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仙传 第八章 逼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一番平静。

  无鸣卯足了劲,五道脉轮围绕其周身,若隐若现,不断有血气疯狂涌出,加持在手印上,最后干脆连手掌都变得通红,宛若烙铁。

  “给我起!”

  无鸣大吼,在进行各种尝试,手印连续变化,且越来越快,一种熟练的感觉油然而生。

  终于,“嗡嗡嗡...”

  帝武印升起,静静悬浮,随着无鸣手印变换,不停的变换着大小,其上神芒流转,霞光四射,且不时有闷吼传出,其音如雷,一缕缕青气随之飘散,带着一股厚重的威压。

  “竟然就这么,成功了?”

  不远处,赵煌寅自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无鸣,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逑...”

  突然,帝武印急剧缩小,随后化为一枚玲珑小印,被无鸣一把抓住,直接塞进怀里。

  “嘿嘿...赵前辈,这帝武印小子勉强能够驾驭,还算顺手,你可敢暂寄与我?”

  此前已经互相通晓,无鸣知道了赵煌寅的身份,乃是玄武帝国的丞相,位列三公,权倾朝野,此次之行,乃是为帝国演武场争雄的名额而来。

  “咕嘟...小子,帝武印,我送给你!但是,你不准备解释些什么吗?”

  赵煌寅咽了一口唾沫,使劲搓了搓那张似婴儿般稚嫩的老脸,静下心来,不由有些无语,锤血境便能驾驭灵宝,且磨合还不足半个时辰,此等天赋,放眼四大帝国,谁人可及?

  可此时,眼前的小子明显一副见宝眼开的模样,难道真的只是乡野里埋没的天才而已?

  要知道就算是谭金那等锤血境圆满的人物,当初成功驾驭青灵珠也是花费了半个月之久,且还有族中长辈相助,他不相信无鸣会人如其名,真的只是一个无名小辈。

  “解释什么?”

  无鸣纳闷,这老头嘴上说送,难道是不舍得,暗示自己不该昧了他的宝印?

  “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煌寅变得严肃起来,他有些耳闻,也曾看过一些孤本,通晓一些事,怕因为无鸣,沾染上麻烦。

  “我就是我,一个被你孙女从坟里扒出来的无名小辈罢了!”

  无鸣回应,敷衍了事,不愿告知!

  “那你为什么被埋在坟里?”

  赵煌寅追问,言语间已经有了些许不善。

  “赵丞相,我无鸣一介走卒,你若不愿,灵宝,我还你就是,从此俩清!我没必要非得死皮赖脸的缠着你,从而摆脱什么谭家的缉捕!”

  见赵煌寅神色不善,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无鸣有些恼了,故此开口,言语间毫不客气。

  “报...”

  赵煌寅正欲解释,突然,远处有人大喝,一匹高头大马飞驰而来,其上一名将士打扮的兵卒神色焦急,似是有什么急事一般。

  “报!”

  “禀丞相,白虎帝国使者到来,一名少年挑衅,小姐忍不住,上前迎战,结果...”

  那兵卒说到一半,犹豫了一下,好像难以开口。

  “芸儿?说,芸儿怎么了?”

  赵煌寅一惊,厉声喝道,言语间怒气冲冲,像是一头被摸了屁股的老虎一般,在惊怒之下,灵气不受控制,自然溢出,直接将无鸣震退了好几步,自己的掌上明珠出了事,怎能不怒?

  “小姐,小姐被那少年弄废了一条胳膊,现在正在治疗!”

  “轰!”

  那士兵话音未落,赵煌寅便发狂了,灵气澎湃,俩条脉轮在其周身出现,嗡嗡作响,在其周围数米,满地的枯枝烂叶被卷起,灵气肆虐间,纷纷化为碎末,飘向虚空。

  赵煌寅一张老脸瞬间变得紫红,阴沉到极点!

  “混账,劳资杀了你!”

  龙之逆鳞,触之者死!

  赵芸芸无疑便是赵煌寅的逆鳞,此时赵煌寅满脸煞气,怒目圆睁,彻底狂暴了。

  赵芸芸所居住的驿馆里,此时俩拨人正在对峙。

  “切,花瓶而已,连个脱臼之痛都忍不得,也敢大言不惭,此次帝国演武场之争,你玄武帝国注定了还是垫底的存在!”

  一个古铜色肌肤的少年开口,扎结肌肉下,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此时用蔑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玄武帝国众人,语气恶劣,丝毫不客气。

  “胡说,我家小姐已经找来了一名少年高手,有他相助,足以横扫尔等!”

  对面,一名丫鬟反驳,气的全身哆嗦,自家小姐被人打的一条臂膀脱臼,现在还被人羞辱,她实在气不过。

  “一个丫鬟而已,也敢跟我顶嘴,找死不成!”

  那少年目光一沉,向前迈步,就欲出手,其表现强势无比,压根没把对面玄武帝国众人放在眼里,视其为蝼蚁。

  在他身后,几名老者闭目养神,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察龙,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欺负一个丫鬟,不就是锤血境圆满嘛,一身才只有俩千斤之力,我已经过了锤血境的洗礼,迈入脉轮境已是水到渠成,千斤之力,我挥手间便可做到!”

