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看到隐入空中的安德鲁,冷冷的一笑:“怎么,不管你妹妹死活了,不过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当我这里是什么了。”

    说着,他的手一抬,一道黑色的锁链从他的手中发射而出,然后在他面前不远的空间当中诡异的消失掉,而在另一边,100公里外的某个小型聚居点内,朝阳刚刚从地平线上爬上來,聚居点里的居民纷纷走出家门,大雪过后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家里的一些有点潮湿的食物和被褥都要趁早拿出來晾晒,

    就在这个时候,聚居点中央的小广场上突然空气一阵的扭曲,一道人影从里面狼狈的摔了出來,安德鲁苦笑的看着身后,伸手捋了捋额头上垂下來的乱发,突然,他剧烈的咳嗽了一声,一大口鲜血被他咳了出來,看着地上还泛着血沫的血渍,安德鲁无奈的自嘲道:“人沒救出來,差点还自己栽那了,幸好我事先准备了一个临时的坐标可以用來强行传送,要不今天真的要栽了,那个魔君也太厉害点了,还沒怎么动手就把我打成这样,这好像还是我拥有异能以來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啊,这下好了,这么重的内伤,不在床上躺上两个月的话是不可能恢复的了。”

    安德鲁身子有些颤抖的站起身來,看着周围那些居民那惊恐的眼神,他苦涩的一笑,要是换了平时,他是如此的骄傲,这些看到他这么狼狈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会被他灭口的,可是他现在身上仅存的那一点点的异能仅能用來自保,正常情况下的传送的话,需要他至少花10秒左右的时间用來聚集异能,可是刚刚在那么惊险的环境下,显然文森不可能给他这个时间的,所以他只能强行瞬发传送,代价就是,瞬发的传送会有很大的误差,而且强烈的异能反噬和异能暴动会让自己受很严重的内伤,

    不过刚刚那个情况如此的惊险,他要是再晚走那么几秒的话就再也走了不了,只能铤而走险,看着周围居民的目光,安德鲁现在只能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有人过來招惹他,现在的他真的是十分的缺乏自保能力,对付一两个人或许还行,但是如果对方有一帮人的话,那他就危险了,

    他右手轻轻的捂着胸口,身体微微有些蹒跚的慢慢走向出口,所有的居民看到他的样子,全都忍不住的向左右退开,让出了一条路,虽然好几个大汉手中都握着枪支,但是谁也沒有率先开枪的勇气,殊不知,安德鲁此时的心里也紧张的要死,生怕他们会趁着自己最虚弱的时候发起攻击,

    就在安德鲁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他面色大变,急忙转头看想身后,身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可是一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感却从身后的空气当中传了出來,

    常年作战积累培养出來的危机感总算是替他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只见他快速的抬手,用尽自己浑身剩余的所有异能在自己的身前凝结出了一个1米直径的二次元护盾,此时的他再也管不了他的异能耗尽后如何來面对周围的这些极度排外的聚居点居民了,强烈的危险感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心悸,那是贴近死亡的感觉,

    就在他的护盾刚刚施放出來后,一条黑色的锁链划破空间,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狠狠的击打在了那面二次元护盾上,安德鲁就像是被一柄大锤狠狠的敲打在胸口一样,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來,不过好在他的护盾虽然布满了龟裂,但是还是堪堪挡住了这一击,

    就在安德鲁轻轻松了一口气,还未來得及体会这劫后余生的痛快时,锁链的尽头传來一股黑色的能量,再次带动这条锁链狠狠的砸在护盾上,“咣”的一声轻响,护盾应声而碎,那条锁链穿过破碎的护盾后,狠狠的扎进了安德鲁的胸口,

    安德鲁的双眼猛的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实在想不到,自己都逃出來这么远了,文森的杀着居然还能追上他,终于,那条锁链收了回去,再次隐沒在了空气当中,而依旧站在原地的安德鲁绝望的看着自己胸口的那个圆形的破洞,伤口沒有向外面喷射鲜血,而是不停的喷出一道道砂砾一样的小颗粒,随着喷射的砂砾越來越多,安德鲁胸口的破洞也越來越大,最终,这位欧洲联盟中的传奇强者,就这样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周围的居民全都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从安德鲁突然从空中凭空出现,再到他被杀死,前后不过3分钟而已,可是这3分钟发生的事情却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他们一辈子的阅历也无法给他们解释眼前刚刚发生的一幕究竟是什么情况,安德鲁的身体慢慢的消散了,最后什么都沒有留下,就像他根本未曾來到这个小聚居点一样,

    另一边,文森收回黑色的锁链,看着身边一脸疑惑的女议员,他微微一笑:“一点小把戏而已,我并不会空间异能,但是只要有人被我打伤了,我就能靠着他身上残留的我的能量锁定他的位置,哪怕他隔了数百公里,我也能对他发动攻击,就这么简单。”

    真的这么简单吗,女议员在心中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可是她却不敢再问下去了,对于上位者來说,知道太多的秘密,可不是什么好事,往往意味着你就快要死了,所以她急忙转过头,将目光放在瘫坐在地上,满脸绝望的瑟琳娜的身上,瑟琳娜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当海员的哥哥这么会突然变的这么的厉害,还有刚才,他居然扔下自己一个人跑了,虽然她不愿意连累哥哥,希望他放下自己独自逃跑,但是当他真的抛弃自己独自逃跑时,她又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女议员心中微微有些不忍,她回头看着文森,有些忐忑的问道:“陛下,这个女子,,,能不能放她一马,不要杀她啊,毕竟她是无辜的。”

    文森冷冷的一笑,转头走向身后的休息室,他的话远远的传來过來:“我的异能,出手就沒有活口,她被我的禁咒之链锁住,之所以沒事是因为禁咒之链沒有解除,一旦解除,她必死无疑。”

    他的话刚一说完,瑟琳娜身上的那条黑色的链子像是活物一般分解开來,所有的能量再次回到了文森的身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