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西海龙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先生!”

  “你真是神了!”

  “我在那里不过一个晌午,就了十几条大鱼!”

  “其中还有几条超过了三尺,着实卖了个好价钱!”

  到傍晚的时候,渔夫志得意满的从城门口走了回来,还没等走到卦摊,他就开始大声的鼓噪。

  司徒刑对于他这样的反应,也不感觉意外,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等那渔夫走进之后,他这才将脚边的鱼篓踢了过去。并且轻轻的努嘴。那渔夫,满脸谄笑的上前,将手中好似金铸的鲤鱼恭敬的递给司徒刑,“先生,可否再指点一二?”

  “规矩老汉懂得!再有金色的鲤鱼,一定奉上!”

  司徒刑看也没有看老渔夫,单手捏着鲤鱼…那鲤鱼也仿佛感觉到什么,竟然开始流泪,并且发出嘤嘤好似婴儿的哭声。

  听得老渔翁脸色不由微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踟蹰之色。

  不过,还没等后悔,司徒刑就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那金色的鲤鱼,受到重击,眼前不由的发昏,等他在清醒过来,已经是在许久之后…

  “这鲤鱼,最能惑心!”

  仿佛看出老渔翁心中的犹豫,司徒刑幽幽的说道。

  啪!

  金色鲤鱼被司徒邢扔进鱼篓,说来也是奇怪,那条金色的鲤鱼,在落入鱼篓后,竟然化作一条鹿角蛇身,长满鳞片的长龙。

  轰!

  随着长龙的一阵嘶吼,薄雾的云烟,出现在他的爪子下,让他的身姿,看起来更加的神圣。

  “是!是!是!“

  见到司徒刑的手段,那老渔翁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明日,你去那桃花潭,巳时在那下钩!”

  “午时一定要离开!”

  …

  “是!“

  “是!“

  对于司徒刑的手段,老渔翁再也不敢怀疑,听到司徒刑的嘱咐,不由连连点头,本来好似枯树一般的脸上,更是流露出兴奋的笑容。

  …

  就在老渔翁离开不久,司徒刑也收拾东西,离开了城池。

  他没有在客栈中寄宿,而是找了一个荒山野庙。

  “哎!“

  看着已经倒塌,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神像,司徒刑不由轻轻的叹息一声。

  这也是神道的悲哀!

  一旦没了祭祀,香火,他们就会快速的消亡,不是陷入沉睡,就是彻底的消失!

  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灵,也是比较悲哀的。

  这个地方的神灵,也许在曾经,香火旺极一时,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木雕石塑,根本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

  就在司徒刑忆古思今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绵羊的叫声。

  本来,关闭的大门,也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推开。当他下意识的抬头之后,只见一个身穿布衣,面有忧愁之色的女子,赶着十几头白羊,走了进来。

  她显然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荒山野庙中还有男子寄宿,不由的就是一愣。好看的脸颊上更是浮现出几分羞红。

  “这位官人!“

  “小女子打扰了!“

  看着那个女子,娇羞的表情,司徒刑眼神不由的一阵发凉!

  这深山荒野之中,怎么会有女子出现?

  这也太不合理了!在想到,最近天下不安,司徒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过,他也没有出手。

  只是静静的看着。

  那女子见司徒刑不愿意多话,她也不知声,只是将那十几头白羊赶到神庙的一个角落,并且快速的拾取干柴,用火石点燃。

  看着动作麻利的女子,司徒刑不由暗暗的点头,到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半个时辰,也许是一个时辰,司徒刑被一阵突兀的哭声惊醒。

  只见那个女子,在火塘边不停的抽泣,抹泪,好似满腹心酸。就连司徒刑也是忍不住的皱眉。

  那女子仿佛知道司徒刑已经醒来,满脸歉意的一福,”官人!小女子想到往事,一时忍不住悲伤,打扰您的清梦!“

  ”哦!“见那女子说的情真意切,司徒刑不免好奇,笑着问道。”你虽然身穿布衣,操持贱业,但看你言谈,却非一般出身。闲来无事,你有什么委屈,到可以说说!“

  听着司徒刑的话,那女子也不怕生,抹了一般眼泪,面有悲伤之色的说道:”

  “这位相公真是慧眼如炬,小女子,出身的确不凡!”

