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修鲁法特轻轻的叹了口气。“知道真相并不一定比较幸福。”

  “即使如此,我也希望知道真相。”

  “你就不能把一切当成我的一次任性吗?这样的话,你心中背负的东西就会少上很多。”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为什么不能把我看成一个真正的女王呢?”

  “因为一个真正的女王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啊。”艾修鲁法特说道。“你应该懂得,任由我放手施为,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再以女王的身份出来评判对错,论功论罚……这才是正确的选择。这才是王道的真意啊。”他再次叹了口气。“不过,也只有这样做的你,才像是真正的你。”

  “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是我过去孤陋寡闻吧,我最近……其实是这两天,才刚刚知道了一件事情。关于邪神的事情。按照别人口中的流言……哪怕是按照教会的典籍中的说法,这是四个能够施展奇迹的存在,或许用‘神迹’一词比较合适。”

  “当然了。”小丫头有些意外。

  “虽然站在客观角度,这四个混沌邪神都是疯子,他们推广的教义、理论等等诸如此类的玩意原本压根不可能得到正常人类的拥护。或者可以这么说,信奉那种教义,和送死差不多。那些教条是完全不在乎信徒死活的。这一点和星域诸神,和其他一些信仰……别的不说,哪怕是那些绿皮兽人的神,搞哥和毛哥,都比这四个邪神要靠谱一些。但是这么不正常的神,偏偏能够得到的大批的信徒追随,能够组织起大军,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国造成巨大的威胁……背后的答案也只有一个。”

  “呃……”

  “那些神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的教义虽然是荒诞不经,但是他们的力量是实实在在的。他们能够给予信徒任何东西……虽然我觉得这个‘任何东西’值得商榷,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可以施展那些被我们称为‘神迹’的力量,而且是随心所欲的施展。(更新最快最稳定)”

  艾修鲁法特轻轻的吐出这句话。

  “但是……但是……星域诸神……也能使用神迹啊。”小丫头说道。

  “是的,好像很多神都能够施展奇迹。拥有者超凡力量的神圣骑士,曾经永生不死的大主教……这些都是诸神施展的奇迹。斯提吉亚的自然之神也有很多的奇迹,比如说那些突然恢复青春的圣杯骑士……诸如此类的东西还有很多。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信徒来说,神只是一种心灵的寄托。神会关注你,但是它不会随随便便就将他的力量展现在你的面前。”

  “可是教会不是有很多……仪式吗?”

  “那些是魔法,不是神迹。是借助魔法之风的力量而实现的。这方面……至少在中央七国的范围内,教会已经完全控制了魔法的学习、发展和使用。他们能够用魔法冒充神迹来影响民众……但是不管怎么说,邪神有一个最大的不同,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说话的语气有点骇人,使得小丫头一时之间感到身体发僵。

  “那就是他们会……给予任何一个信徒回应。”艾修鲁法特似乎是轻描淡写的说道。“用他们的神迹,给了凡人一个一步步向上,而且真实可见的阶梯,直到通向不朽。”

  “可是这……”小丫头毕竟也是经过正统的教育的,她当然知道邪神给予信徒的最终奖励是什么。虽然那事还属于传说。假如真的有个凡人信徒从混沌邪神那里得到了如此终极的奖励,至少他目前还不为人知。

  “你可能没有搞懂背后的意义。你知道吗,人类社会,我们四周的一切,其‘提升’都是不可预知的。举例来说,你是个商会职员,每个职员都希望成为商会的会长或者副会长,这是一个逐步提升的过程。但是你的提升却是完全不可预知的。虽然你可能很聪明,很诚实,很努力,但是,你却不能知道你做了多少才能得到提升。这个提升完全是一种随机的……不可预测的过程。你辛辛苦苦多年一无所获,然后另外一个同伴,可能只是倒杯水或者露个面之类的小事情就被上头看上,然后被提升。商会职员只是一个比喻,还有更多的。比如说一个剑手,整天锻炼剑术,想要得到更强的力量。但是他可能锻炼经年却发现自己和过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就是这个意思,人类世界里,各种各样的提升,除了极少数事情能够得到稳定而可以预期的回报之外,大部分还需要依靠一种叫做‘幸运’的东西才能得到。更别说有很多人缺乏耐心,根本等不了太长时间了。”

  “而邪神就给了凡人一个机会。那些‘机缘’‘幸运’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在邪神提供的晋升渠道中,一切都是明明白白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个个的交易。别人告诉我,只要我一直赢下去,一直以神的名义取得胜利,那么任何东西……都可以得到。这对于人来说……特别是那些缺乏良好出身,缺乏天赋条件的人来说,是无法抗拒的****。”

  “这说明了什么?”小丫头依然还不懂。

  “这说明了……邪神的力量和****远比我们预想的要强大。还记得我之前曾经在鹰隼城决斗杀掉的一个家伙么?那个家伙事后被证明是血神的信徒……教会那边虽然事后掘地三尺的追查,却也挖不出什么新的东西。最后以‘个例’的结论草草收场。但是这件事情……联系上白堡的沦陷,先王的战败……拜伦的胡作非为,还有福诺罗斯城这里发生的……等等诸多事情……”

  “到底要说明什么?”

