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唔……死了?”

  在空中悬浮飞行的魔盘上,奸奇的巫师领主用一种自言自语的声音说道。表面上来看,他只是一个混沌巫师,但是实际上他却远非如此。马文是一个接受神恩者或者说神眷者——混沌诸神的眷顾可是众多信徒一生的追求。这就好像一条光芒四射的大道就在他脚下铺开,他什么都不必想,只要沿着路走过去就行了。

  马文自己也知道,这一次如果能完成神交代的任务,那么他将获得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奖赏。这甚至可能就是一个升魔的机会——让凡人永生不朽的宝贵赠礼。一想到这样美好的前途,他甚至连脊梁都会颤抖。

  当然,眼下他距离这丰厚的终极奖赏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是由于奸奇的眷顾,他现在可以毫不费力的召唤岩石与大地吐放出扭曲致命的喷发。只要他愿意,他的头上就可以盘旋着变幻之鹰的火焰之翼,让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哪怕是血牙领主都要为之羡慕。

  不过,奸奇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神。马文也不是一个为了虚荣而不顾一切的白痴(比如那些崇拜色孽的傻瓜们),否则他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位。他想要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悄悄的在背后控制一切,像一个棋手一样,将棋子们挪到合适的位置发挥作用。

  恐虐的那帮疯子把这一次的战争看成一次普通的侵袭——就和所有的过去那些无聊的进攻一个样子,是一场杀戮、掠夺和洗劫的盛宴。除了血和杀人之外,他们压根就没想过更多的事情。色孽的那帮傻瓜将这次战争看成是一次有趣的冒险,他们想要的是一次次精彩的战斗来刺激自己,当然还有玩弄俘虏的机会。纳垢那群令人作呕的家伙虽然也把这一次战争看成一次荣耀瘟疫之父的机会,但是他们只是想要通过战争研究出一种有效的使用疫病的方法。只有马文知道,这一次战争的意义远比预想的要大。

  对于混沌诸神而言,这是一片全新的领土,好比一处美妙的牧场,上面满是洁白的羔羊。其他三个神都因为其他杂事而分散了注意力,只有奸奇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从荒原上那数不清的纷争中离开,将注意力转移到这片新的牧场之中,开辟一块没有其他邪神染指的,全新的领地……等到其他的邪神醒悟过来的时候,奸奇的信徒已经掌握了牢不可破的优势。这甚至能够让四个邪神之间的平衡立刻打破……只要马文能够操作好这一切的话。

  巧妙的借用其他邪神的力量,但是最大的果实却必须要由奸奇来摘取。这就是奸奇,或者说就是马文的计划。

  “主人?”魔盘下方,奸奇的战士们察觉到了巫师领主的动静。

  “没事,我们继续走。”马文用意念控制魔盘降低飞行高度,好让自己混入步行的战士中间。飞得高高的确实好,视野开阔而且有一种居高临下睥睨万物的快感,但是这也意味着你会成为潜伏者的第一个目标。战场已经接近了,天晓得会有什么样的麻烦。子弹、弓弩、魔法都会第一时间瞄准太爱炫耀的奸奇巫师的。

  前方已经能够听见枪炮的声音了。恐虐那帮疯子应该还在攻打城市……以马文的看法,正面攻击那些用坚固石墙保护着的城堡实在是很愚蠢的做法,但是恐虐的疯子就喜欢干这种蠢事。

  一名斥候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马文阁下,”他说错话了,用“阁下”来称呼一位巫师领主是不合适的,正确的做法是称“主人”或者是“大人”。只有那些同级别的混沌领主之间,才能互相尊称一声阁下。但是马文点了点头,把这个小错误轻轻放过。眼下他必须低调,低调,再低调,不能给任何人看穿他真实目的的机会。

  如果这一次的任务失败——马文不敢去想象奸奇将会有什么样的怒火。

  “血牙领主命令你立刻率领部队加入攻城部队的序列。”斥候说道。

  马文再一次点了点头。他的部队数量不多,与其说是一支部队,不如说是一种点缀。至少在表面上如此。血牙领主是看不上他的部队的。他们真正需要的是魔法支援……在加入战场之前,马文就已经知道攻城战打得很辛苦。(更新最快最稳定)大炮火枪之类倒还罢了,魔法方面居然也被这些软弱的南方人压制住了。

  虽然据说恐虐极其歧视魔法师,认为魔法师过于软弱,但是这并不妨碍血牙领主找到马文帮忙。毕竟,这一次混沌联军的统帅——表面上的统帅——是血牙领主。一个将军给部下下达命令可是天经地义的。

  “去,”他给一个部下下令。“把我们这边所有的巫师都找过来!我在战场那边等着他们!记住,是所有的!”

