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公爵大人,”门口的卫兵进来同胞。“埃辛大人回来了。”

  “让他进来!”拜伦终于压下心头怒火,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最新的消息之上。之前他派人出城打听消息,这是个危险的任务,部下之中只有埃辛主动请缨。

  几分钟之后,埃辛来到了拜伦面前。埃辛明显是一回来就匆匆向拜伦禀报消息,所以他此时身上穿着打扮宛如一个普通的雇佣兵,穿着一套锈迹斑斑的锁甲。

  “公爵大人。”埃辛弯腰行礼,向拜伦致敬。

  拜伦点了点头。

  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说,之前埃辛在军事会议上提出了正确的意见,现在事实证明了埃辛的推断,那么拜伦应该要重用他才对。就算不是重要,至少也要高看他几眼,军事方面的问题多多向他征询意见。但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出自人类内心深处那种不肯承认自身错误的卑劣本能,拜伦没有做出任何重视埃辛的举动。换句话说埃辛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那个被排挤和边缘化的小军官。

  如果不是这一次埃辛再一次站出来主要要求接受这个危险的打探任务,他压根就没有走进拜伦议事大厅的资格。

  “情况怎么样?有什么重大消息?”拜伦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埃辛的时候,他想起了之前埃辛在鹰隼城撤退的时候,主动要求断后的事情。这个年轻人其实还是很忠诚的,在这个主要军官全灭的时候,或许是一个提拔他的机会?

  不,下一瞬间,拜伦自己否认了这个想法。虽然埃辛也算忠诚,也有点能力,但是现在并不是提拔他的时候……眼下军情紧急,而且因为主力部队溃灭的缘故,也没有什么合适的军职空缺可供埃辛担任。

  埃辛看着拜伦,他注意到拜伦的目光闪烁,应该是在考虑着什么。如果是过去,埃辛就会仔细考虑考虑拜伦到底在想什么,或者想方设法的旁侧敲击来知道这一点。不过现在,埃辛已经懒得费这个脑筋了。

  “据我所知,劳德家族已经背叛了您。”埃辛说道。“劳德那个老头亲自跪在年纪比他孙女还小的女王面前,抱着她的脚一边哭一边亲吻她的靴子。那场面已经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大笑话了。”

  “什么……”拜伦自己都奇怪自己居然没有感到愤怒或者惊讶。劳德是他的部下之一,拥有两座坚固的家族城堡,而且领地也位于交通要冲。他原本以为劳德是无法叛变的,因为劳德家族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拜伦的远亲,是拜伦一族的分支。“那么……那个小丫头做出了什么样的判决?”

  “她原谅了他。劳德暂时保住了自己的领地、爵位和财富。”埃辛回答道。“虽然那场面不堪入目,但是确实是有效果的。小女王亲口允诺暂时不追究他的罪行,要求他戴罪立功。很多人都以为她一定不会放过劳德,但是她还是这么做了。公爵大人,我想那个小丫头……恐怕把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到你一个人身上。”

  拜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平息自己的心情。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反叛者要么成功,要么就是灭亡,鲜少有第三条路可走——但是此时此刻,他依然感到心头一阵涌动。

  “出去的路还顺利吗?”边上有人问道。“他们的防御警戒情况怎么样?”

  “出去的时候,敌人内部还比较混乱,还有很多空子可钻。”埃辛回答道。“我和几个手下,装扮成一个雇佣兵小队,居然就顺顺当当的溜出去了。但是回来的时候,他们的防备就严密了许多。我不得不和部下们分散开来。我找到了一个为军队提供军需的商人,用一笔钱得到了商队护卫的职务,这才能够再次回来。”

  “其他人呢?”拜伦皱了皱眉头。

  “我不知道,”埃辛回答。“我一回城就立刻来见您了,没有做任何停留。(更新最快最稳定)”

  拜伦点了点头,为了获得外面的情报,这是可以接受的损失。他在鹰隼城布置了足够的眼线和资金,能够用魔法通讯传达各种消息回来。但是在他自己的领地内,他却没有做出这种周全的布置。这倒不是说拜伦没有安排人手,而是他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还让眼线们保持忠诚。连同最信任的封臣都倒戈了,那些眼线也都树倒猢狲散了。

  就算那些眼线依然忠诚也没用,现在可是围城期间……用魔法通讯保持里外消息通畅可是一件惊人的的支出(传讯卷轴可不便宜)。事情变化太快,拜伦没有安排好这笔钱。

  “除了劳德家之外,还有其他的大消息吗?我的意思是,还有多少人依然忠实于我?”

