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九百零一章 今日一别,再无相见之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百零一章 今日一别,再无相见之日

  容珏去到厅子里,容擎之看到他站了起来。

  两人看着对方,相顾无言。

  片刻后,容擎之率先打破平静:“珏儿,抱歉。”话罢,眼皮一动,“也代我向珏王妃说一声抱歉,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发生同样的事情了。”

  “希望如此。”

  容珏脸色又冷又僵,不过,“我可没说过要放过她,六年前的事情,你或许不知道也有她的一份,六年前饶她一次,已算是我仁慈。”

  “我明白。”

  容擎之声音很低,容色复杂,他看着容珏,叹了一口气道:“珏儿,看在我的份上,看在我们十多年一直相互敬重的份上,给一次机会?”

  容珏抿唇,看着容擎之一时不语。

  容擎之也不再开口,其实,今天来找容珏开这么一个口,已是不易。

  而容珏,显然也明白容擎之这十多年花语里的意思。

  十多年前,当今皇上与太后的各种矛盾分歧,容擎之难免也会因此有所委屈,但他未曾解释过一句,也未曾因此而低头过。

  十多年一直飘摇在外。

  而容珏,他也因为各种原因,去了爵彦。

  在爵彦前,他们的关系比谁都好。

  容擎之这么久不曾向谁低过头,这一次,他是第一次向低头。

  就这么静默了好片刻,容珏薄唇一掀:“她并非突如其来,昨天是我,今天是歌儿,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

  容擎之如何能不知道,想哪天,他深夜而归,府里余下的管家一看他都吓晕了。

  他去看她,她也以为是鬼魂,不惊不慌,却只指着他痛苦失声,“哀家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自诩清高任性妄为哀家不怪你,是哀家无能让你委屈在先,但你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这么多年还一直不肯入梦,你是有多狠的心啊!”

  这一句话,他如今仍犹如在耳。

  如今想来,他确实是自诩清高任性妄为了。

  到头来,他对得起很多人,更对得起自己,却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太后。

  即便她千错万错。

  今天慕轻歌受伤这一出,也是她的过错之一。

  在她认为,杀了慕轻歌,他便能改邪归正做个好儿子。

  当然,昨天容珏这一出,则是为了她的‘无能’努力,她一直想,这个天下应该是她儿子的,如今容珏大权在握,杀了他她儿子便有可能不再委屈。

  容珏一双眼睛仿佛淬了冰,直直的盯着容擎之:“既然你知道,便知晓有一便有二,这么多年她始终不甘心,你让我如何放过她?”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容擎之一连说了两个不会,示弱之意不言而喻。

  这已经不是容擎之会做的事情了。

  容珏闭了闭眼,好片刻才开口:“安镶的事,当初她答应我,却一直各种理由拖着不放……”

  不等他说完,容擎之便抢先道:“这件事我来时已经清楚,并说服她了,我这里可以给你保证,无论你想何时开城门都可以。”

  这话一出,又是一阵沉默。

  好片刻之后,容珏才缓缓开口:“你带她走吧,我信你不信她,我不希望再在皇城见到她,若果她在皇城必定会再兴风作浪,而到那时,我不会再给你面子。”

  容擎之自然明白,容珏之所以能留自己母后到现在,并非顾忌他人言论,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已经决定如果你答应,明儿便带她走。”

  容珏点头,“保重。”

  容擎之一笑,笑容艰涩:“难得你还能与我说这两个字。”

  这难得里包含太多了。

  除了太后六年前的事,今天昨天的事,还有他在爵彦拖延迟迟不告知木晴子关于他的事,他没想到容珏还能跟他说这两个字。

  他以为,送慕轻歌回来的当晚,他定然会拔刀相向的。

  然而他只是抱着晕倒的慕轻歌,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你也说了,十多年的互相尊重。”容珏淡淡道。

  容擎之听他说这个,笑了一下,笑容是今天来这里最舒服最轻松的一个笑。

  容珏看着他,淡淡开口:“皇叔好像还有话要说?”

  “看来是瞒不过你了。”容擎之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他,眸色复杂:“珏儿,你真的要那样做?”

  容珏拧眉。

  “珏儿,你如此聪明,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容擎之直视容珏,“当年爵彦的事情几国开国祖先确实有错,但自古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历史朝代更替的必然,爵彦之帝既然守不住爵彦,是他无能,怪不得谁。”

  容珏容色冷淡,却没有反驳。

  容擎之深深的看着他:“如果你有能力统领四国,那是你的本事,何必想着那些前尘往事?你属于后辈,前人的错不应该由你来背。”

  容珏抿唇,半响后沉沉开口:“我答应了母后。”

  “我知道你答应孝懿皇后要保护你亲弟姬子琰。”容擎之眸色有些凌厉,“但是你别忘了,姬子琰是你弟弟,晟儿放儿颖儿他们也是你的兄弟!无论你父皇,皇后或者是我母后有何过错,那也是他们的错,你的这三个兄弟,他们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没说他们不是,也没想要动他们。”容珏冷冷道:“你何时见我亏待他们了?”

  话罢,他见容擎之要反驳,便眸光更冷的道:“你别跟我提皇后还有国舅一族,他们狼子野心你不是今天才知晓!要论狠心,我想没有谁能比得上他们!当年皇甫一族为何只剩下我表兄一人,华氏一族兵权削减,宥然为何迟迟不归,还有书彦这些年来的所有委屈,谁给他们一个交代?!”

  容擎之哑然。

  ……

  片刻,容擎之才再度开口:“这件事,是我多管闲事了。”

  然而,这闲事他是要管一管的。

  他和容珏十多年互相尊重,但他和容晟容放容颖又何尝不是十多年互相尊重?

  所以,他如何忍心看着容晟母亲极其国舅一族出事?虽然容珏不直接动容晟,但容晟以后也绝对不好过!

  容珏显然知晓容擎之如何想的,不予评论,只淡淡道:“时候不走了,皇叔请走吧,我这边就不送了。”

  “好。”

  容擎之叹了一口气,走之前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珏王妃现在……”

  容擎之以为容珏不会回答的,却不料容珏道:“只有手臂一处较重的伤。”

  “那就好。”

  容擎之勾勾薄唇,道一声保重,就转身阔步离开了。

  容珏目送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今日一别,或许再也不会再有相见之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