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仙传 第十六章 脉轮显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狻猊啸天,闪电流窜,惊雷一道接着一道劈向无鸣天灵盖。

  “哇...”

  一口鲜血喷出,瞬间被闪电化为血雾,无鸣遭到了致命打击,面如死灰,肌肉抽搐,头颅更是血肉模糊,殷红色的血液不断流出,后被闪电劈散,灼烧,成为一层血痂,遮盖了他的面容,恐怖之极。

  “狻猊血,助我沟通脉轮!”

  无鸣大吼,竟然将一部分狻猊血向五心引导,试图引起五道脉轮的共鸣,将其吸收。

  “嗡嗡嗡...”

  神血散开,逐渐向五心靠近,果然引起了五道脉轮轰鸣,但却并不吸收,而是将神血拒之门外,他锤血境尚未圆满,血气虽旺,但并不凝实,五道脉轮,只能感知到,却无法沟通,不供其驱使。

  这一刻,无鸣痛苦之极,蕴含着无尽雷电之力的狻猊血在五条脉轮外徘徊,闪电游窜,刹那间便让他眉心溢血,额头处的脉轮在强大的雷电之下,变得扭曲起来,鼓起一条大包,有爆裂的可能。

  “吼!”

  他发出一道不似人类的吼叫,声音因痛苦变得嘶哑,宛如一头受伤的恶狼,双眼暴突,布满血丝,一开一合间,瞳孔中火焰夹杂着雷电不断掠出,景象恐怖。

  “我不服!我不服!”

  凄厉的吼叫在这片空间中回荡,无鸣发狂,眸中划过一缕狠辣果决之色,全力运转神王锤血境,火焰血气瞬间飙升,挤满了这片白色空间,熊熊燃烧,继而急速回拢,如筛子一般,将神血一丝丝滤出,在体内凝聚成一滴血珠,猛然向头颅冲去。

  “什么?”

  小狻猊鬃毛如钢针般,根根竖立,眼角都要瞪裂了,它心中震惊,无鸣此举,无异于自杀,但如果成功,将会成为一项壮举,锤血境中期便能沟通脉轮,放眼玛索,谁人可及?

  它没敢乱动,屏住呼吸,一脸紧张之色,默默祈祷,希望他渡过难关!

  “轰...滋滋...”

  神血冲击,电流蔓延,脉轮在神血挤压之下,开始震颤,扭曲,且变得粗大起来,在额头处纠缠,鼓起一个圆球!

  “啊...”

  无鸣大吼,脉轮即将崩毁,他感觉性命受到了威胁。

  “还没到极限,我还没死!”

  他怒目圆睁,在心底嘶吼,脉轮虽然危矣,但他并不甘心,不愿就此作罢。

  “再给我一滴!”

  无鸣大叫,他想剑走偏锋,不信脉轮在这般压迫下会无动于衷,因为有先例,五条脉轮曾演化灵气天刀,助他化解惊雷。

  “好!”

  这次,小狻猊没有犹豫,直接回应,并立刻逼出一滴神血,送进无鸣嘴中,它知道,再想挽回已是不能,只能放手一搏。

  “轰!”

  神血入口,刹那沸腾,无鸣血气滚滚,周身火焰实质化,号称专门镇压神灵幼子的锁神阵晃荡,被高温灼烧的扭曲,整片空间变得火红一片。

  与此同时,荒古山脉内,掀起了一股兽潮,无数猛兽自巢穴中冲出,横冲直撞,惨嚎不止,它们浑身冒着血光,丝丝血雾弥漫,将天空映得一片通红,急速向山脉外逃离,似是受到了惊吓,山脉中有让猛兽恐惧的存在!

  而那些血雾,最终竟然全部汇聚向山脉深处,一座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巍峨山峰!

  借此兽潮,赵煌寅成功脱身,且击伤了一名老者,同时在荒古山脉入口处,玄武帝国仅剩的三名脉轮境高手拼命突围,带着重伤淹没在猛兽群中,逃之夭夭,向山脉深处奔袭,准备寻找赵煌寅。

  山脉内,一处开阔地带,周围几座大山横陈,几名少年被猛兽围困,一头蛮犀发狂,铁蹄高举,将一名重伤的少年活活踏死!

  “去那座闪着金光的山峰附近,这些猛兽好像对它很忌惮,不敢靠前!”

  一名少年大吼,血气滚滚,拳风带着音爆之声将一头闪电豹击退,快速逃离。

  他们是那股追兵中的年轻一代,被猛兽冲散,此时在挣扎,期望逃过这次兽潮!

  “给我开!”

  金山内部,锁神阵之内,无鸣大吼,全力逼迫体内神血向眉心处挤压,那条脉轮在巨大的压力下,只是不断的扭曲,鼓动,但始终没有反应。

  “我为脉轮境巅峰,神血内亦存有灵气,你将其引导出来,试着逼迫脉轮!”

  小狻猊提醒,它可不敢再给无鸣来一滴,只好让其引导灵气相助!

  “轰!”

  这一刻,无鸣血气滚滚,火焰内敛,在体内熊熊燃烧,眉心处霞光四射,神芒绚烂,斑斓的光彩逼得人睁不开眼,一缕缕灵气向眉心汇聚,推动神血,向脉轮靠近,挤压!

  “锵...”

  异变出现,脉轮感受到危机,自主震颤,其音像是利剑出鞘一般,刺人耳膜,扭曲的脉轮瞬间绷的笔直,在其内部,有霞光闪烁,整条脉轮都变得晶莹起来!

