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诺罗斯城里,拜伦的会议室里,气氛一片凝重。(更新最快最稳定)

  空中凝聚着某种令人压抑的气氛,所有的人都如泥雕和木偶一样,连一点细微的声音也不敢发出。

  拜伦坐在会议室的首席,脸色铁青。这并不是因为会上出现了什么他不喜欢的议题,而是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脸色就压根没好过。至于理由,傻瓜也是知道的。埃辛和克里奥背叛了拜伦,投奔到女王的阵营。这两个叛徒为了向女王表达自己的立场,烧掉了城中最关键的粮食仓库,然后还捎带着抓走了拜伦公爵的长子,拜尔海姆。

  小女王也真的是毫不含糊。抓到拜尔海姆的第二天,就将他用木桩处死,尸体还示众了两天。这个举动也清楚的表达了女王的态度:拜伦全族都必须死,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话说回来,站在女王的立场,这也是十分正常的吧。每一个国王在成功压制叛乱(特别是那些和王族自身无关的叛乱)之后,叛乱者的结局九成九就是被全族诛灭。

  “关于搜捕内奸一事……”看着部下都不吭声,拜伦只好自己开腔。“办得怎么样了?”

  “公爵大人,已经尽数……逮捕并处决了。”一个穿戴着盔甲的军官回答道。

  这是拜伦下达的命令。由于埃辛的缘故,他认为从鹰隼城带来的那批人极不可靠,在这个危机时刻随时可能引起****,所以下令将所有人一并逮捕。因为没有闲工夫仔细的剔选、审问,所以就干脆的将所有此类人一并处决。

  其实在座的每个人肚子里都明白,这些人和埃辛压根扯不上什么关系,这完全是因为拜伦迁怒的结果。但是又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跳出向拜伦提意见呢?拜伦这几天眼睛里闪动的凶光可是够明显的,那样子简直像要把谁生吞活剥掉一样。

  虽然可怜,但是也只能让那些倒霉蛋当冤魂了。

  拜伦的合法子嗣只有两个,现在两个都死了。当然,他还有孙子作为继承人……但是对一个人而言,中年丧子可谓是极大的打击。

  拜伦点了点头,脸色稍微好看了那么一点点。那些死鬼都是他在担任摄政大臣时候投奔过来的,可同富贵不可同患难,在这个危机时候就成为了隐患。他这么想着。但是念头又转到另外一个方向上——他原先的封臣几乎也全部背叛了。这些人可都不是中途投机到他麾下的,而是他们家族代代继承的臣子。

  可恶!想当年,这些人不全部都是趴在他脚下摇尾争**的么!可是他只是一场战败,立刻所有人都背弃了他!

  拜伦心中这么想着,刚刚恢复一点的脸色再一次变得难看起来。他的目光在在座的部下身上扫过。在部下们感觉来说,这目光简直像是利刃转过,让每个人都战战兢兢,通体发凉。

  大家都知道拜伦此时已经杀红了眼,否则也不会下达之前的那种命令。

  不过好歹拜伦这个人总算还能有理智,所以他也就是这么看一圈,却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城里的粮食……情况如何?”他问道。

  “公爵大人。”一名部下起身回答,但是却不敢面对拜伦的面孔。“根据目前的调查计算,城里还有三个月的粮食。不过,这些粮食大部分是私人仓库里的……主要是粮食商人……”

  “战争时期,我有权临时征收。”拜伦立刻回答道。“等到战争结束,我会补偿他们的。其他的呢?”

  “很抱歉,之前粮食仓库烧的很彻底。”部下回答道。“埃辛那个叛徒肯定是在仓库里堆积了很多沥青……所有的粮食都已经彻底摧毁,无法食用了。除此之外,我们的肉类储备……也已经基本损失掉了……还有……”

  拜伦挥挥手,打断了部下的话。(更新最快最稳定)“总之还有三个月。”他阴沉的说道。“按照通常的逻辑,如果节约饮食,应该能有四个月。我能拖四个月,但是那个小丫头却拖不了四个月了!”

