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道天王 第八章 剑法惊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向云和纪恒约定来一场决斗,决斗的时间,就定在三天之后。

    这道消息迅速在玉霄洞天内传开,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对于大多数弟子而言,他们根本不关心谁生谁死,只知道将有一场不错的热闹可以看。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向云来到了决斗的比武场,他扫视四周一眼,只见前来观战的弟子,着实不少,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

    突然,他眸光微微一凝,他看到徐语诗和贾笙也在人群之中。

    他们是来看他怎么死的吗?

    ……

    “没想到,你还真敢来送死!”,纪恒的话音,将向云的目光拉了回来。

    向云瞟了其一眼,漠然道,“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死到临头尚不自觉的蝼蚁,今天定要用手中的刀,斩下你的手脚!”,纪恒话音落下,拔出了手中的刀,同时体内神元往刀上灌注。

    这一刹那,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迅速拔升,手中狭长的刀上,刀光豁豁,让人无法逼视。

    观战的弟子们见此,心头凛然,其中有人道,“这纪恒师兄的一套追风刀法,早已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曾经有两人与他决斗,都在数招之内落败,被他斩去了双手和双腿而惨死,……,这向云与他对决,怕是凶多吉少了!”

    此刻,不少人的目光也落到了向云身上,却不由得微微摇头,“听说他最近才成为洞天的正式弟子,修为应该不怎么样,手中也连个像样的兵器都没有,如何是纪恒师兄的对手?”

    向云手中拿着平时练剑用的青竹枝,这倒是不是他轻视对手,而是一把道金所铸的剑价值不菲,他还买不起那样的兵器。

    ……

    “拿命来!”,突然,纪恒冷哼一声,直接扑向了向然,同时身体幻化出了三道身影。

    “好快的速度,追风刀法以速度见长,果然名不虚传!”,场边有不少人惊道。

    纪恒幻化出的三道身影,是他以极快的速度和曲折的路线靠近向云,造成视觉滞后而形成的幻象。

    一般人若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只怕吓都要被吓破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然而,“寒梅吐蕊!”,向云镇定无比,在三道身影距离他不过两米之时,手中竹竿自左下往右上方撩出,剑气从竹竿之上爆射出去。

    “倏,倏,……”,多道剑气发出锐利的破空声,将迫近的虚影穿透。

    “当,当……。”,有数道剑气击中了纪恒本体,被他用刀挡住。

    然而,在他的刀受到剑气的猛烈冲击,身形停滞,站立不稳之时,向云手中竹竿猛进,直刺其头颅。

    危急之间,纪恒就地一滚,避开了这一击,而后身体从地面翻飞而起,落到了远处,动作慌乱狼狈无比。

    场边观战的不少人有些懵了。

    双方初次照面,纪恒竟然落入了下风?

    “大巧藏于拙,好厉害的剑法!”,场边一名中年男子,双目华光一现,这般赞叹道。

    “刘执事,你知道这向云用的是什么剑法么,我怎么不记得,我玉霄洞天有这样的武技?”,刘执事旁边,另外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红裙女子道。

    她是玉霄洞天的一名长老。

    向云和纪恒约斗引起的动静不小,这刘执事和红裙女子,正好路过此地,所以停下来看一眼。

    “他只出了两招,还不太好判断,不过,倒很像是吴长老修习了十数年的寒梅剑法!”,那中年男子道。

    “寒梅剑法?这怎么可能,那套剑法不是极难修习吗?吴长老修习了十数年,都未能悟透其中的剑意,怎么还会有弟子选择修习这套剑法?……,你觉得这向云的寒梅剑法,与吴长老的寒梅剑法相比如何?”,红裙女子惊疑道。

    中年男子正色道,“这名弟子对寒梅剑法的领悟程度,只怕还要在吴长老之上,……,悟性这东西很玄妙,有人领悟一天的东西,对于其它人而言,可能一辈子都领悟不到,这寒梅剑法实乃开派祖师晚年所创,对修习之人的悟性要求极高!”

    ……

    在两人说话期间,比武场中又有了变化。

    只见,纪恒仓惶远离向云站定之后,环视四周,却不见向云的身影。

    而场边观战的人,却把演武场中的一切看得请清楚,这一刹那,眼中皆露出了骇然之色。

    胜负即将分晓!

    “凌霜傲雪!”,向云从空中一剑劈下,剑气如雨爆射而出,将纪恒笼罩。

    当头顶传来剑气破空的锐利响声时,纪恒才反应过来,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他慌乱的举刀格挡剑气,然而多道剑气穿透了他的防御,将手臂、肩膀等部位穿透,留下了血窟窿。

    “哐当……。”,他身受重创,手中的刀落到了地面。

    向云冷漠的走过去,一脚踢在了他丹田上,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

    “这……,纪恒竟然这么快就败了!”,周围观战的不少人,已然目瞪口呆。

    纪恒以出神入化的追风刀法而成名,在玉霄洞天的正式弟子中,凶名不小,其这么快就败了,实在出人意料。

    此刻,在场边观战的贾笙面色泛白,他出自大户人家,修行天赋也不错,但也仅此而已,自问比起纪恒来,还多有不如。

    如果,他早些时候知道向云有这样的本事,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打徐语诗的主意。

    而他旁边的徐语诗,此刻目光紧紧的落在向云身上,看着向云从比武场上一步一步走下来,满脸皆是惨淡的失落之色。

    现在,她总算有些明白,她曾经错过了什么!

    ……

    “向云……。”,当向云从徐语诗身边经过时,听到了她轻微的喊声。

    “嗯……。”,他应了一声,看向她简单平静的微微一笑,然而也仅此而已。

    他曾想以一己之力,改变两个人的命运,然而她不愿意,坚持要弃他而去,走自己选择的路!

    曾经,她看不起他的平凡,再回眸时甜糖已经变成了苦茶,两人已形同陌路,剩下的只有些那些关于青春的酸涩回忆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