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七百九十六章 湛儿母妃真厉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百九十六章 湛儿母妃真厉害!

  “方才在聊什么?”容珏淡淡扫一眼华懿然离开的方向,垂眸看着慕轻歌的小脸。自从她回来之后,因为对他陌生,话少了许多。

  很多时候,都是他先找话题开口。

  他本不擅长聊天,面对她的时候,却总能找到话题。

  慕轻歌轻咳一声,避开他灼热的视线,“在说你们小时候的事情。”话说完担心他细问,接下去的话题会变得尴尬,便不等他开口,又问:“对了,琰儿和湛儿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他提两个孩子,容珏心中一软,轻声道:“待战事结束,湛儿会回来。”

  “小屁孩呢?”慕轻歌急急问。

  “小屁孩?”容珏睨着她,轻声重复了这三个字。

  慕轻歌怔住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下意识会说出这三个字来,觉得自己这用称呼好像是不太好,“那个,抱歉,就是琰儿。”

  “不必在意,你以前也是这么叫他的。”容珏看出她的不安,伸手过去揉了揉她脑袋,揉完之后,才想起她对他的碰触避如蛇蝎。

  缩回了手,欲道歉,慕轻歌却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不闪不躲,还抬头惊奇问:“我以前也这么叫?”说完,暗忖:原主跟她真是一样呢,碰到喜欢的孩子总是小屁孩小屁孩的叫。

  “嗯。”

  容珏颔首,和她说起了以前她和姬子琰的相处。

  他说慕轻歌便听,听完觉得很熟悉很亲切,恍若真真是亲身经历过似的,一边听一边笑,头也并没有觉得痛。

  其实容珏言辞并不算动听,而且也不擅长描述,不过不知为何,慕轻歌就是听得很认真很入神。

  听到忘情处,她笑吟吟的伸手去扯他衣袖,仰起头来:“那再说说这些年小屁孩和湛儿的事呗!”

  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都这么漂亮,定然有不少趣事。

  容珏不答,唇瓣微动的低头看她扯着他衣袖的手儿。

  慕轻歌一呆,猛地缩回了手。

  容珏蹙眉,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低头了,“歌……”

  “已经不早了!”慕轻歌猛地出言打断他的话,眸子闪躲,“我,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睡!”说完,身子一转,一溜烟的跑了。

  容珏看着她的背后,容色深深。

  慕轻歌一边捂住脸一边往回跑,心跳如擂鼓。

  她方才怎么会忽然去扯人家衣袖?而且说话伸手的动作忒熟稔,话儿居然还带着撒娇的软绵,她她她抽风了么?

  慕轻歌为自己那个动作懊悔,所以一个晚上辗转反侧,睡得不怎么好,待三更的更声已经敲响,她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她睡到日出三竿才醒来。

  她在梳洗的时候,两个丫鬟问她:“王妃,您昨晚可是睡得不好?”

  慕轻歌拧湿毛巾的手一顿,嗯的应了一声,两丫鬟一个叫青萝一个叫玉竹,青萝捂嘴笑道:“前些天王爷都习惯与您一起共进三餐,今日您一直没睡醒,王爷早膳等了您好久呢!”

  玉竹点头附和:“是啊,奴婢们原本还想问王爷要不要叫醒您,王爷却说不用,让您好好歇歇。王爷真的对王妃您很好啊。”

  “是么?”

  慕轻歌擦着脸,神色有些复杂。

  老实说,无论是两个丫鬟,还是华懿然,人人都说容珏对她好,当然,她自己也能很真切的感受到容珏的好。

  ……只是,这好真的是给她的么?

  只要一想到这些,慕轻歌就觉得心虚气短。

  这一切,都应该属于原主的啊!

  这么想着,慕轻歌扫一眼房间四周,自从那天她晕倒之后,容珏便让人将原主留下来的许多痕迹都清除抹去了,为的就是让她不去回想太多,怕刺激到她。

  “王妃,奴婢们给您端早膳来可好?”两丫鬟不知慕轻歌心中所想,问道。

  慕轻歌回过神来,问:“现在距离午膳,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一个多时辰吧。”

  “那随便给我端一碗粥过来填一下肚子就好。”

  “是。”

  两个丫鬟刚下去,华懿然就牵着她儿子走了进来,一边进来一边啧啧有声:“歌儿,你醒得还真的够晚的啊。”

  “怎么,我醒得晚碍着你了?”

  慕轻歌很没好气,想起自己昨晚无聊时折的一个纸鹤,朝小孩招手:“荇儿过来,给你一个东西玩。”

  “好!”

  荇儿脆生生的跑过去,慕轻歌一手牵他,一手从案桌上拿过千纸鹤,“喏,给你。”

  “好好看,谢谢湛儿母妃!”小孩子就喜欢这样的小玩意儿,一看喜欢得不得了,“湛儿母妃真厉害,这像只鸟儿,翅膀好宽呀!”

  “荇儿喜欢宽翅膀?”

  “嗯喜欢,翅膀宽飞得高,飞得远!”话罢,他抬起小脸蛋看看华懿然,噘嘴道:“不过,我母妃就没有湛儿母妃手巧,母妃都不懂这些,父王比母妃还懂得多。”

  慕轻歌挑眉,忍不住大笑:“然然,你被你儿子嫌弃了。”

  “就你话多!”

  华懿然哼一声,拍一下自己儿子的脑袋,想到什么,她双手挽胸道:“儿子,这种事情只有一个人懂就好,湛儿父王肯定不懂。”

  荇儿抬眼看向慕轻歌:“湛儿母妃,这是真的么?”

  “……”她哪里知道啊!

  华懿然撇嘴,“歌儿,就算你记不得,但我跟活阎王一起长大的,太清楚他了,他不懂这些。”

  慕轻歌想到容珏,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猜测了一下:“是不懂还是不屑懂?”容珏看起来,不像是会弄这些的人。

  华懿然瞪眼,“不屑懂也是不懂!”

  “好吧,其实你也是不屑懂,对吧?”

  慕轻歌见她炸毛了,瞬间朝她眨眨眼,华懿然瞬间大悦,“对,歌儿你太对了,我也是不屑懂。”

  慕轻歌觉得好笑,这个时候恰好青萝玉竹也给她端吃的来了,她一边吃一边跟华懿然聊天。

  吃完之后,她想了想,还是道:“然然,要不你还是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吧?”

  看到原主留下来的物品,她心里依旧有一个很深的疑问,她想尽快去弄清楚。

  “好啊。”

  华懿然牵起自己儿子的手,道;“不过房间太闷,我们出去边走边说吧。”

  “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