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文森在外面沒事探探险,挖挖墓,过着小资生活的时候,红袖女王却在她的办公室里不停的骂娘,华夏联邦刚刚又一次的经历了叛乱,确定了文森绝对独裁的统治地位,然后文森一纸令下的人民等级制度的划分差点激起第三次的暴乱,不过好在红袖女王手段强硬,暴乱还未发生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可是文森打下了倭国,等于从美国手里抢下了一块肥肉,还击落了美国的两台机甲,这让美国政府很恼火,现在美国的幸存者组成的新美利坚联邦共和国的总统阿道夫·克里决定在下个月访华,争对倭国的争端和华夏与美国之间的摩擦进行一次双边会谈,

    红袖虽然在国内可以代替文森发号施令,但是这国与国之间的对话必须由文森亲自出场,可是眼下她去哪里找文森的人呢,眼看克里总统访华的日子越來越近,红袖的脾气也越來越大,几乎所有人都躲着她走,生怕被殃及鱼池,

    而我们的文森在哪呢,此时文森一行人正行走在荒凉的戈壁滩上,叶菲若嘴里不满的嘀咕道:“该死的小黑鬼,真该一把火将他们全都烧死,居然把我们的车给拆掉了,啊,,,那么多漂亮的宝石,全都只能放在原地了。”

    当文森等人从阿格流苏墓穴里出來的时候,很无语的看到自己的那辆全地形车居然被那些土著给拆成了一堆零件,想要报复他们吧,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一点,可是不报复吧又咽不下这一口气,最后文森无奈,只好命令他们走回去,此地实在是太偏僻了一点了,卫星电话一点信号都沒有,而大山等人因为受了重伤,虽然不影响走动,但是异能却一时半会的发挥不出來,

    就在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村庄,大山走到文森身边小声道:“大人,有村庄的话里面肯定就有水,我们需要补充点水了,顺便到里面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交通工具。”

    文森点了点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了一眼远处的村庄,虽然这太阳就快下山了,可依然热的让人难以接受,一行人走到村口,这时,边上的转角处突然有一只僵尸冲了出來,嘶吼着朝着走在边上的叶菲若扑了上來,叶菲若吓的一惊,不过虽然她现在的异能无法使用,可不代表她就是一个弱女子,只见她猛一抬腿,飞快的抽出绑在她小腿上的匕首,然后干净利落的插在那僵尸的脑袋上,

    紫黑色的血浆溅的叶菲若一手都是,可是她非但沒有一丝害怕的表情,反而显得很兴奋的样子,血液的腥臭味很快就刺激到了村子内的其他僵尸,随着一声声僵尸那特有的闷吼声响起,一只只僵尸从各个房屋内走出,跌跌撞撞的朝着文森等人的方向走來,

    文森从背后抽出那把一直伴随他到现在的三棱军刺,狞笑一声问道:“你们几个,沒有了异能不会就怂了吧。”

    大山也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斧,轻笑一声说:“怂,大人,当初我可是跟你一路杀出來的,什么时候认过怂了,这话你应该去问问那个半兽人。”

    李宇琪冷哼一声,他不需要武器,他的爪子就是最好的武器,他看了眼大山不屑的说道:“就你,跟我比,我让你一只手。”

    文森看到自己这边士气非但沒有因为失去异能而有所低迷,反而异常的高涨,他微微一笑,小跑着冲向走在最前面的一只僵尸,突然,他猛一加速,先是弯腰躲过僵尸的攻击,然后忽然起身,一手托住僵尸的下巴让它的脑袋高高扬起,一手握着军刺狠狠的从它的脖子处朝上捅了进去,

    哗啦一声,紫黑色的血液混着脑浆顺着军刺的血槽流的文森一手都是,可是他不做任何的停留,飞快的收刀,然后将刺刀送进另一只僵尸的眼眶,

    相比起文森那轻灵有效的击杀手法,大山无疑要血腥暴力的多,只见他提着手斧,走到一只僵尸的面前后,狠狠的就朝着它的脑袋劈了下去,“唰”的一声轻响,那只僵尸的头盖骨被斜着劈下了一大块,露出里面那同浆糊一般的脑浆和腐烂的皮肤,甚至还能看到乳白色的蛆虫在它的头皮间不停的蠕动,

    大山狞笑一声,也许是感觉这样砍显得不过瘾,他走到另一只的僵尸面前,反握手斧,用斧背狠狠的砸向它的脑袋,“啪”的一声脆响,那只僵尸的脑袋顿时如同西瓜一样被砸的稀烂,乳白色的脑浆,紫黑色的血液以及碎肉和骨渣溅的大山满脸都是,可是他却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甚至变的更加的兴奋,手上的速度再次变快,一只只的僵尸在他的手下被敲碎了脑袋,

    如果大山那个算是残忍的话,那李宇琪的手段可以说是惨无人道了,只见他走到一只僵尸的边上,一把抓住它的脑袋,锋利的爪子立刻深深的插进僵尸的头骨里面,然后他用力一抓,那僵尸的头盖骨硬生生的被他掀了起來,里面的脑浆在他在一击之后变得跟捣烂的豆腐脑一般,从破口处倾倒而出,

    尽管在一旁紧张的关注着他的格瑞亚看了他的手法后恶心的想吐,可是他却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轻松的放开那只脑浆完全流光的僵尸,再次走到一只僵尸的身边,同样的一巴掌拍在那僵尸的脑袋上,可是这一击显然太过用力了,那只僵尸的脑袋顿时被他拍了个稀烂,脑浆,血液和碎肉溅的他一身都是,甚至还有几条白色的蛆虫落在他的手臂上,不停的蠕动着,

    文森看着他们俩一个比一个暴力的手段,无语的苦笑了一声,再次一个转身,将军刺从一只僵尸的嘴里捅了进去,然后从它的脑后露出,然后收手,甩掉军刺上残留的血迹和脑浆后,再次捅进旁边一只僵尸的眼眶,只听“噗通”一声轻响,那僵尸的眼珠被文森的这一击给撬了出來,正好弹在文森的脸上,那僵尸失去眼珠的眼眶内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血洞,血液和脑浆顺着刺刀的血槽喷涌而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