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前方是一座林间小屋。(更新最快最稳定)在林间小屋前,有一小丛篝火,在黑暗中格外醒目。

  虽然夜色浓郁,但是艾修鲁法特拥有不可思议的黑暗视觉。这座林间小屋应该是一座隐士的居所,或者曾经是隐士的居所。因为现在这栋建筑已经有一半被杂草、灌木和爬墙藤给吞没了。

  他跳下战马。篝火是独自燃烧的,边上看不到人。不过,艾修鲁法特相信这附近绝对有拜伦留好的伏兵了。

  拜伦应该在房子里面等着他了吧。

  他大步向前,跨过那些碍事的灌木,一直来到门前。和他猜测的一样,这栋房子已经被废弃颇长时间,因为连门已经没有了。

  很意外的,虽然没有了遮风挡雨的门,但小屋里面却出乎意料的干净。

  此时在小屋里面,四角都插着照明的火把,小屋正中间有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距离艾修鲁法特较近的那张椅子空着,而另外一张上坐着一个他认识的人。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艾修鲁法特不认识的人站在那个熟人的身后。

  “艾修鲁法特,你果然来了。”拜伦主动开口。

  四根火把足以将房间照得亮堂,所以拜伦终于第一次正式的见到了艾修鲁法特。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见过不止一次,但是这一次,拜伦才有机会正式打量这个男人。

  这个叫做艾修鲁法特的男人满身甲胄,身后披着一条白色的披风,腰上戴着佩剑。不过他没有携带盾牌,也没有其他诸如手枪之类的武器——假如真的有,他也将这些武器藏得很好,让人看不出来。

  他的面容——虽然拜伦早就听人无数次形容过这个男人的长相,但是他必须承认,这个男人确实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此时气氛的缘故)。他身材匀称,手脚细长,但是却自然给人一种刚劲有力的感觉。他的面上,最让人瞩目的是那道伤疤——伤疤正好位于鼻梁的中间,十分明显。能够猜想当初这道伤如果再深入三分,这个男人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通常情况下,这种醒目的伤痕会造成“破相”的效果。不过这个男人的面目倒不显得狰狞。相反,这道伤疤却给他添加了一种稳重感。此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的嘴角浮现的那一丝似乎是嘲讽的笑容。

  不过总体来说,拜伦也得承认这个艾修鲁法特长得还算不错。(更新最快最稳定)

  “你都写信邀请了,我当然会来。”艾修鲁法特回答道。“居然能把信送到我手上,说实话,真的很了不起。”

  “雕虫小技罢了。”拜伦不以为忤,“比起你能够让小女王撑到现在的本事……这不算什么。好吧,我们不是来抬杠的,来,坐,我们谈谈。”

  “好,谈谈。”艾修鲁法特毫不客气的来到了桌子前,在那张空椅子上坐下来。“不过我相信,你这么大战之前还特意把我叫道这里来,不是想要找个人陪你聊天的,对不对?”

  “其实聊聊天也没有关系。”拜伦轻轻的一笑。“不管怎么说,我们两个也算得上是翁婿之亲呢。雪莉那丫头……好像快要嫁给你了。”

  “呵呵,只是娶一个女奴作为侍妾而已。至于翁婿之亲,如果雪莉在这里的话,她大概一定不会承认吧。怎么说呢,一个父亲会在女儿最危难的时刻放弃她的吗?难道血亲这种东西,是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用,不需要的时候就丢开不闻不问的吗?你一定听说过一句老话,叫做种下什么种子,就会收获什么果实。”

  拜伦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

  “好吧,我们还是不要扯这些遥远的东西。说句实话,相信你一定知道我找你谈的是什么事情。”拜伦说道。“你是一个出色的人才,我不希望你跟着马克雷米兹的王权一起殉葬。这一战,你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只因为你有六万军队?”艾修鲁法特回答道。“三倍的兵力……我承认是一个很大的困难,但是还谈不上绝望吧。”

