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止一个人知道艾修鲁法特前几天离去的事情。(更新最快最稳定)。当然,艾修鲁法特的借口是“执行女王的侦察任务”之类的,不过也确实没人放心上。因为虽然说艾修鲁法特是近卫军团的指挥官,但在如今人类的观点里,一支军队只能有一个发号施令的人。所以要么是女王发号施令,要么是艾修鲁法特发号施令。

  当然了,女王始终在亲自指挥,所以就军队自身而言,艾修鲁法特就变成一个相当尴尬的存在,变得可有可无。

  但是战打完了,执行侦察任务的艾修鲁法特却不见踪影,这事就变得很蹊跷了。

  ……

  前方一骑匆匆赶来,那是一个身穿皮质简易护甲,一眼就能辨认出的斥候。

  “公爵大人,前方有敌人游骑出没。”斥候一直策马跑到拜伦的面前,气喘吁吁的报告道。“路线不安全,属下建议绕个圈。”

  对于这个建议,拜伦倒是立刻接受了。他点了点头,问那位斥候兵。“我方军队的情况怎么样?”

  “公爵大人,恐怕……我军战败的事情已经确凿无疑。”那位斥候犹豫了一小段时间,回答道。“目前我军原先的营地已经被敌人占据,到处都是女王的白鹰旗帜。”

  狡猾的家伙!拜伦的脸上竭力保持平静,但是额头却不自觉的流下了汗水。怎么会呢?他的六万大军**之间就宣告瓦解了?而且会失败的那么彻底。可恶啊!为什么那个时候,一心只想避免史帕克丘陵之战的错误,却忘记了提防敌人的夜袭。可是谁又能想到那个小丫头会发动这种不名誉的奇袭呢?

  虽然之前艾修鲁法特评价他压根不适合当一个将军,但是拜伦自己可没有这种认知,哪怕有,也在潜意识里自我否认了。

  “公爵大人,我方残部肯定已经退向福诺罗斯城。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旦被王军发现,事情就危险了。”

  拜伦点了点头。(更新最快最稳定)没错,我还没输,我输得起。他在心中对自己说道。虽然我蒙受了很大的损失,但是那个小丫头毕竟只有两万人马。而我其他的部队……分驻领地内各个城堡……各个要塞的部队,加上留在福诺罗斯城的卫戍部队,还有其他的一些盟友……要对付小丫头的兵力还是很容易。下一次就不会有这么糟糕的情况,我也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我们走!”拜伦下令道,不过在他策马出发之前,他转头面对身后的一个部下。

  “你确定艾修鲁法特死了吗?”他问道。

  “公爵大人,我亲眼看到他受了很大的伤害。”那名部下谨慎的筹措着用词。“还记得我拿给您看的盔甲残片吗?那是大炮直接从他身上擦过,从他身体上剥离下来的。”

  可惜只是擦过。拜伦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也确实记得那块扭曲的背甲。艾修鲁法特在最后关头选择扑地躲避大炮,可惜大炮装的是霰弹。那些金属块都是沿着不规则路线发射的,趴地上不等于就能躲开。其中有一块就这么从艾修鲁法特的后背上擦过,直接将他的肩甲的全部,背甲的大部分,从身体上撕扯下去。这种力量绝非人类的身体能够抵挡,就算艾修鲁法特当场不死,也是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说起来,艾修鲁法特能够受到这样的重创之后还有力气逃走,真的是比害虫还结实。不过此类事情,拜伦就算没见过,也是听说过的。人类的身体有时候能够在短时间内承受极大的伤害,时有听说肠穿肚烂依然能继续奋战的勇士——虽然这种勇士只能活很短的时间。按照医学上的观点,这种情况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是人死之前爆发出一股异样而旺盛的生命力。这力量强盛却不能持久,发生回光返照的现象本身也就说明这个人必死无疑。

  受到这种伤之后,如能立刻得到救治,死亡率也有七成以上。更别说艾修鲁法特还必须沿着山林潜逃……至少要花一天时间才能得到救治。(更新最快最稳定)如果他真的活下来,那肯定是诸神的赐福了。诸神的赐福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发生的事情。

  在拜伦一边策马奔驰,一边愉快的想象着艾修鲁法特垂死的场景的时候,艾修鲁法特回到了昨夜见面的小屋前。

  “真的是奢侈浪费的贵族习性啊。”看着那三门被遗弃的野战大炮,他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感慨。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认为这种情况下拜伦还会携带大炮离开。

  他来到一门大炮前,手臂用力,将大炮转过一个小角度。肩膀上虽然依然很痛,但似乎并没有影响他发力,至少影响不算很大。

  昨夜他算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大炮发射的霰弹威力,是完全不能和火枪相比的。应该说他只是比较幸运的,仅仅算得上被被炮弹擦过。可是仅仅这个擦过,就直接将盔甲从他身上整个掀飞。倒是那条披风毫发无损,不过这可能是因为披风本身单薄不受力的缘故。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这种程度的伤大概会直接致命吧。艾修鲁法特看了看自己裸露的肩头。他记得昨夜的时候,那种身上的灼热的感。大炮发出的那样一击,在掀起盔甲的同时,撕开肌肤的同时,还应该足以粉碎任何正常生物的骨头。

