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战争输了,那就是犯下了……世界上最大的罪行。(更新最快最稳定)失败者将接受审判——接受胜利者随心所欲的审判。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赢了,你也可以对失败者随心所欲的下达裁决。”艾修鲁法特说道。“听起来像是三流诗人编织的情节吧?但是这却是我真正的感悟。”

  “为……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我只是希望你用一切可能去避免战争。但是如果真的无法避免,那就只能使用一切方法让自己成为胜利者。”艾修鲁法特说道。“一定要记住,在胜利面前,一切荣誉、道德、信用统统都是可以牺牲的。”

  小丫头隐约的感觉到艾修鲁法特预示着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我一定得回去吗?”她试探的问道。

  “你应该回去。”艾修鲁法特轻声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他没有去看小丫头的脸。

  “我一个人……有点害怕……你会在这里呆很久的,对吗?”

  “你已经很勇敢了。”艾修鲁法特没有正面回答。“你比我想象的,比你自己想象的,事实上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更加勇敢。你可以做的很好的。”

  “可是……只有在你身边,我才有勇气……”小丫头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想到你,想到你就在我身边,我就发现我能做任何事情。不管说什么做什么……”

  艾修鲁法特微笑着,突然之间,他伸出胳膊,抱住的小丫头的肩头。在小丫头能够回过神来之前,他的嘴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如果有第三者在场,他就能够轻易的发现小女王的脸刹那间变得像熟透的苹果。但是她的手却仅仅的捏着自己的裙摆下端,温顺了接受了艾修鲁法特的拥抱和亲吻,没有做任何挣扎抗拒。

  当然,这只是吻额头。在某些地方,这只是一种单纯的礼节——就和握手、拥抱一样,除了表示礼貌之外并无其他任何意义,更和男女关系扯不上半点关系。(更新最快最稳定)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却是艾修鲁法特第一次这样亲吻她。

  “你比你自己想的更有勇气!”艾修鲁法特在她耳边柔声说道。

  小丫头甚至不知道艾修鲁法特是什么时候松开她,又是什么时候坐回原来的位置。她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彻底的无法思考。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到愤怒还是应该感到高兴。只有那种触觉似乎在额头的那个位置挥之不去。

  “埃辛做的不错。”艾修鲁法特的声音将小丫头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中。她看到艾修鲁法特手里正拿着一封信。

  这里的文件她大部分都读过——但是这封信是例外。因为这封信是埃辛送过来的,使得她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必须要承认,克里奥的观点很正确。小丫头永远不可能忘记那个夜晚。那**,王宫陷入叛军的攻击之中,而负责来追捕她的,却正是身为她贴身护卫的埃辛,还有身为宫内内务官员的克里奥。那**,她被艾修鲁法特塞进那个杂物间,从窗户的缝隙中,看到外面追捕者狰狞的面孔和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得意。那是让她恐惧,让她害怕,让她无法遗忘的夜晚。

  如果不是埃辛带着她的宫廷主管斯卡德拉一起回来,那么小丫头甚至不会给埃辛开口解释的机会。

  但是艾修鲁法特却说埃辛这个人很有勇气,也有足够的智慧。因为这个缘故,她接受埃辛的再次效忠,并且同意了埃辛计划。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于埃辛的反感。

  “他做了什么?”小丫头问道。也许是某种默契,两个人瞬间把谈话的问题转移到了埃辛的身上。艾修鲁法特将信交给小丫头,后者立刻仔细的读了一次。

  这封信是埃辛送来的捷报。出乎意料的,埃辛居然收编了拜伦在外的几支驻军,然后以此为基础,开始执行他的正式任务。(更新最快最稳定)而他遇到的困难也远没有别人预料的那么大。因为虽然每个贵族都在意自己领地和爵位,但是和生命比起来,无疑后者更重要——至少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想的。

  在那些被宣布为叛贼的领主面前,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在王军的攻击下覆灭——在过半的兵力被拜伦召集并最终葬送之后,这似乎就是抵抗到底的最后结果。另外一条就是接受埃辛的条件,留下领地,带着财产离开。后者明显更容易被人接受一点。

  因为这个,加上克里奥在边上出谋划策,收买分化内部。所以那些坚持抵抗到底的领主几乎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击败——正如每个人所知道的,内奸是攻打城池最好用的武器。

  所以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埃辛已经顺利的从叛贼手里收复了六块领地。为了表功,他特地写了一信送到了女王手里。

  “真的……”小丫头虽然对埃辛这个人很不满,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做的很出色。他居然招降了拜伦的驻防部队——这差不多就意味着彻底的让福诺罗斯城彻底的沦为一座孤城,使王军消除了背后的隐患。另外,这支新部队也可以用来扫荡那些参与反叛的领主,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你可能真的要册封他作一个公爵了。”艾修鲁法特轻描淡写的说道。

