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诸天当邪神 第三百五十六章 敲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血食不仅仅是作为一种仪式存在,也确实有着它的实际价值。

  让后裔提前适应血食的生活,不但有助于初拥的顺利,而且初拥后也能更快适应新的身体素质和习惯。

  先将身体调节好,总比依靠基因强制改变习惯来得靠谱。

  不过反过来说,在人类阶段就要进行血食,没有了来自血脉中的原始渴望,这对于很多人都是一种折磨。

  钟蝶对此倒是毫无阻碍,她本来就是因为这个才想要成为血族。

  而另一件事,就是关于前辈的选择。

  前辈就是负责进行初拥的那名血族,一般来说,前辈和后裔的关系会特别亲密,就如同氏族里的父母子女一般。

  “克莉丝汀娜……那是谁?”钟蝶当然听到了顾南的话,这个听起来有些绕口的名字,让她有些迷糊。

  “亲王以下最强,而且声明不显,顶多半年她就要晋升传奇了。”顾南随口说着。

  血腥之都和雷蒙德氏族的吸血鬼,也是亡灵国度比较有特色的一道风景,顾南前世了解过不少。

  克莉丝汀娜是氏族内相当低调的一名血族,她深居简出,几乎不参与任何贵族活动,一心扑在战斗与修行上。

  如果玩家不去触发莎娜这条线,她就是最适合作为明面上的棋子,用来掌控血腥之都的人选。

  “我明白了!”钟蝶重重地点点头。

  ……

  莎娜已经顺利送走,钟蝶也安顿妥当,顾南终于有时间去取走那件道具了。

  亡灵圣墓中,封存着一名神明的残躯,但只有专门的道具才能将他唤醒。

  这种道具并不只有一件,但是考虑到获取的难易度,顾南的目标很容易锁定下来——该隐的左手。

  “要把这只手取出来可不容易,得给它喂饱了血才行……”顾南回忆着该隐左手的获取方法。

  ……

  “该隐的左手?”陆欣嬛坐在一处临时买下的别墅中,皱眉道。

  “是的,该隐是血族始祖,按照古代传说,现在所有血族都是他的后裔。”杜克显然对亡灵国度更加熟悉,恭声说道。

  陆欣嬛沉默不语,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原本已经打定注意,打算“买”下整个雷蒙德氏族,然后将钟蝶驱逐出去。

  陆欣嬛想用的方法很简单,如今正是雷蒙德氏族内,新一轮族长竞选的时间,只要她能捧上一位自己人,想必这点小事就不难解决。

  钱代表了外部资源,只要这种资源利用得好,就可以充分影响集团内部的政治。

  原本她已经在尝试联络候选人,可是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事情突然有了变化。

  原定的所有竞选流程全部取消,谁能找到“该隐的左手”,谁就是族长!

  “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为何一个个如此笃定?”陆欣嬛想不通,雷蒙德氏族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态度大变。

  难道就没有人怀疑消息的真假吗?

  “听说……有关始祖的线索,其实一直在雷蒙德内部,前些日子才被人偶然解开。”杜克有些不自然地回答。

  陆欣嬛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是谁解开的?”

  “是大小姐。”

  ……

  最近这段日子,整个雷蒙德氏族都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之中。

  这一年的鲜血会所,只引入了四名后裔。这本是一件很闹心的事,意味着他们还要从其他渠道,想办法发展后裔。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四个后裔里面,居然有人带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

  代表着始祖传承的印记,竟然会被一个连后裔都还不是的小家伙,无意中开启了!

  “先祖之仗一定要找回来,谁能找回它,谁就是下一任族长!”这是雷蒙德氏族内部已经达成的共识。

  吸血鬼们当然不会直呼先祖姓名,而该隐的左手,在血族中一直被认为是一根法杖。

  不过仅仅是第二天,这些吸血鬼的心情又不太好了。

  鲜血会所,圆桌会议正在进行。

  “到底是谁?!”现任族长玛拉女士,正用力拍着桌子,满面寒霜地开口。

  圆桌周边,还坐着其他六名血族强者,这七人就是雷蒙德氏族真正的高层,每一位都是传奇级的强者。

  “印记开启后,是我们七人一同查看的,连那个叫钟蝶的小家伙都没看到内容,你们说还能有谁?”

  玛拉女士愤怒的咆哮声,在小小的房间里不断回荡着。

  她没有办法不愤怒,因为先祖之仗这个本该是绝密的事情,居然第二天就人尽皆知了!

  现在整个血腥之都,都在传言血族神器即将现世,谁能获得这件神器,就能够很快成就传奇,甚至有希望点燃神火。

  唯有玛拉等人最清楚,先祖之仗只有在血族手上,才称得上神器二字,外人根本用不上!

  “冷静一点,玛拉女士。”旁边一名面容英俊的中年男子道,“你知道,我们没有理由这么做。”

  泄露先祖之仗的消息,对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好处。

  先祖之仗将为整个雷蒙德氏族带来收益,这也是将之与族长地位挂钩的原因。

  玛拉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依然怒气冲冲:“最好是这样!”

  这位女士显然对自己的族人不够信任。

  “好了,各位。”那中年男子再度开口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必须抢在所有人之前,将先祖之仗拿到手。”

  ……

  清河阁外,杜克正在吩咐几名属下办事,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杜克惊愕望着那边的顾南,脱口而出道:“你……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顾南奇怪地看他一眼,又看看自己:“我为什么不敢?”

  他这语气实在太让人别扭了,明明是他拐跑了清河界的大小姐,却一副“咱们有什么仇”的表情。

  杜克就是这样纠结的心情。他不知道眼前这人有多强,但能随手将诺肯丢出去,怎么看也不会太弱,很可能是破界强者。

  不过杜克当然不会怕了对方,他背后可是站着整个清河界!要不是该死的规矩……

  杜克眼中闪过一丝诡秘,要是对方主动动手的话,清河界可没有打不还手的规矩。

  杜克很谨慎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欣嬛对该隐的左手有兴趣吗?我知道它在哪里,我是来带路的。”顾南很认真地说道。

  杜克楞了楞,有点搞不清楚顾南的态度。这人莫非知道得罪了清河界,想要来将功补过?

  但杜克本人可一点没有绕过对方的意思,他正要想办法激怒顾南。

  激怒他,让他忍不住出手……

  思绪及此,杜克顿时冷笑开口道,“陆小姐是你说见就能见的么?想要见陆小姐,你就自己过去敲门吧。”

  因为陆欣嬛专心血族之事的缘故,清河阁今天大门紧闭,但门口依然站着几名清河阁的护卫。

  他们听到杜克的话,脸上配合地露出狞笑来。

  但杜克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顾南点了点头,然后单手将杜克抓了起来,随手向着后面的清河阁丢去。

  恐怖的力道之下,杜克整个人化作一道黑线,重重砸在阁楼的大门上,竟是直接把清河阁一层给砸塌了。

  一道白光冲天而起,陆欣嬛的身影瞬间出现,冲到顾南面前怒道:“顾南大人,你要与我清河界开战么?”

  顾南扫了她一眼,撇了撇嘴道:“我只是敲个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