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仙传 第四十三章 噩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滚一边去,别碍我事!”

  无鸣笑骂,这个小胖子也太极品了,那是什么?凝血丹!这家伙居然来句“管饱”,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没兴趣!”

  果然,黑衣少女明显不信他的话,冷冷的回了一句,再度警惕的望向无鸣,她总感觉眼前的小子没安好心,因为直到现在还在流哈喇子,隐忍了片刻后,果断转身,在无鸣不断呼唤下,头也没回,风一般离去。

  无鸣吧嗒了下嘴,有些遗憾,终究是没能将天罗伞抢过来,不过他收获也不小,地上摆放着各种战力品,琳琅满目,被他全部收了起来。

  自此后,整个皇宫再无人背地里议论无鸣,他的强大被这群少年渲染,简直是神话一般的存在,小胖子也变得春风得意起来,很多少年少女慕名而来,在知晓小胖子与无鸣是好友后,免不了一番巴结,好言好语,甚至有几个姑娘主动投怀送抱,可把他恶心的不轻。

  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几个姑娘简直比他还胖,个个水桶腰,脸盘大的脸,将他吓得东躲西藏,惹得被接引进宫的夏欣与赵芸芸“咯咯”之笑,夸赞他艳福不浅。

  愉快的日光总是短暂的,距离演武场开启还有五天,夏欣突然变得郁郁寡欢,在小胖子殷勤的关怀下,总算得知,离家太久,她有些思念爷爷了。

  “我说大舅子,你妹妹闷闷不乐的,你就让她回去一趟,看看她爷爷吧,免得我也跟着伤心!”

  皇宫内,湖畔边,小胖子百无聊赖,抓起一把石子抛向水中,激起片片水花,对无鸣说道。

  “你懂个屁,青龙帝都内,我的仇家不少,我怕她回去会有麻烦!”

  无鸣很烦躁,他也想让夏欣开心点,但是谭金的为人实在险恶,搞不好会出什么幺蛾子。

  “什么仇家?敢惹我未来媳妇不高兴,我去碾碎了他!”小胖子很嚣张。

  “他父亲是固灵境的高手,你去还不够人家塞牙缝!”无鸣白了一眼回应道。

  小胖子缩了缩脖子,而后不服气的嘟囔道:“若是在我们那里,随便叫个稍微靠谱点的家仆就能搞定他!”

  无鸣嗤之以鼻,对小胖子的吹嘘功夫不屑一顾,而后决定找赵煌寅解决此事,派个生面孔去打探一番,以解夏欣担忧。

  四日后,那名被派出去打探的人满身是伤的回到丞相府,只带回了一具枯瘦如柴的骸骨,老人死状很惨,身上多处淤青,显然受到了不少折磨,四肢弯曲,有明显的敲击痕迹,是被人生生打断的。

  “丞相,属下无能,我赶到时,老人家被抛在大街上,已经死了。很多谭家的护卫守在附近,不许别人靠近,那片地方,被屠戮一空,血,流满了街道,宛如雨水,堆积成河,太残忍了!”

  那名探子神色悲恸,他是个上过战场的铁血汉子,但还是被吓到了,无鸣曾经生活了半个月的地方,所有人被屠杀殆尽,便是连家禽也没能幸免,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那些人很残忍,不是直接杀死,而是活生生的将那些淳朴的百姓折磨致死。

  赵煌寅脸色难看,阴沉到极点,他的双手在抖,怒到哆嗦,灵气不受控制,将整个大堂上空都冲开了,那些百姓他见过,全都很淳朴,还记得去到那里时,一对中年夫妇守着夏欣,静静的等着无鸣归来,其感情便是连亲生儿子也不过如此。

  好一会之后,赵煌寅回过神来,目光阴沉的可怕,开口问道:“此事,无鸣可知道?”

  “我刚一回来就到了丞相府,并没有见过他人!”探子回道。

  “好,这件事不怪你,你拼死带回老人的遗骸,受累了,下去好好休息!”赵煌寅扶起探子,摆了摆手,神色有些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仰头望天,他不知道怎么跟无鸣解释这件事。

  偏偏在这个时候,赵芸芸带着夏欣回来取东西,刚到门口就见到神色难看的探子匆匆离去,目光躲闪,似是不敢与她们对视。

  “这家伙怎么了,见到本小姐连个招呼也不打,太没规矩了,真得让爷爷好好整顿一番!”赵芸芸大大咧咧的,有些纳闷的看着快步离开的探子,接着蹦跳着拉着夏欣回了府中。

  “爷爷,我回来...了!”

  欢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大堂内的尸体,让赵芸芸有点不解,这是丞相府,怎会有尸骸在这里?

