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军大人!”罗宾瞪大了眼睛。(更新最快最稳定)“您是说……拒绝拜伦公爵的要求?”

  “是的,就这样回复我们的国王陛下好了。”贝勒尔将手中的笔放下,然后看了看自己写好的信。“把这封信交给陛下,这里就是我的意见。”

  因为偷窥别人写信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所以罗宾此时站在一个较远的位置。

  “您真的没有弄错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的,这是一个好机会。”贝勒尔一边将信折叠好,一边随口回答。“但是还不是最好的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们的拜伦公爵,还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和一个还有底气本钱的强者谈判,哪里能和输得要赌命的赌徒交易来的爽快?”贝勒尔漫不经心的回答道。“那位艾修鲁法特伯爵无疑打算坚持用围困战术……这样意味着拜伦还有三个月。他这种人,不见棺材不落泪,现在他肯定会讨价还价的。”

  “罗宾,”贝勒尔将信封好。“我们要的是国土、财富甚至军队,而不是那位长着反骨的拜伦公爵。假如我们出兵,也是为了我国的利益而战,而不是为了拜伦的生死存亡而战。老实说,他死了我一点也不会心疼。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将军大人,你的这封信里……”

  “哦,写着一些我给国王陛下的建议。既不能直接回绝,也不能立刻答应。而是应该提出我们的要求,做好讨价还价的准备。放心,这些花招,我们的外交大臣再熟悉不过。他可以帮国王拟好谈判的稿子的。”

  “等到拜伦弄得穷途末路,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就会什么事情都答应下来……就这么简单。”贝勒尔将信交给罗宾。“把它送给我们的陛下,别让他久等。”

  在后者接过信的时候,贝勒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罗宾,好像……很久没有鹰隼城的信送过来了?”

  除了来自王宫的邸报之外,贝勒尔还会时不时收到一些信,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鹰隼城送来的。话说回来,确实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收到此类信件了。

  “啊……确实如此。”贝勒尔一说,罗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嗯,还真的是……棘手的事情呢。”贝勒尔突然问。“我们常驻鹰隼城的外交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吧?”

  “将军大人,没有。”罗宾很清楚这个“外交官”绝非字面意思。

  “嗯,这么说,消息来源中断了?是被秘密处理掉了?尸首大概被直接丢进河里喂鱼了……”贝勒尔用手托住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倒是真的没料到,他们的眼线会变得……如此厉害。真有趣……一个十二岁的女王能做到这种事情吗?亦或者……这件事情远比预想的复杂得多?有趣!”

  罗宾很清楚贝勒尔已经陷入沉思之中,他虽然是在说话,但是并不是说给罗宾听的,更谈不上听取罗宾的意见。所以他就悄然的从门中退了出去。

  这趟路途其实很快。不需要太多的时间,罗宾就完成了送信的任务,回到了贝勒尔这里。必须要说明的是,他出去的时候是心平气和的,现在回来却显得怒容满面——虽然罗宾已经极力掩饰,但是他毕竟还太年轻,很多东西都直接浮现在脸上。

  贝勒尔注意到了罗宾的表情。

  “罗宾,你怎么了?”

  “将军大人,我在王宫那边,遇到几个家伙……他们居然……居然……”

  “居然什么?”贝勒尔好奇的问道。

  “他们居然在诽谤您!”说起这个,罗宾气的全身都在发抖。“他们诽谤您说您有什么特殊口味……专门喜欢男孩……”

  很难形容贝勒尔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好一阵子,他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在那里传播谣言,要是我知道的话……将军大人,”罗宾上前一步,露出认真的表情。“这样恶毒的流言,您不能熟视无睹。它会毁了您的名声的!”

  “名声什么的,我早就不在意了。”贝勒尔一脸轻松的挥了挥手,就像拂去一只不存在的苍蝇一样。

  “但是,将军大人,您为什么不去找个合适的……结婚对象呢?”罗宾有点激动的问道。“这样一来,谣言什么也就……”

  “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又有谁肯嫁给我?”贝勒尔笑着说道。“都是老头子了。”

  “什么话,将军大人,只要您开口,别说王城……整个国家愿意嫁给您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呢!只要您愿意,我相信组成一个军团肯定不成问题。”

  “那些都是是看中我的官职,和我名下的产业吧。”贝勒尔轻描淡写的回答道。“这种类型的就不要说了……这种老婆,娶过来压根就是一大堆麻烦吧。”

  罗宾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哎,罗宾,其实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这个人长相实在不怎么样,没办法吸引漂亮女孩子的注意呢。可是如果是不年轻漂亮的姑娘呢,我偏偏又看不上。所以你瞧,这就是我的长相和我的欣赏水平之间无法解决的矛盾了。从这一点来说,我这个人……大概也就是一辈子光棍的命啦!怎么?”贝勒尔注意到罗宾的表情。“你不相信?”