  “这一次恐怕格鲁尼有倾覆之祸!”艾修鲁法特回答道。

  “倾覆……你的意思是……”

  “没错,灭亡。”艾修鲁法特换上一个更通俗的说法。

  “为……为什么?”

  “如果按我的估计来的话,一切都是邪神的计谋。”艾修鲁法特回答道。“无法形容的计谋。他们是神——其实不管他们是什么玩意,总之他们拥有远远超过人类的能力。我们恐怕掉进一个设置好的陷阱里面了。这种蓄谋已久,突然发动的阴谋是极难对抗的……”

  “可是……邪神已经入侵我们国家上百年了。如果把之前的算上,时间更长。”小丫头回答道。“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危险啊。”

  她说的是事实。早在格鲁尼的开国君主马克雷米兹大王之前的年代里,野蛮人入侵就是一种惯例了。这也是为什么加鲁纳斯会修建白堡的缘故。虽然自那以后,野蛮人的入侵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强势,但是除了上一次之外,每一次都被挡在了白堡城下。这些都是不容置辩的历史事实。

  “是的。邪神一共有四个,其中纳垢和奸奇彼此敌对,色孽和恐虐互相仇视。但是现在……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们已经暂时达成了一致了。也许使点小手段互相绊一脚的情况还存在,但是整体上却是已经组成了一体。一切东西……或许连拜伦的叛变,本身也是整个计谋中的一部分。”

  “我们打败拜伦……也是?”

  “也许不是,但是肯定是预案中一种可能性。我们输了,那么有我们输了的对策,我们赢了,那么就有我们赢了的对策。”艾修鲁法特说道。

  “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真希望如此。但是既然他们是超越人类之上的存在……是堪被称为‘神’的东西,那么任何高估都不是一种错误。在福诺罗斯城这里,已经有人因势诱导,设置好了一个陷阱。如果一切按照正常的途径走,那么这里……会变成我们失败的源头,至少也是之一。”

  “你做出这种……估计的理由是什么?”

  “第一,拜伦不是自杀的,第二,拜伦的两个孙子突然找不到了。”艾修鲁法特回答。“当然还有第三点,在拜伦的城堡里找到了……一个祭祀邪神的祭坛。好吧,这一个其实只能作为辅助。”

  “不是自杀?”小丫头睁大了眼睛。“你不是说……”

  “表面上看起来是饮弹自尽,但是实际上却不是自杀。手枪子弹从他的嘴巴里打进去,从后脑贯出。朝着敌人开枪的时候,子弹的后座力会由人的胳膊和肩膀承受。但是自杀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枪是反过来捏的,所以子弹的冲击力完全由手本身来承受。吞枪自杀的时候,握枪的动作实际上有点别扭,子弹的后座力会把他的手弹开,换句话说,他的手应该是摊开的,至少也是无法握枪握得很紧。但是拜伦的手握枪握得很紧……手指还扣在扳机上。我只能推测,有人在他试图自杀的时候,帮了他一把。”

  “是谁呢?”

  “他是把自己关在议事厅里自杀的。和他在一起的只有一个仆人……一个原本在这场战争中毫无价值,连存在感都不会被人察觉的仆人。可是一个仆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仆人杀死主人的事情并不罕见,但是那种毫无好处就杀掉主人的事情……就比较蠢了。确实,一个人绝望之际可能做出蠢事来。但是那个时候却还不是最后的时刻。而且他这么做了之后,居然不告诉任何人,将事实隐瞒起来。他的目的是什么呢?肯定不是单纯的为了杀死拜伦!”

  “然后就是第二个事情。拜伦的两个孙子不见了……确实,他们只是两个小孩,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威胁。”艾修鲁法特说道。“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起冲出鹰隼城的情况吗?那两个孩子就和当时的你一样。他们暂时无害,但是那只是表面。只要到了合适的位置,他们就会发挥很强大的作用,强大到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这两个直接明显的证据……加上其他的一些细节……特别是北方前线传来的各个消息,让我感觉到,一切似乎都是一个大局的一部分。”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