  “可是他……”

  “我说过,世界上从来没有无中生有的忠诚。”艾修鲁法特解释道。“拥有才能却得不到重用……这就是埃辛背叛的理由。这不是臣下的错,而是君主的错。如果能正确使用的话,埃辛会是很得力的部下的。作为一个女王,”他看着小丫头的脸。“也要学会遗忘。”

  他突然将文件堆叠整齐,放在小丫头身边。自己则后退几步,坐在一个较远的位置。小丫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艾修鲁法特要做什么,不过她的迷惑只持续了一秒钟,帐篷外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咳嗽。

  这个声音小丫头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宫廷大主管,或者确切的说前前任宫廷大主管斯卡德拉的声音。

  “陛下,我可以进来吗?”斯卡德拉在帐篷外问道。

  “进来。”小丫头下意识的回答道。

  斯卡德拉掀开帘门走进来。这个老人此时身上穿着一套比较常见的便服,但是那股铭刻在他骨子里的古板保守依然能够清晰的从身上透露出来。

  老人看了一眼艾修鲁法特。从艾修鲁法特和小丫头的距离来看,双方似乎只是在进行一场正常的君臣交谈——对于身为女王的小丫头和身为近卫军团指挥官的艾修鲁法特而言,这原本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

  但是正如一句俗话说的,人老成精。岁月有时候会将人变得昏庸老朽,有时候却会给人非凡的智慧和眼力。至少斯卡德拉注意到了很多细节。小女王那尚未褪尽绯红的脸颊,那有些紧张的神情,艾修鲁法特若无其事,毫不紧张的表情,还有边上堆积得太过于整齐的文件堆,在小女王身边不远处那一处毯子的皱褶。你可以说这些细节什么也不能证明,也可以说这些细节说明了很多问题。

  当然了,斯卡德拉将一切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有说。他毕恭毕敬的低着头,像他过去每次见到小丫头时候一样。

  “斯卡德拉,找我有什么事吗?”小丫头问道。虽然她极力掩饰,但是声音之中依然有那么一点紧张——如同少女和****幽会却被人撞破一样。

  “陛下,回鹰隼城的准备已经完成了。”斯卡德拉说道。“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这个……”小丫头求助的看着艾修鲁法特。

  “您应该尽快启程。”艾修鲁法特没有面对她的目光,轻声的说道。

  “如果明天天气晴好,就明天出发如何?”斯卡德拉问道。

  “好……好吧。”小丫头只能如此回答。

  “那么就明天上午出发吧。”斯卡德拉说道。“我已经拟定了相关人员的名单,也参考了艾修鲁法特伯爵的意见。您随时可以过目。”

  小丫头有些幽怨的看着艾修鲁法特,后者却低着头,似乎什么也没看见。不过她这种太过于明显的神情却逃不过斯卡德拉的眼睛。

  “那我去进行最后的准备和通知。”斯卡德拉弯下腰,行了最后一礼,然后退了出去。

  “我也先告退。”艾修鲁法特说道。

  小丫头恋恋不舍的看着艾修鲁法特从帐篷离开。外面随即响起逐渐远去的脚步声,看起来两个人都走远了。

  突然之间,一股难以言喻的甜蜜泛上心头。他今天……今天……。

  不不不,一个声音在她心中响起,那只是一个吻额礼,只是一个礼貌动作而已,并无任何深意。你还太小,他压根看不上!这个声音执拗在心中回荡不去,但是这并不影响她扑到自己的**上,紧紧的把杯子抱在怀里。

  行军**不是很大,但是也足够小丫头在上面翻滚了。

  可惜马上就要分开了!她想着。艾修鲁法特说过,城中存粮还有几个月,换句话说,他们这一次分别要几个月后才能再相见。此时此刻,她已经无心却思考着战争的残酷,思考未来鹰隼城的风云变幻,她脑子里其他什么都消失了,只留下刚才那份让她心头小鹿乱撞的甜蜜。

  别自作多情!那个内心深处的声音再一次阴沉的响起,向她述说着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他有未婚妻了!

  没关系!只是未婚妻而已!小丫头在心里自信的回答道。而且只是因为利益关系而定下来的荒谬婚约!夫妻和未婚夫妻之间,可是有着天堑一般的区别的。对了,这也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她在心头暗自下了决心。回去之后,要立刻想办法让这桩愚蠢的婚约消失!反正也是因为权力和地位结合的婚约,打破它不会很难的。她已经是真正的女王了,不是吗?

  然后……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