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六百一十五章秦子清上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手机阅读</fn>

  慕轻歌掀了两页,看到了几句熟悉的句子,扬了扬眉:“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这些是你写的?”

  “是啊。 ”小姬子琰邀功似的连连点头,“我写的!”

  “不错。”

  其实是非常不错,慕轻歌记得这是《孙子兵法》里面的内容,她也只给他说过一次,却不想他全部都记了下来。

  他才那么一点大,他这脑袋瓜是多聪明啊!

  容珏果真没夸张,姬氏皇族的人果真聪明得让人震惊!

  “小娘亲,怎么啦?”姬子琰看慕轻歌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拽着她的衣摆问:“你又不舒服了么?要不要回房间好好歇歇?”

  “什么叫做又?”慕轻歌放下字帖,伸手敲一下他的脑袋,“你娘亲我是那种病怏怏的人么?”

  姬子琰撇撇嘴,人小鬼大的斜眼睨着她:“你不是身子不舒服么?我早上去找你,管家爷爷说你身子不舒服,要在房间多休息让我不要去打扰你。”

  她身子不舒服?

  管家和容珏他们中午才回来,他们还没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好么?怎么这个时候他还跟小屁孩说她身子不舒服?

  慕轻歌扬眉,侧眸看管家,让他好好的解释一下。

  “咳咳!”管家不知怎么的,有些心虚,老脸还有些红,轻咳一声正要说话,慕轻歌想起昨晚和容珏的事,立刻知道管家说那些话是怎么一回事了,脸一红,没好气的道:“好了,不用说了。”

  管家垂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有些话,他一个老东西,还真的不好意思说。

  其实,慕轻歌不用想也知道管家一大早什么事都不做的陪着姬子琰是容珏的吩咐了,问:“王爷呢?”

  “王爷进宫了。”管家恭恭敬敬的道。

  “昨天不才从宫里出来么,今儿怎么又进宫了?”慕轻歌有些忧虑,“是王爷要进宫找皇上还是宫里人过来宣王爷进去的?”

  “是宫里来了人。”

  “可知所为何事?”

  管家摇摇头,“不知,圣旨来了之后,王爷匆匆忙忙的就进去了。”

  “罢了。”慕轻歌看一眼外面的天色,想起昨天西厢看到的几个商主拿过来的预案,道:“我出去办点事,午膳回来。”

  话罢,不等管家回话,便匆匆走了。

  不过,这一趟出门,并没出去成。

  她刚走出到门口,秦子清便迎面走来。

  秦子清身子比以往看起来要娇弱几分,脸色苍白,仿佛一阵风能吹倒似的,由一个小丫鬟小心搀扶着步上阶梯。

  看到慕轻歌,秦子清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朝她柔柔一笑,福身轻声道:“子清见过珏王妃。”

  “秦小姐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

  “珏王妃可还责怪爹爹当初将子清出事的事连累到您,让您白白受了苦?爹爹其实只是太心急了,子清现在给您赔罪可好?”

  责怪秦大人?

  慕轻歌冷笑。

  她秦子清可真会推卸责任啊!她与她都清楚,这件事都是她秦子清一手策划,如今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真是说谎不用打草稿啊!

  慕轻歌微微一笑,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秦小姐也说了,如果这件事是秦大人的过错,让秦大人前来道歉才是最有诚意的,你一个小辈适合出面么?”

  话罢,不等秦子清说话,看着秦子清那累累弱弱的模样,讥诮的道:“况且,如果秦大人和秦小姐心里当真有歉意,昨儿一大早就可以过来了,何必假惺惺的等到现在?”

  秦子清一噎,脸色一白,脸色更为羸弱了,整个人娇美柔弱,楚楚可怜的非常惹人怜惜。

  慕轻歌却看得一脸厌恶,“秦小姐,我以为你和其他小姐相比手段会高一些的,想不到,连你也会用这么低劣的一招。不得不说,你真的还挺能装的。”

  秦子清抿唇,脸色更加不好起来。

  老实说,这一招她平时确实不屑用的,但是,身为女子,这一招是最好用的一招,是女子博取同情的最佳利器!

  秦子清眼底精芒一闪,正要说话,慕轻歌已经越过她要走,她想起此行来的目的,“珏王妃,请留步!我们聊一聊!”

  聊?

  有什么好聊的?

  难不成再像当初一样,两人聊一番,她的结果就是进一趟大理寺?

  吃过一次亏,还想她吃第二次?

  慕轻歌冷笑一下,懒得理会,倒是秦子清的丫鬟,像是觉得秦子清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嘀咕道:“小姐,你来这里找她受气作甚?她为人如何整个皇城都知晓的,您堂堂秦右相嫡女主动找她已经是示好之意,她这出身却还敢不理会你,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

  “闭嘴!”秦子清脸一青,冷声喝道。

  丫鬟连一白,慕轻歌却这时顿了顿步,转身过来盯着那个丫环看,那丫鬟到也镇静,挺直腰板任由慕轻歌打量。

  那不俗的气质,慕轻歌眸子一闪,似笑非笑的道:“秦小姐深不可测,不料连个丫鬟也比旁人大牌,竟公然开口呵斥起本王妃来了。”

  “抱歉,是子清管教不严。”秦子清一脸和气,慕轻歌看得笑了一下,“既然秦小姐不懂管教下人,让本王妃帮你管教一下如何?”

  秦子清脸色微变。

  到不是说她在乎一个丫鬟的是否会被慕轻歌欺负,一个丫鬟平日里是生是死她都不会放在眼内。

  她在意的是秦家的声誉。

  她秦家也算是百年的书香门第,修养礼仪在皇城几乎无人能及,颇为让人称道.。

  相反,慕轻歌出身低门,还是皇城有名的恶女,如果她的丫鬟还要被她管教,那她秦家岂不是要被皇城之人耻笑?

  打狗,都是要看主人的,

  况且,这丫鬟她留着还有用的,自然不能让慕轻歌随意的伤着或者杀了。

  慕轻歌自然知晓秦子清在想什么,悠然问:“怎么,秦小姐担心本王妃学识礼仪不如你,管教不了你的丫鬟?”

  “不。”秦子清哪里敢实说,如今注意力全在那个丫环身上,让她意外的紧张,“贱婢一个,怎么敢劳烦珏王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