  部下领命而且,马文带着手下继续前进。不久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战场的边缘,也就是说,大炮的射程之外。战斗此时正到了一个短暂的空隙,新的一波攻势正在酝酿,但是城墙边上还有上一波攻势的残余。一群纳垢的战士攻上了城墙,但是现在却因为缺乏后援而被敌人紧紧围困。要不是忌惮那些纳垢那些瘟疫和**的手段,或许他们早就被斩尽杀绝了。当然,现在这个结果也只是被稍微延迟了一点。

  凭借战场上的态势、残留尸骨、各种战斗痕迹。马文很快就得到了这座城堡为何还没有被攻陷的理由。第一是城堡本身确实很坚固,第二就是攻城方的配合实在太差了。毕竟这是由四大邪神的信徒混合而成的部队,他们当中很多依然彼此仇视,认为对方是争权夺利的对手和争得神灵青睐道路上的绊脚石,更适合去死然后烂掉而不是作为合作伙伴。就算他们此时此刻为了进攻南方人的国度而暂时团结在了一起,同意暂时的将他们的世仇放在一边,他们之间的配合也实在太过于无序了。

  城墙上,孤立无援的纳垢武士们迎来了最后的末日。雨点般的子弹将他们一一击倒。虽然纳垢的赐福给予了他们超人的坚韧,但是子弹最终还是用数量战胜了生命力。几个包裹盔甲的身体被子弹的冲击力硬生生的打下了城头,摔到了坚固的地面上。

  纳垢信徒的身体爆裂开来,绿色的液体四溅,像是绽开了一朵绿色的小花。这种场面总是让马文感觉到赏心悦目。

  一小会之后,马文的部下集合到了他的身边。一共九位巫师——每个巫师都站在魔盘之上——和十二位学徒。和南方人的那种学习、考试什么麻烦手段不同,奸奇的追随者中,魔法师的学习、选拔和提升是很简单的。这一切由奸奇亲自选择。得到魔盘的就肯定是一个合格的混沌巫师,能够穿上法师袍的肯定就是一个有潜力的魔法学徒。绝不会出现什么滥竽充数或者考题泄露之类的问题。

  马文的目光在部下们的身上扫过,所有的部下都垂首而立,臣服在他的权势和力量之下。或许他们心中升腾着干掉马文取而代之的野心,但是除非马文自身失去神眷,否则他们绝不会动手。

  此时一个传令兵带来了血牙领主的命令。要求马文先用魔法进行攻击,然后在发起攻势的时候,用魔法来掩护攻击的主力部队。

  “抱歉,我还在后方努力的调集部队和魔法师。”马文和颜悦色的告诉那位传令兵。“现在我们只有这么一点战力,是无法同时完成这两件任务的。要么由我们先用魔法进攻攻击,要么发动攻势的时候由我们使用魔法掩护……两个任务只能完成一个。”

  血牙领主要怪的话,就怪自己为什么沉不住气这么早发动进攻吧。要知道,这次进攻比原定时间提前了半年多,马文说自己准备不足,兵力尚未集结,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至于他为什么集结兵力这么慢吞吞……哎,他可是按照计划来,早来有什么用?恐虐的疯子们这么早完成集结和马文又没关系。

  一小会之后,血牙领主的新命令来了,马文和他的巫师部队要为进攻部队提供魔法掩护,同时压制敌人的魔法****。

  ……

  城头的大炮开始轰鸣。可怕的炮弹携带着血肉之躯无法抵挡的力量在人群中跳动着,造成可怕的杀伤。哪怕是混沌的重甲在炮弹面前也如纸糊的一样。一发炮弹在攻击的人群中轰过,杀死了至少二十名混沌武士。

  但是在这一股攻击的浪潮面前,炮弹又显得微不足道。在人群中犁出的血迹马上就被后方人流给补上,看起来整个攻击队列丝毫也没有任何损伤。

  攻击部队迅速的接近了城墙。此时此刻,有两座攻城塔和十来架梯子已经靠在了城墙之上。南方人的守军虽然极力想要摧毁这些攻城机械,但是这些东西全部受到魔法的加持,急切之间却是无法破坏。此时此刻,攻城塔上被浇上了油,看起来火光熊熊,但是烧的却是油料本身,攻城塔毫发未损。

  混沌部队接近了。城头响起了一阵整齐的枪声,浓烈的硝烟沿着城墙升腾。但是看上去什么也阻挡不了混沌的攻势。恐虐的战士们一马当先,贴近城墙,并开始沿着梯子和攻城塔向上攀登。和上一次攻击不同,这一次城中的魔法师似乎哑巴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个魔法被释放出来。只有真正精通魔法之人,才能感觉到魔法之风中的纠缠和混乱——交战双方的魔法师都在竭尽全力的反制对方的魔法,结果导致一个魔法也不能被正确的释放。

  如果有人站在马文这边,一定会发现一件奇事。因为所有的奸奇巫师们看起来都很轻松,而马文甚至没有任何施展魔法的迹象,而是在微笑着看着远方的城头的战斗。恐虐的疯子们已经沿着燃烧的攻城塔冲上了城头。凭借被高度锐化后的视觉,马文看到了战斗的详情。

  刀剑和箭矢在飞舞,生命在瞬间被收割,喷涌而出的无尽鲜血映射出众神的微笑。城头上,特别是攻城塔所在的那个位置,已经再一次被死亡所填满。钢铁的战歌与垂死者的哀号交织响起。就算对血腥并不特别喜好的马文也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

  恐虐的狂战士们在这种战斗中表现出了他们的价值。他们毫无畏惧迎接围攻。狂战士们的脸上带着如恶魔般的狂笑,以毫不介意自身安危的方式发动猛攻,一些守卫者甚至被这些疯子们活活咬死。最终,城头的抵抗被粉碎了,越来越多的混沌战士冲上了城头……

  “不要让我失望呀……”城下安全的位置,奸奇的使者,巫师领主马文,用充满恶意的笑容轻声的自言自语道。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