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说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说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说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说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叶知英说道:“可是之后黄天也没再出现过了,是吧?虽然这可能是因为你黄天师父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不愿常露面和出风头,但这一举动却被人误解了,误解成了是黄天故意避着你,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之类的情况。”

  “至于城门口和你的笑谈,自然只是为了自己面子,不得不和你这个拖住了王级异兽的‘功臣’寒暄两句,装装笑显得自己大度而已,毕竟,这些权贵们本身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哈哈,是吗?那这误会可就大了。”秦武大声笑道。

  笑完过后,秦武逐渐将神色

  秦武虽然幼时就被逐出了追天派,但秦武曾经是追天派弟子的事情也不算什么秘密,基本稍微有点关系的人都能打听得到,就连黄天自己也会时常提起与秦武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龚山连这些事都不知道,就可以看出龚山的地位是多么低了。

  秦武将此事当做笑谈讲给了叶知英,叶知英也是笑道:“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他正是因为知道你以前是追天派弟子,而且还知道你很早以前是被逐出门的,自然就以为你和追天派没什么关系了,甚至还可能觉得你和黄天之间很不待见,这才想出这个办法。”

  秦武反驳道:“可是黄天师父之前不是还当着他们的面,与我笑谈了好久,还跟我介绍了好些北境联盟的人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