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军大人。”罗宾有些吃惊。贝勒尔因为是“卧病在家”,所以基本上都是罗宾将各种消息文件送过来。但是罗宾从不在贝勒尔之前去看这些密信的内容。就算是看,也是那些不加密封,摆明了不保密的文件。

  “够狠!真够狠!”贝勒尔喃喃的说道。他没有听见罗宾的话,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这种情况下,罗宾也只能呆在一边,静静等候着。

  那封信被贝勒尔攥在手里,却是用握剑的力量来捏的。整个信纸都被捏成了一团。

  贝勒尔保持这种姿态过了很长时间。就罗宾的感觉来说,差不多是半个小时甚至更长一点,贝勒尔终于恢复了正常。他的手也松开了,转而将信放到了桌子上。

  “将军大人,您刚才是……”罗宾不敢说贝勒尔这样满脸铁青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而是换了一个角度。“什么叫做‘够狠’?”

  “格鲁尼人够狠。”贝勒尔说道。“或者是那位小女王够狠!”

  “什么意思?”

  “还记得那个艾修鲁法特吗?就是按你说的,很可能是血色公爵的那一个。”

  “当然记得……他怎么了?”罗宾早就知道小女王离开福诺罗斯城之后,是由这个艾修鲁法特将军来担任指挥官的。可惜,教会拒绝参与这场内战,否则的话罗宾一定会想办法把这个秘密送到教会那边去。在罗宾的观念里,人类的事情还轮不到吸血鬼这样的异类来插上一手。

  “原本我以为,”贝勒尔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平常,但是罗宾却感觉到将军大人有一种故作轻松的意味。“他有三成可能是血色公爵伪装的。现在这个可能性已经降低到一成了。”

  “他做了什么?”罗宾有些迷惑。

  “他以‘收容叛逆’为罪名,”贝勒尔回答。“杀光了福诺罗斯城的居民……好吧,其实也不算杀光,还是有几百号幸运儿活下来的。”

  “屠……屠城?”

  “说的没错哦。”贝勒尔回答。“就是屠城!和当年荒野贤者加鲁纳斯干的差不多。这种记载,书上可是多得很……但是放在当代,那就有点意思了。”

  “可是……可是……那是内战吧?屠城?”罗宾的惊讶并不是因为他切身体会到这个词语的可怕,而是因为一种不敢置信。

  其实中央七国范围内,内战就算不是家常便饭,至少也不算罕见。别的不说,之前瑞恩就陷入了一场大规模的分裂和内乱之中(这也有贝勒尔背后操纵的功劳)。但是内战中,奸淫掳掠是有的,民族仇杀是有的,军纪败坏导致兵过如篦也是有的,但是要说对平民进行大规模屠杀……这就不常见了。

  这也是一种很正常的思路,因为内战中,大规模屠杀压根没有任何意义,相反显得很愚蠢。特别是格鲁尼这样,国内并没有相对独立民族的国家。

  “没错,虽然说间谍也会搞错某些关键的事情……但是这种情报总不至于搞错吧?”贝勒尔坐了下来,他似乎在思考着某个计划,但是最终还是发出了一声代表放弃的叹息。

  “够狠,够果决!罗宾,你知道吗……过去我一直觉得什么‘血统论’什么的比较荒谬,就算偶然有几个例外也动摇不了我的这个判断。但是现在看起来,这种理论还是很正确的,只是应用范围的问题罢了。”

  “将军大人……”罗宾还在震惊,还在思考,一时之间脑子转不过弯来。

  “对!没错!是适用范围的问题。血统论并不是适合每一个血统……”贝勒尔的思路却似乎完全转到一个和眼下情况不相干的事情上去了。

  “将军大人!你说格鲁尼的小女王……不,应该是那个艾修鲁法特,下令屠城了?”

  “没错,干得相当彻底。”贝勒尔朝着之前那封信指了指,示意罗宾自己去看。不过这一次罗宾却不敢去看。

  “这应该是很愚蠢的暴行吧!”罗宾喊了起来。“这种情况下……不正是我国扩张……不,是伐罪吊民的最好理由吗?”

  “没用的!”贝勒尔说道。“那位小女王的手段玩得很高明。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她就回到鹰隼城去了,将攻打福诺罗斯城的全权委托给了那位艾修鲁法特将军。所以这样一来,她就和这件事情完全撇清了关系。如果由我国要以这个借口发动战争……那位小女王只用把艾修鲁法特伯爵往大牢轻轻松松的一丢,一切借口就立刻烟消云散。然后我们能干什么?”

