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艾修鲁法特微笑了一下,用手在小丫头的眼上抹过,擦去她的泪水。(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可不是一个女王应该说的话呢。”他轻柔的说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作为女王,你要特别注意,不要随意的流泪……王者无泪。啊,这句话的本质其实不是说不能哭,而是说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软弱。至少在外人面前不能。我的老师曾经对我说过‘你如果镇定,你的部下只会动摇。如果你动摇,你的部下就会惊惶。如果你惊惶,你的部下就会崩溃’。王者就是最高的首领,这是一个基础的素质。”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自己情不自禁说出的那句话。那句话好像就在他脑海中,就在他的嘴巴,就在他不知不觉,全然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从嘴里吐了出来。他的老师?他有过老师吗?当然了,既然他掌握了这么多知识和技能,那么他肯定是有老师的。但是他老师是谁?他到底是谁?

  艾修鲁法特脑子里一片纷乱,不过下一瞬间,他将这片纷乱驱离出去。

  “能像之前一样,陪我一个晚上……最后一次?”她要求道。幸好,小丫头的意思中,并不包括男女的那一种,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要求。

  ……

  艾修鲁法特轻轻的把小丫头的手挪到边上的枕头上。房间里这张**并不是很大,艾修鲁法特很容易就从**的边缘爬了下来。在外人看来,他这样掂手掂脚的样子或许会引起什么误会,但是实际上他和衣而卧,陪着小丫头略微躺了一会罢了。小丫头枕着他的胳膊入睡的,但是他很容易就用一个小枕头取代了自己的胳膊。

  小丫头已经睡着了。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看起来更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而不是那个竭尽全力想要把自己伪装成女王的小丫头。

  真奇怪啊,为什么会情不自禁的最后选择了帮她呢?艾修鲁法特在脑海里问自己,但是却没有正确答案。就好像他的心……他原本以为已经冷静得宛如寒冰一样,波澜不惊的心,在那一刻萌发了一种异样的冲动。不,也许不是冲动,也许只是如罗蒂雅所说的一样,他原本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只要机会到了,他自然而然的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他走到门口的位置,却看到老婆婆站在那里。老婆婆依然穿着那种平时的那种类似苦修士的长袍,笑吟吟的看着他。明明只是这样一个毫无威胁的老妇人,但是艾修鲁法特却不自觉的感到心脏一阵抽紧。

  “艾修鲁法特大人……外面好像都在讨论您呢。”婆婆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有着一种属于这个年纪特有的温和。

  “讨论什么?”艾修鲁法特问道。这个问题其实多余——艾修鲁法特拥有超乎人类极限的听觉,所以他能够听到很多别人本来以为他听不见的声音,其中当然包括这个新宫廷各位官员的讨论——特别是讨论他。每个人都知道他是谁,但他们讨论他的方式在外人听来,就像在讨论一个不受管束,喜欢在晚餐时候掀翻桌子的野孩子。

  “他们打算……把您累垮啊。”婆婆说道。“艾修鲁法特大人,您还是多注意一下身体为好。”

  “放心。”艾修鲁法特微微一笑。他吃不准这位老婆婆想干什么,有的时候,他觉得这个老婆婆好像有着非凡的观察力和智慧,但是有的时候,他觉得她更像一个**溺孙辈的老糊涂。“只要他们能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各项工作就行,其他的,我并不在意。”

  “那么艾修鲁法特大人打算什么时候让陛下召见各位臣子呢?”婆婆问道。通常情况下,能够随意觐见女王而不需额外批准的只有御前会议的各位成员,或者是得到额外批准的信使,其他官员并不能随时随地的见女王。这样的规定原本当然不是什么错,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等于艾修鲁法特隔绝了其他官员和女王沟通的渠道。任何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朝着“架空女王”这个方向想。某种角度来说,比拜伦当年做的更加彻底。

  “两个月左右吧。”艾修鲁法特回答道。“我希望把事情……很多麻烦事情做完先。”

  “……以上,就是从鹰隼城得到的最新情况。”文书官恭敬的念完,然后将手中的信件递给拜伦公爵身边的一位近侍。

  “很好,各位,”拜伦看着四周的部下们,“有什么看法吗?”

