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圣人都市之旅 第24章 行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驾车重新驰入市区,找了个路边将车停住,赵思东摸出手机来,从通讯录中翻出夏佳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东子,怎么想起给哥哥我打电话了?”夏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明显有些喘息,旁边隐隐有刘琼的声音,似乎两人正在进行什么少儿不宜的游戏。

    赵思东咳嗽两声:“哦,没什么事了,等你们忙完再给我打过来好了。”

    说着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夏佳恼火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又低头看看已经软下来的分身,恨不得马上冲到赵思东的面前把给他揍一顿。

    在他身上,刘琼已经做完了清洁,慢条斯理的将衣服穿上,一边笑道:“你看,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争气,硬不起来,不能怪我哦!”

    夏佳恨恨的捶了床垫一拳,垂头丧气的应道:“我知道,我不怪你,要怪就怪东子那个混蛋,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打电话过来,吓了我一跳……”

    将手机扔在床上,用湿纸巾清洁了一番,他也将衣服重新穿好,然后咬牙切齿的抓过手机,拨通了赵思东的号码。

    “臭小子,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我会恨你的!”本想说要教训对方,但是想想赵思东那恐怖的实力,他及时改了词。

    赵思东嘿嘿的坏笑了几声,然后才说道:“夏哥,有时间的话,咱们找个地方坐坐,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好,你找个地方吧,然后给我电话,我马上就过来找你。”

    挂上电话之后,赵思东驱车在街上找了一阵,最后在一家外面看上去很古典的茶楼前停住。

    要了一个小雅间,赵思东将地址和房间名告诉了夏佳,然后独自坐在雅间中慢慢的品茗。

    不多时,夏佳携着刘琼双双出现在他的面前。

    “夏哥你可真够快的……”一句话还没说完,赵思东就发现夏佳的脸色变得臭臭的,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而旁边的刘琼则是一脸强忍着的笑意。

    他哪里知道,这段时间因为经常熬通宵的原因,所以两人之间的那事儿就变得时间短了许多,今天过来之前,刘琼才刚刚骂了他一句,而那句话正巧就是“你可真够快的”。

    想必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承认在那方面比较快吧……

    点了一壶铁观音,挥退了服务员之后,赵思东直接切入了正题:“夏哥,能不能帮我联系到省纪委的人,要那种比较有实权的,说话不顶事儿的不要。”

    “纪委?”夏佳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省纪委是目前他爸唯一完全掌控在手中的部门,要动用起来自然不成问题。不过纪委是把双刃剑,既能伤人,也容易伤己,所以他并没有一口应下来,而是反问道:“你要找省纪委的人做什么?”

    赵思东沉声说道:“我想找省纪委的人,自然是因为发现有领导干部出现违法乱纪现象,想要进行举报。夏哥要是有路子,还请帮我搭个线。”

    夏佳沉默了片刻,没有马上回答。若是普通人,或许还会相信‘发现有领导干部出现违法乱纪现象’这样的说辞,可他好歹也算是政治家庭出身,马上反应过来,这小子估计是要利用省纪委当刀子来对付谁了。

    一般够得上用省纪委的,那起码也得是正处以上级别的公务员呢,而他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生,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仇人需要对付?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动作其实是代表了他身后的赵汉升!

    借助省纪委来整人,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通常来说,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不管是被整的人,还是想整人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没人愿意跟这种喜欢抓你把柄而且还要借刀杀人的人共事。

    而赵汉升可是自己父亲要拉拢的重要力量,若是因为这件事而导致他失分,那么将来父亲再想支持他可能就会比较麻烦了。

    看到他沉默,赵思东脑子一转,大概也明白了他的顾虑,笑道:“你放心,我这可不是要帮我家老头子整人,而是这帮家伙确实该抓,该死!这样吧,你先向伯父提一下,如果他同意,你再帮我搭线,如果他不同意,那就当我今天没说这话。”

    这个主意倒是比较折中,夏佳掏出手机,也不避开他,直接就拨通了父亲的私人手机号码。

    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夏佳不住的‘嗯’了几声,然后挂掉了电话。

    他抬头看向赵思东,严肃的说道:“东子,我爸没有表态,只是说让我自己看着办。我呢,拿你当成兄弟,所以相信你不会乱来,等下我就打电话帮你约一下人。你得答应我,绝对不能把省纪委当成利用的对象去乱来!”

    赵思东苦笑不已,拿省纪委当成利用的对象?也许以后对他来说,省纪委也算不得什么,但至少目前为止,省纪委还是他所碰不起的庞然巨物,哪里还敢说利用?

    ……

    坐在装修简单的包厢内,赵思东快速在脑海中将整个计划过了一遍,确信没有什么纰漏之后,这才安下心来喝茶。

    房门一声轻响,夏佳引着一个相貌清癯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赶紧起身相迎。

    重新关上房门后,夏佳介绍道:“刘叔,这位是我的兄弟,赵思东,南山市委赵书记的儿子,就是他找您有事。”

    然后转头又对赵思东道:“东子,这位是刘启航刘叔,他是省纪委副书记兼一组组长,你要举报的话,就直接把材料交给他吧。”

    赵思东礼貌的与刘启航打过了招呼,双方落座之后,赵思东递上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

    刘启航话语不多,接过袋子便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叠装订在一起的a4纸翻看起来。

    一开始他的表情还只是淡然,随着他翻看的资料越来越多,一对浓眉便紧紧的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直到铁青。

    砰——

    刘启航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胸膛起伏不定,很是愤怒的样子,却没有说话。

    过了一阵,等他的情绪平复了一些,才缓缓开口说道:“小赵,感谢你提供的这些材料,其实我们早就对南山市的几名干部有过调查了,不过因为缺乏证据最后不了了之,还好有你提供的这些材料……”

