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掌柜立即去拿向云想要的货物。

    “好阔绰啊……,不知这是哪家的公子?”,店铺中很多人这般叹道。

    向献对于向云拿出了这么钱,也是惊讶无比。

    而向世平,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

    向云没有再多看向世平一眼,买好东西后,与向献打了一声招呼,而后离开了杂货店。

    ……

    回到客栈后,向云叫上云青萝,一起出城,去码头坐船。

    两人刚刚上船没多久,向献和向世平等人也来了,他们自然也是坐这一艘船回去。

    “六叔,这边坐。”,向云招呼向献道。

    向献和向世平上船后,看到了坐在向云身边的云青萝,立即露出了惊诧之色。

    虽然云青萝以纱笠遮住了自身容颜,但是她身上散发的卓然气质便很惊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了不得的美人。

    向世平这样的乡野村民,就没怎么见到过,云青萝这样打扮的女子。

    “这位是?”,向献看向云青萝道。

    向云闻言,想了想道,“我师姐……。”

    他并没有说云青萝是太玄丹宗的长老。

    因为,一位修行门派的长老跟着他回家,对于这些村民而言,太过惊人了。

    他不想暴露自己是太玄丹宗宗主的身份,不想过于张扬。

    虽然他口中这么说,但是向献和向世平皆露出了异样之色。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一名女子跟着男子一起回乡看望男子父母,意味着双方之间,必有比较亲密的关系。

    云青萝听得向云称向献为‘六叔’,只当是遇到了向云的长辈,连忙掀起笠纱,露出美艳的绝色娇颜,对向献微笑道,“六叔好!”

    虽然她已经通过向云,知道向云家是普通人,但也不会因此就少了对家中长辈的礼数。

    她这么惊艳一笑,立即让向献和向世平,以及船上另外几位看着这里的人,呆若木鸡。

    这般美丽的女子,他们非但没有见过,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

    云青萝打完招呼后,立即放下了自己的面纱,重新遮住了自身面容。

    向世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瞟自己的儿媳一眼,再也不觉得自己的儿媳漂亮了。

    此刻,他总算完全意识到,自己在向云面前,是多么卑微的存在!

    ……

    船舱内的气氛有些怪异,向云来到了船头吹风。

    他神清气爽,扫视四周一眼,只见河面宽阔,还有些张灯结彩的花船在并排同行,好不热闹。

    没过多久,云青萝也追了出来,站到了向云的身边。

    摇桨的船家打量二人一眼,见二人似不是普通人,道,“两位是去凉河村喝喜酒的吗?”

    “喝什么喜酒?”,向云诧异道。

    船家略微一愣,道,“今天是朱乡绅的三公子朱洋,纳第五房小妾的大喜之日。”

    “哦……这样啊。”,向云知道,凉河村住有一户富贵人家,姓朱。

    不过,虽然同住在一个村上,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和这家人没有过什么接触。

    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不会有什么交集。

    那船家接着道,“这朱乡绅的三公子,可是个了不得的人,曾经在金光洞修行十多年,三年前才学艺归来,学了一身好本事,二十五岁,便有了五房妻妾,个个美貌如花,……,连县城里的大官,和一些修行之人,都经常登门拜访。”

    “原来凉河村还有这样的人,……。”,向云微微有些诧异。

    凡人想要走上修行之路颇不容易,凉河村不仅出了他,还出了朱三公子这么个人才,还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宝地。

    船家闻言再道,“今天朱三公子纳妾,凉河村热闹得很,旁边这些并行的花船,都是朱家包下来载客的,你看几乎都坐满了。”

    向云只是礼貌的回应,点了点头。

    “对了,你们是外地人吧?”,船家道。

    “不是,我是凉河村人。”,向云道。

    船家载客,也是有些见识的人,见向云和云青萝不是普通人,立即问道,“阁下是凉河村,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嘿,嘿,我在这里划船很多年,经常在青山城和凉河村一带往来,凉河村的村户,我大都认识。”

    “小河湾的向刚家。”,向云报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

    船家略微一愣,而后反应过来,道,“你就是向刚家,那个外出修行的孩子?”

    向云外出修行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凉河村,这船家知道他,不足为奇。

    “是的。”

    船家再次打两向云和云青萝一眼,而后道,“还是你们出去修行的人好啊,都这么有出息,……。”

    ……

    船在凉河村靠岸之后,向云和云青萝立即下船而去。

    旁边也有很多船停靠,并不断有来喝喜酒的人从船上走下,不过,向云对这些没有丝毫兴趣。

    踏上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他心潮澎湃,归心似箭,哪里会管谁结婚谁喝喜酒这种琐事?

    没过多久,向云来到了自家外。

    熟悉的瓦房,熟悉的院子,和十年前相比变化不大,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即走进了自家的院子。

    然而,他刚走进院子,便看到父亲和母亲坐在牛棚边,母亲在哭泣。

    “爹,娘,……,我回来了!”,向云道。

    向父和向母目光立即落到了向云身上,他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向云?”

    “是我啊!”,向云冲过去,一家人立即抱在了一起。

    久别重逢的喜悦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向云站定后,看了一眼向母泛红的眼眶和眼角的泪痕,道,“娘,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向母面上露出一丝哀色,看向旁边牛棚道,“昨晚,家里的大水牛被人下药毒死了,……,马上就是春耕的农忙季节了,没有了它,我们家那几亩地怎么办嘛?”

    对于村里人而言,耕牛十分重要。

    向云看了一眼,躺在牛棚里,已经断气的大水牛道,“它是被人毒死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向云的记忆中,母亲性子温和,父亲刚正不阿,从来都是与人为善,几乎不可能与人发生大矛盾,……,自己家的牛,怎会无缘无故的被人毒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