  拜伦这一次是笑了一下。因为对他来说,这才是他期待的谈判。就像类似购买货物一样,在双方有着共同意向的前提下,讨价还价。

  “我知道,你想重复一次史帕格丘陵之战。但是问题是我不是提比略人……你能够和加鲁纳斯一样冒险,但是我没有理由和提比略人一样上当啊。你选择了有利的地形,但是这不等于我一定要去你选择好的战场和我交战。”

  “看来你真的对军事……知晓不多。”艾修鲁法特说道。“史帕格丘陵之战一战,加鲁纳斯并没有冒任何风险。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一战加鲁纳斯两线作战,形势异常险恶:北边面对盟军,南线以寡敌众,面对提比略的大军。但是实际上,加鲁纳斯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风险。提比略人的选择无非是进攻或者相持。他们如果选择进攻……历史已经给了我们正确答案。哪怕没有马克雷米兹的奇袭,战斗的结果依然是不分胜负。如果他们选择相持——加鲁纳斯的军队主力可放在北边呢,联军那边肯定打不过来的——战争就会变成一场持久消耗战。加鲁纳斯只用维持一万七千人的补给供应,而且补给线短。提比略人则需要维持五人的后勤……而且路线还长。拖下去谁有利可谓一目了然。这也是为什么提比略人不得不主动进攻的理由。可惜很多人无法洞悉这些细节内容,把事情归结到提比略人轻敌贪功之上。”

  “很好的观点,”拜伦脸上有点尴尬。“不过这些历史问题我们不必追究。现在问题是,我能保持这种对峙的状态……长时间的持续下去,而你却撑不下去了,对不对?”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哈哈哈哈……你肯来这里,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事情。”拜伦笑了起来。“稍微用逻辑分析一下就能知道了。如果你有把握打败我……哪怕只有一半的把握,你就不会来这里见我了。你自己也知道你没有任何机会,至少是机会渺茫。”

  拜伦收起笑容,语气变得认真起来。“我也不废话了,如果你肯带着近卫军团归顺,那么,我可以给你……很大的一笔钱,足够你过一辈子奢侈的生活。”他伸出三个手指,“这个数字,怎么样?三百万。”他又接着微笑了一下。“当然,这只是一个选项。我知道你私人很有钱。如果你想要更大的权力,我可以给你公爵的爵位,而且把布拉西安……不,把阿卡内亚省所有的王室土地都赐予你,作为你的封地。”

  这是非常慷慨的条件了。拜伦笑着,看着艾修鲁法特的脸。他知道,只要艾修鲁法特有这个心思,这个条件应该能让他满足——至少也是差不多。不管怎么说,艾修鲁法特毕竟只是一个新封的贵族——之前在小女王的麾下,他只是一个没有封地的伯爵罢了。他应该没那么大的胃口,应该如此。

  “哈哈……”艾修鲁法特也微微一笑。“果然很像是你这种人会提出来的条件。不妨你来听听我的条件如何?”他说道。“让你的部队放下武器投降,我会说服女王陛下饶恕你和你的家族,当然还有其他那些叛党。当然,你的爵位、领地和财产必须没收,但是却能留下性命。啊,我不是苛刻的人,如果你们随身带走一些金银细软的话,我可以假装没看到。”

  “放肆!”这一次,说话的不是拜伦,而是他身边的一个随从。

  “哼,看来你没有谈判的诚意啊。”拜伦做了一个手势,阻止了部下。“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但是在我看来,你的这番虚张声势实在很可笑。”

  “对,我是虚张声势,而你……”艾修鲁法特说道。“因为你在这里设下了埋伏,所以你觉得,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不是吗?”

  “哈……你也看出来了。”拜伦回答道。“不过看出来也没用。说句实话,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来的,所以虚张声势什么的,对我是行不通的。你也许知道了什么,但是我再提醒一下,太过于贪婪也是一种错误,而且是年轻人经常犯的错误。”

  “我知道的东西,比你想的多得多。”

  “哦,比如?”