  “小女子本是西海公主,后嫁给了东海太子,谁知道,平日紧守妇道,那太子却是浪荡之人,不仅到处招花惹草,更想要将女子赶走羞辱!”

  “幸亏公婆照顾,这才没有被赶出家门,就算是如此,也被多方凌辱,最后更是将小女子扔在这荒山牧羊!”

  仿佛想到悲伤之处,那女子放声痛哭,司徒刑的眉头也是轻轻的皱起。

  宠妾灭妻,这在大乾可是重罪。说不得要为这个女子做主!

  可是,那人是东海太子他又能为之奈何?

  仿佛看出司徒刑眼睛中的为难,西海公主急忙说道:“先生有所不知,小女子驱赶的这些并非普通的白羊,而是天上的云朵,名为雨师!”

  “当白羊变黑之后,他们就会化作乌云,升上天空,龙族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帮助,才能行云布雨!”

  听着那女子的介绍,司徒刑不由惊讶的抬头,他没有想到,这些看似普通的白羊,竟然是传说中的雨师。

  “如果,公子能够相救!“

  “小女子愿意以雨师相赠!“

  …

  见司徒刑脸上哟组合意动之色,西海龙女急忙说道。不过,出乎她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却是轻轻的摇头。

  “先生可是嫌弃报酬不够丰厚?“西海龙女脸色悲苦的问道。

  “非也!”

  “并非某家贪图财物,而是力所不逮!”

  “那东海太子,岂是我等凡人能够对付的?”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满脸无奈的摊手。听着司徒刑的解释,那西海龙女不仅没有失望,反而轻笑,好似松了一口气般说道:”原来如此!“

  “如果是这个原因,先生大可不必担心,小女子这里有手书一封!“

  “只要先生,将它交给西海龙王,小女子自然就会脱困!“

  “到了那时,自然要报答先生!“

  …

  听着西海龙女话,司徒刑的脸上也流露出恍然之色。并且轻轻的点头,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过,这西海离这里,何止万里之遥?就算某家想要帮你,也是、。。。”

  仿佛早就料到司徒刑会有此言,那龙女笑着起身,虚引司徒刑向前,最终在一棵大柳树处停下。

  “先生!”

  “这大柳树下,有一口龙井!”

  “只要顺着下去,自然就会抵达西海龙宫!”

  …

  “此话当真?“

  司徒刑满脸欢喜的问道。

  “自然当真!“

  西海龙女满脸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说道。

  “好!“

  仿佛是被西海龙女的容貌所摄,司徒刑双眼发直,有些呆滞的说道。

  看着好似牵线木偶一般,诡异上前,直勾勾向枯井走去的司徒刑,藏在后面的西海龙女不由狰狞的一笑,眼神之中,更有着难言的邪异。

  不过,还没等她高兴,一个巨大的拳头,就好似流星一般,重重的锤在她的胸口,她整个人好似木偶一般被抛飞。

  彭!

  巨大的力量,撞击在地面之上,无数的土壤翻滚,开裂。更升起淡淡的云烟。等云烟散尽,只见一个全身长满鳞片,头上长着粉红色龙角,脸色却出奇狰狞的女人,站在那里,满脸吃惊的看着司徒刑。

  “你是怎么发现不对的?”

  “呵呵!”看着满脸吃惊的西海龙女,司徒刑不由的轻笑,两眼之中,更是有金光冒出。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有鲲鹏传承,龙族的这点幻术,怎么可能瞒得过自己的眼睛!

  “不过,就算你发现了,也难逃一死!”

  “死!”

  西海龙女见被人识破,索性抛去伪善可怜的假面,手掌微曲,好似鹰爪一般锐利!

  杀!

  杀!

