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 第688章 皇太后宠爱的孙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这位皇太后,余蒙蒙相信,在这祁国内,定然有许多人都想巴结她。

  只因,大家心里都清楚,皇帝对他母后无条件的孝顺。而只要抱上了皇太后这棵大树,没有人不会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而白慕这才刚回来,便是这般动作,未免也太高调了些。

  余蒙蒙敛眸,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因为她看到,自己的上首,自然坐着白蕴真。

  对于这位太子殿下,她总算是看明白了三分。他那双眼睛,可毒着呢!稍不留神,便会把自己的秘密看去了,而你自己还一无所知。

  果然,余蒙蒙故作镇定、眼巴巴地等了半个时辰以后,白慕才随着皇太后姗姗来迟。

  当殿内里所有的人都看到这对老少进来时,心里纷纷都不同程度地被惊了一下。

  如何就忘了这茬了?

  皇后自打看到白慕搀扶着皇太后那老太婆进来的时候,生生地捏断了自己的一根指甲。

  这个白慕,从小没了母妃,本来应该是寄名在她的名下,在奉宜宫里养着。

  但是皇太后却下了一道懿旨,将白慕接到了自己的宫里,硬生生地养了五年,直到七岁以后被送到了承国,由高贵的皇子殿外,变成了质子。

  可惜,听说承国那对父子都是比较和善的人,没怎么虐待质子,反而还给了他皇子的荣耀,让他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

  如此,又怎么能令皇后甘心呢?

  皇太后将白慕带走,这样一养,便硬生生为白慕争取了几分他父皇的关注。本来,老皇帝应该是将这个贱人的儿子彻底遗忘才是!

  可老皇帝偏偏是个孝子,还是个孝顺起来没有原则可言的孝子。

  皇上孝顺自己的老娘,而被养在太后身边的白慕,自然也有机会经常见到皇上。爱屋及乌之下,白慕自然也分得了几分荣宠。

  不能,这白慕不能再同这个老太婆在一起了!皇后倏然间捏紧了自己座椅下的扶手,眸底寒光一片,冷冽得好像是有千面的寒冰,从内映射这森森冷气。

  否则,依着这老太婆对他的宠爱程度,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乱子呢。

  在这种剧烈的情绪冲击下,皇后下意识地往自己的儿子白蕴真这里看过来。

  她的儿子并不差,比起那个贱人生的儿子,更是优秀万分。她不担心自己的儿子能否服众,是否有才能治理天下。

  但是,若是这个老太婆横插一杠的话,没人知道,最终的结果会发生什么。

  余蒙蒙只留心看一眼,便明白皇后跟白慕不对盘,跟皇太后也不对盘。

  再细细打量着同皇太后一起进来的白慕,心里道,原来白慕也并不是真的山穷水尽。

  至少,这个太后会给他一定程度上的助力。

  想着,便松了口气。看来,事情的发展,总是会有出人意料的转折。

  她就知道白慕从来不会做些不利于自己的事情。

  相比较于皇后,白蕴真的反应就平淡了许多。他眸子里虽然也跳了一下,脸上有复杂的神色,可却并没有他母后那样如临大敌的情绪。

  他知道,皇祖母从以前起,就比较宠爱白慕。若非她老人家的这份恩宠,也不会造成白慕被送去承国,这质子一当就是十年。

  如今,他回来了,自然是要在皇祖母跟前承孝的。

  只是,如今的白慕,可还有当时的初心?

  白蕴真嘴角勾着笑,站起来朝皇太后行礼:“见过皇祖母。”

  “太子请起。”

  余蒙蒙留神观察着皇太后,只见她今日着一身赭褐色的华贵长裙,上用金线和红线交织着绣出团团的富贵花纹来。

  看着花纹的形状,其实是显年轻了些,但是绣在这赭褐色的衣料上,却只觉得,端庄地华贵。

  且皇太后不怒自威的气势,更是让人忽略了她穿什么。到底是皇家之人,保养得宜,看上去总是要比实际年龄小上那么十几岁。一双锐利的眸子,挺直的鼻子,加上紧紧闭着,上下两片嘴唇几乎呈一条直线的嘴唇,其浑身的气势威严令人不敢逼视!

  有一瞬间,余蒙蒙看着都几乎不由自主地想低下头去。

  “白慕,你怎么没对我说,你跟你这位皇祖母的关系很好呢?”余蒙蒙想了想,不禁传音相问。

  白慕今日穿一身低调却不是矜贵的蓝色锦袍,其本来就皮肤白皙,气质温雅,如今穿上这一身衣衫,更是被衬托得整个人温润如玉。

  他乖顺地站在皇太后的身旁,其神情不卑不亢,给老皇帝和皇后行礼过后,便也朝着余蒙蒙这里来了。

  不同于昨日,今日,他的座位也是排到了很远的地方,同余蒙蒙之间,至少隔了五六个人。

  听到余蒙蒙想问,他便也在心里答:“你何曾问过本殿下?”

  听到这无所谓的口气,余蒙蒙在胸口憋了一口老血,再次传音道:“我还真以为你回来祁国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呢!谁想到,你背后竟然有皇太后她老人家这个靠山呢!”

  真是出乎意料!

  白慕没有温文儒雅的声音再次传来,道:“本殿下的事情,不需要借助皇祖母。余蒙蒙,你若是没有这个本事,便可趁早回去承国,对慕容兴把这个事情说清楚。”

  余蒙蒙听了一愣,脑子里转过弯来的时候,不由笑道:“随你。”

  她知道,白慕不是冷血动物,不舍得辜负他皇祖母对他的一片恩情也是正常的。

  可问题是,只要他皇祖母是真心对他好的,那么这件事情,便没有谁利用谁的意思。

  余蒙蒙没有把这话点明,而是收回了神识,不再同白慕说话。

  也许是余蒙蒙太过专注的原因,没有注意到,隔着一个白鹤,度月的目光一直都似有若无地打量着她。

  并且,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白慕身上。

  她方才看着这个人的时候,身上有浅浅的灵力波动。

  度月倒不是好奇他们究竟是暗中做了什么。而是好奇,余蒙蒙的灵力,居然是如此的丰盈充沛。

  且,如此纯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