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等人回到车上后,一路飞奔,这次他们沒有回欧洲联盟,而是直接去了如今围绕在盟军第二道防线展开拉锯战的前线,由于是横插过去的,所以并不需要到欧洲联盟那么远的路程,仅仅行驶了3天,就到达了黑暗骑士团军营,

    此时,黑暗骑士団的4路大军全都集结在这里,其中还包括了哈克撒族的许多高手坐镇,文森到达营地后,沒有多废话,直接召集了各路将领开一个总结会议,

    瑞姆,希特,司格尔,奥尼尔以及东旭,南暑,北极和饕鬄,一群人聚集在一栋由废弃别墅改造的临时指挥部的会议室内,此时作战的联军司令由最擅长打仗的瑞姆任总指挥,异能最强的饕鬄则率领哈克撒族的高手协助瑞姆对付盟军的异能者们,

    看到文森回來,所有的将领全都十分的兴奋,最近盟军调过來的那几个生化人型战争机器实在太让人头疼了,要不是饕鬄等人及时赶到堪堪抵挡住那些生物兵器的进攻的话,瑞姆的军队早就完蛋了,

    瑞姆拿着一份材料,正站在座位前大声对文森汇报这段时间内战情的变化:“陛下,盟军现在的统帅叫森马,是盟军的第一智将,这家伙很难缠,用兵几乎滴水不漏,而且最擅长寻找敌人的弱点,然后将这弱点无限放大最后一举击溃,他擅长使用疑兵,惯用声东击西的套路,为了不中他的计,我们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他怎么打,我们按照我们自己的作战计划去实行,不去贪图小便宜,不为了贪功而脱离大部队去吃他的零星部队,这样一來,他拿我们沒辙,只能和我们硬碰硬,但这家伙的防守也很有一套,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沒拿下第二道防线。”

    “尤其是前段时间,他从国内调來3个生物兵器后,情况就变得更严峻了,最恶心的是,他们的生物兵器有翅膀,可以飞,说实话,论实力的话,哈克撒族的高手实力并不比他们差不多,一对一不行,我们就几个打一个,反正我们人多,但是他们会飞,哈克撒人却不会,这下我们就吃了大苦头了,要不是饕鬄大人带着哈克撒人不时的使用巧劲的话,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被他们打退了。”

    “雪上加霜的是,据说欧洲联盟打不过我们,很无耻的去找外援了,那些外援根据我们侦察人员的反馈,运送兵员的运输机铺天盖地的,不但武器比盟军先进了几个档次,还有异能者,光看样子就不好惹,尤其是他们的空军和装甲部队,我们这些人根本不够他们抡的,要不是怕陛下您怪罪我未战先退的话,我肯定已经撤兵了。”

    文森点了点头,淡淡的吩咐道:“恩,虽然越级指挥干预战事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这里还是要下达一个命令,那几个生物兵器和过來外援的援军交给我处理,其他的你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不需要有什么顾虑,将汤米的军队和哈克撒杀戮者调过來,马上,,,我们就要决战了。”

    “是。”所有的将领全部起立,大声回答道,

    既然文森插手了,那么那3个人形兵器和盟军的援军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他们和华夏国的人一样,对于文森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他们从來不会去想,万一文森做失败了会怎么样,

    文森沒有再去管他们,他们下面要研究具体的作战策略,文森虽然单兵实力还未遇到过对手,但是排兵布阵却实在不是他的强项,他最多指挥几十个人战斗,指挥几万人作战,已经远远超过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

    在几名哈克撒族卫兵的带领下,文森抱着文宝宝來到一间事先为他们收拾好的小别墅里面,这里面所有的家具全是新的,不但有电,有燃气,有热水,还特意安装了空调,虽然这个天气还沒热到需要开空调的地步,

    连续奔波了差不多大半个月,沒有洗过一个热水澡,沒有在柔软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一觉,早就迫不及待的文宝宝恨不得现在一头扎进浴缸里去游一圈,不过让文宝宝尴尬的是,她现在的身体还未恢复好,虽然平时沒什么,但是走路还是很吃力的,说到底她才12岁啊,

    文宝宝躺在文森的怀里,脸色绯红,有些尴尬的轻声呢喃道:“爸爸,我,,,我想去洗澡。”

    文森微微一愣,然后他了然的说:“好吧,你等等,我帮你去放热水,然后找几件干净的衣服给你,新衣服卫兵应该事先有准备了。”

    文宝宝低着头,脸上的绯红色一直延伸到了她的衣领里面,她用小的几乎比蚊吟还要小的声音低声说:“我,,,我动不了,爸爸,,,你跟我一起洗好不好。”

    刚一说完,羞愧欲死的文宝宝一头扎进文森的怀里,再也不敢抬头了,

    文宝宝的话让文森傻傻的愣了半天,他感觉,自己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好像不知不觉当中有了一些别的味道,换做以前的话,文宝宝虽然喜欢抱自己,虽然喜欢亲自己,但是绝对不会主动提出帮她洗澡这样的提议的,哪怕她的裸-体不止一次的让文森看到过,可是那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都是她受伤了,要帮她治伤,

    这样主动要求陪她一起洗澡的情况,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而且估计,以后这样的情况肯定还少不了,

    文森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抱起文宝宝走进了浴室,浴室里的浴缸不是特别的大,跟雅典王宫内那跟游泳池差不多大的浴池自然是比不了的,狭小的浴缸只能躺下一个人,另一个人就必须要坐在躺下那个人的身上,

    文宝宝俏脸微红,但是却什么都沒有说,当文森把她放下來后,她站在浴缸的旁边,低着头,傻傻的看着文森慢悠悠的将浴缸的水放满,然后去给她找换洗的衣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