  “比如,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会在开战之前找我谈谈,所以我特定的安排了一切。现在的近卫军团,确实是被女王统帅着,而我这个指挥官暂时是被架空了。换句话说,不管在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对军队造成影响哦。”

  “啊……你早就知道了?”

  “是啊。我记得那个时候,你是向提比略的贝勒尔将军写了信,向他征求意见吧。贝勒尔给了你两个提议,一个提议就是利用女王的军事压力,迫使那些大贵族向你效忠。另外一个提议就是开出大价格来收买我……也就是眼下你找我来的目的。当然,贝勒尔也说清楚了,最好能收买,如果不行就干掉。所以我很肯定,你一定安排了周全的陷阱……至少在你看来是周全的陷阱。”

  艾修鲁法特的目光转到拜伦身后的四个人身上,从他们身上一一掠过。

  “据我所知,因为教会拒绝协助任何一方的缘故,所以你的军队中现在只有两个魔法师,这也没办法,大部分野法师也和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教会那边发出严令,所以你有钱也雇佣不到魔法师。于是问题就来了,如果只有两个魔法师,那么要怎么安排呢?毫无疑问,唯一的选择就是福诺罗斯城里留下一个,你身边跟一个,好维持魔法通讯……反正女王也没有魔法师,我说的对不对?其实接收魔法通讯对魔法师的水平要求不高,但是……怎么说,不是正牌的魔法师就无法安心……这也算是一种偏见吧。”

  艾修鲁法特说话的口吻很平静,甚至有几分戏谑。拜伦虽然不懂对方想说什么,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一种不安,他攥紧了拳头。

  “不过,那位珍贵的魔法师,现在应该在你身边……也许是埋伏在附近某个地方,等着你发出暗号。”艾修鲁法特继续说道。“暗号一起,他就会使用破魔卷轴。短时间内魔法就再也无法使用……于是你的其他部下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我干掉。很好的设置呢!难怪别人说你是个优秀的政治家。陷阱也布得巧妙。这附近,你应该安排了不少于一百个人吧。在我们聊天的时候,他们乘机慢慢靠近,形成包围。”

  拜伦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脸色就很清楚的说明艾修鲁法特猜的很正确。

  “可惜,你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政治家而已。”艾修鲁法特说道。“政客的对手,总是一些中立的人,没有敌意的人,至少也是无法表现出敌意的人。在面对这种敌人的时候,你很强大,很优秀,也许是无敌的也说不定。但你真的不适合当一个将军。因为一个将军要面对,都是那些已经**裸的表现出敌意的敌人。”

  他停顿了一下,看着拜伦变得铁青的脸色。“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将军,就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决战之前试图收买敌人将军的事情来。至少也要等到自己取得初步胜利之后吧。”

  “你……想说什么!”拜伦终于按捺不足,喝问出声。

  “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一件简单的事情,”艾修鲁法特依然微笑着,用手指了指小屋的门外。“看看外面,黎明已经不远了呢。现在我们的女王陛下,应该已经率军占据了有利的位置,当天边露出第一抹光线的时候,”他说道。“她将率军向你的军队发动突袭。”

  拜伦的面孔变得不像是人的面孔,而是一块青石雕琢而成的。

  “我猜猜看,你为了布置这个陷阱对付我,应该是在黄昏之前就离开营寨的,对不对?你完全没有考虑到敌人偷袭,而你原本打算要修建坚固的壁垒,所以现在整个营地……到处是漏洞。最糟糕的是,最高指挥官居然不在军营里。”

  “艾修鲁法特看着拜伦的脸,继续说道。“其实书上说的没错,如果战力没有本质差别,兵力差别三倍,取胜就变得几乎不可能了。但是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主将阵亡!其实不需要阵亡,只要离开战场,无法指挥就行了?军队一旦失去控制,那么……哪怕占着三倍的兵力,也不是不可战胜的了……拜伦,你已经输了。”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