    “不好意思,刘叔叔,我想说的是,这里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更多的材料我并没有带在身上。”赵思东打断了他的话,歉意的笑了笑。

    刘启航怔了怔,随即露出一副理解的神色,“不妨事,不妨事,剩下的材料我派人跟你去拿吧。”

    “刘叔叔,事关重大,我建议你最好抽调一批没怎么在下面露过面的人,直接跟我一起回南山,我再安排您和我爸见一面,他对此也非常关心。”

    刘启航扬了扬眉毛,却并没有反对,沉吟了一下便答应下来。

    所谓事不宜迟,他们当即就决定动身回南山。

    刘启航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很快就有三辆不起眼的国产轿车开了过来。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打开第一辆车的副驾驶车门,对驾驶员说了一句:“跟上那辆白色的10,直接走高速去南山市!”

    也许是习惯了他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他的手下人并没有打听这次又是什么案子,反正到了目的地之后,老大肯定会说,现在还不如抓紧时间在车上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好干活儿。

    一路风驰电掣之下,赶在天黑之前一行四辆车终于回到了南山市。

    赵思东提早就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赵汉升便让秘书唐斌去订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以便跟省纪委下来的同志见面。

    “刘叔叔,让你的人先分散开,自己去找住的地方,您随我的车一起走,我们先去见一下我爸。”

    “好。”刘启航的回答非常简练,没有犹豫的钻进了他的车里。

    来到事先订好的地方,一进门就看到唐斌和赵汉升正在说着什么。

    这回倒是不用赵思东进行介绍,因为赵汉升和刘启航本就认识,他们曾经是党校的同学,只不过一个在地方上工作,一个在省委,平时来往得极少,所以赵思东之前还是第一次见到刘启航。

    看到他们很快投入到正事当中,赵思东便起身走出房间,来到外面的大街上,摸出手机拨通了陈磊的号码。

    “石头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我已经请了啄木鸟过来,下一步就看你的了!”

    电话那头,陈磊豪气干云的答道:“你就放心吧,人都被盯得死死的,只要你那边一声令下,甚至马上可以把他们都给抓起来……不过这毕竟不合程序,只能想想罢了。对了,又有一个新的发现,方便的话,你现在过来一趟吧。”

    “好,我马上到!”赵思东挂上电话,返身回去和父亲打了个招呼,然后驱车直奔陈磊的咖啡厅而去。

    坐在陈磊的办公室里,赵思东满脸的笑意。

    由不得他不开心,这次陈磊的收获是真的太大了,大到超乎他的想象。

    一边翻动着手中的账簿,赵思东一边问道:“你的那些战友不会有什么事吧?”

    陈磊左手夹着一只香烟,淡然摇摇头,“放心,他们都是老油条了,做这种事对他们来说跟玩儿似的。”

    “那就好。”赵思东点了点头,“我就怕因为我家的事把他们给牵扯进来。对了,石头哥,我那里有点票子,回头你帮我拿给他们分了吧。”

    陈磊自然知道他说的票子是指的什么,连忙摆手,“你这家伙说什么哪,虽然是在帮你做事,但算起来也同样是在帮我自己好吗,大家都是亲戚,哪还需要你来给钱!”

    赵思东笑了笑,“石头哥,你不会以为我是要掏自己的腰包吧?虽然我手头攒了一点钱,但是跟你这个土豪相比,就差得远了。其实我刚才说的,是这回意外捞到的,数量太多,我怕烫手,所以找人帮我分担一下。”

    “还有这样的事?”陈磊有些惊奇的看了他一眼,“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和你争了……要不要我也帮你分担一点儿?”

    最后这句话却是在开玩笑,不料赵思东居然点点头,“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不如石头哥帮我消化掉一部分吧,拿去投资也好,拿去做生意也罢,总之都比留在我手上强。”

    陈磊闻言一怔,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小子到底弄了多少回来?”

    赵思东没有答话,而是伸出了手,他面前比划了一下。

    “两百万?”

    赵思东摇摇头。

    “两千万?”

    赵思东微微一笑,“光是现金的话,是这个数,如果算上金条、玉石、钻石什么的就不止了。”

    陈磊羡慕的叫了起来:“好家伙,你这辛苦一个晚上,就比我开几年底赚得都多了!早知道这么好赚,我也去兼职暗夜侠盗,说不定这会儿都成亿万富翁了!”

    “得了吧。”赵思东翻了个白眼,暗夜侠盗什么的他是没见过,不过他也不认为自己属于这种类型——他对所谓的正义与公平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除非事情涉及他或他的家人、朋友,他才会出手。

    就比如说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人在暗中算计自己,算计自己的父亲,他才不会在乎那些人做了多少恶事,捞了多少黑钱,反正钱也不是他的。

    两人正说着呢,忽然赵思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却是父亲打来的。

    “喂,爸,您那边进行得如何了?”

    电话那头的赵汉升语气非常轻松,笑道:“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刘书记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直接带队去抓人了。”

    “这么快就抓人?”赵思东皱了皱眉头,这样是不是太着急了些,万一因此而引起反弹的话,会很麻烦的。

    赵汉升仿佛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接着说道:“你别担心,手续什么的他已经让人在省里办好了,正带着手续往南山这边赶呢。另外我也安排了一些人手帮助他们在抓到人之后快速离开南山,以免被人堵住,引起意想不到的变化。”

    “既然是这样……”赵思东沉吟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在陈磊这边所得到的东西,反正这玩意儿捏在手中,随时可以派得上用场,也算是一个大杀器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