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局势让人的神经崩到了极点,新一轮的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尤其是大洋联盟的几个国家,华夏的南海舰队,和刚刚调过來的东海舰队的大量军舰已经在马來西亚军港集结,尽管大洋联盟的大批军舰已经赶往了指定海域与华夏海军进行了对峙,但是尽管大洋联盟的海军舰艇数量是华夏的4倍,可惜两个国家之间的科技代差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连大洋联盟的人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军队,消极情绪开始在大洋联盟内部蔓延,

    就在两国的战争可能性上升到一个白热化的地步时,让全世界人都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华夏海军突然撤军,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同时撤回国内,偌大的军港里面除了几艘巡逻船和上百名日常维护人员外,再也看不到一艘军舰的身影,而更让人眼镜碎了一地的是,在华夏海军撤退后不久,华夏国防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

    发言人当场表示,华夏国是一个有着5000年文明历史的文化古国,华夏人热爱和平,拒绝战争,华夏国王文森是一名仁慈的君主,他不希望世界再次陷入战火当中,同时他呼吁,停止战争,人们共同和平而友好的发展,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华夏从次日起,将裁撤15万陆军,10万内卫,10万海军和5万空军,这差不多是华夏所有军队的一半人数了,

    华夏国防部的这则消息发出去后,世界舆论一片哗然,文森是什么人,说他是仁慈的君主,狗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文森是个暴君,是个战争狂,他的发家史就是一部战争史,全世界估计沒有人手中的人命有他多的了,不过,华夏国突然发出的这个消息,也让世界各层人士纷纷对华夏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而改变文森的国防策略开始了大胆的猜想,可是,让所有人疑惑不解的是,华夏国内沒有发生什么经济动荡的情况,这就证明华夏的财政养这些军队完全沒有什么问題,而所有人都知道,文森的身手恐怖,而在华夏国内一直都是实行的军统政策,几乎所有军方高层都对文森死忠,加上文森身体健康的都不像是人类了,所以叛乱或者文森失势的可能性也沒有,

    华夏的各个方面都很正常,也沒听文森皈依了佛教或者信仰了上帝之类的,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华夏突然出现这么大的战略转变呢,不过文森的这一突然做法,让他们的“新盟友”美国变的有些犹豫不定的了,一方面他们暂停了向北非增加军力的计划,一方面紧急派遣特使前往华夏想要了解一些内部消息,

    就在外界对文森的行为议论纷纷的时候,文森却回到了皇宫里面,径直來到了红袖的寝宫,红袖的寝宫是皇宫里面除了何玉倩的寝宫外最大的一处宫殿群了,甚至比文宝宝的宫殿还要大,因为她的宫殿和文强的宫殿是连在一起的,文森赶到的时候,红袖正在给文强上课,对于文森的突然到访,两个人都表现的异常惊讶,

    这四年來,文强被红袖关在皇宫里面,亲自手把手的教育,四年的教育总算是有了一点点的效果,至少现在他不会在看到文森时就显出一副弱弱小受的样子,看到他们俩急忙起身行礼,文森轻轻的点了点,示意他们免礼,然后随意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來,

    看着站在他面前,已经16岁,嘴唇上已经微微有了些绒毛,青涩中带着一丝稚嫩的成熟的文强,文森定定的看了许久,直到红袖都被文森看的有些心慌,不知道这个儿子又有哪里做的让文森不高兴的时候,文森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文强啊,16岁了吧,一眨眼都长大了呢,红袖啊,就这两天,去给文强找个媳妇,文武百官,公民平民家的随意挑,这个你自己拿主意,半个月内,我要文强结婚,1年内,我必须要抱上孙子。”说完,他站起身來,就打算离开,

    红袖和文强两个人一愣,随即反应了过來,文强一脸的愠怒,冲着文森吼道:“不,我不要,我才这么小,为什么要结婚,现在又不是古代了,难道还有什么包办婚姻吗,我的爱情要由我來做主。”文森听了,沒有说话,只是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仿佛被一道冷风吹过,文强刚刚的怒意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缩了缩脖子一脸的惊恐,

    红袖看到这个情况,急忙上前一步打圆场,她轻轻的拍了一下文森,轻声说道:“死鬼,干嘛沒事就露出你的气势啊,他还是个孩子,又沒怎么上过战场,哪受的了啊,你今天是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好看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必须要文强立刻就要结婚的。”

    红袖的话让文森的脸色稍稍的缓了一下,只见他轻轻的帮红袖捋了捋她额头的一根青丝,沉声道:“恩,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沒必要知道,不只是文强,就是宝宝也必须要留下个后代,这事我会亲自去帮她选择的,好了,做做文强的思想工作吧,我先走了,还要去给宝宝做思想工作呢。”

    说完,文森转身就离开了红袖的寝宫,文森走后,红袖母子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傻了半天,红袖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你也看到了,连宝宝都要留下后代,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否则按你父亲对你姐姐的宠幸程度,不可能随便帮她找对象的,你也别争了,既然宝宝都要做的话,你沒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的,妈现在就去给你张罗去,你也睁大了眼睛好好的挑一挑,尽量选个你喜欢看的上眼的姑娘吧。”

    文强一脸的沮丧,既然文森连文宝宝都搬出來了,那他自然沒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按红袖说的那样,尽量去找个心仪的女孩了,

    至于文宝宝,此时则躺在文森书房的床上,翘着二郎腿,对着刚刚走进來的文森说道:“好吧,那小屁孩那说过了吧,你打算找谁做我名义上的丈夫啊。”

    文森低头想了想,这才开口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