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就在赵思东等人在楼外楼尽情happy的时候,被当众落了面子的杨少则满脸阴沉的带着一干手下离开了楼外楼,分别乘着几辆车匆匆离去。

    刘晓冬满脸赔笑的坐在杨少的身旁,心里飞快的转着念头,想着等下应该怎么给赵思东那个暴力狂上点眼药。也许别人奈何不了赵思东,可眼前这位杨少的身份却足以把赵思东压得死死的。

    嗯,当然,只是从身份上来说是这样,如果要谈武力值的话,杨少乘以十也不是赵思东那个暴力狂的对手。

    杨少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努力将那种令自己羞愧万分的胆怯感压了下去。他侧过头冷冷的扫了刘晓冬一眼,轻轻吐出一个浑圆的烟圈,问了一句:“他是谁?”

    虽然问得有些没头没尾,但刘晓冬第一时间领会了他的意思。

    “杨少,他叫赵思东,他爸就是南山市的一把手赵汉升,是个出了名的祸害。前几个月他十八岁生日的当晚,和他的几个跟班在一品江湖嗑-药嗑过头了,差点儿挂掉。可惜这小子命大,在医院躺了几天之后又重新活了过来,而且变得比以前暴力了许多,曾经把我的几个小弟给打成重伤,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两个月才能下地走路……”

    刘晓冬很有技巧的解说着,九成是真的,一成是编的,反正在他口中,赵思东就成了一个专门与他作对,看不起任何人的狂妄之辈——这个任何人自然也就包括了杨少在内。

    杨少静静的听着,直到他说完,默默的将手中的香烟扔出了车窗,然后淡淡的发话道:“现代社会,光靠打打杀杀的已经行不通了。就算个人的武力值再高也没用,在枪械面前,也只能乖乖的举手投降。找人调查一下那小子,看看他有什么弱点没有,有弱点,我们就利用他的弱点,没有弱点,我们就帮他创造弱点!我杨绍峰就不信,在江南省的地盘上还奈何不了一个区区一把手的儿子!”

    杨绍峰,也就是杨少,他确实有看不起市一把手之子的资格——他的父亲,是江南省二把手杨天放,一位正部级的封疆大吏!

    见到杨少正式放话要收拾赵思东,刘晓冬的心里如同三伏天喝下了一大杯冰镇酸梅汤一般,舒-爽得浑身每个汗毛孔都透着喜意。

    “姓赵的,这回你可是死定了!”在心里暗爽的同时,他也没忘了接下杨绍峰布置的任务:“杨少请放心,回头我就找人去调查他,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们就可以知道他的弱点何在了!”

    杨绍峰脸上的冰霜总算消去了一些,满意的点了点头,“晓冬啊,你父亲是我父亲最看重的得力干将,你也是我比较欣赏的同辈人,好好干吧,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杨少……”刘晓冬眼圈一红,微微有些哽咽,流露出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神情,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变得非常融洽,颇有些主贤臣忠的感觉。

    ……

    不提他们在车上互相煽情,单说赵思东这边,他们在楼外楼吃饱喝足之后,来到距离不远的龙华娱乐城,肖军早就在这里订好了一个至尊包厢。

    龙华娱乐城在南山市不算最顶尖的,但也属于一流的娱乐场所,别的不说,至少这里的tv音箱效果很赞,而且消费水平也不算很高,所以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来这里消遣,每天一到晚上就热闹得不行。

    站在宽敞的至尊包厢里,柳青峰热情的招呼着众人:“来来来,大家都坐吧,别客气,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随便点……反正不是我给钱。”

    “噗……”正拿着一瓶可乐猛灌的连钰被他最后一句话给呛喷了,还好她面前没人,只是喷到了黑色大理石制成的茶几上,留下一片点状的印渍。

    招来服务生,点了一堆零食酒水之后,众人很快便进入了状态开始鬼哭狼嚎的起歌来。

    说来也怪,这帮人里面,要论长相和气质,个个都不差,就算是留着杀马特发型的柳青峰看上去有些另类,但他确实是个标准的帅男。可偏偏就是这样一群人,唱起歌来却……

    啧,简直是要命啊!

    就连唯一的女孩子连钰都是这样,说话的声音明明非常动听,可是唱歌的时候总是找不着调,越唱就越跑调,到最后听她唱歌的人都想不起来这首歌正确的调子是啥了。

    赵思东一直没有去点歌,倒不是他想拿架子,而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嗓音唱什么像什么,与十八岁之前的差异实在太大,怕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毕竟以前大家经常会在一起玩,歌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谁的嗓子唱歌怎么样,大家一清二楚。

    好在在场众人当中,就算他的地位最高,所以也没人逼他‘献唱’,于是他一边忍受着包厢里古怪的噪音,一边慢慢喝着啤酒,吃着干果,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旁边的人聊着天,时间过得倒也不慢。