  可是,下一刻,她便明白了。

  夏欣在看到尸骸的一瞬间,泪水抑制不住的流出来,她头皮发麻,宛如雷击,整个人瞬间变得无神,目光呆滞的走向尸骸,双手颤抖,樱桃小嘴张了几次也没能说出话来。

  上方,赵煌寅有些慌乱,他本来是打算先瞒着众人,不料事情太突然,竟然被发现了,他咬着牙,一声不吭,缓缓站了起来,既然瞒不住,就只有尽力弥补了,念及此,对赵芸芸使了个眼色,意思让她先劝劝夏欣。

  而后招来下人去皇宫请无鸣,因为他知道,此事,也只有无鸣能够解决,要不然,夏欣可能会哭死在这里。

  “哇...”

  终于,夏欣哭了出来,娇躯颤抖,梨花带雨,泪水再也控制不住,趴在尸骸上失声痛哭,她认了出来,那个躺在冰冷地面上的老人,正是她的爷爷。

  “爷爷,哇...是谁杀了我爷爷?”

  一股凄凉的悲戚充斥在大堂中,赵芸芸呐呐,竟不知怎么开口,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脸上满是焦急。

  夏欣本就身子骨弱,无鸣曾多次交代,一定要好好照看,尽量让她开心,可现在,谁能劝的了她?

  “欣儿,你爷爷岁数大了,早晚都会尘归尘,土归土,现在只是早登极乐...节哀顺变!”

  赵煌寅想要开口安慰,可说到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因为老人死状太惨,浑身染血,多处骨骼被敲碎,死前遭受了人间极刑,就是现在还睁着双眼,显然是死不瞑目,连他都不忍目睹,怎能让夏欣接受?

  “爷爷...”

  很长一段时间后,夏欣犹自悲恸,瘫坐在地,纤手拂过老人身上的创伤,眼泪已经流干,丝丝殷红顺着眼角溢出,她一个小女孩,此刻感到了深深的无力,自幼父母双亡,是爷爷将她一手拉扯大的,如今,最亲的人被活活折磨死,等若是她心中的天,塌了!

  “嗖!”

  破空声响起,丞相府的大门处。一胖一瘦俩道身影显现,无鸣跟小胖子得知后,急速赶了回来。

  踏进门,无鸣神色阴沉似水,在踏进的一瞬间,如遭雷击,浑身颤抖,曾经那个救过自己的老人浑身僵硬,就这样静静躺在地上,老眼圆睁,尽是不屈。

  怒怒怒,极致之怒,滔天怒火充斥胸膛,

  “是谁?”

  最终,他压抑下来,虽因年幼,平常有些嘻哈,但以往经历,却让他的心性超越了很多同龄人。

  赵煌寅脸色难看,回应道:“谭家,他们屠戮了整条街上的居民!”

  无鸣不语,缓步上前,步伐有些紊乱,他低下身子,轻轻将夏欣搂在怀中,瘦弱的身躯成了夏欣最后的依靠,手臂轻抚,抹掉夏欣眼角的泪痕,那些血丝,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心都在滴血,这是需要多大的悲痛才能哭出血泪来!

  稳定了下心绪,尽量让自己用平和的语气开口道:“欣儿不哭,这个仇,哥一定报!爷爷已经去了,让他入土为安吧!”

  门口,小胖子一改脾性,安稳下来,有些不忍的看着老人残缺的尸体,牙齿咬的嘎嘣响。

  他听无鸣说过与谭家的恩怨,只是没想到那些人这么凶残,看到这一幕,他有些怒了,走向赵煌寅,开口道:“赵丞相,我也需要一个名额,要去你们说的演武场!”

  “好,我去请示皇主,以你的实力,足以获得名额!”

  赵煌寅很果断,既然这俩人满怀恨意,又各怀手段,他想看看到底能在演武场搅出多大的波澜!

  ......

  “哇...”

  已经哭到无力的夏欣,双目无神,机械的转头,在看到无鸣时,像是受伤的兔子一般,紧紧地抱着无鸣,浑身哆嗦,再次失声痛哭,俩行殷红流出,让几人全都有些心颤。

  最终,在无鸣的带头下,老人在一处环境优美,鸟语花香的地方,入土为安,玄武皇主得知后,更是封了个追加官爵给老人,以示敬意。

  夏欣披麻戴孝,跪在坟前哭个不停,不断叩头,洁白如玉的脑门染血,侵红了坟前。

  “欣儿,爷爷看到你这样,九泉之下也会不得安宁的,起来吧!”

  无鸣轻声安慰,整整大半天了,夏欣的眼泪始终没有停过,脸色苍白,处于一种极端虚弱的状态。

  “砰砰砰!”

  包括赵煌寅在内,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重重的叩了三个响头,而后,夏欣被无鸣打晕,这才消停下来,被背回了丞相府!

  “赵丞相,我要出去走走,明日便是演武场开启之日,我要调整下状态,势必猎杀谭金一行!”

  丞相府里,无鸣神色阴沉,脸上始终没有笑意,他心里明白,夏欣爷爷乃至整条街的人惨死,皆是因为他,故此复仇的欲望很强。

  “好,我已经禀报了皇主,明日,小胖子与你同行,另外,帝国挑选的剩余八名少年高手也将与你们一起,奔赴演武场!”

  赵煌寅点头,粗略交代了一句,便转身离去,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次的演武场之争,只怕不会那么简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