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劫主 第五百七十章 比疯子更疯的,是天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无缺剑道不需要剑心么?”

  方原听了那青阳剑痴说出来的话,顿时大吃了一惊,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一霎那间,仿佛有什么疑惑被解开了,但又同时涌出来了更多的疑惑。

  急切间也不知有多少问题想要问,但心神一惊之下,心神也自散了,无法一直保持在那剑意充沛之境,而在他视线里,那位剑痴的影子便也在慢慢消褪,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一时之间,天地茫茫,只剩了方原一个人立身于冰天雪地之间。

  风雪潇潇,这一刻似乎变得无比的安静。

  他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走回了剑庐之中,静静的盘坐,凝神思索了起来。

  白猫中间过来看了他两回,十分生气。

  ……兽皮还没趴完呢,就偷懒了?

  没办法,只能去剑冢里把那个金家的丫头叫出来扒皮割肉,只是她刀功不如方原的好。

  ……

  ……

  方原如今当然顾不上那一头雪犀之肉了,他如今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里。

  只因着那位青阳剑痴无意的一句话,他心底的某种东西被触动了,隐隐感受到了某个境界,又或者说,在他剑意大成之时,便已经隐隐的感受到了那种境界,所以他才会坚持留在雪原之上,苦苦磨炼,希望再等到那一线灵机,而如今,明显距离那一线灵机更近了。

  只可惜,有些时候,明明感觉有些东西和自己只有一线之隔,可是偏偏无法跨越过去。

  方原静坐了足足三天,仍是没有明悟,但他也没有焦急,而是平静下了心思,慢慢的思索着,将自己所学的剑道一遍一遍在心间回掠,就好像他一次又一次的,从头开始学起了剑。

  于此同时,他也认真考虑了那青阳剑痴的影子之事。

  这一道影子,自然是玄妙至极,怕是极为高明的神通才能做到,但青阳剑痴在传说之中,明明是只擅长剑道,神通全然不解之人,居然也能靠着剑意留下这么一道横跨数百年的影子,直至今日,也实在是一件让人惊异之事了,不过,既然碰到了,便是自己的造化。

  当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于是,又等了大半个月,方原观察天象,觉得那等极北天光,又要出现在天际了,于是他便沿着凌昭剑修留下的那几道路线,选准了一处,静下了心来,静静的等着他的出现。

  天光出现时,方原便运转了一身剑意,摧动了起点。

  果不其然,剑意摧动起来时,风雪稍止,那一瘸一拐的影子,从远处走了过来。

  在方原看到了那道影子时,他明显也看到了方原便在身前守着,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静静的打量了方原一眼,道:“你天赋差了一点,过去了这么久,居然没什么进境!”

  若是别人说出这话来,方原就算不说生气,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的。

  但在这个人面前,那还真没什么别的话好说。

  在这个怪胎面前,谁的天赋能算得上好呢?

  或许他说自己天赋差了一点,便已经等于别人将自己夸上天了吧?

  当然这时候也不是该因此而感觉有多骄傲的时候,方原这一次过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准备,也知道自己可以看到他,与他交流的机会不多,便也不客气,直接将自己思虑许久的问题问了出来:“前辈,天下剑道,皆是剑势剑意剑心,为何无缺剑道不需要?”

  那剑痴慢慢的向前走着,听了方原的问题,便道:“谁说天下剑道皆需要剑势剑意剑心?”

  方原眉头微凝,沉声道:“洗剑池剑祖划分剑道境界,天下剑修,人人认同!”

  他说出了“洗剑池”三个字时,便留了小心,人人知道青阳剑痴曾经在洗剑池手里吃了大亏,甚至他如今这一身残缺的模样,便是拜剑池所赐,他与洗剑池之间,那无疑是有着深仇大恨的,方原也担心在他面前提起了“洗剑池”的名字,会惹得他勃然大怒了起来……

  但没想到,听到了洗剑池三个字,剑痴脸上,连一丝情绪波动也没有。

  他只是平静的回答方原的问题:“谁说天下剑修人人认同了?”

  方原沉默了下来。

  无疑,眼前这比天下任何人都有资格称为剑修的剑修,对洗剑池的境界划分是不认同的。

  他心里也算早有准备,倒并未慌乱,仍是继续跟在了这剑痴身后,一边走一边问道:“可是单从剑道根基而论,剑招参透,便有剑势出现,剑势凝炼,便有剑气滋生,剑气长到了尽头,便会生出剑意,而剑意大成之后,肆肆扬扬,感应天地,不正该领悟法则,汇剑于心么?”