    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多,众人才渐渐觉得有些乏了。在赵思东的提议下,这一次的聚会就到此为止,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来到龙华娱乐城的地下停车场,赵思东一边走一边运起真气将自己喝的酒给化去。虽然他的酒量奇大无比,喝这点酒根本不影响开车,但总归被人发现酒驾不是什么好事。他现在不比从前,在这些细节方面,考虑得会比较周到,以免无意间给自家老头子带去麻烦。

    柳青峰睡眼惺忪的跟在他身后,两只眼睛眯得都快完全闭上了,嘴里兀自哼着不知什么调的小曲,走起路来一摇三晃,活脱脱一个新时代的二流子形象。

    上车之后,赵思东很快将车移出了车位,沿着通道向地面驰去。由于龙华娱乐城每天的客人实在太多,所以这地下停车场也修了整整三层,来的时候,他的车就停在地下三层,也就是最下面那一层的。

    当他开着车来到地下一层的时候,一股心悸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吱……”赵思东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虽然现在他还没办法像前世一样弹指间推算吉凶,但却知道这种感觉意味着自己很快会面临一定程度的危险。

    就在他堪堪将车停住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赵思东脸色一变,一伸手便将副驾驶座上的柳青峰给按倒下去,同时自己也将身体蜷缩起来。

    几乎就在同时,车窗侧面的一根水泥柱噗的一声溅起了一篷烟尘和火星!

    尼玛!有人朝自己开枪!

    尤自有些懵懂的柳青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开口抱怨,就听赵思东低喝一声:“别说话,有杀手!”

    杀手?

    柳青峰浑身打了个激灵,原本有些醉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酒意化作一身冷汗沁了出来。

    “你待在车里别动,等我回来!”

    匆匆交待了一句,赵思东敏捷的推开车门翻了出去,凭借他强大的爆发力向着枪响处蹿出。

    如果这时有人在场,就会惊讶的看到一个人几乎贴着地面在向前飞速的‘爬’着。

    不到五秒钟,赵思东已来到了刚才传出枪响的地方,不过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旁边正在向上运行的电梯说明这里刚才确实有人待过。

    “这家伙跑得还挺快,不过……你以为你真的能逃得了吗?”赵思东用力抽动着鼻翼四处嗅了嗅,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敢对本尊打黑枪,还想逃跑,这样的人从前世到现在都只有同一个结局!

    抬眼看了看电梯的显示屏,赵思东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从旁边的一道小门钻了进去。

    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着躲在车中的柳青峰说了一句:“你把我的车停回车位去,在车上等我!”

    当心惊胆战的柳青峰反应过来的时候,赵思东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费力的从副驾驶座上挪过去,关上车门后将车子重新找了个空车位停好,然后把车子熄火,车灯关闭,门窗紧闭。

    想了想,他又将座椅放倒,整个人躺了下来,完全隐入到阴影当中。即使有人走近车窗也很难看得到他,这样会比较安全一点。

    “唉,倒霉啊!”他叹息一声,开始默默的等待。

    ……

    “唉,倒霉啊!”发出叹息的,是赵思东。

    他之所以说自己倒霉,是因为发生在龙华娱乐城地下停车场的枪击事件,其实是针对柳青峰的,他只不过是受了无妄之灾罢了。

    柳青峰用无比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可怜巴巴的缩在座椅上,摆出一副‘我很萌很可怜’的样子试图获得同情。

    可惜,如果他是个女的,凭他的长相倒还有可能获得同情,但这只是一种假设,事实是他是男的,这无法改变。

    所以他努力了半天,也没能获得一丁点的同情。

    没办法赵思东受了无妄之灾,这心里自然不会有多痛快,对于这个令自己受连累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时间倒退二十分钟,冲进了应急通道的赵思东毫无保留的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化为一道虚影眨眼间就连续冲上了好几层楼梯,然后快步顺着龙华娱乐城一楼大厅旁边的通道从侧门走了出去。

    凌晨两点多的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倒是沿街停放了一溜的汽车,这些都是因为龙华娱乐城的地下停车场没空余车位而只能停在外面的,它们的主人此时都还在娱乐城中appy着。

    赵思东随意的走了几步,来到一辆白色的宝马x9型sv旁,从口袋里摸出一盒拆开的香烟和一只精巧的打火机,抽出一支来叼在嘴上,然后叭的一声将打火机点着。

    香烟凑在跳动的火苗上,很快便冒起了淡淡的轻烟。

    他将身体向后一靠,斜倚在车门上,一边吸着烟,一边眯着眼睛望向刚才自己出来的那道侧门。

    不多时,侧门被人拉开,一个留着板寸,戴着墨镜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男子一脸淡定的四处瞄了瞄,视线扫过赵思东的时候微微多停留了一秒钟,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转过身沿着人行道向前走去。

    “打了我一枪,就这么走了吗?”赵思东戏谑的声音响起,男子身体一僵,随即猛的转过身来,手腕一动,黑洞洞的枪口便指向了赵思东。

    不过没等他开枪,眼前一道黑影闪过,随即他便失去了意识,软软的倒了下去。

    “就这样的水平,也敢出来当杀手?”赵思东不屑的啐了一声,走过去将落在地上的打火机拾了起来——刚才就是这东西准确的击中了杀手的眉心,将他砸晕过去的。

    低头看了杀手一眼,赵思东扯动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用脚将他挑起来,提在手中,闪身没入到人行道旁边的绿化带阴影当中。

    几分钟之后,他一脸便秘般的神色走了出来,然后几个电话拨了出去,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收拾残局。

    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找柳青峰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根据那个杀手的口供,柳青峰很快就猜出了幕后的主使者是谁。

    当然,赵思东也就由此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缠着自己要一起来南山市,而他的姐姐居然也没有表示反对的原因了。

    “合着你们姐弟俩是想借着我来掩护你啊!”