  就在此时,驿馆外再次传来一道声音。

  一群人涌了进来,带头的是一名器宇轩昂,面容俊秀的少年,看似轻巧的身材,迈步间,却尘土飞扬,在玄石铺就的地面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鲁帅?你已经接受过洗礼了?”

  察龙回头,有些吃惊的看着来人。

  “哼,怎么,你想跟我也比划比划吗?”

  名为鲁帅的少年开口,言语间尽是挑衅之意。

  “嘿嘿,想比划可以,但是,今天不行,我是为刺杀谭金的那名少年而来,听说他肉体强横,疑似锤血境无敌,我想见识一番这个让你们青龙帝国颜面尽失的少年,究竟有多厉害!”

  察龙冷笑,不甘示弱,且不露声色的贬损青龙帝国年轻一代。

  “哼,那个野小子吗?我正是为杀他而来,听说谭金险死还生,谭家家主听闻后震怒,此刻正在赶来,要向赵丞相讨个说法,我虽同为青龙帝国三大家族的子弟,却不是谭金那个废物可比,理当身先士卒,拿下他!”

  鲁帅开口,说得冠冕堂皇,三大家族并不和睦,一向明争暗斗,此次谭金被刺,鲁帅若能先行拿下无鸣,自是给谭家无声扇了一巴掌。

  “何人欺我芸儿?”

  就在鲁帅和察龙拌嘴之际,驿馆外一道身影闪现,正是怒气冲冲赶回来的赵煌寅。

  “赵兄,好久不见!”

  察龙身后,几名老者同时睁开眼睛,眸中精光闪烁,盯着怒容满面的赵煌寅,灵气鼓荡,随时准备出手。

  “是谁,欺我芸儿?”

  赵煌寅对这几人不理不睬,加重了语气,再次询问,一双老眼扫视,杀气腾腾。

  “是我!”

  场中,察龙一脸桀骜,毫不忌讳,随口应答!

  “轰!”

  赵煌寅出手,俩道脉轮显化,灵气化作匹练,狂飙而出。

  “赵兄,脱臼而已,何必大动肝火,你要逼我等也出手吗?”

  察龙身后,一名老者怒吼,随手拍出一掌,化解了赵煌寅的攻势。

  “哼,当我怕你不成,欺我芸儿,诛杀尔等!”

  赵煌寅神色一缓,眼神变换,原来只是脱臼...

  但嘴上犹自不甘,脉轮嗡嗡作响,其上灵气吞吐,霞光四射,神圣超凡,作势就欲再战。

  “赵煌寅,给我交出那个野小子!”

  就在这时,驿馆外又有人大喝,人未至,怒吼便先传了过来。

  “这老家伙速度居然这么快!”

  鲁帅一叹,暗道可惜,回头看着来人。

  “轰!”

  脚步停下,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威猛的中年人气势汹汹的停身,周身灵气浓郁,虎目扫视,早先察龙身后的几名老者在他面前明显不够看,气场上隐约是在场的第一人。

  “谭锋,你来的正好,我倒要问问,我孙女在你青龙帝国遭人羞辱,你管是不管?”

  赵煌寅眉头一挑,回过身来,眸光闪烁,对谭锋所言直接无视,反而开口喝问。

  “你孙女遭辱关我屁事?我儿谭金险些被杀,若不是我留下的护心镜,早已身亡了,如今。凶手被你窝藏,我还想问你是几个意思呢!”

  谭锋虎目生辉,眸绽冷电,阴沉沉的回应。

  “呵呵,白虎帝国的小子辱我孙女你不管,你儿子谭金被我玄武帝国后生所刺,你却来找我问罪,这就是你们青龙帝国的行事作风吗?真是可笑!”

  赵煌寅眸光闪烁,暗道好险,谭金既然没死,这事就好办多了。

  随即冷笑,一句话堵了回去,直接把麻烦扔给了白虎帝国。

  “玄武帝国的后生?哼,我不管他是谁,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谭锋虽然修为高深,嘴上功夫却不是老谋深算的赵煌寅的对手,此时无言,只能耍横。

  “你想要什么交代?”

  赵煌寅老神在在,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我要他...死!”

  谭锋开口,言语间尽是浓浓的杀意。

  “可以!”

  出乎意料的,赵煌寅一口应承,但接下来,众人才明白了他的用意。

  “但是,那个小子,我也想让他死!”

  赵煌寅一脸冷笑,随手便指向了察龙。

  “赵兄,令孙并无大碍,你这么做,却是有些咄咄逼人了!”

  察龙身后的老者开口,且上前一步,将察龙挡在身后!

  “我咄咄逼人?那谭锋此举,算不算是在逼我?你们俩方,真当我赵煌寅可欺不成?”

  赵煌寅怒喝,且突然祭出一面一米大小的五彩旗,旗面上一头玄武栩栩如生,随着旗面翻滚,一道道厚重的气息垂落,将地面上铺就的玄石直接震的爆碎,一时间碎石飞舞,将那几名老者惊得慌忙后退。

  “谭锋,若要问罪,我赵煌寅也要讨个说法!”

  赵煌寅一脸怒容,表现的很气愤,像是真的要开战。

  “玄武镇运旗!”

  谭锋呢喃,双眼微眯,有些忌惮,他没想到这老家伙会拿出玄武帝国的镇国之宝。

  “踏踏踏...”

  就在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中,无鸣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