  “啊……”罗宾愣住了。

  “那位艾修鲁法特……按照官方的说法,之前是一个乡绅贵族。所谓的‘乡绅贵族’只是一种客气的称呼,本质上也就是一个平民。他是因为在政变中忠勇护卫女王有功,而被册封为贵族的。这样的人非常光棍,就算犯下这样屠城的恶行也没关系——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新册封的贵族,一个暴发户。这就好比一个劣等生,就算他考试考了一个不及格,他的老师也不会感到愤怒。相反一个优等生考试不及格肯定会让老师大发雷霆。你懂我的意思吗?”

  “将军大人,您的意思是……不管艾修鲁法特犯下什么样的罪行,都无损女王的英名形象?如果我国以此理由作为入侵的借口,那么这个借口是完全不成立的?”

  “至少影响不是很大。所以……这不仅不是一个愚蠢的暴行,还是一件精心编织的阴谋。”贝勒尔说道。“这件阴谋最大的难处是找一个……像艾修鲁法特这样的家伙。这是一个‘死士’的位置,干下这活的人要有被君主抛弃的觉悟。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艾修鲁法特很可能不是血色公爵了吧。”

  “如果是血色公爵的话,他就不会去做这种傻事……这等同于自杀。”罗宾已经完全明白了。不知道是贝勒尔的话很有说服力,还是因为他自己也对“艾修鲁法特就是吸血鬼”这件事情感觉到不太对劲。

  “没错。这件事情……有九成九,是那位小女王的授意。是她精心布置的计划。有利益的只有小女王本人。”

  “但是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将军大人,这可是内战,而她是女王。杀掉自己的臣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值得玩弄什么阴谋吗?有什么利益可言吗?”

  “罗宾……我一直教你什么来着……哦,对了,我一直教你多思考,多开动脑筋。一定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千万不要让表面的现象遮蔽你的思路,特别是……不能让思维局限于某个牛角尖里。比方说我教你的,胜利不一定就是胜利,失败不一定就是失败。整体和局部,眼前和未来,表面和细节,真实和错觉,要把握分析这些东西才行。这件事情上也一样。”

  “将军大人……你是说,屠杀并不一定就是屠杀?”罗宾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贝勒尔难得的露出了笑意。他现在露出的笑容才是真正的那种笑容,这说明他已经从之前那种恶劣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了。对于人类来说,让过去发生的,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不再影响自己的情绪,可以说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品质或者能力。“屠杀就是屠杀,这是事实,但是……内战,不一定是内战。”

  “内战,不一定是内战?”

  “嗯,小女王之前击败了拜伦的野战部队,她做的事情就很正常——和任何一场争夺王权的内战一样。她下令处决了很少的几个人,但是宽恕了剩下的,还把俘虏编进自己的军队。没错,这确实是内战的做法,但是福诺罗斯城的情况却不一样。福诺罗斯城……罗宾,你自己也去看过,你觉得那座城市的人民,爱戴拜伦吗?”

  “这个……拜伦很得民心。”

  “没错,不管这个民心是收买得来的,积善得来的,公正得来的……总之,这座城市的人民爱戴拜伦要超过小女王。不,应该这么说,福诺罗斯城的人,只认得拜伦,而不会去在意小女王。拜伦的家族历代的统治是很有效的,拜伦自己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道理,所以福诺罗斯城,表面上是国内,是格鲁尼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实际上却是尊奉另外一位君主的……敌国!”

  “啊……”罗宾终于明白了贝勒尔的意思。

  “将军大人,”罗宾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么说,这件事情实际上是一个精心设计的……”

  “一个精心设计的阴谋。”贝勒尔回答。“我原本以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虽然不是最好的机会,但是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但是没料到……”

  “不错的机会?”罗宾感到有些奇怪。福诺罗斯城被突然攻破,拜伦自杀的消息两天前就知道了。不过那个时候贝勒尔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罗宾,你知道一件事情……扩张领土,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战场上取胜,而在于……守住那片土地。你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说服人民服从我们的统治,阻止其他国家对我国有过多的提防。如果得到的是一片动荡不安的土地,人民充满了敌意,小规模的暴乱和起义不断,再加上其他国家的敌视和警惕……这样的土地对我们而言有什么价值呢?这就会从利益变成负担,甚至会引发一个敌对的同盟。以我国目前的实力,是绝无可能在多条战线上和强敌对抗的。到时候有可能变成灭国的导火索也说不定。就像我告诉过你,实力足够的时候,实力就是外交,实力不足的时候,外交就是实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始终不能插手的理由。”

  “但是福诺罗斯城……不是这种类型的?”

  “对!”贝勒尔回答。“因为拜伦之死的缘故,那里的人应该很憎恨小女王……这是一个过得去的借口……当然,现在已经没用了。”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