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毒妾 第七章 惩治庶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话一出,现场立刻安静了一下。

  慕老爷暴怒:“你以为我不敢”

  “敢,您怎么不敢”慕轻歌讽刺的道:“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您倒好,女儿被退婚,被整个皇城的人耻笑,你都乐见其成,铁石心肠至此,还有什么不敢的”

  “你,你竟然骂我”慕老爷气得额头青筋要爆裂开来了,拍案道:“你这个孽女给我跪下来”

  慕轻歌撇嘴,腰杆挺得直直的,一动不动,直接将他的话当作耳边风。

  “你”慕老爷好像想不到慕轻歌会忤逆他的话,以前慕轻歌对着他都是诚惶诚恐的,见到他就唯唯诺诺恭恭敬敬,哪里是这副不理不睬的模样

  “真是反了”慕轻歌甩也不甩他,让慕老爷觉得没面子,气得他骂了一声逆女,随手的抓起一个杯子就朝她扔过去

  慕轻歌耳朵一动,身子立刻一闪,躲开了慕老爷杯子的袭击

  她反应实在太迅速了,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瞎子,无论慕衬眉,春寒,还是盛怒中的慕老爷,纷纷愣了一下,呆呆的将她看着。

  慕轻歌随便他们看,自己淡定的原路往回走,然后坐了下来,自己伸手提起了茶壶,然后拿了一个杯子,自己倒水

  她拿水壶的动作太顺利,慕老爷看得眼珠子都凸了起来,慕衬眉眼皮也是一跳,两人不着痕迹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提起茶壶倒水。

  他们都以为她能够自己倒水的,但是壶口出来的水却直直的朝她扶着杯子的手倒去,她立刻啊了一声,大呼一声好烫,然后跟一只跳舞的蚱蜢是的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将手中的茶壶一把给甩了

  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那水壶这么一甩,竟然恰好的朝慕衬眉砸去

  慕衬眉还在呆愣中,根本反应不过来,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茶壶就这么的砸中了她的下巴,茶壶里刚烧开不久的茶水立刻涌了出来,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往她的衣襟里钻

  “啊”慕衬眉又痛有烫,立刻尖叫了一声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慕老爷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慕衬眉的下巴已经紫黑紫黑的了,颈部也起了大块大块的水泡,抓拉着前襟滚烫的衣袍大哭大叫起来了

  慕老爷一惊,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会毁容,立刻大叫起来:“来人啊,叫大夫”

  “爹,好痛,好痛啊”慕衬眉大哭大叫。

  这时候丫鬟没有叫来大夫,倒是慕夫人不知怎么的从深坑里出来了,梳洗一番后来势汹汹的打算过来跟慕轻歌算账,却不料一进来竟然看到自己女儿脖子好像被什么烫伤了,脖子皮肤通红不已,还冒着一块块的大泡,立刻被吓到了,赶紧走上去:“怎么会这样啊”

  “你倒还知道要回来”慕老爷一看到穿着光鲜的慕夫人,眼冒血丝,一巴掌的甩了过去

  “啊”慕夫人猝不及防,被慕老爷狠狠的一巴掌掴得扑倒在地上

  哇咔咔,打得好

  慕轻歌都忍不住要鼓掌了,心里直接乐歪了

  春寒眨眨眼,觉得这一切有点儿像梦,她来到幕府那么久,还真没见过慕老爷打过慕夫人呢

  今儿这么一看,忒痛快了

  慕夫人受了一巴掌,既委屈又担心女儿,捶地哭喊道;“老爷,您今儿是怎么了,妾身做错了何事让你如此盛怒还有,我的眉儿为何会伤了脖子啊”

  慕老爷哪里还有心思管她,慕衬眉的伤势情况是他现在最看重的,叫来了丫鬟将她小心的扶着走了,见慕夫人还趴在地上,就气道:“眉儿伤成如此,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哭,还不快些去看看”

  说到底,还是自己女儿重要,慕夫人虽不甘,也想找慕轻歌晦气,但是想起自己女儿方才那情形就担心不已,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几个人当中,慕老爷是最后走的,他的脸紧绷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慕轻歌,咬牙道:“要是眉儿出了什么事,看我如何惩治你”

  话罢,冷哼一声,甩袖走了。

  所有人都走了,慕轻歌的房间终于回归平静。

  “呼”春寒呼了一口气,这一次不用慕轻歌吩咐,腾腾腾的跑去将门关了,然后欢呼着跑回来,吱吱喳喳的道:“哈哈,小姐,今儿好痛快啊”

  “嗯。”慕轻歌眯着眼,悠悠然的伸了一个懒腰,也觉得今儿听痛快的。

  春寒也很担心,“小姐,看夫人和老爷方才的样子,好像不会就这么放过您的啊,要是老爷真要惩治您,该如何是好”

  “他凭什么整治我”慕轻歌翘起二郎腿,悠悠道:“我眼睛看不见,被烫到手,茶壶是在情急之下随手扔的,哪里知道会扔中她”

  “啊”春罗这才想起慕轻歌被烫到的事,赶紧拉起她的手来看,“小姐,您被伤到哪里了,让奴婢”

  “没事。”慕轻歌伸出双手让春罗看,春罗顿时呆住,“小,小姐,您没有被烫到”但是,他们明明都看到她被烫到了啊

  慕轻歌眨眨眼,二郎腿晃啊晃的,“我这个人呢,最喜欢就是将事儿办到小付出大回报了。”受伤不疼啊,既然可以不痛不痒做到相同的效果,干嘛要让自己受伤啊吃饱了撑着啊

  春寒眨着眼听着,听得双眼发光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从小姐昨儿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之前那么自卑懦弱,胆小如鼠,而是神采飞扬,恣意潇洒,让她现在都忍不住要崇拜起来了。

  不过,她也有担心的地方:“但是夫人和小姐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

  “傻丫头,想那么多作甚,他们有他们的利刃,我有我的金钟罩,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慕轻歌伸手在春寒的鼻子上弹了一下,“好了,这件事先不说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去帮我买药。”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