  “公爵大人,根据我的打听结果,您的两座城堡依然高举着忠诚的旗帜。”

  埃辛所说的正是拜伦之前一直强化的领地边境城堡。那地方是拜伦原本计划中和小女王决战的战场——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了。两座城堡都有数千的精锐守军,囤积了足够的粮草和物资,足够在围攻下坚持很长的时间。只不过目前来看,小女王直接无视了这两座城堡。她在那边准备了一支不大不小的部队,用于监视守军。而守军因为拜伦之前“固守城堡为第一要务”的命令,也没有做任何野战的尝试。

  “很好,很好。”拜伦松了一大口气。他还是有本钱的。

  其实他真的没想到情况会这么糟糕。最初的时候,拜伦知道自己主力覆灭的消息,虽然说咬牙切齿,虽然充满了被人戏弄的愤怒和憎恨,但是却没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危机感。这是因为他的实力确实很强。就算他的六万主力部队从世界上消失,他如果能够召集封臣,集合自己其他剩下的部队,他的军力依然有不少于两万五千人。此外,由于战备充分,他领地上的所有城堡、城市,包括福诺罗斯城在内,都有充裕的守军和物资,单靠防守作战就能拖死小女王。

  单纯的从军事数字上理解,拜伦哪怕主力部队覆灭,他还是占有一定优势的。可惜战争从来就不是单纯依靠数字的游戏。战败的消息直接瓦解了他部下的斗志——因为不管怎么说,小丫头都是这个国家公开的,合法的君主,而拜伦却只是一个叛贼而已。他们过去之所以支持拜伦,完全是因为他们认为拜伦的实力能够赢得这场胜利。

  但是这个概念一旦改变……人们立刻会高估起女王的力量。在普通人的逻辑里,凭借一座福诺罗斯城和女王对抗是没有胜算的。不管这座城市多坚固,多忠诚,它总归也只是一座城市罢了。没错,福诺罗斯城是一座大城。但格鲁尼国内,能够和福诺罗斯城媲美的城市,十来座总还是有的。

  “其他的东西,我已经写成了报告,供您随时取阅。”埃辛说道。

  “埃辛,你做的很好。”拜伦赞许道。

  “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埃辛再次鞠躬逊谢。

  “好了,你可以退下了。想必你累了,好好去休息一下。”拜伦回答道。埃辛为这个答复而略显愕然,随即回过神来,环视了四周一下。他看到了边上的拜尔海姆,拜伦的长子,这个人正在用充满嘲讽的笑容看着他。

  执行了这么一个危险的任务,仅仅换来一个“做得很好”的评价……想必就是这一位在背后使坏了。不过,谁让他们是父子呢?埃辛虽然能干,但是他在拜伦的心中能和拜尔海姆媲美吗?这个答案明显是否定的。

  埃辛微微一笑,再次行礼,然后转身就走。

  “对了,公爵大人。”埃辛在出门之前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才我忘记了一件事情。”

  “哦,还有什么事情?”

  “公爵大人,我之前在进城的过程中,在军营里见到了一位老相识。”

  “老相识?”拜伦大感兴趣。他知道埃辛是雇佣兵出身,所以知道埃辛这个“老相识”指得是在雇佣兵生涯中认识的朋友。对于雇佣兵来说,两个朋友分属战场上的不同方是常事。这基本不会影响他们的忠诚,却会让他们在战争空隙的时候有所联系。

  “是的,一位老朋友。他在小女王的麾下当一个中层军官。”埃辛说道。“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机会。”

  “什么样的机会?”

  “嗯……公爵大人,他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埃辛说道。“如果有可能,我相信……他会放我一马。换句话说,如果您还需要有人出去打听消息,可以再让我去。我相信他一定会放我通过军营的。”

  “哦……”拜伦认真的思索着这个新收获,考虑种种可能性。

  “如果是少量物资的话,有他帮忙,我想也一定不成问题。”

  “我知道了。”拜伦对埃辛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退下。

  等到埃辛离开,拜尔海姆立刻开口了,“父亲大人,我觉得这个埃辛恐怕有问题。”

  “为什么?”

  “出去整整一个小队的人,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回来。”拜尔海姆说道。“世界上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他可能背叛了,作为反间……”

  “拜尔,这方面不需要考虑太多。”拜伦说道。“埃辛的可靠倒是毋庸置疑的。”

  “为什么您这么确定!”

  “之前,他是小丫头的贴身护卫。但是我正是派他……还有一个叫克里奥的,负责去王宫逮捕那个小丫头的。埃辛没有回头路,因为女王不可能原谅他……其他人也就罢了,但是埃辛……恐怕那个小丫头见到他就会直接将他绞死,甚至不会给他开口的机会。”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