  像所有狡猾的人会做的一样,拜伦在撤离鹰隼城的时候留下了足够的眼线。虽然他已经被逐出了王城,但是凭借魔法通讯的便捷,鹰隼城发生的一举一动照样逃不过这位前摄政大臣的眼睛。

  “那个艾修鲁法特是不是疯了。”有人说了一句。虽然从来没有规定一个人的兼职数量,比如荒野贤者加鲁纳斯就经常身兼首相和外交大臣双职,但是艾修鲁法特的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正常的理智,而是近乎于疯狂。

  “暂时疯了。”拜伦倒是难得的保持了冷静。“不过……我相信他不会活活累死的。等到他身体垮了之后,躺到病**上后,他大概就会冷静下来吧。”这位前摄政大臣微笑了一下,这种愚行会使得艾修鲁法特的威信和声誉受到很大的打击,当然,连带着还有那位小女王的声誉也会受到损害。不管怎么说,这对于拜伦而言都是有利的事情。

  “关于这件事情大家怎么看待……艾修鲁法特多次接触来鹰隼城经商的矮人商人。”拜伦继续说道。“每次都是秘密会面,不容许第三者旁听。”

  矮人在人类世界里并不是特别罕见的东西。特别是来往于大城市的商队。如果能抛开矮人那些小心眼和睚眦必报的天性,他们通常还是很受欢迎的,特别是他们制造的各种金属器具,通常能卖出高价。

  “……该不会……借钱的吗?”短暂的沉默之后,有人问道。

  “那是一个矮人商队,就算借钱也借不到什么大数目。”反驳的正是坐在拜伦公爵边上的一个年轻人,他的容貌和拜伦非常相似,傻瓜都能看出两人之间存在血缘关系。哪怕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只要他对拜伦公爵的情况有所了解,他就能很轻易的推断出这个年轻人正是拜伦公爵的长子——拜尔海姆。

  “但是可以通过商队和矮人国度联系啊……矮人的群山国度中,可是蕴藏着惊人数量的财富的。从这一点来说,借到一笔巨额资金不是问题。”

  “但是我们的艾修鲁法特伯爵大人,”拜尔海姆用讽刺的口吻说出了这个头衔,“有这个面子吗?能够从矮人那里借到足够的钱?我想,这件事情无须深究……”

  “公爵大人,”埃辛突然出声,“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要慎重为好。艾修鲁法特是一个雇佣兵出身,或许在雇佣兵生涯中,他有机会结识了某些特殊人物……”

  “雇佣兵雇佣兵,一群人渣能有什么见识?能结识什么样的人物?能认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的话,”拜尔海姆不屑的看向埃辛。“还需要当雇佣兵吗?”

  他在声音里估计的强调了“雇佣兵”这个词,让埃辛的脸上一阵发红发白。

  “等等,或许这个艾修鲁法特的情况……有点与众不同。”拜伦这个时候插进来,打断了这番对话。“这是我从布拉西安得到了最新情报。这个人或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位随从将一份文件递给那位文书官,后者立刻将其拿起,并且吐字清晰的开始诵读起来。

  与会众人全部沉默下来,包括拜尔海姆在内,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了。

  这份文件正是来自布拉西安的调查报告。布拉西安是格鲁尼西部的一座小城,属于那种谈不上富裕,也没有什么特色出产的,真真正正的小地方。之所以拜伦会派人去布拉西安那里去调查,完全是因为艾修鲁法特是从布拉西安来的——至少在纸面资料上是如此。

  文书官慢慢的读下去。在这份报告上清楚的说明了这位艾修鲁法特在布拉西安的所作所为——他已经是那座小城首屈一指的富豪,名声显赫,广受尊重,此外住在一座精致美观的城堡里,拥有着庞大的产业,家里更有四个未婚妻。其中之一正是雪莉。

  在场的人中,稍微消息灵通的都知道雪莉实际上是拜伦公爵的私生女。虽然没人知道为什么雪莉突然消失,但是却也压根没料到雪莉居然因为欺诈罪被逮捕,然后以女奴的身份被艾修鲁法特给买下来。

  必须要说,拜伦派出去的人并不是傻瓜。这份调查详细而精确,特别是涉及了艾修鲁法特的秘密财产。尽管表面上,艾修鲁法特仅仅拥有一个叫做欧洛克商会的小型商会(对于乡绅贵族而言,这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实际上,他还控制着更大的产业,那就是最近突然神秘出现的烟草商会“香海”。这个商会出售的各类烟草已经成为贵族和富商之间流通的高档货,广受欢迎。

  换句话说,单单从这份报告来看,这位叫做艾修鲁法特的人完全是那种仅存在于儿童故事里的传奇人物,文武双全,还都是出类拔萃的类型。

  埃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现在他完全明白当初自己拿着价值五万金奥利的房子去收买艾修鲁法特有多么的愚蠢了。这就好比乞丐去和国王比财富。不过从另外一点来说,他也有点高兴:那一次收买失败并不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拜伦公爵的收买价格实在太过于可怜了。

  “各位,”拜伦说道。“无论如何,看起来我们那位小女王是铁了心要重用艾修鲁法特了,我不得不说她确实很聪明。”他环视了一下四周。“不知道这位艾修鲁法特伯爵会为他的女王做到什么程度。不过哪怕他捐献出全部财产来……”他邪恶的笑了一下。“也只不过多苟延残喘上个一两个月罢了。”L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