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的情报不断的传到鹰隼城来。

  现在,每个鹰隼城的居民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却又确凿无疑的消息。小女王陛下在拜伦领地边缘遭遇拜伦的主力部队,随即在黎明时分发动突袭,一举击破了拜伦的六万大军。

  这场胜利一下子就让整个局势完全扭转过来。

  背叛者总是更容易遭到背叛,这句先人的话得到了验证。在小女王打扫战场,掩埋阵亡者的尸体的那段时间里,拜伦的封臣迅速的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除了极少数和拜伦关系最亲密,实在没有第二个选择的人之外,其他的人迅速的赶到女王的营地,立刻向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几乎每个人都在用一切方法竭力表达自己对女王的忠诚以及对拜伦的憎恶,甚至有人哭着抱着女王的靴子亲吻的。

  不过,不管他们是真心真意亦或者只是表演,至少他们的目的是达到了。因为小女王接受了他们的投诚。她也公开宣布,除了拜伦,以及他的一群死党之外,其他人只要悔过自新,只要肯向她再次宣誓效忠,就能得到她的原谅。当然,按照小女王的说法,那不是真正的“原谅”,而是允许“戴罪立功”。不过这一点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唯一不被原谅的是那八十多个大贵族。这些人居然和拜伦结盟,举起刀剑来抵抗女王的力量,实在是罪无可恕。

  所以等到小女王来到福诺罗斯城下的时候,她的麾下就远不止最初的两万士兵了。福诺罗斯城是一座颇有规模的城市,是拜伦一族苦心经营多年的老巢。原本两万士兵连将城市全部包围都做不到,但现在却被王军包围得结结实实。

  这场胜利得到的不止是战争中的有利态势,还有鹰隼城自身的进一步巩固。现在,艾林恩首相毫不费力的派人接管了之前无法控制的一些交通要道和要塞——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这些人继续旁观下去了。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说客。事实上,似乎在**之间,鹰隼城里冒出了无数试图上门拜访各位大臣的客人。(更新最快最稳定)

  必须要说一下,之前小女王选拔的各位大臣其实并不受人待见。因为在七国之内,假如有什么人被国王任命为大臣,那简直就是鸿运当头天降祥瑞一般。别说亲戚朋友,哪怕是深山老林里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都会上门来祝贺。

  当了大臣之后,连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会被那些努力趋炎附势的人找上门去。特别是那些商人。因为任何时候,和国家的高等官僚打好关系都是商会的重要工作。

  但是在小女王建立宫廷的时候,这些新的大臣们可没有这种门庭若市的待遇,一切都是冷冷清清。商人们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个小宫廷。上门倒是上门,不过不是祝贺,而是讨债。众所周知,艾林恩首相曾经一度被商人们闹上门要求偿还债务,弄得很下不来台。

  当然,最后债务还是偿还了。这事本来应该就此了结,但经此一闹,像艾林恩这样保守,贵族思想严重的老人却认定这对自己来说是奇耻大辱。

  既然曾经受到了严重的侮辱,这位老首相就用那种老人特有的顽固思维来处理这个问题:他严格的约束手下,禁止所有官员接受商人的宴请,更不允许他们接受礼品,如有发现严惩不贷。特别是涉及这件“催债”事件的几个商会,更是如此。必须要说,艾林恩首相还是很有威望也很有手段的,所以这些无处不在的说客们居然一时之间发现自己无空可钻。

  唯一稍微削弱女王胜利喜悦的,则是北方传来的消息。前面已经说过,自从拜伦发动叛乱以来,拉法将军那边几乎就断了音讯。现在已经搞明白,这是因为野蛮人发动了多起入侵,牵制了拉法的所有精力。有谣言说拉法自己也中了邪教徒的诅咒,亦或者是暗杀中受伤,已经不能理事,不得不封锁消息以免被人有机可乘。

  这个消息能够推断出很多事情。话说回来,自从上一次野蛮人的入侵被击败后,北方边境一直保持着一种平稳。哪怕是平民百姓也能从各种各样的传言中推断出几个大概:白堡落入野蛮人手中,成为了他们的基地。但是正是因为争夺这个基地,使得野蛮人内部发生了多次激烈的内战。这些内战有效的消耗了野蛮人的力量,使得他们迟迟无法发动一次真正的进攻。

  不管格鲁尼人为敌人的自相残杀有多么欢呼雀跃,但是看起来,这种效果也快到头了。野蛮人恐怕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头目——按照那些野蛮人的叫法,叫做混沌领主。按照当年布置这个局面的贝勒尔将军的计划,迟早会有一个混沌领主击败竞争者,成为白堡的主人。但是这个时候,野蛮人们已经因为内战而元气大伤,他们的兵力、物资都已经大幅度损耗。如能在这个时候发动反击,就可以用一种事半功倍的方式一劳永逸的解决野蛮人问题——至少能为北方赢来二十年和平。

  只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现在野蛮人的内战恐怕已经结束,而格鲁尼的内战刚刚开场。

