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预料之中的攻坚最终并没有发生。

  半夜的时候,城中最后的守军选择了投降,这是因为拜伦已经饮弹自尽,再抵抗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拜伦的尸骸被送到了艾修鲁法特面前。因为艾修鲁法特见过拜伦很多次,所以他能够认出这确实是拜伦的尸体。拜伦是用手枪自杀的,尸体依然握着手枪。子弹是从拜伦的嘴巴打了进去,从在后脑上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和脑浆给他身上的战袍染上了一层红白的色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拜伦的脸还保持得完整。

  能够看出,尸体的姿势僵硬,就算死了很长时间依然保持着死时候的姿势。这说明他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处于极度紧张中度过的。除此之外,能够清晰的从拜伦的面容中看到恐惧和惊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

  对于拜伦而言,这或许是一个意外的结局吧。

  艾修鲁法特凝视着拜伦的尸体好几分钟,终于抬起头。“拜伦在这里,其他的呢?”他看向那位送来尸骸的使者。

  送来拜伦尸体的一共有三个人,两个是拜伦手下的军官,剩下一个是拜伦的仆人。之所以会是这个仆人来,据说是因为他陪同这位前摄政大臣度过了最后一段时间。换句话说,是他看着拜伦自杀的。

  “拜伦只有两个儿子,长子拜尔海姆……已经……至于次子早在鹰隼城……”那位军官轻声的回答。“虽然说还有几个私生子……”

  “我对私生子不感兴趣。”艾修鲁法特说道。私生子并不是法定的继承人,没有任何继承权,哪怕连继承姓氏的权力都没有。“我知道拜伦的儿子都死了,但是拜尔海姆已经结婚了……我记得他有两个个儿子。那些孩子在哪里?”

  这句话的意义不言自明,那就是斩尽杀绝的意思。

  “我们不知道……”那位拜伦的部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说出这句话来。

  “不知道?”艾修鲁法特看了看拜伦的尸体,“看来是要由我来找上一找咯?”他看着对面的三个人,那两个军官都因为恐惧和愤怒低下头,但是那个拜伦的仆人却开了口。

  “伯爵大人,拜伦公……拜伦并没有将他的孙子带进中心城堡里。”他开口道。他的镇定有些让人意外,不过既然拜伦既然会在临终的时候选择和他一起,这或许说明他多少是有点过人之处的。

  “没有带进城堡?”

  “是的,兵荒马乱之际,撤退回中心城堡的只有拜伦自己。他的孙子……似乎在之前的混乱中失散了。”那位仆人看着艾修鲁法特。“也许他早就为自己孙子准备好了退路。”

  “什么样的退路?”艾修鲁法特追问。

  “这个……您恐怕要问拜伦本人。”那位仆人微笑着回答道。“不过恐怕太迟了。”

  “把这个人抓起来,”艾修鲁法特对着身边的士兵下令。“准备火刑具。”

  “等等……”那位仆人终于变了脸色,或者说看起来像是变了脸色。“伯爵大人,刚才我忘记了,之前我听说……拜伦似乎和邪神有联系。也许这件事情和邪神信徒有什么关联。”

  “邪神信徒?”

  “他们……会一些古怪邪恶的巫术。”仆人解释。“如果说用什么魔法,将两个孩子弄到某个地方藏起来,那也不是稀奇事。”

  “邪神信徒……”艾修鲁法特再一次重复了一次这个词,不过他倒是没有再提及火刑具的事情了。“有什么证据吗?”

  “这个……说到证据,这个真的是没有。”那位仆人回答道。(更新最快最稳定)“邪教徒都会竭尽全力的保护自己的秘密,怎么可能轻易泄露给别人呢?不过,伯爵大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曾经意外的看到拜伦公爵独自从花园边上一个地窖出来。按理说,公爵是不会去地窖的。”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两个军官都是流露出了极度的愤怒和不满。但是迫于形势,他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你叫什么名字?以前是干什么的?”艾修鲁法特突然问道。

  “啊,在下名叫詹姆,是拜伦的贴身跟班……”说这句话的时候,詹姆侧目看了那两个军官一眼,然后吐出后面两个字。“之一。”

  “拜伦的地窖?带我去看看。”艾修鲁法特说道。

  “如您所愿。”詹姆微笑着行了一礼。

  福诺罗斯城的中心城堡此时早已经打开了大门。里里外外的要害位置都已经换上了王军的士兵。艾修鲁法特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就来到了那个地窖的入口处。