    面对赵思东的不满,自知理亏的柳青峰唯有赔笑再赔笑。

    “那什么,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把你牵扯进来,只不过那个时候刚好遇上了你,一时兴起才会想要来南山市玩几天,哪里知道那家伙居然会派杀手来追杀我……咳咳,再说,你也给我姐打过电话,如果她觉得不妥,肯定不会同意我跟你一起走。既然同意了,就意味着她相信你的实力嘛……”

    赵思东无语的翻起了白眼,“行了,别解释了,越解释越让我觉得你们都不是好人!你说说你这家伙,做正经事不见你有多少能力,惹麻烦的本事却是真够高超的,这么狗血的事情也会被你碰上!”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今晚这个杀手的雇主,是英坪市的一位公子哥儿,而派杀手来行刺柳青峰的原因,则是因为一个女人。

    话说那位公子哥儿前段时间受朋友之邀来太和县玩了几天,下榻在太和酒店,结果就跟当时客房部新来的一个小姑娘勾搭上了。偏巧那个小姑娘也是个有心之人,在旁敲侧击的打听出他的身份之后,立刻就明白自己和他最多只是露水姻缘,想要正经的跟他谈恋爱甚至嫁给他,门都没有。所以小姑娘一边虚与委蛇的与他在一起调弄了几天,一边卖乖讨好,弄了些钱物到手,也算没白侍候他一回。

    等到公子哥儿离开太和县,正逢柳青峰从外地回来,一时兴起就跑去巡视客房部——他在太和酒店的身份是客房部的副经理,虽然平时基本不怎么管事,只是按月领取工资奖金。

    也是合该他出事,在巡视的过程中,他一眼就相中了跟那位公子哥儿有一腿的小姑娘,凭借他副经理的身份,三两下就跟小姑娘勾搭在一起,成其好事。那小姑娘知道他是酒店总经理的亲弟弟之后,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来迎合他,让他连续好几天都爽歪歪的不愿意下床。

    谁知先前那位公子哥儿回到英坪市之后,回味起在太和酒店的美事,便再一次来到太和县,准备找那个小姑娘再好好爽一爽。这一来不要紧,正好看到柳青峰搂着小姑娘的腰在酒店大堂里经过,顿时怒上心头——好小子,本公子才开了苞的女人,是你碰得的么?

    双方由此发生了冲突,那位公子哥儿带的人太少,被柳青峰招呼保安给打了出去。所幸柳青霜及时接到了报告,在了解了对方的来头之后,果断出马托了关系将此事压下去,否则的话,太和酒店可就热闹了。

    早先赵思东去找柳青霜的时候,她所说的就是这档子事了。

    柳青峰忽然叹息了一声,低垂着头,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东子,你知道吗,我这一生活了整整二十年,可是真正快乐的日子却是屈指可数。从小,我就生活在姐姐的阴影之下——她各方面都很优秀,人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待人接物都不亚于成年人,无论是谁都很喜欢她。而我呢,就算我再努力,得到再好的成绩,人们都会说,啊,真不愧是柳青霜的亲弟弟……”

    赵思东默默的听着,没有说话,他倒是很能理解柳青峰的这种郁闷,因为他在觉醒之前,也曾经有过类似的遭遇。只不过被拿来做对比的是他的一位堂兄,仅仅大他三天的堂兄,从小就聪慧异常,长大之后更是文武双全,在帝都的上流阶层中颇有名声。而他因为前世的夙忆未醒,所以天资算不上很好,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堂兄的阴影,每每家族聚会的时候,都会成为一众长辈们说教的对象。

    有人说,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宿敌,名字叫‘别人家的孩子’。可是赵思东却觉得,最大的宿敌是那些优秀的兄弟姐妹,因为人家往往会觉得,同样是老赵家的孙子辈,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也是为什么在赵汉升外放到江南省为官,他会慢慢变得纨绔起来的重要原因——初中三年他的成绩非常好,但每次回京过春节,听到的不是表扬,而是对比之后说教!

    年少的他自然会产生逆反情绪,所以上了高中之后,他索性就堕落了下去——反正你们都认为我比不上堂兄,那我干脆就当一个纨绔,做得不好要被说教,做得好也要被说教,那我还努力什么?

    当然,自从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他开始出现蜕变,现在那位远在帝都的堂兄,早已和他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