  那剑痴道:“天地法则有无数,择一者简单,你想要全融于一心,又怎么可能?”

  方原一听就差点乱了心意。

  我当然知道不可能了……

  无缺剑心难成之处,不就在于追求圆满,无缺无憾么?

  可人家只要领悟一道法则融入剑中,便可以炼成剑心了……

  但无缺剑心理论上来讲,便需要将所有法则都融入剑心啊,缺一道都不算圆满。

  你还问我怎么可能……

  ……这不就是你传下来的道理吗?

  ……

  ……

  但心间虽然疯狂大吼,面上却出奇的平静,只是隐隐有一种紧张感,尤其是觉得,自己似乎前所未有的接近了那个境界,心里也生出了一种幼苗即将破土而出的感觉,于是他深呼了一口气,强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斟酌着,甚至是小心翼翼的,问出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若无法将世间法则皆融入剑心,那晚辈剑意大成之后,又该如何走下去?”

  剑痴看了方原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他看过来的眼神里无喜无怒,也没有半分的感情,但方原忽然觉得有些脸红。

  自己问出了这个问题,好像太丢人了。

  于是他微一沉吟,又重新问出了一个问题:“剑意大成,便已接近了法则,修炼剑心便是为了融炼法则,并超越法测,而我们若是不去融炼法则的话,又该如何突破法则桎梏?”

  剑痴平静的回答:“斩了它!”

  方原心头猛得狂跳:“法则尽头,便是大道啊……”

  剑痴道:“那就把大道也斩了!”

  ……

  ……

  方原忽然驻足,立身在了雪原之上,一动不动。

  周围风雪呼啸,那剑痴似乎朝他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直到层层风雪卷了过来,将他们两人彻底阻隔。

  方原没有追上去问他这念头究竟是何意,又该如何修炼之类的话,因为对他们来说,问出这样的问题就显得太过幼稚与可笑了,剑痴在数百年前留下来的一道剑意,方原又通过了剑意与他产生共鸣,在方原的识界里,生出了这一场跨越了数百年时间的对话……

  而这一番对话,便已经足够方原理解他需要理解的东西了。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无缺剑经果然与天下剑道都是不同的,洗剑池代表天下剑道划分的境界,适合于天下修士,却独不适合于无缺剑道,因为这剑道,本身便走出了如今的剑道却不曾触及的境界,他们剑意大成之后,便刻入道心,坚守不变,一剑斩出,便与天地法则容汇进了一步。

  一剑挥斩,便可引动天地,这是何等神威?

  但偏偏,无缺剑经是不同的。

  他需要的不是凝炼法则于剑心,而是心念如一,斩了法则。

  方原此前一直被困于此前的理念之中,只因人心本是残缺,因为人心在时时变化,顺应天地万物,而在变化的事物,本质上都是残缺的,想要以残缺人心,修炼无缺剑心,这本来就是一种违逆了天地法则的一件事,任由方原苦思冥想,苦苦磨炼,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直到如今,被剑痴数百年前留的一道剑意点破了鸿蒙。

  是啊,人心不可能圆满,因为人心本就在变化。

  像承天剑道那些人,想要将心间情欲斩去,化作无情无性,那只能算是一块石头。

  而青阳剑痴理解的更简单,他一开始就没打算修炼无缺剑心。

  他想要修炼的是心剑。

  剑意凝炼到了极致之后,不需要去领悟法则,融入法则,而是斩去法则。

  若着落在了剑道之上的话,洗剑池在剑意大成之后,便会领悟法则,融入法则,一剑斩出,便剑出法随,威力自然无穷,比起神通还要可怖,这也是洗剑池这么多年来,一直独修剑道,但在整体实力之上却不输于天下众修,甚至一直作为七大圣地之一坐镇天下的原因。

  但青阳剑痴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你循法则而凝炼剑心,我却顺心意而斩万物。

  你一剑斩出法则相随,我却要斩断所有的法则,直至最后,斩断大道!

  那可是大道啊,他居然也敢说这个话……

  ……不过这里面居然也有道理!

  大道残缺,那么斩了大道,是否也就等若无缺了?

  方原其实从剑意大成之时,便已隐隐领悟到了这个道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斩得掉已经被承天少主炼化的洗剑池闵长老神魂,其实那一剑,便已接近了这无物不斩的一剑。

  只是他虽然接近了那一剑,却不敢往这个方面想。

  因为除了疯子,谁敢往这方面想?

  ……不对,疯子也不敢想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