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道天王 第七十四章 暴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季东阳闻言立即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自得之色,“如果你不怕当着这么多人,丢尽太玄丹宗左脉的脸面,我倒是可以给你长长见识!”

    他的想法倒也简单。

    如果能在丹武会开始之前,当众暴打向云这位左脉弟子中的第一人一顿,无疑会对左脉造成极大的打击,等同狠狠羞辱了左脉一翻。

    天阳门与太玄丹宗右脉交好,这位天阳门的大师兄,自然会处处向着右脉,为右脉着想。

    他对于自身的实力很自负。

    “既然如此,那就划下道来吧!”,向云简单道。

    周围的弟子们闻言,立即退到了边上,与此同时,更多的弟子见这里有热闹看,立即聚集过来。

    场中,向云和季东阳相对而立。

    “呵呵,与你切磋之前,我们先下个赌注如何?”,季东阳冷笑道,“如果谁输了,就一边学狗叫,一边围着这广场爬三圈!”

    在他看来,既然逮到了羞辱向云的机会,那就要来个狠的。

    “如你所愿,出手吧!”,向云沉声道。

    周围的弟子们,听到两人定下了这样的‘重注’,立即开始议论起来。

    “这向云竟然答应了季师兄提出的赌注,他脑子被驴踢了吗?难道他不知道季师兄是天阳门的大师兄,修为已经比肩天阳门的长老了?”,有人当即道。

    “这小子真是不开眼啊,没见识,不认得季师兄不要紧,但总该有点儿眼色吧?他没看到姜师兄在亲自作陪季师兄吗?”,有人接话疑惑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季东阳来到太玄丹宗后,由太玄丹宗中脉天骄姜天宇相伴,由此可见,其应该是和姜天宇一个层次的人物。

    在周围的许多弟子看来,这季东阳是向云惹不起的人,向云与季东阳定下那样的赌注,完全是找罪受。

    “哈哈哈……,依我看,这小子就是太狂妄,想要自取其辱罢了,我们等着看好戏吧。”

    “哈哈,左脉弟子中的第一人围着广场爬三圈学狗叫的事,若传到了左脉长老耳中,只怕那些左脉长老会被气个半死吧?”,有人已经想到向云输后,完成赌注时的情景了。

    片刻之间,这里就聚集了很多人。

    “啊……,季师兄加油。”,有女弟子高声尖叫道。

    这个世界,人人崇敬强者,季东阳乃天阳门大师兄,这样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许多仰慕他的女子。

    “男神加油,打爆他,打到他妈都不认识他!”,一些季东阳的狂热仰慕者,小脸通红的兴奋大声喊道。

    现场的气氛,异常火热。

    季东阳扫视全场一眼,右手往后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傲视向云道,“给你个先出手的机会吧,若等到我出手,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那我可不客气了!”,向云话音落下,展开无踪步,如浮光掠影,瞬间到了季东阳身边。

    “嘭……”,他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没有人看到他出手的动作,只看到了季东阳双腿突然一弯,跪倒在了地上。

    当向云的身影停住,在季东阳身边清晰显现出来之时,季东阳已跪在地上,面色苍白如纸,口中不断哀嚎。

    他的双腿被向云打断了!

    季东阳的修为在真罡境二重天。

    这一刹那,在场边贬低向云,以及为季东阳加油助威的人,如同被狠狠抽了一个耳光,身体一僵,瞬间鸦雀无声!

    那些满脸兴奋的为季东阳呐喊的女弟子,小口张圆,如同吃了一个死孩子一般,再也说不出话来。

    “季师兄受伤了吗?怎么还不还手?”,一小会儿后,很多人回过神来,这般难以置信道。

    天阳门的大师兄,怎么可能被向云一击打倒?,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大到了这等程度了吗?

    然而,季东阳依旧没有出手。

    倒是向云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季东阳的脸上,将之抽飞出去,“谁丢人?”

    向云一步步走向季东阳,又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还要给我长见识吗?”

    “看不起我这个左脉第一人?”

    “还想把我当软柿子捏吗?”

    “老子给你脸了?”

    ……

    向云每说一句,将季东阳抽飞出去一次。

    每次看到向云走近,季东阳眼中都会露出极度的恐惧之色!

    场边的所有人彻底明白过来,季东阳不仅败了,还败得很惨,只有被向云暴打的份。

    姜天宇面色很难看,当即小声对身边的一名弟子道,“去叫古长老和天阳派的朱掌门来,……。”

    当向云再一次走到季东阳身边时,季东颤抖哆嗦,含糊不清道,“我已经输了,我认输,你停手……。”

    他的脸已经肿胀成了猪头,说话都不利索了。

    “啪……”,向云再次将他抽飞出去,“说清楚点,我没有听清!”

    “唔……,我……输了!”

    “你输了?”,向云双手负在身后,踱步过去,俯视季东阳道,“那你还不赶快学狗叫,围着这座广场爬三圈?”

    “你……你别欺人太甚!”,季东阳眼中凝聚起了一抹狰狞之色。

    他怎么可能真的按照赌注,围着广场爬三圈,学狗叫?

    他可是天阳门的大师兄,被门派的长辈捧着,一直受门派的弟子们恭维,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现在知道欺人太甚了?”,向云冷声道,一脚踏在了季东阳的背上,“这个赌注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吗?赶紧爬!”

    “汪,汪……。”季东阳无可奈何,开始在地上爬了起来,并一边学狗叫。

    周围的弟子们,已然目瞪口呆,先前英姿不凡的天阳门大师兄,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然而,没过多久,一道喝声突然从空中传来,“住手!”

    有两人极速御风而来,其中一人正是太玄丹宗右脉长老古青阳,另外一人是一名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华服中年。

    两人齐齐落到了场中,打量双手触地,如狗一样爬的季东阳一眼后,皆冷冷的瞪向了向云。

    “你又是何人?凭什么喊我住手?”,向云认得古青阳,却不认得那华服中年。

    刚才,正是那华服中年开的口。

    “吾乃天阳门掌门,你竟然如此羞辱我门中弟子,当真胆大包天!”,华服中年名为朱寿瞳,摆出了掌门威仪,寒声道。

    “哦……你是他的掌门啊,他刚才和我打赌输了,你也一起来监督他履行赌注,学狗叫,围着这广场爬三圈吧!”,向云平静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