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朋友又一次在酒馆里浅酌着。

  这里是在粮食仓库附近的一家中等规模的酒馆。在福诺罗斯城里,这家酒馆已经算得上一家上档次的地方了,主要面对的都是那些商会职员之类的顾客。

  这一次,两个人脸上都没有正常朋友见面喝酒聊天的那种喜悦,而是保持着一种不太正常的沉默。

  “拜尔海姆……大概会恨死我了吧。”老半天,埃辛终于自嘲的说了一句话。

  今天上午的议事会议中,拜伦把埃辛上报的粮食账面和实际存在误差一事公开了,狠狠的批评了自己的长子,拜尔海姆一番。会议上,拜伦公爵可谓大发雷霆,把拜尔海姆骂了个狗血淋头,口气之严厉甚至让人都觉得太过分了。骂完之后,拜伦再次强调了,此类事情如果再有发生,那么他就会不论亲疏,均严惩不贷!

  但是,骂归骂,至少拜伦下的裁决是“下次严惩不贷”,而不是“这次严惩不贷”。拜尔海姆毕竟是拜伦公爵的亲子,除了低头蒙受了父亲的一番臭骂之外,没有受到其他处罚。但是接下来他看着埃辛的那副眼神,可就不是一般的仇恨了。

  在会议桌上,埃辛和克里奥是比邻而坐的,两个人都清楚的看到拜尔海姆看着埃辛的那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放心啦,”克里奥安慰道,虽然这些话说出来很没说服力,但是说了总比没说好。“拜尔海姆毕竟还年轻,等到他再成熟一些就会好了。”

  “年轻啊……”埃辛叹了口气。“克里奥,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八了,”克里奥苦笑一下。“我那位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儿子都可以出去打猎了。反正继承权那方面是完全不能指望了,可惜我……没有争取到合适的名位,没有人肯把女儿嫁给我。”

  通常贵族之家结婚都比较早(越是大贵族越是如此),但是在贵族之中,也有一些嫁不出去的女子和娶不到老婆的男人。(更新最快最稳定)前者在于没有嫁妆,后者在于没有名位。此类都是正常现象,主要出现在那些身份不高不低的中间层。这些属于“中间层”的贵族一般只有一个贵族的头衔,他们通常都会有强烈的野心。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向上爬的****是如此的强烈,所以克里奥才会轻易的投奔到拜伦手下。不过,由于政变的失败,拜伦对克里奥和埃辛最初的承诺现在已经无法实现了,至少是暂时无法实现了。

  “放心啦,”埃辛说道,“这件事情拖不了太长时间的。说句实话,我还真的不敢相信,我们的小女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说的事情正是今天拜伦在会议上公布的最新消息。小女王之前曾颁布命令,要求各地的领主一个月内缴纳齐历年拖欠的税金,否则就视为反叛。当然了,眼下这种局势,怎么可能有人听小女王的?当笑话看还差不多!所有人都当小女王的命令是耳边风,更有一帮人在等着看笑话——看着小女王要如何打自己一记耳光,把自己说出来的话给倒吃回去。不料这位小女王要么是太年轻冲动,要么是看不出大势所趋,居然真的将所有的贵族领主都宣布为叛贼。

  这个命令真的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有人翘起大拇指称赞一声,但是更多的人则是骂一声笨蛋。因为这样一来,全国就有超过八十个领主被宣布为叛逆,要被剥夺爵位,没收领地和财产。这些领主麾下总兵力高达四、五万人,这下子全部要被推到小女王的敌对方了。

  在当前对峙的三方中,每个人都知道占据鹰隼城的小女王是最弱势的一方。不管兵力、财力、人力都是如此。但是偏偏这最弱势的一方却做出了这种行为。事实上,根据一种普遍的观点,小女王的财务情况可能撑不过这个月了。

  她上一个月能撑过去,本身就算得上一件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那个艾修鲁法特……”克里奥喝了一大口酒,突然说道。(更新最快最稳定)“埃辛,说句真话,我现在开始感觉到你过去的那种……直觉了。”

  “啊……”

  “艾修鲁法特明明不是个蠢货,他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难道他真的有所依仗?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很不安……也许公爵大人的计划并不一定会成功。”

  “小女王的欠债是天文数字……”埃辛冷静的回答道。“虽然艾修鲁法特是个真正的大富翁,但是……这是一国的债务啊。哪怕他押上全部财产也不可能填满那样的无底洞。”

  “但是……那个人不是已经给了我们不止一次教训了吗?那一次我们两个不都以为胜券在握了,小女王肯定逃不出王宫……但是他还是带着小女王逃离了王宫。接下去我们不都以为小女王肯定逃不出王城,但是她还是带着她逃了出去。在我们以为就算逃出去也做不了什么时候……”

  “但是那个是我们低估了他个人的能力,这一次则不一样。”埃辛说道。两个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改变了立场。以前是埃辛担心,克里奥反驳,现在变成了克里奥担心,埃辛反驳了。“除非那位艾修鲁法特有点金术,或者是他能像那些儿童故事中的大骗子一样,随随便便写一封信就能从商会骗到几百万。否则这是无解的。”

  “说到这个,埃辛,你知道上一次小女王真正任命各位大臣……艾修鲁法特最后担任了什么职务么?”克里奥突然问道。

  “大将军?首相?或者是两者兼职?”