  数道虚影,闪过。

  司徒刑的身体不能的后退,就在他离开的瞬间,刚才站立的地方,竟然好似被什么犁过一般,瞬间炸裂。

  “好快的速度!”司徒刑不由的一惊,不过,他也不害怕,双臂张开,好似羽翼一般晃动。

  身体突然拔高,然后,好似鲲鹏捕食一般,俯冲而下!

  嗷!

  西海龙女也毫不示弱,身体扭动,好似毒龙,蛇莽,嘴巴中更是发出丝丝,好似蛇鸣的声音!

  彭!

  两者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巨大的力量,通过龙女的身体传导到地面,坚硬的石头,瞬间炸裂。更有好似蛛网一般的裂痕,不停向四周延伸。

  呼!

  看着好似冻住一般的空间,西海龙女不由长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她在司徒刑身上,总能感觉到天敌的气息,也正是这一丝气息的存在,不愿意让她和正面对敌。

  没想到,司徒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

  不过,还没等她松气,司徒刑的身体突然消失,等再出现,已经在她的左侧,而且好似鸟喙一般的手指,已经插入她的肋下!

  噗!

  炽热的鲜血,好似泉水一般喷涌。西海龙女全身抽搐,最后好似枯木一般摔倒在地。

  不过,事情远远么有结束!

  已经被杀死的西海龙女,竟然诡异的复活。

  看其外表,竟然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竟然没死!“

  看着重新恢复如初的西海公主,司徒刑不由的一愣,眼神中也多了说不出的古怪。

  “哈哈,本公主是天潢贵胄,是杀不死的!”

  “你这个凡人,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嗷!”

  西海公主嘶吼着,好似疯癫一般上前,尖锐的嘶吼!

  看着好似疯癫,出手不留余地的西海公主,司徒刑不仅么有害怕,反而大跨步上前,双手探出,好似鹰爪一般,抓着她的双臂重重的扭曲!

  啊!

  西海公主的双臂被瞬间扭断,有的地方更是露出白色的骨头岔。剧烈的疼痛,让龙女的脸颊不停的扭曲。看起来出奇的狰狞!

  彭!

  一个巨大的手掌重重的落在龙女的头上,脑浆鲜血崩裂!

  看着没有头颅的龙女,司徒刑不由的长出一口气,这样总会死了吧?

  不过,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那个已经没了头颅的尸身,竟然摇摇晃晃的再次站起,本来已经缺失的头颅,也重新长出,不过,这次她的脸色,却明显有些发白。

  “你是杀不死我的!“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杀死我!“

  西海龙女大声的嘶吼着,不过和刚才相比,她现在的嘶吼,多少有一种色厉内茬之感。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担忧的声音:“这位先生!这个龙女是邪异,是杀不死的!”

  “你快出来吧!”

  “哈哈!”

  听着那人的话,西海龙女不由得意的狂笑。

  “杀不死?“

  看着满脸狰狞,好似真的不畏惧死亡的西海龙女,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整个人好似蛮荒巨兽一般冲出,巨大的拳头重重的砸落!

  轰!

  轰!

  巨大的力量,好似狂龙一般肆虐!

  西海龙女的身体,好似布娃娃一般抛飞,然后重重的砸落。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为了此僚,我等牺牲了数位武道宗师!”

  “这个邪异,根本就不会死亡!”

  站在外面那人没有想到,这在等情况下,司徒刑还敢出手,不免气急的说道。

  司徒刑这才抬头,只见一个身穿铠甲,手持利刃,全身上下气血古荡的武士,正站在那里,满脸担忧的看着他的背后。

  那个龙女,果真好似不死,受了这么重的伤害,竟然慢慢再度站起,满脸狰狞的嘶吼:“打啊!打啊!打死我!”

  “哈哈!”

  “我是不死的!”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力气!”

  “切!”

  看着脸色苍白,全身好似虚幻不少的西海龙女,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身体瞬间电射,将西海龙女直接扑到,双拳好似打桩机一般狂暴!

  彭!

  彭!

  彭!

  巨大的拳头,裹挟罡风,不停的落下,西海龙女的身体,竟然被一点一点的砸落到地底…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