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向云惊觉身后有锐器破空的声音传来,反手一掌拍出,刚猛的掌劲将爆射而来的一篷银光反震回去。

    “啊……”,银光折射回去,将越不凡笼罩,而后让其发出了凄厉惨叫之声。

    “不凡!”,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一名老者飞入演武场中,查看越不凡的伤势,“钢针有剧毒?”

    老者乃越不凡的师尊,洞天的一位长老彭庸,他发现越不凡身上插着许多钢针,被钢针所扎的地方,皮肤在迅速变黑。

    主持比试的长老黄胜,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事,略微一愣后,道,“彭长老先带他下去疗伤吧。”

    他知道,彭庸向来将越不凡这个弟子宝贝得很,几乎视为亲子对待。

    彭庸瞪了向云一眼,而后将越不凡横抱起来,直接冲出了人群。

    向云对于彭庸的目光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主持比试的长老明明已经宣布胜负结果,这越不凡还出手偷袭他,他不过是将其打出的钢针反震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有何过错?

    他很快走出了演武场。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后,主持比试的黄长老,大声道,“第八轮,第二组,郑侯对阵陆展鹏,请比试的双方入场。”

    现场的火热气氛,并没有因为适才的小插曲而受到影响,当郑侯和陆展鹏进入演武场后,场边观战的许多弟子,再次大声呼喊起来。

    郑侯和陆展鹏很快交起手来。

    作为连续夺得三次春试第一的卫冕冠军,郑侯的实力自然不必多说。

    而那陆展鹏也是厉害人物,似乎对与郑侯的比试,早有准备。

    “这陆师兄的天光剑法好生厉害,似对郑师兄的长明拳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快看,郑师兄打出的拳劲越来越刚猛了,他在通过自身的修为优势,对陆师兄进行反压制。”

    ……

    “真是一场龙争虎斗,……,胜负要分了!”

    演武场中的战斗很激烈,突然,陆展鹏和郑侯硬碰了一记,两人同时分开,各自躺在了地上。

    两败俱伤!

    陆展鹏的一条手臂骨骼被震断了,垂了下去,而郑侯的肩膀上有一道鲜血淋漓,深可见骨头的血口子。

    ……

    这场比试,最终还是郑侯略胜一筹,不过,他赢得也很惨。

    当主持比试的黄长老,问他是否还要参加最后一轮的决赛时,他看了一眼向云,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离开演武场,下去疗伤了。

    他知道,自己这样的状态,根本不是还几乎处于全盛状态的向云的对手。

    “由于第九轮中,一方参赛者主动放弃比试,……,所以春试的第一名,已经产生!”,主持比试的黄长老,高声道,“他就是……向云!”

    这一刻,现场无数弟子的火热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向云身上!

    此刻的他,万众瞩目,无疑是这里最耀眼的人。

    “从这场春试开始,他就连续碾压对手,表现出了很强的实力,这个春试第一,当之无愧!”,很多人惊叹道。

    “能同时施展三种武技,当真骇人听闻,这样的人不拿春试第一,试问谁还有资格拿第一?”

    “虽然他没有与郑侯进行最后一轮的比试,但是我敢肯定,如果全盛状态的郑侯对上他,肯定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场春试,是我看得最过瘾的一场春试了,向云作为一匹黑马横空出世,夺得了春试第一名,全程都精彩无比!”

    ……

    “如果家里的人,知道我在这里夺得了春试第一,肯定会很高兴吧!”,听着周围弟子们的议论声,向云心绪也颇不宁静。

    他从一座小村落中走出来,在洞天做了八年默默无闻的弟子,而后得到姜伯赠送的机缘,才横空出世,一鸣惊人,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

    不过,他的心思已经较为沉稳,并没有因此想太多。

    而且,他知道这个春试的第一,不过是他在修行路上,所取得的小成就而已。

    他将继续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向云恭喜你!”,薛凝霜笑着走到了他身边。

    “谢谢你。”,向云突然牵起了她的手。

    这一刹那,薛凝霜玉面飞霞,低下了头,而周围的洞天弟子们,皆瞪大了眼。

    “薛女神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泡到手了?”,任谁都能看出两人之间的亲密,这个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周围的洞天弟子们,嫉妒得想要发狂。

    薛凝霜虽然低着头,羞赧无比,却没有松开他的手。

    此刻,秦慧卿和来接薛凝霜的人,皆皱起了眉头,然而他们也没有立即过来阻止两人之间的牵手。

    “夺得了春试第一,又抱得美人归,真是羡煞旁人啊。”,很多人这般感叹道。

    “我……我们去旁边说话吧。”,薛凝霜小声道,被现场这么多人环视,她耳面通红,早已羞赧不堪。

    “嗯……。”,向云感受着佳人素手的细腻温软,以及佳人身体发热散发出的处子幽香,只觉心旷神怡,浑身舒畅无比。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牵手离开演武场时,先前带着越不凡离去的彭庸又单独回来。

    “慢着!”,他看到向云要离开,当即喝道。

    见彭庸满脸煞气,向云平静道,“彭长老何事?”

    彭庸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在场的其它洞天长老道,“不凡因为深中剧毒,一身修为已经废了,今天,我定要替他讨个公道!”

    彭庸带越不凡下去疗伤之后,发现越不凡所中的剧毒非常霸道,虽然他保住了越不凡的命,但越不凡的一身修为都因此废了。

    越不凡在自己毒针上所涂抹的剧毒非常霸道,阴差阳错,反害了他自己。

    “这……”,主持比试的黄长老犹疑道。

    按道理来说,是越不凡出手偷袭在先,而向云不过是以其偷袭使用的毒针,反制了他而已,该承担什么责任?

    道理是在向云这边,但黄长老见彭庸咄咄逼人,誓不罢休的姿态,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彭庸见在场的诸位洞天长老,皆沉默不语,于是他直接看向其中一位长老道,“吴长老,你是执法长老,你来说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