  “不,他担任了财务大臣。大将军和首相两个职务都空缺着。这本身……就透露着某种不对劲的地方。还有,他把财务管得很牢,没有留下给外人钻的漏洞。”

  “说明他知道了财政问题是小女王生死攸关的大事……”埃辛沉吟了一下。“但说句实话,我看不太懂啊?”

  “我也不懂。我想没人看得懂艾修鲁法特的真正意图。”克里奥回答道。

  “没人看得懂也无所谓,”埃辛说道。“公爵大人已经派人联络各位被宣布为叛贼的领主了,三个月之内,我们这边肯定大有收获。到时候,哪怕艾修鲁法特突然冒出一个点金术,解决了小女王的财政问题,我们也有比他多上三倍的兵力了。”

  确实,这段时间以来,小女王自然在竭力强化她的控制权,但是拜伦也没闲着。特别是在外交方面,他取得了很多成果,签订了一大批秘密协议。如今小女王那边又出了昏招,逼反了(或者是即将逼反)一大堆的领主,使得拜伦这边的情况可以说是锦上添花了。

  现在他们已经知道,在拜伦担任摄政大臣的这么多年里,福诺罗斯城这里已经召集了一支完全效忠于拜伦的私人军队。这是一支总兵力丝毫也不弱于近卫军团的大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中低层军官全部都是拜伦想法设法的从军队里调来的有战斗经验的人。拜伦在这些年里不遗余力的贪污国库,大举借债,最大的成果就是打造了这把寒光闪闪的利剑。

  这也是拜伦的王牌了——在他最初的计划里,如果能通过政变控制了小女王和近卫军团,那么哪怕最终在战场上,他也有和拉法一较高下的力量了。

  从这一点来说,当初拜伦对埃辛许下的承诺确实是真的,本来他确实能在这支军队里担任一个职务的(当然不是指眼下的这种情况)。

  “对了,上一次那个使者……你说的,贝勒尔将军的那个使者……和公爵大人达成了什么协议了没有?”埃辛换了个话题。

  “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但是贝勒尔将军给出了一个提示,那就是格鲁尼的内乱必须尽快的结束,否则的话……野蛮人入侵的危险太大。那其他国家,包括教会在内,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持旁观了。”

  “啊……公爵大人如何回答呢?”

  ……

  拜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前面已经说过,这座城市曾经是一个王城,而拜伦屁股下的这张椅子也曾经是个王座。所以此时此刻,他是一个坐着,四周其他的部下都是垂手侍立,那份场面和国王也没差什么了。正如在场的很多人的看法一样,拜伦现在和一个真正的国王之间,差别的也只有时间而已——再过一年,或者两年,拜伦就是国王了。

  当然,此时此刻并不是拜伦在那里无聊的闲坐,而是在召开一个会议。拜伦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召开正式议事会议之外,还会召开这样的小会。在这种小会上,参加的人数比较少,而且不一定是高官显爵,但全部都是拜伦最亲信,最信任的那些人。这两种会议几乎同样的重要,会议上得到的结果都会被执行下去。

  在鹰隼城的时候,埃辛和克里奥经常是这种小会的列席人(如果他们有空的话)。但是到了福诺罗斯城,他们就完全没资格参加这种小会了。毕竟,拜伦对鹰隼城而言是个外地人,亲信的范围有限,但福诺罗斯城却是他的主场,这里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或者是家族世世代代为拜伦家效劳的忠臣。

  “……公爵大人,这是这个月的记录。”有人向拜伦递交了一份文件。在这个小会议上,拜伦看起来随意很多,态度也没有正式议事会议那么严肃了。

  “嗯……这是个问题。”拜伦看着记录单上数字。这上面记录这段时间以来的俸禄支出,对于每个领主来说,这都是一笔必须的开支——不过这个数字确实够大的。

  当然,这不是因为福诺罗斯城官员待遇特别高,而是由于拜伦从王城撤退的时候,带走了数量非常多的部下。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小女王从头开始组建宫廷,从而被拖延阻滞了一段时间(按目前来看,这花费了小女王近两个月)的行动,但另外一边,这些人对拜伦眼下而言也是一个麻烦,因为福诺罗斯城压根没有这么多职务给他们。

  目前所有人都是按照过去的待遇发放俸禄的,这也是这个大数字的重要来源。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