  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地窖,外面是厚实的橡木门。凡是贵族府邸,总是有几个这样的地窖,用来存放酒、冰块、或者腌肉之类的东西。

  橡木门上挂着铁锁。当然,此时此刻,一把锁压根阻挡不住什么。几分钟后,两三名士兵就用撬棍解决掉了这个锁,橡木门打开了。

  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异样的气息从地窖里面冲了出来。那像是尘封多年的古墓突然被打开时候的那种气味,古朴、陈旧,仿佛已经离世千年。

  詹姆举着火把,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第一个带头向里面走去,艾修鲁法特则和几个卫兵跟在后头。

  这个地窖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只是走下台阶就能将整个地窖的一切尽收眼底。

  如果说在进来之前,大家还对詹姆的话有点将信将疑,现在这份怀疑也已经消逝了。每个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地窖四周刻画着亵渎的符号和图案,在地窖的中央,有一个看上去就充满邪气的黑曜石祭坛。

  有人轻声的祈祷,有人低声的诅咒早已经死去的拜伦。尽管拜伦的罪名已经被坐实,再无翻身的可能,但是这个新发现能够让他直接遗臭万年。别的不说,星域诸神的教会会在第一时间跳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但是詹姆却注意到艾修鲁法特并不是如此。他不但没有因为这个邪恶的祭坛感到震惊或恐慌,相反,他在目不转睛的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那些符号。不,与其说是观察,不如说他在解读。

  传说中,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不但是一个战技高超的勇士,而且还是一个魔法师。看起来这个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啊。这些符号、文字和图案,普通人是看不懂的,但是如果是魔法师的话,或许能够从中看出一些倪端。詹姆的嘴角不知不觉中浮现一丝笑意。也许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伯爵大人……”一个卫兵用力吞了口口水。“我们应该找个教会的祭司过来,把这个鬼地方彻底的净化一下。”

  依稀能够闻到这里有血腥味,说明这里曾经举行过血祭。这个血祭的规模应该不是很大,但是依然让人情不自禁的感觉到脊背发寒。没人知道这个邪恶祭坛里蕴含着什么样的诅咒。

  “嗯。”艾修鲁法特随口的回答了一声。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拐角位置的一个图案。那是一个很复杂的图案,是多个符号混合而成的东西。

  “我们……先出去……怎么样?”卫兵提议。

  “你们先出去,把那个魔法师找来。”艾修鲁法特说道。“我也学过一点魔法,我再仔细找找,也许这里有什么隐藏的线索。”

  卫兵们犹豫了一下,但是他们确实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下去了。再说这是一个封闭的地窖,除了这个祭坛之外并无其他的危险。如果这个祭坛有危险,那么也不是几个卫兵能够解决的。于是他们选择遵命。

  艾修鲁法特继续注视那个符号,良久,他才挪开目光。这个时候,整个地窖里只剩下他和那个叫做詹姆的向导了。

  “你好像很熟悉这个?”艾修鲁法特突然问道。

  “伯爵阁下。”詹姆微笑了一下。“您别看我沦落到这个地步,但是当年,我也曾在教会的魔法学院里进修过呢。虽然最后没有成为魔法师,但是对于这些魔法知识……比如说邪神之类,也有一定了解呢。我进来这里就发现了,这里只是一个无害的祭坛而已。它不会伤害人,更谈不上什么诅咒了。”

  “没错,这只是一个……进行魔法联系的玩意。”艾修鲁法特说道。他的目光停留在作为祭坛中心的那块黑曜石上面。这块黑曜石上面,有一个符号。

  “这是什么?”

  “邪神的徽记。”詹姆微笑着回答,他的眼睛始终在看着艾修鲁法特。“如果我没认错,这是四大邪神之一的奸奇的徽记。传说这个奸奇是邪神之中拥有最多知识和力量的一个。如果一个魔法师选择信仰奸奇,那么他可以从奸奇那里得到他梦寐以求的无限的魔法知识……教会那边的说法,奸奇用知识诱使凡人**。”

  “哦?”艾修鲁法特扬了扬眉头,看向詹姆。

  “当然这只是传说罢了,我也是不相信的。知识哪有权势重要?”詹姆话锋一转。“但是和野蛮人的战斗中,奸奇的巫师始终让教会的祭司们很头疼,这个倒是实话。”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