  “轰!”

  几乎是一刹那,强悍的灵气爆发,直接将无鸣引导的那股灵气吞噬,炼化,融入脉轮中,这一刻,脉轮搐动,不断翻滚,灵气澎湃,像是要脱离身体一般。

  “呼...”

  脉轮急速转动,在眉心处呼啸,紧跟着,一条虚幻的火焰在无鸣体表显化,小狻猊凝目,仔细看,竟然是脉轮的模样!

  “火焰...脉轮?怎么会这样?锤血境中期便能显化脉轮,这不可能!”

  小狻猊尖叫,感到诡异绝伦,它是神兽,有传承记忆存在,从未有过这样的事发生!

  “吼!给我炼!”

  无鸣大吼,这一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那条火焰脉轮呈淡黄色,猛一看金光灿灿,光彩逼人,显化后,不断有灵气喷薄,反哺肉身,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将狻猊血不断压缩,抽取精华,吸收到脉轮内。

  在其体外,那条虚幻的火焰脉轮不断凝实,像是庆贺一般,围绕无鸣欢快的游动,将他衬托的宛如一尊火神。

  ......

  此时外界,夜已深,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山脉中并不宁静,猛兽咆哮,争相奔走,震动山河,草木皆颤,乱叶簌簌坠落。

  群山万壑间,不少强大的猛兽疯了一般的冲击,各种可怕的声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直欲裂开这天地。

  山脉中,远远望去有一座金山隐现,在这黑暗无尽的夜幕下与群山间犹如一簇火焰在燃烧,照亮了一大片区域。

  渐渐接近,可以看清那里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直插云霄,通体呈金黄色。除此之外,不断有血舞自四面八方涌来,没入金山内,诡异绝伦。

  “那座山好恐怖,就是它让得猛兽发狂,害我们损失了好几人,如今,我们七个必须同心同德,方能度过此次危机!”

  金山附近,一处杂草间,隐约有七个人影聚拢,围在一起小心戒备,正是之前追击无鸣的那些年轻人,均为十一二岁的模样,此时一改白天面对无鸣时的嚣张跋扈,全都脸色发白,被恐怖的兽潮吓到了!

  “也不知道族中的长辈此时在哪里,怕是也被兽潮冲击,散在山脉间了吧?”

  一名少年猜测,嘴唇哆嗦,希望长辈来驰媛!

  “谁?”

  忽然,一名正在放风的少年大喝,远处有一道人影飞掠,急速向他们靠近。

  一群少年闻言,全都紧张起来,一脸警惕,血气滚滚,准备大战。

  “你们想与我战斗?”

  人影一闪,站定在五步开外,一袭黑衣下,眸光发寒,嘶哑的嗓音响起,有些阴冷,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渗人,可这群少年在看到他时,却全都流露出一丝欣喜,暗自兴奋,因为自身的安全又多了一层保障。

  “呵呵,原来是谭家的第一天才,这下好了,我们大家总算有了主心骨!”

  一名少年谄笑,总算是有了可以放松的时候,有他在,众人可暂保无忧,起码不会受猛兽所扰,事实上,山脉内猛兽已经很少了,全都奔出山脉外,远离金山的位置,只有一些居住在山脉深处的猛兽,才会在此刻仓惶逃窜。

  “你们几个躲在这里别动,金山附近,为安全地带!”

  黑衣人话很少,冷冷的说完这句,又掠向远方,似在寻找什么,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少年回味他的话。

  与此同时,在金山的另一个方位,俩名少女鬼鬼祟祟,俯身在乱石堆里,悄悄张望。

  “芸儿姐,无鸣哥哥怎么还没来找我们,是不是出了意外?”

  “应该不会吧,他机灵着呢!先顾好我们再说,如果被抓住,爷爷和他都会有所顾忌,还是别说话了,等明天天亮,估计我爷爷就会寻过来,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找他!”

  而在山脉深处,赵煌寅此时也是一脸焦急,三名脉轮境高手已然与其会合,黑夜里,猛兽逃窜,疯狂践踏山林,再加上那些年轻天才的追击,他怕无鸣几人出现意外!

  “不行,必须要找到他们,脱离荒古山脉,这里猛兽暴动,太危险了!”

  三名高手闻言,脸色都不好看,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尴尬。

  “丞相,那些追兵也追了进来,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我们贸然行动,很可能会被其发现,到时候救不出小姐她们不说,很可能连我们都会搭进去!”

  “是啊,无鸣那小子虽然年幼,但很有心思,想必也是在某个地方蛰伏,还是天亮以后,我们再用传讯符悄悄寻找吧!”

  赵煌寅沉吟,最后愤怒的坐在乱石堆里,一脸憎恨,咬牙切齿的道:“那些可恶的贼人,总有一天,我玄武帝国会来复仇的!”

  ......

  锁神阵内,很长一段时间后,无鸣头顶,一条火焰盘旋,像是火圈一般,垂落下丝丝灵气,形成一个火光萦绕的光幕,将他护卫其中。

  火幕内,无鸣闭目,这条脉轮并没有将神血完全吸收,残留了一部分糟糠,但依然神性惊人,有雷光不断掠过,被他接引到肉身中,反复淬炼。

  “此等壮举,前无古人!”

  小狻猊震惊,兽瞳瞪圆,盯着无鸣头顶悬挂的脉轮,喃喃自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