  虽然女王赢得了一场战役的胜利,但是距离真正的胜利还有很早。之所以这么说,因为世人皆知福诺罗斯城原本是一座非常坚固的城市。在拜伦当上了摄政大臣的这段时间内,他发动了好几次旨在强化福诺罗斯城防御能力的大规模建设。当然,在他发动政变失败并逃回福诺罗斯城之后,他再一次对全城进行了一次大维修和大整顿。

  现在的福诺罗斯城,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艾修鲁法特站在营地里,看着前方的坚固城池。以人类的标准而言,这座城市的防御确实很严密。城墙之上的各类工事简直算得上尽善尽美了。连城防大炮都有完备的防御。

  根据消息,拜伦在城里还有一万正规军,还能随时动员起数量不少于两万的民兵。根据兵书上的公式来推断,要强攻这样的城市,需要十五万士兵、相应的攻城器械以及两个月的时间。即使如此,也要付出三万到五万人的伤亡代价。

  所以艾修鲁法特也承认自己完全没有强攻的本钱。所以他在这里做的事情就是建立营垒,准备一场正统的围城战。

  “艾修鲁法特!”小丫头突然从后面走出来,“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艾修鲁法特微笑着看着远方。“我现在在想象着拜伦的表情。说实话,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

  在他看着城墙上的工事和守卫,脑海里想象着拜伦那张脸。在之前他担任女王的贴身护卫的时候,他在各种会议、仪式、典礼之类场合看过拜伦多次。但是拜伦从未正眼看过艾修鲁法特——假如他真的看了,他的目光也只是在艾修鲁法特的身上匆匆扫过。那个时候,拜伦是摄政大臣,而艾修鲁法特则是一个女王的小小护卫。拜伦是世袭的公爵,艾修鲁法特则还在为成为一个骑士而努力。事实上,除了艾修鲁法特和雪莉之间的那段纠葛之外,拜伦没有任何理由花费太多时间注意他。

  “他……要杀掉他吗?”小丫头低声的问道。说起来,拜伦也算是小丫头相当亲近的人了,想到拜伦会死,她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怅然。“还有很多无辜的人……”

  “战争是很可怕的事情……”艾修鲁法特转头,看着小丫头略显消沉的脸。“牢牢记得这句话。战争不是因为人类的善良愿望而开始,即使它是,它也会在发展中坚决无情的消灭所有那些还保持着善良的人。这场战争是拜伦引起的,他和他的同党、他的人民挑起了战争。现在他们就必须要为自己当初的抉择付出代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失败者必须接受胜利者的审判。如果我们失败,那么我们的下场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他再一次抬起头,看着城墙那边。不知道拜伦此时是不是在城头巡视,他不仅如此想道。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阵大风夹杂着风沙吹来,将边上的一面白鹰旗帜吹得猎猎飘扬。那头旗帜上白鹰宛如要冲破旗帜的束缚,用自己的双爪去攫取猎物。

  “对了,听说斯卡德拉大人回来了?”艾修鲁法特随口问道。

  ……

  “混蛋!那个混蛋!”拜伦从他的座位上跳了起来。虽然他的年纪已经很不小,但是此时此刻,他激动得就像一个刚刚被人抢走玩具的小孩。

  “他居然……居然……胆敢这么对我说话!”拜伦挥舞着拳头,在自己的大厅里走来走去,发出一连串的咒骂。

  他这么愤怒是有理由的,他领地内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封臣,洛克斯给他送来了信。那封信上以最傲慢无礼的口吻,指责了拜伦违背君臣之道,野心染指王权,实在是自取灭亡。信上也明确的劝告拜伦立刻自杀谢罪,以免战争荼毒人民,否则的话,女王的愤怒定然会让拜伦粉身碎骨。

  拜伦还记得很清楚,在他从鹰隼城回来之后,洛克斯是第一批过来向他恭贺的人中的一个。除此之外,他还忠心耿耿的为拜伦提供了一批良种战马,不止如此他甚至不久前还秘密的派人来劝拜伦主动称王,以“提高士兵的士气”。拜伦还一度很懊悔自己没有一个嫡出的女儿,以至于不能用一个完美的婚约来笼络这位得力又忠诚的部下。

  虽然鹰隼城被包围,但是拜伦还指望着封臣们能在外围牵制女王的兵力。但是没料到,现在的这位“可靠的”洛克斯已经站到了女王这一边。他明显为女王大献犬马之劳,提供了很多帮助,所以不仅没有收到惩处,反而成为了女王麾下的一员。

  拜伦绕着大厅走了一圈,部下们皆低头不敢作声,无人敢在此刻承受拜伦的怒火。

  不过幸好,拜伦虽然冲动,但是却也容易很快冷静下来。他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就已经平静下来,除了脸色依然铁青。

  这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牌。不,情况甚至更加糟糕。拜伦摸不准他其他部下到底有几个已经改变了阵营,或许他们已经统统向那个小丫头低头归顺了,只是没人像洛克斯一样还特意写封信送给拜伦。

  但无论如何,洛克斯的倒戈十有**意味着那个小丫头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进行一场长期的围城战。虽然福诺罗斯城物资丰足,但是却总有耗尽的一天。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