  “将军大人!”其实罗宾是不想这么说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如果如您所说的,那您为什么不找一个合适的女仆或者是侍妾呢?您的心中,对这件事有着更深的羁绊吧!”

  贝勒尔表情迟滞了一下,他似乎想要解释,但是最后说出口的话却完全换了一个话题。

  “罗宾,信送到陛下的手中了没有?他有什么说什么?”

  ……

  窗外大雨滂沱。

  密集的雨声夹杂着阵阵大风吹进会议室里,向在座的诸位送进一丝凉意。

  “关于城防的情况……我方情况已经……”

  拜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部下做的报告。那位发言者虽然说话的态度很认真,但是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公爵大人心不在焉。他的眼睛一大半时间不是在看部下们,而是在看着窗外,看着那遮蔽天地的大雨。

  这番发言终于结束。拜伦将视线转回会议桌,轻声的说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禀报吗?”

  拜伦明显的老了。

  这不仅仅是指外貌上,也指他的精神上。拜伦原本一直是趾高气扬的,就算遭到挫折也丝毫不改,但是现在,他的身体好像一下子垮了下来。曾经牢牢铭刻在他脸上的那份傲慢,那份盛气凌人,好像被什么人从他脸上给扯了下来,露出了后面虚弱、憔悴的本质。按照一种公认的看法,拜伦原先的那种精神气一下子就消失了,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

  不过对于这种改变,倒不至于让人产生怀疑。这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拜伦遭到了一连串的失败,尤其是他一直重视的儿子,被小女王给当众处决了。

  对任何一个父亲来说,这都是一个可怕的打击,拜伦也不会例外。

  “敌情方面,有什么新的汇报吗?”部下们半天没开口,拜伦只好主动询问。

  “公爵大人,城下的情况依旧。”终于有部下说了。“他们没有准备任何攻城器械,看起来是铁了心要进行一场持久的围城战了。”

  要攻打一座城市,如果没有内奸的配合,那必须依靠重型攻城器械,比如说攻城塔、破城锤之类。这些东西因为体积太大的缘故,是无法隐藏的。所以只需要在城上看一下,就能知道小女王的部队压根没有攻城的意思。

  他们也确实没有必要冒险攻城——城里的粮食仓库被烧掉了。与其冒着巨大的风险攻打这样一座防御坚固,兵力充足的城市,那还不如这样持续等下去呢。城里这么多张嘴要吃要喝,粮食耗尽之后,饥饿是最可怕的武器,足以摧毁一切抵抗。

  事实上,也必须要说拜伦在福诺罗斯城很得民心。眼下虽然处境艰难,但是并没有出现无法控制的骚动和叛乱。但是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谁也不敢保证什么。

  “其他方面呢?”拜伦似乎无意的又问了一句。

  “埃辛……那个叛徒……他已经率军攻占了杜兰的……城堡。”有人小心翼翼的报告道。埃辛可以说是目前一切灾祸的根源,谁也不知道拜伦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那个……叛徒……”拜伦一瞬间又变得咬牙切齿起来。一切都是埃辛捣的鬼,他居然瞎了眼,收留埃辛来当自己的手下!他烧掉了粮食仓库,还害死了拜尔海姆……

  一股病态的嫣红出现在拜伦苍白的脸上。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但是最终却也只说出一句话来。“战况……怎么样?”

  “这个……杜兰伯爵……被部下出卖。据说是他手下的一名军官……战斗中刺杀了伯爵,献城投降。埃辛迅速的攻占了城堡,并立刻将伯爵满门抄斩。伯爵的妻子和几个孩子……都是如此……其他的亲戚男性立刻处死,女的沦为奴隶……儿童也不能幸免。”

  拜伦嘴里虽然没发出声音,但是看着他那恶狠狠的表情和嘴巴的轻微翕动,就能猜出他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咒骂。

  “据说这是女王的授意,胆敢以刀兵对抗女王的背叛者……诛杀满门,一律不得赦免。”部下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中情不自禁的有些颤抖。福诺罗斯城一旦被攻陷,城中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大家已经不敢想象了。

  “好狠啊……”拜伦轻声的说道。他情不自禁的回忆起曾经认识的那个看上去很傻很天真的小丫头。就是那个小丫头,下令用木桩刑处死了拜尔海姆,而且据说她还亲自在一边观赏,听着受刑者的惨叫,和边上的人谈笑自若。

  那根本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能干出来的……那是一个化身为小女孩的恶魔。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