  但是他现在已经看不到明显的受伤痕迹了了。当然,比起正常状态来,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虚弱和痛楚,但是却不是动弹不得的那一种。

  艾修鲁法特已经情不自禁的开始怀疑到底是什么武器在他脸上留下伤疤的。反正那肯定不是普通的家伙。

  果然……我应该曾经是是一个神圣骑士。艾修鲁法特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论如何,以后应该尽量少和教会的人来往。他虽然没打听过教会的人发现叛逃的神圣骑士会有什么态度,但是想来也不可能是欢欢喜喜的一起去喝一杯酒好认祖归宗。

  他再次看了一圈,昨夜拜伦的布置也算是巧妙了。如果不是有几分幸运的话,那么就算艾修鲁法特也逃不过这一劫。他想起了拜伦最后喊出的那句话:“你以为赢了吗?你真的以为你赢了吗?”,还有喊出这句话时候那副气急败坏的表情。

  “拜伦,我赢没赢,那确实还不能肯定,但是你已经输定了。”艾修鲁法特轻声的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

  ……

  “首相大人,我带来的最新的消息!”有人一脚踏进门,同时喊道。

  艾林恩皱了皱眉头,脸上清楚的表现出了不悦。他认识这个人,这是一个鹰隼城的小官吏,暂时负责在城内传信的任务。这个职务相当奇妙,一方面它通常是由平民或者小贵族担任的,但是另外一方面这个职务的担任者又能被容许进入绝大部分地方,比方说首相的办公室。艾林恩不是很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平民,但是哪怕他是个贵族,最多也只拥有骑士的头衔。

  这么一个部下居然未经敲门就冲进他的办公室让他很不高兴。虽然说这个办公室给首相来办公是相当寒酸的,但是眼下是非常时期,寒酸归寒酸,至少艾林恩希望一切能保持宫廷的礼仪。

  不过,毕竟他是一个大贵族,而且还担任首相职务,是王国头号重臣。不悦归不悦,要是为这点小事冲着下人发怒的话,那也是很不体面的。

  “好吧,什么事情?”他问道。

  “女王陛下已经打败了拜伦的叛军。”来人开始滔滔不绝并且绘声绘色的讲述起来,不过他没讲几句就被艾林恩打断了。

  “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他问道。

  由于教会以“不参与世俗的纷争”为借口严格保持中立,使得鹰隼城的宫廷找不到魔法师来维持魔法通讯。这也导致了前线的消息来得异常迟缓。

  “是商会那边,首相大人。”信使解释道。宫廷找不到魔法师,但是那些商人们可没受到这种限制。所以现在的情况反而是商人们的消息更加灵通。

  “这个消息的可信度,可以相信吗?”

  “我确定没问题。”

  “啊,这样啊。好吧,马上让我帮我通知各位大臣,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艾林恩慢条斯理的说道。假如这个消息让他有所震撼,至少他的脸上可没有表现出来。也正是这份镇定,这份若无其事,让这个信使一时之间说不下去了。

  “是的,遵命,首相大人。”信使愣了一小会,这才回味过来。

  在国王不在的时候,首相有权代行国王的职责。所以艾林恩所说的“紧急会议”,就是指召开御前会议。他的这个命令很快得到了执行,因为不久之后,他就在这个临时宫廷的会议室里见到了各位成员,其中当然也包括雪莉。

  艾林恩的意图倒是简单很多,他要立刻派人接管国内重要的一些关卡要塞和交通枢纽。这些地方原本都有驻军,但是国内陷入****之后,这些人全部采取了****的态度。他们倒不一定是出于割据一方的目的,而是因为这些官员几乎都是拜伦担任摄政大臣的时候任命的。换句话说,他们实在很难做出选择。一方面是王室,一方面又是委任他们的拜伦。

  当然,在战争结果出来之前,双方都没有分散力量去接管这些地盘。因为很显然,派遣一个单身使者过去,不但不能成功,反而会显得自己虚弱。如果派遣一支军队过去,实际上双方都没有这个闲暇力量。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胜负分出来之后,所有的中立者都要掂量一下自己选择。要么服从,要么就是等着变成叛逆。

  艾林恩的提议和分析立刻得到了所有大臣的赞同。事情很快就按照他的意见办了。会议很快结束,各人离开,只剩下艾林恩一个人留在会议室。

  这样的话,就能最充分的利用女王的胜利吧。说句实话,艾林恩首相对于女王取胜一事毫无任何质疑。这与其说是一种信任,不如说是一种执念。他从不认为拜伦的叛乱能够成功,正如同一个磨坊老板不能相信一向日夜推动他磨机的河水居然会有朝一日不流一样。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