢?贵族之中的看法……平民之中的看法……国际上的看法……教会那边的态度……还有最重要的,女王会采用什么态度呢?按照时间来算,小女王肯定不会忽略艾修鲁法特之前的功绩……但是舆论却十有**会追究到底……这是一个机会,亦或者是宫廷内一次洗牌的开端?还有此时局面确实不妙,北方的战争还在继续,眼下战局虽然暂时平稳,但是也只是暂时而已。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下面会怎么发展……

  “大人,”仆人的声音暂时打断了首相的思路,“玛丽安伯爵夫人求见。”

  “……”

  看着首相半天没反应,随从小心翼翼的再问了一次。“大人,您要见她吗?”

  玛丽安伯爵夫人啊……那个老太婆可不好惹。当然,在地位和权势上,艾林恩可以无视对方,但麻烦的是,玛丽安伯爵夫人是那种非常会利用自身各种条件的女人,特别是她很擅长利用自己的女性和**身份。因为按照一种男人的天性和默认的道德准则,大家都很难去追究一个**的小小失礼问题。

  过去她被一种心照不宣的方式赶出鹰隼城,但是现在这个老太婆居然又回来了。(更新最快最稳定)好吧,她选了个好时候,那个时候,拜伦被赶出去还不是很久,小女王的宫廷刚刚搭建,一切过去的势力都被清洗一空。当时掌权的要么是无关人士,要么是老太婆这一边的(比如说艾修鲁法特),自然不会做这种结怨却不讨好的事情——也许连这件事情前因后果都不知道。所以那个老太婆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回来了。

  不止是回到鹰隼城这么简单。玛丽安伯爵夫人很快就重新进入了鹰隼城的贵族社交圈,开始正式的拓展自己的影响力。虽然她现在早就青春不再,但是她却总有办法得到不同家庭的会客室的欢迎。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暂代着财务大臣职务的雪莉,以及她的未婚侄女婿艾修鲁法特。

  “不见……你回去告诉她,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艾林恩沉吟再三,最终决定还是不见对方。因为这段时间他实在太忙,没办法分出精力和时间来应付女人的阴谋算计。除此之外,此时窗外已经光线昏暗——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已经接近天黑了。在这个时候来拜访别人,特别是想要在办公室里见一国的首相,实在也不太合情理。

  ……

  月色清冷。

  艾修鲁法特走下酒馆的楼梯。此时时间已经很晚,其他人都已经休息,只剩下那群赌徒还在大堂里热闹的继续赌博。和晚餐时间相比,此时赌徒的数量似乎多了几个。将两张桌子围得水泄不通。

  当然,对于酒馆老板来说,这正是求之不得。赌徒们一边大呼小叫着,一边不停的喝酒。

  不,实际上除了这群赌兴正浓的赌徒之外,在大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孤单的身影。身影显得瘦削,披着斗篷,兜帽戴在头上,面孔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中,但是下巴周围清楚的环绕着白色的短胡子。从这一点来看,这个人颇有点年纪了。

  艾修鲁法特很确信之前他没见过这个人,换句话说,这个人是后来才到的。

  有很多证据足以证明这个判断。这个人正在细嚼慢咽的吃着饭,具体点说,正在吃一份洋葱和羊肉。虽然他吃饭的速度从容不迫,但是很明显,他餐盘里的食物实在太完整了一点。这足以说明他刚开始用餐不久。

  艾修鲁法特从酒馆的门走了出去,来到大街上。前面已经说过,此时天色已晚,小镇上十分安静,只有偶然的一声犬吠或者鸟鸣响起。月光洒在石子路面上,将整条街道染成一种令人心冷的银辉。

  四周太安静,所以艾修鲁法特不需要花费什么特别的注意力,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脚步沉稳而不急促,不像是那些正赌得热闹的赌徒……

  “艾修鲁法特。”身后响起一个他没有预料到的声音。艾修鲁法特回过头,看着刚才那个食客已经跟在他身后走出了酒馆。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所以不需要对方落下兜帽,他就认出了对方是谁。

  “斯卡德拉大主管?”艾修鲁法特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我。”斯卡德拉摘下兜帽,露出自己一头的银发。

  “您应该……在陪着女王才对。”艾修鲁法特估计了一下行程。斯卡德拉应该是先陪小女王返回鹰隼城,然后才过来找自己的。可是他来见自己干什么呢?还有,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返回路线呢?

  这……应该算是一次私下的会面吧?可是又为了什么呢?

  “鹰隼城里实在没什么事情。”斯卡德拉微微的笑了一下。前面已经说过,斯卡德拉是一个严肃的人,所以他的“微笑”的概念和常人不同。若非对他很熟悉的人,是无法察觉这个微笑的。不过哪怕艾修鲁法特对他很熟悉,也看不出这个微笑所代表的意义。

  “也亏了拜伦,现在我几乎没什么活要干了。”斯卡德拉说道。“女王陛下没有回到王宫的打算,至于那个临时宫殿……好吧,那里的人也实在有限。几乎不需要我关心什么事情了。我担任宫廷大主管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无所事事的感觉。”

  虽然这些话挺有趣,但是艾修鲁法特很清楚,斯卡德拉这么特地找上门来,绝对不是和他讨论宫廷工作的清闲的。

  “那么,我可否冒昧的问一句,”面对这个曾经的上司,艾修鲁法特还是尽量斟酌词句,免得显得失礼。“斯卡德拉大人,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还是这真的只是命运安排的一次偶遇?”

  “实际上你的行程并不难猜。”斯卡德拉回答道。“虽然这一边看起来稍微远了一点,但是这里的渡口却是可以随到随走的,不比那边被军事接管了。我猜你会尽量隐瞒身份,以隐秘的返回鹰隼城,所以我猜对了。更凑巧的是,这家小镇上居然只有一家酒馆……所以就更方便了。就算我现在没有遇到你,明天的时候我也一定能打听到你的去向。不过,”他点了点头。“今夜这样的相遇,正是我想要的。应该说天公作美,比我预想的还好。因为似乎有了一个让我们难得的独处机会。对我们而言,这种机会是不多的。有时候表面上似乎是独处,但是却防不了隔墙有耳。”

  “您是想找我谈谈?您找我……不是您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吧?有些事情……”艾修鲁法特问道。

  “正好相反。你可能听说过,王室的婚姻……确实是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的。”斯卡德拉说道。他的话是如此的直接明了,以至于不会让人有误会的可能。

  “我们不要在这里影响别人的兴趣。”艾修鲁法特的眼睛看了一眼酒馆里面的灯光,还有从门缝里传出来的吆喝声。“今夜的夜色很可爱,我打算出去走走。斯卡德拉大人,您愿意和我一起吗?”

  “十分乐意。”斯卡德拉说道。

  两人并肩偕行,沿着街道一路向前。街道两侧的房子都已经进入黑暗,听不到任何异类的声音。但是两个人依然默不作声的向前,一直来到街道尽头,小镇之外。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