  通常这样一个消息会引发部下们的纷纷议论,至少也会引起一阵交头接耳。但是这一次情况特殊,拜伦虽然透露出这个重大消息,但是部下们没一个敢多嘴的。

  “各位,那个小丫头,”拜伦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没提“女王”这个词了,每次都用“小丫头”来代称。“财政已经崩溃了。对于鹰隼城的商业封锁的联盟已经形成,现在表面上是她包围着我的城市,实际上却是她被别人包围着。而且是一个她无法打破的包围圈。”

  他很自信的说道。前段时间,通过商会的联络,他已经知道向女王逼债的事情。虽然那些商人做事情都是遮遮掩掩,留着三分余地。但是只要小女王翻脸不认账,那么联盟必然会形成。这是他一直以来都策划、推动的事情。事实上,最初的时候,拜伦就希望整个事情不要放在战场上来解决。

  虽然现在局势变成了最坏的那一种,而且因为战争的缘故,魔法通讯基本断绝。但是拜伦相信,此时在鹰隼城,事情正在朝着他原本计划的事情发展。

  现在,小女王留在鹰隼城的那个首相,那个叫做艾林恩的死老头,肯定无法对付那种局面。艾林恩是那种极其注重名誉,重视贵族传统,而且自视极高的人。一旦他发现自己付不出债务(那笔欠债有五六百万,小丫头的国库绝不可能拿得出来),而商会那帮人又纠缠不休,那个老头铁定会老羞成怒。他会直接把商会的负责人抓起来,关进牢房。

  然后他就等于捅了一个马蜂窝!商人们平时不团结,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他们也不会含糊的。特别是这种事情。一旦商人们觉得自己的安全和利益受到了威胁,那么……

  福诺罗斯城还能支撑四个月,但是鹰隼城能支撑多久呢?至少在这场战争开始前,小丫头并没有做什么增加储备之类的工作。

  这件事情他很有把握。因为他很了解那个艾林恩。事情一定会这么发展。小丫头挑选艾林恩来做首相是她的大失误。

  想到这一点,他心头宽慰了不少,脸色又稍微好了一点。

  他再次看了看在座的部下们。此时此刻,部下们还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让他突然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们好像不相信他说的话。

  但是作为君主,拜伦又不能不顾身份,所以他也只能宣布会议结束。

  等到部下们全部离开,偌大一个会议室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拜伦来到了会议室的窗口处。这里是福诺罗斯城的最高处,从窗口看出去,能够看到脚下的居民区。此时此刻,因为战争的缘故,全城戒严,能够看到一队队武装士兵在街道上巡逻。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一种本能的危险。这不是因为看到了什么不好的预兆,而是一种没来由的,来自内心的惊慌。因为他突然想起战争失败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举兵叛国者,胜利的话,好里说改朝换代,坏里说也能割据一方。但是失败的话,往好处说是流浪天涯,隐姓埋名,往坏里说,那是全族诛灭,不留孑遗。这是人类世界的无情规则,所以叛国这件事情,风险绝对和利益并存。

  不,我不会输的!他赶紧把这个可怕的念头从脑海里丢出去。我会赢,我掌握了那么大的优势……

  “……你以为拿了一手好牌,在赌桌上就一定能赢?”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当初和艾修鲁法特见面的时候,对方的那番狂言。现在拜伦已经知道艾修鲁法特没有死。虽然炮弹直接将盔甲从他身上扯了下来,但是却居然没伤到他。这也只能说超级幸运了。

  “你以为我是一个和你一样的赌徒?很可惜,我和你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我表面上手里没好牌,但是我可以随时从牌山上随心所欲的更换我的牌,我还可以随时溜下座位去翻看你的底牌,只要我愿意,我甚至能够随时修改赌博的规则。你想赢我,唯一的机会就是不让我上赌桌。但是只要我上了牌桌,在我面前,你就只是一个小丑罢了……”

  最初听到艾修鲁法特那番话的时候,他只感觉到对方的狂妄,并因此非常的愤怒。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颤栗。那个艾修鲁法特……

  “公爵大人。”一个声音响起,把拜伦的理性拉回到现实之中。说话的是他的一个侍女,后者正在进来打扫会议室——每次会议结束之后,都需要对会议室进行打扫,情节家具,整理桌椅杂物。

  这位侍女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佣人罢了。她原本看着拜伦凭窗观望,所以问候一声。却不了拜伦转过身,一副面色苍白,大汗淋漓的模样。

  “公爵大人……”她吃惊的再叫了一声。

  拜伦没有回答,他只是迈步向门口走去。不过他的脚步僵硬,与其说他在走路,不如说他在一点点的挪动自己的腿脚。

  ……

  “亲爱的朋友,你要明白一件事情!这不是女王的意思,而是我个人的意思。”克里奥微笑着说道。“女王我派我来,是剿灭叛乱势力!懂吗?剿灭!我不是来谈判的!我坐在这里谈判,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对女王命令的扭曲……如果让女王知道了,恐怕她会下令把我绞死。这种情况下,你还和我讨价还价?”他在笑,但是并不仅仅在笑而已。“马杜克侯爵大人,您大概不知道,瑞巴斯前伯爵的下场吧。”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