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仙传 第九十四章 怒狮宗来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赵煌寅赶到此地时,差点老泪纵横。

  眼前,偌大的山林里,三名少年被无数玄武士兵拥簇,兴奋的呐喊声响彻荒古山脉,将远处一些潜伏的猛兽都惊走了。

  青龙帝国在这片地方的兵力近乎瘫痪,被杀的毛都不剩一根,无鸣等人踩踏着敌军的尸体而行,虽然年幼,但三人此刻却是这些常年驰骋沙场的老兵眼中的军神。

  “镇国候,镇国候...”

  万人呐喊,高颂封号,山呼海啸之声远扬几百里,这是一种信仰,是一种俩军交战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

  此前便是因为谭家疯子威势太盛,才导致玄武帝国一败涂地,连失十几座城池。

  “天佑我玄武,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天才,三人齐出,足以抵住谭家疯子!”赵煌寅呢喃,他一生刚强,此刻却险些失态,眼中有水雾弥漫。

  “赵丞相,我送的这份礼,还算满意吧?”

  人群中,无鸣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他有些心酸,此刻的赵煌寅虽然依旧健硕,但明显精神颓废,就连婴儿般稚嫩的脸蛋也显得有些老态,竟然在眼角留下了皱纹,管中窥豹,不难得知这段时间赵煌寅确实很疲累。

  “哈哈,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这份礼,是老朽近段时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你很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赵煌寅回神,开口大笑,发自内心的高兴。

  与此同时,他瞥见了无鸣身旁的小胖子与邪平,有些忐忑的问道:“邪平小友乃是聚贤宗门下,此番搅进来,不会受到责怪吗?”

  “丞相大可放心,我与宗主打过招呼,此番出来,仅代表我个人,所行之事与宗门毫无干系!”邪平咧嘴,早先确实打过预防针,告知要与无鸣共患难,眼下之事,倒也不算违背宗门的意念。

  至此,无鸣功成身退,战场上,流传三个少年天才横扫的神话,激起轩然大波。

  青龙帝国大本营,谭家疯子依旧黑袍遮体,只留下一双深邃的眼睛,像是带着某种情绪,盘坐在营帐中。

  “谭灵,玄武帝国大破在即,你居功至伟,皇主有令,加封你为无双候,怎么样?高兴吧?”大帐内,谭锋一脸兴奋,此等封号,代表的不仅是一种地位,更是青龙皇主的认可,无双候,天下无双,比之玄武皇主册封的镇国候还要有分量。

  “都是义父教导有方!”

  颇具灵秀的嗓音代替了之前的嘶哑,这是她原本的声音,宛如黄鹂,清脆怡人,也只有面对谭锋之时才会不加掩饰。

  此刻她眼神变换,带着莫名的韵味看了眼兴冲冲的谭锋,黑布下,嘴角不自觉的划过一抹苦笑,若能消停,她根本就不愿征战,奈何,身不由己...

  “嗯...看来当年我的确没有走眼,空灵体,嘿嘿,竟然能够开辟三条脉轮,假以时日,即便是三大宗教也得对你礼让有加!”谭锋嘿笑,语气中有着难掩的得意,似乎很满足谭家疯子的态度。

  “报...”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惊呼,一名浑身染血的脉轮境高手重伤而归,连招呼都忘了打,直接冲进大帐内。

  “放肆,没看到我与先锋在商议军中大事吗?”谭锋厉喝,一改之前的和蔼,变得不怒自威。

  “禀主帅,战场大变,三名开辟了两条脉轮的少年突然出现,大杀四方,破我军数万,脉轮境高手亦死了十数人,且...且韩将军也战死了!”

  那名冲进来的人跪拜,他浑身染血,一条臂膀都被打碎了,没来的及疗伤便赶了过来,语气急促,告知最新军情。

  “什么?”

  闻言,谭锋更怒了,固灵境的修为爆发,整个人变得璀璨无比,像是一轮太阳般耀眼,情绪很愤怒。

  “有人远远听见韩将军怒喝,说是之前逃脱的野小子归来了...”那人颤抖,在谭锋面前,即便他是全盛时期也难以镇定,何况现在受了重伤。

  “逃脱的野小子?尼玛的,原来是你!”谭锋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迷茫,紧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完全不受控制,怒骂出口,失去了固灵境高手该有的淡然,突然变得激动无比。

  头顶“轰”的一声出现一个小人,灵气冲天,将整个大帐都掀翻了,烟尘漫天,吓傻了周围将士,全都一脸紧张的望向这里,还以为敌军有高手来袭。

  “义父,你是说,那个叫无鸣的出现了?”

  混乱中,传来谭家疯子的询问,她对无鸣印象颇深,也知晓了谭锋曾去截杀失败的事,故此第一时间联想到一些事。

  “除了他,没人能让我有这么重的杀心,此次皇主宣战,也大多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小子,杀子之仇不报,我谭锋,誓,不,为,人!”

