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年7月1日 西京机场

    皇家1号是文森的专机,就是红袖当政的时候都沒有权力使用,虽然时隔多年,但是这架飞机数次升级更新,加上保养得当,看上去无论是外观还是性能都可以称得上是当今最先进的座驾,

    巨大的客机在6架战斗机的护航下呼啸着缓缓的停落在西京机场的跑道上,飞机停稳后,一脸娇笑的文宝宝带着一队皇家侍卫迎了上去,今天是艾米丝回归的日子,文森特意派了和艾米丝比较熟识的文宝宝过來迎接,文宝宝看着已经有些大腹便便的艾米丝,微笑的冲着她招了招手,

    步下舷梯的艾米丝第一眼就看到了早早的等候在下面的文宝宝,同样报以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艾米丝的美号称世界之最,这一笑倾国倾城连天地万物都黯然失色,就是那些见惯了西京皇宫里的几位漂亮王妃的皇家侍卫居然也有了一阵短暂的失神,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只见跟在艾米丝身后的轻舞面色一寒,她快速的抬手,3道寒星从她的袖子里飞出,直插艾米丝左边的空气当中,空气里传來一阵闷哼,3团耀眼的血花突兀的出现在空中,一个淡淡的人影慢慢的显露了出來,不过他的身影还沒完全显出,又强行隐入了空气当中,

    轻舞发出一声冷笑:“想跑,哼。”说完,她的人快速的从舷梯上掠下,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

    突然出现的变故惊醒了所有的人,文宝宝气急败坏的指挥着皇家侍卫快速向前突进保护艾米丝的安全,而在机舱里的哈克撒兵族的士兵也手忙脚乱的冲下飞机,但是舷梯的位置就那么宽,哪怕飞机里有整整一队最精锐的哈克撒族士兵护卫,但是狭窄的舷梯最多也就能容纳两名士兵并排前行,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当中再次发生扭曲,3道浑身包裹住蓝色夜行衣里的忍者突然出现,成一个品字形朝呆若木鸡的艾米丝杀了过去,能担当艾米丝侍卫的兵族士兵每一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虽然这突发情况让他们惊的手忙脚乱的,但是战斗起來时却一点也不含糊,

    守护在艾米丝身边的两名兵族其中一人一把将艾米丝揽到自己的身后,另外一名上前一步,用自己的身躯挡住那3名忍者前进的道路,那3名忍者速度不减,其中一名忍者从他的背后抽出长长的太刀,显然想把这名兵族一刀两段,可是他们显然低估了兵族身体的强悍程度了,每一名兵族的身体几乎刀枪不入,加上他们的身上披着一件厚重的合金铠甲,只见那太刀除了在他的铠甲上斩出一道耀眼的火花外,沒有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

    那名忍者显然沒有想到自己这信心满满的一击居然沒有造成预期的效果,在他微微一愣神的瞬间,那名兵族士兵反手一剑狠狠的劈在了他的身上,兵族的制式兵器是1.6米长的骑士斩剑,锋利的骑士剑从那忍者的左肩砍进,然后从右腰砍出,“哗啦”一声轻响,大量的鲜血伴随着七零八落的内脏撒的地上一地都是,直到那兵族将长剑收回之后,那断成两截的尸体才轰然倒地,

    同伴被人斩成两段,并沒有让另外两名忍者动容,相反,他们在这电石火花的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兵族的弱点,只见其中一名忍者双手握刀狠狠的朝下劈了下來,那名兵族急忙挥剑向上,堪堪挡住了这一击,可是这忍者的这一击仅仅只是虚招,轻轻一触之后,太刀在骑士斩剑上拉出一道火花,然后快速的收刀,横着朝那兵族士兵的脖子处削了过去,

    太刀的长度只有1米2,重量更是比骑士斩剑轻了五分之四,所以太刀的速度比骑士斩剑要快的多,那名忍者正是打了这平时看來微不足道的时间差,狠狠的一刀削在了那名兵族的脖子上,刀口在接触到兵族士兵脖子的瞬间,猛然爆出一团柔和的白光,显然这一刀被注入了内劲,就像砍一截木桩一般,一声利索的脆响,那名名族的脑袋被高高的削飞,滚落到了5米开外的跑道上,

    断颈处高高喷起的鲜血溅的尸体四周的人身上到处都是,伊贺流为了刺杀艾米丝显然是下了血本,每一名忍者都是最厉害的上忍,甚至刚刚负责引开轻舞的还是一名超忍,那名上忍仅仅在一瞬间就能看到兵族的弱点,并且准确的将太刀砍进那士兵头盔和胸甲竖领之间狭小的缝隙当中,不得不说他眼光毒辣,武技高超,不过,他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就在那名兵族的脑袋被削飞,鲜血喷出的一瞬间,站在他身后保护艾米丝的那么兵族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手了,他沒有使用兵刃,而是在背后狠狠的一推那名兵族的尸体,

    那名上忍因为要突进,加上攻击,此时已经离那名兵族很近了,几乎就贴面站在他的面前,他完全沒有想到,那兵族刚刚死去的尸体会猛的向前一突,兵族身上布满了锋利的骨刺,这么向前一突,至少有6枚骨刺深深的插进了那名上忍的胸腔,他顿时干呕了一口鲜血,内脏到处破裂的他,嘴里不停的朝外面翻着血沫,眼看就活不了了,

    这时,最后一名突进來的上忍已经赶到了近前,他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沒救了后,毫不犹豫的就打算牺牲他,只见他飞快的贴到同伴的背后,手中的武士刀直直的插进同伴的后背,然后突兀的从他的胸口冒出,刚刚将同伴尸体扒拉开的那名兵族还未來得及动手,他眼前的那名上忍的胸口突然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太刀从其体内破开,极为精准的插进了他的喉咙,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直插自己脖子的武士刀,不过兵族特有的坚韧并沒有让他马上死去,只见他一只手死死的握住自己脖子上的太刀,让其不能抽回去,另一只手拎起他身后的艾米丝,然后朝着远处抛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