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奴心里狠狠的一颤,以华夏的情报系统,想查清楚她的身份并不困难,她现在只恨当时自己受伤后怎么沒有立刻自杀反而是昏过去了,现在弄的自己想自杀都死不了,相比起现在的情况,她到是真的宁愿自己死了,那样就不需要担心华夏国那疯狂的报复了,刺杀皇妃,还是有身孕的皇妃,这个罪名足够他们整个伊贺流诛九族了,

    想到这,阿奴狠狠瞪了一眼文宝宝,学着古人那样很有气节的大声喊道:“沒错,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那你还犹豫什么,动手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是不会,,,啊,,。”阿奴那充满了骨气的话还沒说完,就被一声**的呻吟给打断了,

    文宝宝贼笑的松开手,只见阿奴左乳的乳-头上,此时正夹着一个小塑料夹子,敏感部位被袭,也难怪阿奴会受不了刺激呻吟出声,文宝宝看着阿奴那憋红了的俏脸,笑道:“嘿嘿,还是挺有骨气的嘛,我算算啊,你们伊贺流一共有339名弟子,所有9族以内的亲人加到一起有4465人,哇,好多人咧,你确定要因为你的骨气死这么多人吗,我听说你在你们伊贺流里面还是很受欢迎的哦,那些大叔大婶的平时对你都很照顾的,你确定要他们陪你一起去死吗。”

    阿奴的一张俏脸被吓的苍白,支支吾吾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是啊,平时自己的人缘很好,又是从小在宗门里长大的,大家对她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尤其是灾难发生之时,很多宗门里的人为了保护她被僵尸咬死,他们的遗孀,自己怎么能害死呢,

    看到阿奴的脸色,文宝宝脸上显得有些诡异,她的声音就像是充满了魔力一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文宝宝,只要我开心了,我说你无罪,那就不会有人追究你的罪过的,告诉我,只要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我就放了你,并且放过你们伊贺流的所有的人。”

    阿奴的双眼迷茫了,她无助的抬起头,看着文宝宝那一脸温柔的微笑,嘴里喃喃的说道:“请不要伤害我的亲人,我告诉你就是了,指使我的人是,,。”突然,阿奴的眼神猛的变的清澈起來,她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嘴里淡淡的开口:“我们忍者的字典里从來就沒有怕这个字,你还是杀了我吧,至于他们,,,这就是当忍者的命,,。”阿奴的眼角泛着泪光,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她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说出來的一般,这句话说完,她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幸好她的身体有铁链锁着,让她不至于摔倒在地,

    “啪啪啪,,。”,文宝宝兴奋的鼓起了掌,娇笑道:“超忍果然是超忍,毅力不是一般的强,居然这样都沒能说动你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这样的话,我下面给你安排的节目就不会浪费掉了,要不我辛辛苦苦准备了半天的节目沒派上用场多可惜啊。”

    阿奴刚刚恢复的理智被文宝宝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差点给逼疯了,文宝宝是谁,这可是恶魔一般的存在,她赠送给大山的那个由僵尸王的生殖器官泡的酒,让这个华夏战神的脸都给吓绿了,她可不相信文宝宝精心为她准备的礼物会这么容易过关,不过虽然她吓的四肢有些发软,但是忍者的那个忍字让她强作镇定的看着文宝宝,嘴里却丝毫沒有松口的意思,

    文宝宝看到阿奴这是铁了心不肯说了,她诡异的一笑,然后蹦蹦跳跳的走到一边,沒多一会,就端來一碗清水,然后看着阿奴,笑着说:“你是自己喝下去呢,还是我想办法灌你下去。”

    阿奴这次沒有反抗,因为她知道反抗也沒用,只会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见她乖乖的将碗里的清水全部喝完了之后,文宝宝这才贼笑道:“嘿嘿,你知道我刚才给你喝的是什么吗,偷偷告诉你,不要告诉别人哦,这里面是强力春-药,和普通的春-药不同的是,这种药的药性发作快,药性强,能让你的感官灵敏度提升5倍以上,也就是说,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你会比平时舒服5倍,听说你们倭国人在那方面都很有天赋,所以今天我为了满足你,特意请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家伙过來,包你满意。”

    阿奴的脸色微变,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虽然是倭国的人沒错,但是她作为宗主的女儿,私生活还是比较严谨的,除了还小的时候偷偷和一个师兄谈过一次恋爱,并且把身体早早的给了他之外,她已经5,6年沒碰过男人了,文宝宝既然这么说,那他找的人肯定很厉害,**是小,一个女人被俘虏后被人强-奸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她现在在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就在这个时候,地牢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队士兵从外面走了进來,回头看到这些士兵,阿奴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里面的惊恐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只见这几个士兵当中,有一名士兵手中牵着一头差不多有人胸口那么高的变异猪,而且是公的种猪,看着它身上漆黑的毛发,锋利的獠牙,它显然被灌了药,此时正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嘴角不时的留下白色的唾沫泡,

    阿奴转过头來,一脸祈求的看着文宝宝,拼命的摇头,可是她此时却已经说不出话來了,一种奇异的**从她的心头升起,就像有一万只蚂蚁爬遍了她的全身一般,她此时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火炉,烫的惊人,就想着要通过什么方式发泄出來,

    突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沉,只见两条毛茸茸的腿搭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就感觉一个攻城锤一般的巨物不停的在冲撞着自己的屁股,撞的她生疼,突然,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撕裂了开來,一个比小儿手臂还要粗的巨物狠狠的冲进了自己的身体,差点沒把自己的魂给顶掉了,但是这还沒有完,感觉到找对地方了后,背上传來一阵愉悦的哼哼声,然后那个巨物就开始快速的活动了开來,那频率几乎能把人的心给顶飞了,每次都能顶到底,每一次都能让阿奴发出一阵巨大的不知道是呻吟还是惨叫的尖叫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