  烟尘中,谭锋神色阴沉,一脸狰狞,简直是咬着牙根在诉说,决心很强烈。

  一为复仇,二则是为了当初小白给予他的伤痛,那一次,他受损颇重,险些跌落进脉轮境,足足耗光了大半的家底,才得以复原。

  另一个方位,赵煌寅大摆庆功宴,借此机会重振军心,无鸣三人高居上座,被奉为急先锋。

  “小友此次归来,真的是雪中送炭啊,军心大定,才能放手一搏,此前差点就落败了!”三人身前,阿坤一脸唏嘘,不断感概,道:“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我已经不中用了,居然会输给一个小辈,唉...”

  此前阿坤曾仗着修行久远,身处脉轮境中期,欲与谭家疯子相搏,结果不出百招便被其杀退,如果不是赵煌寅冒险祭出玄武镇运旗,差点就因此丢了性命,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每次提及,都有些汗颜。

  “那个谭家疯子,真的开辟了三条脉轮?”邪平开口,脸色有些不自然,自己堂堂聚贤宗大弟子,居然不如一个帝国的家族后裔,让他难堪。

  “是的,三条脉轮,空前绝后,一旦发威起来,灵气挤满了半边天,无一合之将,恐怖无比!”阿坤神色暗淡,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本应庆贺,却因为三条脉轮之事,让众人心头沉甸甸的。

  良久之后,赵煌寅打破沉默,强颜欢笑,言称不必在意,暂保无忧便是最大的战果,可眼中的失落却很明显,因为无鸣至今还在锤血境巅峰,尚未突破之前,面对三条脉轮的谭家疯子,基本是毫无胜算。

  “怕个屁,大不了等有机会,徐哥我带一帮家仆过来横扫了他们!”

  小胖子放狠话,引来一群人鄙夷,这牛吹得太响亮了,带一帮“家仆”,真的以为那是一群可以随手打发的乞丐么?

  一天后,惊变再现,小白不知从何处归来,带来一则消息。

  怒狮宗全面通缉无鸣及小胖子,谭锋得知后,曾与之联络,告知他们无鸣等人很可能在玄武帝国助阵,引来一大波怒狮宗高手,正在向此地进发,要缉捕几人。

  “屋漏偏逢连阴雨,多事之秋啊!”赵煌寅愁眉苦脸,没想到刚刚来了点动力,便要再次失去了。

  “好一招借刀杀人,好阴险的谭锋!”阿坤咬牙,一脸怒容,气的胃疼。

  “无鸣,你们必须暂时离开,要不然会有大祸!”

  最终,赵煌寅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带着不舍送走了三人,言称可以再坚守一段时间,一切,听天由命。

  “奶奶的,怒狮宗真是阴魂不散,我真想给他们点惩罚!”路上,小胖子愤愤,咬牙切齿,连番被怒狮宗逼得逃离,让他心中堵着一口气。

  “邪平,你知道怒狮宗的所在地么?”突然,无鸣开口,眼中有莫名光辉闪过,似是在打什么主意。

  “你这幅表情,该不是?”

  邪平瞪眼,与无鸣相处久了,早就习惯了他的我行我素,胆大包天,此刻有些猜想,让他都不禁悚然。

  “嘿嘿,你带路就好...”无鸣撇嘴,眼中掠过一抹狠辣,他何尝不是堵着一口气,早就想发泄了,如今怒狮宗大肆搜捕他们,高手尽出,大本营必定空虚,再加上小白护阵,他想去闹上一闹,起码,给怒狮宗敲响一个警钟。

  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苍茫大山里,杀千刀迎风而立,脚下是一片山峰,他眼神变换,欲言又止,静静的看着下方一道娇弱的身影。

  山脉里,夏欣正在卖力的扛起一块块上百斤的石块,莹白的额头布满了汗珠,可她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坚持要踏入修行,且软磨硬泡让杀千刀赠与锤血之法,想要尽快摆脱这种成为无鸣累赘的日子。

  “此番心态,若能持之以恒,倒也是块好料子,可惜,修行晚了...十年黄金岁月已过,脉轮境怕是你的极限!”

  杀千刀轻叹,语气中有种惋惜,而后不再言语,转身向聚贤宗深处飞去,他想成人之美,要赠予夏欣各种天材地宝,促使其早日踏上修行路。

  十天后,怒狮宗所在地,一片群山环绕,灵气飘渺,浓厚的惊人,山脉中亭台楼阁,各种奇珍异兽出没,悠闲自在,宛如仙境。

  “这就是怒狮宗了,无鸣,你该不会真的要闯宗吧?要知道,稳宗阵的厉害,世间罕见,即便是小白,也难以硬攻!”

  山脉外围,一片乱石堆里,邪平咧嘴,看着眼前的巍峨群峰,难免有些泄气,他深知稳宗阵的厉害,觉得想要打破简直是天方夜谭。

  “嘿嘿,如今我们在暗,为什么要抛头露面?”无鸣嘿笑,眸子中有种戏谑,掏出了三枚浑圆,有些恶趣味的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