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七百五十四章 忽感不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歌儿,你这是在跟我说笑么?”慕轻歌的话,让端木流月第一次在慕轻歌面前冷了脸色,看都不朝吏添香看一眼过去。

  慕轻歌摊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当然不是替吏添香打抱不平,她又不是圣母,可没这样的闲情逸致。

  不过,几个滚下来的人,倒是伤得比她想象中要重一些。

  路上石块多,杂草倒刺也多,一路滚下来,其实几个女子都伤得不轻,除了被割破的伤,好几个脸部都有和石头撞击出来的血痕和淤青。

  慕轻歌朝那边看一眼过去,发现好无论是吏添香,叶氏两姐妹,还是赵凝儿,额头都有一大片淤青,脸部一侧染满了血红。

  状况最好的,反而是秦子清。

  她伤不少,倒都不是在脸部和头部,慕轻歌想了一下,才隐隐约约想起秦子清滚下来的时候好像用手护住了头部的。

  状况最差的就是吏添香。

  “吏添香到底是你名义上的妻子。”慕轻歌看着对吏添香视若无物的端木流月,又想起曾经他言笑晏晏的捉弄沐如星,不将人捉弄得又羞又气,奔跑躲开就不罢休的端木流月,叹了一口气,伸手拍拍他肩膀:“我也担心你如此漠视她会惹来不满,让小星星会更加不好过。”

  端木流月抿唇不语,片刻后才嗤笑了一声。

  “罢了,看你这模样,倒是胸有成竹。”慕轻歌笑了:“倒是我多虑了。”

  端木流脸色一整,又回到了那个风流倜傥的端木流月,调侃道:“小歌儿,莫要放太多心思在我身上啊,不然,某些人喝起飞醋来,可是不饶人的。”

  慕轻歌:“……”

  端木流月也适可而止,淡淡的说了一句:“今天弄这么一出,估计,我们是玩不成的了。”

  “我也觉得。”慕轻歌看着已经走了一半的路,还有下方平原处火红一片的枫树,“我们都走到这里,却还是玩不成,到底可惜了。”

  端木流月不语,朝那几个乱成一团,伤的伤昏迷的昏迷的几个女子看了一眼过去,眸子微沉,转眸,瞄了一眼容珏。

  抱着姬子琰的容珏恰好也看向他,两人目光一对。

  “你们怎么了?”慕轻歌看到两人若有所思的对视,扬眉问道。

  容珏摸摸她的头发,安抚了一下,也几个受伤的女子看过去,问容晟:“情况如何?”

  “端木王妃伤得最重。”容晟说时,朝端木流月看了一眼过去。

  慕轻歌在一旁听着,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容晟说的端木王妃指的是吏添香,她微微讶异:“你不是世子么,何时世袭爵位了?”

  “小歌儿,我方才是让你莫要太关心我,但是,我到底也是你朋友吧,我何时世袭爵位你居然不知晓?”端木流月委实被慕轻歌这么一问给气着了。

  慕轻歌脸色讪讪,偷偷朝容珏觑了一眼过去:“那个,莫非是近些天的事情?”

  端木流月将扇子扇得呼呼作响,恼道:“是什么近些天,你还没嫁给活阎王,本世子就已经世袭爵位了好么?”

  慕轻歌嘴角抽搐了一下,提醒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一直以世子自称?”而且,好像人人都叫她……端木世子?

  端木流月:“本王低调不行么?”

  “呵,有些人还真是够不知廉耻的,端木王妃都受伤昏迷了,还拉着人家夫君谈笑风生!”赵凝儿脸上的血没有擦去,殷红的一片,她瞪一眼慕轻歌和端木流月意,又看看昏迷的吏添香有所指的嗤笑了一声。

  “凝儿!”

  这里没受伤的女子就慕轻歌和杨琉璃,杨琉璃去扶吏添香了,男女授受不亲,其他男子也不好出手相助,容擎之原本要伸手将赵凝儿扶起来的,见她出言不逊,狭长的眸子微眯:“休得无礼,也不怕让人看了笑话!”

  “看笑话?”赵凝儿一听,像是想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似笑非笑的睨着容擎之:“表皇叔,这话由你说出来,也不觉得可笑!如果你的心思被人知晓了,那可就不是看笑话了,直接是荒唐了!”

  容擎之脸色难看得厉害。

  其他人则对赵凝儿的话一头雾水。

  “哈哈哈,不敢说了么?”

  赵凝儿仰首哈哈大笑。

  “凝儿,休得对皇叔无礼。”这次开口的是容晟,他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脸色微沉的开口道。

  赵凝儿不怀好意的捏着容擎之:“二表兄,我又没说错,你没看表皇叔被我戳中心思,什么都不敢说了么?”

  又哀怨又愤恨的将视线转向容珏。

  她受伤,容珏却由始至终没朝她看来一眼!

  居然对她狠绝至此!

  她半脸的血,又这样瞪人,倒真让人瘆得慌。

  慕轻歌看了一眼就转过头去不再看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几人受伤流了不少血,血腥味太浓她怀着孩子嗅着不喜欢她忽然感觉微微有些不适,还有些反胃。

  因为赵凝儿的话,容珏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他注意到了慕轻歌的容色,拧眉,走了过来,问:“不舒服?”

  慕轻歌还没回答,赵凝儿就讥诮道:“在这里装!我们这些滚了一圈下来的人都还没你多事呢!”在她看来,慕轻歌就是故意装柔弱来吸引容珏的注意力的!

  赵凝儿的话让容珏脸色一冷,目光似寒刀一般扫了她一眼:“嫌方才伤得不够,想让我亲手将你从这里扔下去?”

  赵凝儿脸色一白,又怕又委屈,忍不住指控:“珏哥哥,你就这样对我的!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你要为了她三番四次如此对我!”

  容珏没理会赵凝儿,因为,他发现慕轻歌的脸色更差了。

  他不知为何,心头一阵不安,将怀里已经停止抽泣的姬子琰塞进端木流月怀里,抓着慕轻歌的手,关切问:“到底怎么了?”

  慕轻歌摇头:“我也不知道……呕~”

  她话还没说完,便胸口一闷,毫无预兆的就反胃,就想呕吐了。

  然而,她什么都呕不出来。

  但却不断的干呕,不过一会,脸色便苍白如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